电视上讲西学不易




记者:为什么会出现西学不如国学热的现象?


何怀宏:对西学的译介很多,但是有一些欠缺。如果以严复翻译西学为标志,那么到现在,西方思想、观念比较系统地进入中国已有100多年。100多年来,这些观念在中国到底造成了何种影响,我们是不是真的比较清晰的认识到它,它在中国的衍生义以及原始意义等等,以及中国最需要什么样的观念,我觉得有必要清理一下。换句话说就是做一种比较系统的历史展示或者观念之网的编织。


离开西方观念,一部中国近现代史无从说起。从整理出来的几十种观念来看,可以分成三个方面,第一是基本价值:科学、民主、平等、自由、人权、正义、自然、生态、财富、美德、善恶、幽默这些基本的价值范畴。公共领域,涉及制度方面的有宪政、法制、自治、公共性、权利、市场、行政、大学,还有国际方面的战略、美国,最后第三个方面是信仰、婚姻、童年、艺术(音乐美术)、知识分子等。


这两年国学是好事。当然有的好比是旧瓶装新酒,像心灵鸡汤,变成很好读的东西。国学热,让大家重新去认识传统,是很有意义的。西学就受到一些限制,好像很难在电视上开讲西学,电视上只有国学,这涉及思想、观念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