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街头麻将摊超千桌挤占人行道(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麻将摊成了街头一景。



不经意间,河南省会街头出现一个个怪异的场景:一桌桌麻将摊支立在路边的人行道上,嬉笑声、叹息声、吵闹声和哗啦啦的洗牌声,此起彼伏。


有人粗略地估算过,目前,郑州街头上的麻将摊至少有1000桌。大马路俨然露天麻将室!


市民担心,街头麻将摊如不尽快治理,将成为赌博的温床。


【现场】 麻将摊占了人行道


3月22日,尽管3~4级风吹得漫天灰尘,仍未挡住街头麻将摊的热闹劲。


下午1时,郑州政七街与农业路交叉口南侧人行道上,两排麻将桌一溜摆开,每桌4人,座无虚席。打牌的人以老年人为主,也有年轻人,还有带着小孩的妇女。加上旁边观战的,把本就不宽的人行道堵了个严实。


“哎哟,咋骑车呢?”一提菜篮的妇女被后边一辆自行车碰了一下,菜篮当即掉在地上,西红柿打着滚,滚到机动车道上。


“对不起,大姐,我帮你捡。”骑车男子赶紧支好车,弯腰拾西红柿。本就不宽的路上,立即堵满了车。


路边一家水暖建材店的老板说,过去这条路虽然很窄,但车走得慢点很少堵。如今,人行道被麻将摊占了,道路上就经常出现小事故造成交通拥堵。


有人3盘输了320元钱


3月22日下午,记者来到政七街与黄河路交叉口北侧省水利厅家属院围墙外的麻将摊处。政七街东侧人行道上摆着23张麻将桌。西侧一店铺门口,也支了5个摊。


一桌牌刚刚结束,一名上身穿红西服的男子坐在了空桌前。在女摊主的招呼下,很快来了两男一女。


按约定,每人交出100元后,女摊主给4人各发了20张扑克牌。“这就是100元钱,不打了凭牌兑钱。”


结果,这桌麻将只打了3盘就散了。原因是红西服男子兜里的300元钱输光了,还欠下20元。


望着那名赢了钱的男子匆匆离去,“红西服”算了算账:3盘牌后那人赢走了1020元。


“你输得还不算多,上午一个女的在这儿,半个小时左右,输了800多元呢。”旁边看牌的一中年女子对“红西服”说,话里却透着神秘。


按郑州市公安局对赌博处罚的具体规定——“每局只要有一个人赢10元以上的,就将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处罚。”


很显然,这些麻将摊大都涉嫌赌博。


热情摊主见人就“拉”


3月22日下午2时,在红专路上的豫财宾馆门前,约20米长、五六米宽的人行道上,并排摆了两排麻将摊,23桌麻将,只有两桌空着。女摊主斜背着包,眼睛盯着路边。


“小伙子,摸两把吧?周末又不上班。”一见有人来,女摊主立即迎上前打招呼。


“来呗、来呗。”见记者有些迟疑,女摊主又是拉桌子,又是搬凳子的,甚是热情。


“就我一个人,咋来呀?”


“你稍坐一会儿,有的是人。”说话间,女摊主站在了路口,一见人路过或朝此处张望,就立即上前打招呼:“师傅,打牌不打?租金就1元钱,打到啥时候都中。”


一位戴眼镜的中年男子被拦后,皱了皱眉头,嘴里蹦出俩字“不打”,绕开离去。两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却被女摊主领到麻将桌前。


“街头那么多打麻将的,有些人还赌钱,孩子经常看就能学会,我们家长又不能总跟着。”在黄河路与经四路交叉口,一位姓张的学生家长说,“这街头麻将早该取缔了。它们都在闹市区的人行道上,学生放学回家都从麻将摊边路过,孩子有几次因为看人打麻将,连作业也忘了做。这样下去,我真担心孩子会学坏呀。”


郑州是文明城还是“赌城”?


两年前,市民偶尔在大街上、公园边见到麻将摊时,还感到很新鲜。庆幸老人们总算找到一个休闲娱乐的场所。


如今,郑州市区的5个行政区内,麻将摊均不同程度地在增长。而玩麻将的人群也不再单单是老人了。


3月22日、23日,商报记者随意在街头上调查,就发现近200个麻将摊。


也许是因路边的人行道高出道路,旁边又有围墙相伴的优势,政七街上的麻将摊最多。


3月22日中午,记者粗略地数了数,沿政七街从农业路口到纬五路口,不到3公里,就有91张麻将桌。


一位环卫工说,当日风大,麻将摊还不算多,要搁在天气好的日子里,政七街的麻将桌至少有100张。


而当天同样在街头上摆有麻将摊的还有:


淮河路与庆丰街交叉口西北角人行道上,有8个麻将摊位;


经一路与丰产路交叉口南20米处,麻将桌8张;


经二路与农业路交叉口往南30米,12张麻将桌;


经四路与政四街交叉口,15张麻将桌,摊主还专门在人行道上拉起一块篷布,为牌客挡风……


据郑州市治安部门估计,目前郑州街头每天至少有1000个麻将摊位。


来郑州办事的北京某公司副总经理张振民说,走在郑州大街上,随处可见麻将摊,乱哄哄的,跟在农村一样,与郑州“历史文化名城”的称号格格不入,也与大都市的氛围极不相称。


广州驻郑州一商业机构的阿成也称,上个月底,他的朋友来郑州,看到郑州街头上那么多麻将摊后感到很纳闷:郑州为何有那么多的街头麻将摊?郑州到底是文明城市还是娱乐城市?


默许放任下的赌博谁来约束?


郑州街头上的众多麻将摊,为何没人管?该由谁来管?


在商报记者采访中,一名女摊主的话道出玄机。


在政七街与黄河路交叉口处摆摊的那位女摊主说,她在这儿摆了好几个月摊,从来没见人来管过。“大家都知道街头麻将玩得很小,公安部门不来查,城管部门一看都是些老头老太太在打牌,也不再管,这样一来,谁还管?”


这名女摊主说,他们不需要办理工商执照,更不需要缴税。只需花六七十元买来一副麻将,再买一张简单的麻将桌、找几个凳子,往街头上一摆,就开始营业了。麻将桌按上、下午收桌钱,一天下来,一张桌好的能落下二三十元钱,少的也能赚个一二十元,一个月下来收入几百元钱,比闲在家里强。于是,慢慢地就有人开始占地盘了,多摆几张麻将桌,像做生意一样。


不少人都指望着麻将摊赚钱,街头上的麻将桌就越来越多,增长速度极快。


“实际上,他们是在钻空子。”一位对街头麻将非常不满的女教师说,“正因为公安和城管执法等部门默认街头麻将是老年人休闲娱乐的方式,不管他们,他们便放任自流,随意在街头上摆放麻将摊,也任由一些人提高彩头,慢慢演变成赌博。如果再不管理,后果将不堪设想。”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