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txwlthy 收藏 0 670
导读:转载(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全体教职工批评张维迎大会会议纪要)缩减版 (简版,根据录音整理,全文可查看恒甫学社 光华管理学院自换届以后就很不正常,由于张维迎的独断专行,引发了很多问题和矛盾:内部严重不和谐,外部声誉日渐低落。在2008年1月9日下午召开的全体教职工大会上,有12位教师站出来对张维迎进行了当面批评,提出了强烈的改进要求和制度建设要求……会议由开始的总结大会,变成广大光华教师对张维迎的问责大会。整个会议从15:30持续到20:30,无一位教职员工提前离开。 何志毅:光华个人绑架组织的现象很严

转载(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全体教职工批评张维迎大会会议纪要)缩减版

(简版,根据录音整理,全文可查看恒甫学社

光华管理学院自换届以后就很不正常,由于张维迎的独断专行,引发了很多问题和矛盾:内部严重不和谐,外部声誉日渐低落。在2008年1月9日下午召开的全体教职工大会上,有12位教师站出来对张维迎进行了当面批评,提出了强烈的改进要求和制度建设要求……会议由开始的总结大会,变成广大光华教师对张维迎的问责大会。整个会议从15:30持续到20:30,无一位教职员工提前离开。

何志毅:光华个人绑架组织的现象很严重,要建立民主制度。

——北京大学企业管理案例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何教授第一个发言道:“不清楚到底是从哪一年开始,光华就不给教师自由发言的机会了。我写了3份申诉材料、5篇解释性的文章、21封信,跟78位教师谈过话。因为院里一直不让我有一个给大家解释交流的机会,我只是希望解释。” 除了处理结果,何教授还提到程序的草率,处理的院领导完全不做调查。在简略说明了和自己相关的解释后,何教授谈到光华当前的核心问题:“制度、规则不清导致了很多混乱;一言堂现象很严重;个人凌驾、绑架组织的现象经常发生。”他接着道:“一是我们班子的领导力问题:有制度不去执行;二是领导沟通和协调的能力差;三是领导规则意识差,对于解聘、任免等都不按规章办;四是对人的基本尊重问题,院长多次说‘副院长以下的干部我随时可以叫他就地趴下’。”最后,何教授再次强调加强制度建设,向北大化学学院学习民主制度建设的倡议,在内部建立公平公正公开的解决问题的程序的必要性。

单忠东:光华声誉落到历史最低点,我很痛心!

——北京大学民营经济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教授

单教授首先对光华关于何志毅教授的任免决定提出了两个问题:一、关于该决定,学校对光华的报告有何批示?2、对于同一决定,光华为何发布了两份互相矛盾的说明?他认为,此类事件为何不能透明的处理!作为一个组织中的成员,每个人都应该享有知情权和民主监督权,成员的基本权利应该得到尊重。同时他希望光华的领导不要只说成绩,也应该看到自身存在的问题及缺点。他最后强调:“这个事件对北大和光华都产生了十分不利的影响,光华的声誉降落到历史的最低点,我作为光华的教授感到很痛心。光华不能再发生类似的恶性事件了,光华承担不起。”希望院领导能走下来,和大家多沟通,建好民主制度,大家开心的工作。

蔡剑:反感人为地制造海归和本土教师的差别来获得个人政治利益。

——信息系统与物流管理系助理教授

蔡教授首先用一句话概括了光华的从前、现在:03年他Sars期间来到光华,那时的光华像奥运;现在奥运召开前,光华却像Sars,是一场危机;接着他把光华喻为一艘偏离航道的大船,他说,“很多出色的船员选择乘坐救生艇默默离去;有的选择干分内的工作;有的想着何时能掌舵;有的用身体挡住灌向船舱的海水,而有40多个船员不但有智慧,而且能够看清方向,敢于在迷惑中、高压下表达自己的意见。”同时他认为:刻意地制造海归和本土教师优越感的差别来获得个人的政治利益,是不负责任和不明智的。他呼吁道:“你不是乘客,你是水手,光华是你的船,北大也是你的船。让我们共同把这个船开到正确的航道上来!”

杨东宁:(民主)制度改革永远没有最佳时机,不可一拖再拖!

——管理科学与工程系副教授

杨教授认为,邹、何教授的事情,根本原因是没有制度。“三年前我们就需要这样一个(民主)制度,但我们没有。难道我们要再等到三年五年后?”他疾呼:加强民主建设,让光华这个曾让我们自豪温馨的地方重新焕发生机,真正能在十年十五年里走向世界一流。”

江明华:提出高标准要求是群众的基本权利,教师的幸福感非常重要。

——院工会副主席,品牌研究中心主任,教授

江教授说:“群众对领导的要求标准比较高,这样领导才有压力才能做得更好,社会才能进步得更快一些。提出高标准的要求是群众的基本权利,谁当领导就要能够承受这个压力。”同时,他认为,一个组织在实现自己目标的过程中,组织成员的幸福指数非常重要。这种幸福感,并不是赚了多少钱,发了多少paper就能替代的。

曹凤岐:民主吗?没有民主!和谐吗?根本不和谐!

——原常务副院长、光华创始人之一、著名金融学家

曹教授上来首先明确主题:“我是最有权利说何志毅的事的,因为我是第一任案例中心主任、《北大商业评论》的常务编委,一切事我们都知道,但我今天不说何志毅的事。”随后,曹教授把焦点集中在光华的民主制度建设上,他认为:“维迎重新当上常务副院长和院长以来,做了一些个不妥当的事情,给北大、给光华带来很大的内伤和负面影响。”“维迎滥用党政联席会、院长办公会的名义,以集体决定为由,做了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给光华的班子和校领导都带来了很大的被动。院长办公会就把邹恒甫给开了,实际上院长办公会无权开除一个教授!这是要经过学术委员会、院党委会、党政联席会的!最近发现党政联席会好使,还是那些人又变成了党政联席会了。”曹教授还提到,张维迎没经过成员讨论就改变了教授的晋升标准!曹教授激慨道“这是学术委员会的工作,不是你院里的工作,你尊重点儿学术委员会的主席!”

此外,曹教授也特别强调张维迎作为一院之长应该特别注意自己言论的社会影响。并肺腑相劝:“维迎啊!你要谨慎,这样对你有好处,对光华也会有好处的。什么‘现在不是院长欺负教授是教授欺负院长。’‘谁批评你和骂你的人道德还不如你的脚后跟。’这样的话要少说,我今天批评你了,我的道德不如你的脚后跟了?。记得我曾和你说:“成大事者要团结大多数同志一道工作,尤其是要团结不同意见的同志一道工作。成大事者做事要三思而后行。’我跟你谈过两次话,我说你过去几台戏都没有唱好,现在你要继续把戏唱好啊!可你还唱成这样。我们就觉得太……太……我都很难过。”

最后,曹教授真诚希望维迎做一个大家非常拥护的院长,而非是一个有争议的院长。“大家要像爱眼睛一样爱护光华,创造出团结、民主与和谐的气氛,为把光华建成国际一流的商学院而努力奋斗。”

张红霞:工会以后的工作,不仅仅是在行政领导批准的情况下召开一些联欢会。

——院工会主席、教授

“光华现在出现了这么多问题,声誉受到很大损害,发泄心中不满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要建立一个民主、和谐、快乐的光华。走向更辉煌的管理学院的一个境地。”

王立彦:现在我出去讲课,都感悲哀!

——会计系教授

“光华管理学院让北大在直接或间接受损,它成了媒体炒作的诱饵,街头巷尾的谈资!现在我出去讲课,到哪大家都问我是否有新的消息,可悲啊!”进而,他提出三点建议:1、在网上公示处理过程;2、成立一个老教师委员会参与监督学院的管理,让老教师离开地下室,安排到新楼好的位置;3、核实(现在纠葛难辨的)几个事实后给大家一个交待;4、呼吁学校真的切实重视这件事。

刘力:留住人才不是钱,是一种事业。

——金融系教授

“现在我们都说光华留不住人,留人真的不是钱,是一种事业。我们说钱确实少了点,而且我们不是没有能力再多给一点,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团结和谐的氛围,无法办,这个我特别伤心。”他相信,“如果我们能够有一个好的氛围,大多数人不会为了30%、40%的工资就走了。在这里像闵先生和厉老师一样,会永远得到我们的尊重,这是你在任何地方跳十次槽,每次涨20%的工资,也永远得不到这样的满足。”

胡健颖:50年来最让我难受的事情,我很难受!

——和厉以宁教授共同创立光华的元老之一、教授

胡教授,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北大的莘莘学子,她对北大和光华有着极为深厚的感情, 70高龄向来开朗乐观的胡教授抑制不住不断下滑的眼泪,“50年来,我最难受的就是这个事情。这一个月,我睡不了觉,我很难受,很难受(哭泣)!”述说了自己无限的担心和痛心后,她鼓励大家共同努力,“不要成为他们的笑话!我不谈多了,我很难受。”

朱善利:光华的体制问题,我们可以改变!

——原副院长、教授

朱教授认为很多是制度问题,“光华的体制的问题我们应该有资格改变它,解决它。”

单忠东教授再次发言:维迎院长和其他领导应该向大家道歉!

单教授发言再次强调光华现阶段需要加强制度建设,特别指出维迎要注意维护光华的社会形象,因为维迎确实是这样说的:“反对我的人不如我脚后跟水平高”,“不是院长欺负教授,而是教授欺负院长”。他说:“我参加课题组织设计,和其它大学商学院院长、MBA主任十几个人吃饭。喝酒时人家都说:单老师,你喝酒的水平怎么样啊?我说什么意思啊?他们说:‘总应该比我脚后跟高吧?’”单教授苦言,自己只有暗自一脸的尴尬气愤和无奈。

此外,单教授对几个具体的问题提出自己的质疑。并提出了几点建议:1、光华的制度建设必须立即开征询会议,建立民主的审议制度;2、应有一个独立的非院领导主持的小组,对特殊事情能反应出真相;3、认为维迎和党政联席会的领导应该向大家道歉。他说,“维迎同志是一个很好的经济学家,但在管理上经验欠缺,希望维迎能够腾出时间好好思考一下,对大家有一个交待。把损失的东西拿回来,迅速地改变一些声誉。”

曹凤岐再次上台发言:学院为张维迎辩解的两个声明还在光华网上不删除,这是绝对错误的。

曹教授再次上台补充说前面提到的两个说明现在还挂在光华的网上,他认为这种做法绝对是错误的,个人问题怎么能用组织名义发表公开声明呢!这对光华的损害实在太大。他还提到给党委的那封信,他不明白,既然是正式答复,而且已经传达,为什么一个组织的决定还不能向组织成员公开?非得遮遮掩掩的!

王亚非:本届班子不成熟

——海问咨询公司创始人,现为董事副总。光华管理学院国际合作与公共关系部顾问,现任院长助理。

王助理首先对前面几位老师对她本人提出的质疑进行了辩解,然后她强调光华现在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主要原因在于本届领导班子没有成熟。她愿意和大家一起推动光华的规范管理。

陆正飞:我给大家表达我的歉意,希望大家谅解!

——党委书记、教授

陆书记诚恳的表示,“由于班子成员很多,我首先代表本人给大家表达这样一个歉意。从我个人的情况讲,我没有任何动机故意去伤害任何人,更不会去伤害学院的利益,所以我不会就这个意义上表示歉意。但是我会就我工作上做的不到位的方面,就这些总体的不到位的地方对学院表达我的歉意,也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和谅解,谢谢大家。”

厉以宁:不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各自退一步,海阔天空!

——名誉院长、教授

厉教授说:我觉得今天这个会开得很好,有助于大家的沟通。有些问题,只要不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各自后退一步海阔天空。新年快到了,我为16号的联欢会写了一幅对联,大概是这样,上联:23年历经风风雨雨 终赢得特别赞声 盼今后戒骄戒躁更上层楼 需知学无止境;下联:数千师生来自天南海北 幸有缘在此相聚 应时刻牢记院训团结博采 志在实践创新。

张维迎:对于这么晚还没让大家吃上晚饭,我希望大家原谅!

——院长、教授

张教授首先表示会议开得很好,大家提了很多问题,尽管有些问题因为现在条件不成熟,只能等待以后来解决。并对大家提出的问题做了辩解,强调很多事并非他个人决策;还没有学会在媒体面前搞清自己的角色;光华的制度形成需要时间等。他还强调要树正气,最重要的是组织任何事,说任何话都本着对光华负责,不能够损害光华的形象,光华的声誉。他说:“我们内部的问题,通过内部的正常程序去解决,不应该用非正常的程序。我个人,哪怕我当一天光华的院长,任何有损于光华形象行为和言论我都不会容忍。”

最后他表示:我也不知道我是否有需要道歉的地方,但是我有一点需要大家原谅,我是院长,我知道大家对我的期望很高,但我也是常人,也有我的情绪。作为一个院长,我没法保证自己不犯错,但我做任何一件事,都是从光华的利益、发展的角度来思考。我要应单忠东教授的邀请,对大家表示道歉,因为确实由于我的工作不足,我的能力的有限,让大家这么晚还没吃上晚饭,表示道歉。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