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故事100人 黄帝 齐王刘肥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1 37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8/[/size][/URL] 齐王刘肥 公元前二百二十八年,一个少女诞下了一个婴儿。这个少女是秦国的一个被称为贱族的家庭的女儿。她的命运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铁定了的,那就是可以供人任意玩弄。她最好的结局就是给那些小吏做妾。而她家隔壁就恰恰住着这样一个小吏,他就是沛县泗水亭亭长刘邦。刘邦很是好色贪吃,在沛县的有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28/


齐王刘肥


公元前二百二十八年,一个少女诞下了一个婴儿。这个少女是秦国的一个被称为贱族的家庭的女儿。她的命运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铁定了的,那就是可以供人任意玩弄。她最好的结局就是给那些小吏做妾。而她家隔壁就恰恰住着这样一个小吏,他就是沛县泗水亭亭长刘邦。刘邦很是好色贪吃,在沛县的有头脸的女儿是不会嫁给他的,于是他近水楼台拣了一个贱族的女儿来给自己解闷。不过,这个女儿倒是出落得花儿一样的容貌,水一样地沉静。这个女人是姓曹的,她在自己的儿子才满五岁的时候,也就是刘邦正式的老婆吕雉进门之前的三天的时候过世了。她这一去,就永远不知道,她的那个当小吏的主子后来竟然成为了天下的主宰,大汉的开国皇帝,而就是她的那个憨憨的儿子也成了一个大国的王爷,齐王刘肥。

刘肥出生的时候,正是天下乱糟糟的时候。在他稍微大一点后,他记得的时候自己的家里就从来没有可以吃到第二天的米粮。刘肥是在饿着肚子中渐渐地长大的。他不是正宗的刘家的后代。于是,他老爹自己都埃饿肚子的时候,他就更没有希望有东西来填那张老也填不满的嘴巴了。这一天,他老爹把他带回了他爷爷家。刘肥的老爹在他爷爷家是排行老三的。而在刘家,是二伯说了算的。但是,这一天,刘肥眼巴巴地等待着在爷爷家吃一顿饱反的希望,随着他只看见了大伯和大伯妈在家的时候就隐约地觉得破灭了。不过,刘肥还是觉得,这次老爹是带了不少在沛县很厉害的人物回家的,大伯妈才不给老爹的面子,也该该他们弄点稀粥喝喝吧。

“你以为家里是开粥铺的啊?你这个老三,什么本事都没有,只知道带着你的狐朋狗友回来刮家。你刮吧、刮吧,锅子都给刮干净了。”一个很泼辣的声音从后堂冲向前屋。这是大伯妈在喝骂老爹。刘肥的老爹刘邦在这个家经常给他嫂子这样谩骂的。他的脸皮倒是不那么绡,但是在刘肥,他在心底里对这个大伯妈是异常地厌恶和憎恨。

后来,刘肥的母亲也死掉了,刘肥幸亏自己遇到了吕妈妈这样的好人。刘肥管吕雉叫母亲的。而很快刘肥就有了一个弟弟,刘盈和一个妹妹,鲁元了。这样,吕妈妈虽然对刘肥还是不错,但是她毕竟对自己的儿女更好上一筹的。但是,已经习惯于被公平对待的刘肥,在还是可以吃得到弟弟妹妹剩下的饭菜的时候,心里也是很安慰的。他觉得这个世界并没有完全把他给抛弃了,他还是可以活得下去。至于那些自己辛辛苦苦捉来的鱼虾,弟弟妹妹不是小吗,他们不是喜欢吗?那就拿去吧,谁叫自己是他们的哥哥呢?而那些玩具啊就本来就是为弟弟妹妹制作的,他们要拿去才满足了刘肥的心意了呢。

十来岁的刘肥现在成了一个保姆,他要照顾刘盈和刘鲁元。还好,只是妹妹因为小要淘一点外,弟弟刘盈倒是一个很听话和规矩的人,他从来不到妈妈那里告哥哥的状。其实,他也不是没有告过,那次他哥哥实在太饿了,就把给刘盈准备的麦饼吃了一大口。而刘盈就到他妈妈那里告了状。他亲眼看见妈妈马上去预备一根很大的木棍的时候,刘盈知道自己闯祸了,他赶紧去通知哥哥暂时不要回家。

儿童时光很快就过去了。刘肥的青少年生涯是在军旅中度过的。他的老爹先是沛公,然后是汉王。汉军一路向咸阳进发的时候,刘肥就是沛公中军的一个执戟郎,这大约相当于韩信在楚军中的地位。刘肥的外貌其实不是太像刘邦,而有点像他死去了的老妈。他在少年时期的那种憨憨的形象现在是荡然无存了,现在的刘肥是一个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青年军人。那亮铮铮的盔甲在他高大的身材上一披挂,就是那么有神、那么卓尔不凡。刘肥的这一点让他的弟弟刘盈很是羡慕。

沛公在占领咸阳后,刘肥就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在咸阳的大街小巷连接地吃了好几天的各色的美味。他现在不再为能否喝上一碗稀粥而犯愁了。但是,对于食物的天生的崇拜和追求,依然写在这个俊朗的青年的脸上。而后来不久,他老爹的沛公的旗号也改变成了汉王。刘肥这个平凡的青年也就变得不怎么平凡了。他现在是王子了。而他的老妈,那个死去了的贱族的女儿就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会成为王子。

大军一直向西开拔。巴蜀的道路怎么就那么难走啊?夹岸高山,松柏倒挂,怪石奇峰直刺苍天。而中间留给汉军行军的路径也就和脚板差不多宽窄。就是这样狭窄的道路,也是荆棘和乱石遍布的。刘肥和一般的汉军将士一样,顶盔贯甲,身上背负着重达五十多斤的辎重。他艰难地跋涉在崎岖的蜀中小道上。那些本来怨气冲天的将士,在他们看见汉王的长子也是同样地在负重行军的时候,就不能够再说出些什么来了。

在巴蜀,刘肥一住就是八年。当然,他没有和韩信的大队一起杀出巴蜀的,而是被汉王留守在了南郑。他在汉王大队出蜀后,就成了一个独挡一方的大员了。这个时候,刘肥才觉出了自己在汉军中受到的磨练是多么有价值啊。面对空荡荡的昔日的汉王宫,刘肥心如何才可以把他父王离开后所形成的统治的真空给弥补起来。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在大伯妈那里受的气,他知道自己不想被别人欺负,那本地的巴蜀土人也不想被人欺负。于是,刘肥在巴蜀实行了一个改革。这是他摄政后的第一个改革:汉军在巴蜀的留守人员一律在上班时间呢着巴蜀的土著服装。而且,不仅如此,凡是要在他刘肥手下做官,就必须得尊重巴蜀土人的习俗和礼节。这样一来,刘肥就赢得了巴蜀人的爱戴。这为他将来的治理更大的齐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刘肥在汉王成为大汉天子后被一纸诏令调回了长安。而在刘肥离开南郑的时候,南郑的人民扶老携幼、万人空巷地来欢送他们喜爱的王爷——小王爷刘肥。而刘肥也是很舍不得巴蜀的这些善良朴实的人民。他穿着缠头巾的巴蜀的服装,一直到他进入长安他父皇的宫殿。他的眼睛里都噙着眼泪。他现在不仅为了巴蜀的人民,还为了他自己的母亲。他现在扬眉吐气了,他要为自己的母亲伸张。

汉皇面对儿子的提问,他默然了,然后他下旨到:诏令汉皇庶长子刘肥受封齐王,食邑七十城,诸民百姓凡能言齐语者皆划属齐国管辖。汉皇先夫人曹氏被追封齐国王太后。这下,刘肥才完全地感觉到自己的人格完整了,他可以对得起他的母亲了。在随后几天,刘肥和弟弟妹妹一起欢乐了几天,就急忙地到自己的封国去就职。他要把齐国也变成一个像巴蜀那样的淳朴和富庶的地区。

就在刘肥任齐王不到三年,汉皇刘邦也终于走到自己人生的终点。他派人飞马去通传自己的大儿子刘肥,就在刘肥的快马进长安的同一时刻,刘邦就咽气了。刘肥虽然对他的这个老爹一直是有那么一些说不出来的怨言,但是毕竟他是他生命的缔造者啊,他还是对这个过去连他的稀粥也管不了饱,后来对他基本是用他做模范,再后来就他放在巴蜀、撂在齐国而最多发几道旨意的父皇还是有一些感情上的依恋。他的眼睛中好像总在淌泪,为母亲、为他身边的士兵、为巴蜀、为齐国,更为了他心爱的弟弟妹妹。他虽然对吕后是很敬畏,但是对吕后生养的弟弟妹妹却远胜其他的姊妹。因为他们在一起吃过苦、挨过饿、一起欢笑、一起哭泣。而现在,父皇死了,弟弟刘盈要做皇帝了。刘肥的心里一阵漠然。

不过,还好,刘肥在汉惠帝刘盈登基后不久又回到了长安。这是惠帝二年,其实也就是距离汉高祖驾崩才五个来月。因为惠帝是年末登基的,惠帝二年距离他登基的时间就很短暂了。就是这样短暂的几个月,在齐王刘肥看来却是很长很长的。因为他想他的弟弟和妹妹了。在他看来,那是他唯一的在世间的亲人了。兄弟终于见了面,而这面是在未央宫见的,君臣的名分把昔日相亲相爱的兄弟分隔在天上和地下。刘肥很盼望朝会的快些结束,他就可以在后堂与他的弟弟以家人的礼仪相见了。他现在并不想见到汉朝的天子,而是很想见到自己的弟弟刘盈。

终于,这样时刻来到了。刘肥坐在床上,受到弟弟的敬拜。而过去,刘肥都是这样接受弟弟的礼拜的。但是,这一寻常的兄弟见面的仪式却被吕后看在了眼里。这给刘肥差点带来了杀身之祸。吕后因此要毒杀刘肥。幸亏刘肥带来的长史是一隔足智多谋的人,他知道惠帝在汉朝庭其实只是做摆设的木偶,一切大权都在吕后那里。于是,这个长史就依据吕后很贪婪的本性给刘肥制订了一套归路。他要刘肥以儿子的身份去求见吕后,一见面就跪在吕后膝下,抱着吕后的腿,叫她妈妈,然后说自己的妹妹鲁元太清贫,而自己拥有那么多采邑,而自己身为哥哥,非得赠送一个大郡给妹妹不可。长史要刘肥千万不要提及当今皇上和他的交情,因为藩王和皇帝套近乎自古是犯讳的。

果然,吕后因此大喜。刘肥在得到了吕后一大推赏赐后,很悻悻然地回到了自己的封国。在后来的日子里,刘肥很是郁闷。不久,就去世了。平平常常的刘肥,在齐国也把自己当平平常常的人,他贵为王爷,也从来不高看自己,于是他把自己的儿子也弄去耕作。这样,才有了刘肥小儿子在吕后六十岁圣诞的时候要唱耕种歌的缘由了。这个刘章,后来成为了推翻吕氏统治、恢复刘姓皇权的重要人物。这是后话,按下不提。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