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麻将摊成了街头一景。商报记者 丁洁/摄


商报记者 胡巨阳 实习生 王旭


不经意间,省会街头出现一个个怪异的场景:一桌桌麻将摊支立在路边的人行道上,嬉笑声、叹息声、吵闹声和哗啦啦的洗牌声,此起彼伏。


有人粗略地估算过,目前,郑州街头上的麻将摊至少有1000桌。大马路俨然露天麻将室!


市民担心,街头麻将摊如不尽快治理,将成为赌博的温床。


【现场】 麻将摊占了人行道


3月22日,尽管3~4级风吹得漫天灰尘,仍未挡住街头麻将摊的热闹劲。


下午1时,郑州政七街与农业路交叉口南侧人行道上,两排麻将桌一溜摆开,每桌4人,座无虚席。打牌的人以老年人为主,也有年轻人,还有带着小孩的妇女。加上旁边观战的,把本就不宽的人行道堵了个严实。


“哎哟,咋骑车呢?”一提菜篮的妇女被后边一辆自行车碰了一下,菜篮当即掉在地上,西红柿打着滚,滚到机动车道上。


“对不起,大姐,我帮你捡。”骑车男子赶紧支好车,弯腰拾西红柿。本就不宽的路上,立即堵满了车。


路边一家水暖建材店的老板说,过去这条路虽然很窄,但车走得慢点很少堵。如今,人行道被麻将摊占了,道路上就经常出现小事故造成交通拥堵。


有人3盘输了320元钱


3月22日下午,记者来到政七街与黄河路交叉口北侧省水利厅家属院围墙外的麻将摊处。政七街东侧人行道上摆着23张麻将桌。西侧一店铺门口,也支了5个摊。


一桌牌刚刚结束,一名上身穿红西服的男子坐在了空桌前。在女摊主的招呼下,很快来了两男一女。


按约定,每人交出100元后,女摊主给4人各发了20张扑克牌。“这就是100元钱,不打了凭牌兑钱。”


结果,这桌麻将只打了3盘就散了。原因是红西服男子兜里的300元钱输光了,还欠下20元。


望着那名赢了钱的男子匆匆离去,“红西服”算了算账:3盘牌后那人赢走了1020元。


“你输得还不算多,上午一个女的在这儿,半个小时左右,输了800多元呢。”旁边看牌的一中年女子对“红西服”说,话里却透着神秘。


按郑州市公安局对赌博处罚的具体规定——“每局只要有一个人赢10元以上的,就将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罚。”


很显然,这些麻将摊大都涉嫌赌博。


热情摊主见人就“拉”


3月22日下午2时,在红专路上的豫财宾馆门前,约20米长、五六米宽的人行道上,并排摆了两排麻将摊,23桌麻将,只有两桌空着。女摊主斜背着包,眼睛盯着路边。


“小伙子,摸两把吧?周末又不上班。”一见有人来,女摊主立即迎上前打招呼。


“来呗、来呗。”见记者有些迟疑,女摊主又是拉桌子,又是搬凳子的,甚是热情。


“就我一个人,咋来呀?”


“你稍坐一会儿,有的是人。”说话间,女摊主站在了路口,一见人路过或朝此处张望,就立即上前打招呼:“师傅,打牌不打?租金就1元钱,打到啥时候都中。”


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被拦后,皱了皱眉头,嘴里蹦出俩字“不打”,绕开离去。两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却被女摊主领到麻将桌前。


“街头那么多打麻将的,有些人还赌钱,孩子经常看就能学会,我们家长又不能总跟着。”在黄河路与经四路交叉口,一位姓张的学生家长说,“这街头麻将早该取缔了。它们都在闹市区的人行道上,学生放学回家都从麻将摊边路过,孩子有几次因为看人打麻将,连作业也忘了做。这样下去,我真担心孩子会学坏呀。”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