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正面临“高通胀”风险。确保物价稳定,已成为政府今年最艰巨的任务之一。此时此刻,对外经贸大教授夏友富眼睛却紧盯着大豆。


豆子虽小,事关重大。在夏友富看来,一场“新型国际战略性商战”已全面打响,工具就是这小小的大豆。


1~2月的国内消费价格指数(CPI)持续攀升,权重占30%的食品价格成为诱因,其中肉禽与油脂价格30%~40%的涨幅显得格外触目。这背后,小小大豆可谓“功不可没”。


大豆的主要用途是榨油,其副产品豆粕可做饲料。过去一年,国际市场大豆价格暴涨,国内食用油涨价和饲料成本提升引发肉价上涨。而消费结构决定,越是低收入群体,对此越敏感。


“中国老百姓正在为跨国垄断资本利益埋单。”夏友富研究发现,事实上穷人多付出的每一分钱,都变成了跨国粮食企业和国际投机资本口袋里的利润。


豆价疯狂


2008年一季度,大豆价格上窜下跳。大连商品交易市场大豆期货合约一度连续涨停,摸高至每吨5500元;继而连续跌停,下探至每吨4500元。行情近乎疯狂。即便在目前位置,大豆价格也处于30年来的高位。


期货价格左右了现货市场。在东北大豆产区,一些豆农迫不得已买来电脑,参照期货行情来决定今年的大豆种植计划。然而,这种暴涨暴跌的走势却让他们看不懂。


大豆价格剧烈变化,真是由于供求关系发生了巨大失衡吗?多年来,一直跟踪大豆走势的夏友富教授提出质疑:“仔细研究会发现,这完全是投机市场炒作的结果,与真正的大豆实际生产和需求几乎没有关系。”


比较了近两年世界大豆生产和需求的详细数据后,他发现2007年世界大豆是“供大于求,基本平衡”;而2008年,就算考虑到各种不利因素,大豆实际供需状况仍然是“供给略欠,但绝不至于失衡”。


他的结论是,期货市场的投机需求完全偏离了实际需求,而这种“最不稳定的需求”,却是“最容易被操纵的需求”。


许多因素构成炒作大豆的“题材”。在国内,2006年以来大豆种植面积有所减少,去年旱灾又影响了收成。而对于中国这个“大豆进口依赖国”,关键原因还在国外。


去年,在美国政府大力发展生物能源这个最佳“噱头”支持下,国际大宗粮食商品市场的行情波澜壮阔。其中,玉米对大豆的“替代作用”效果明显——大量的玉米将被用于制造乙醇汽油,玉米价格暴涨;而玉米种植面积相应加大,压缩了大豆种植面积,大豆产量减少,价格同样暴涨!


与实际供求不同,投机市场的规律是“预期改变一切”。但要命的是,投机市场的价格反过来,已完全控制了现货价格。


“看准了中国粮食安全的软肋就在大豆上,趁你有灾情,又减产,用期货杠杆把价格拉上去,冲击你的国内物价,制造宏观经济难题,甚至影响社会稳定。”这其实是一场“新型的国际战略性商战”,夏友富称,虽然中国政府高度关注物价,但更重要的是,“必须要看懂他们(国际投机者)想怎么玩儿你?”


中国大豆之殇


作为最古老的大豆原产地国家之一,1995年前,中国还是大豆净出口国。2000年,中国大豆进口量首次突破100万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大豆进口国。


到2006年,我国大豆净进口2800万吨,是国内产量的1.77倍,进口依存度高达64%。2007年中国净进口更是超过3000万吨。


本来是优质大豆代表的中国大豆,在我国开放大豆市场后,突然遭到诸多贬抑。含油量低,水分高,杂质含量高,甚至有人夸张说,“中国大豆一半都是沙子”。各种以科学面目出现的研究报告,急着给中国的非转基因大豆盖上“劣质”的标签。同时,以转基因品种为主的进口大豆,则洪水般涌进中国市场。


可是,夏友富称,“转基因产品的优和劣,尤其是对人体和环境的长期影响,本来还有待进一步研究观察,没有定论。”


本土大豆产业也随之“沦陷”。


许多业内人士还对2004年中国大豆企业赴美采购大豆的惨痛教训记忆犹新。当时,芝加哥期货交易所获知“中国大豆采购团”来了,大豆期货价格剧烈攀升,达到每吨4300元人民币。而当中国企业“满载而归”,不到一个月,豆价大跌50%!


那一役,大多数中国本土大豆压榨企业陷入巨额亏损。他们知道被“暗算”了,但没有证据。随后,跨国粮商“雪中送炭”,展开大规模并购,本土榨油企业全面溃败。数据显示,至今中国70%油脂加工厂是外资或合资企业,80%大豆压榨能力为跨国粮食企业控制。


“这都快成国际笑话了,没有定价权,人家在期货市场上只用一两个回合,就让你的企业全完蛋!”夏友富教授反问,“这种悲剧是否还会重演?”


黑龙江九三油脂公司是那次“采购危机”中少数幸存的本土榨油企业之一。总经理田仁礼近年来四处呼吁,“中国大豆产业被外资控制将危及国家粮食安全”。可他却被有些学者称为“疯子”、“狭隘的小农意识”。


这位“一度说起大豆产业就控制不住情绪”的企业家,用一句类似民谚的玩笑描述今天大豆的“天价”:豆子比牛奶贵,豆渣儿比大米贵,猪吃的比人吃的贵。


针对最近期货市场的豆价大起大落,田仁礼对记者说:“这不是明摆着嘛,国际大庄家拉高出货了,人家又狠狠“黑”了一把,而有人又被涮了一道!”


似乎没有任何迹象能看出中国本土大豆产业有“反抗”能力。跨国粮商控制了美国、巴西、阿根廷等主要原料市场,及全球运输和仓储系统;期货市场的定价权被跨国资本牢牢掌控;国内市场全面开放,本土企业的“根据地”蚕食殆尽,整个大豆产业加工链条甚至销售链条也逐渐掌握在外资手中……这就是中国本土企业面临的竞争局面,他们要从对手那里买原料,经常被愚弄,不能讨价还价;最后,他们还要拜托对手去帮自己销售,同样不能讨价还价。


曾有人把这赞誉为“充分竞争状态”,在夏友富看来,这却是典型的“垄断操纵”。


“他们总是让我们反思,说你企业能力不行,说你农民太落后,说你笨,可谁去质疑过这个规则?”田仁礼说,“价格完全与价值背离,供求关系彻底失效,经济学家们能给解释解释吗?”


谁是获利者


中国大豆严重的“对外依赖症”是否会搅乱2008年中国经济?南方基金资深分析师万晓西对此甚为担忧。


他认为,由于缺乏定价权和供应链受控,豆价波动已严重威胁中国豆农和压榨企业。而且,大豆产业与畜牧业、养殖业及其他农产品价格关联密切,一旦失控,将对中国物价、汇率等宏观经济层面造成不可忽视的影响。“这真的是一场不宣而战的大豆战争”。


事实上,大豆不过是这轮全球粮食涨价大潮中的耀眼“明星”之一。


2007年小麦、玉米价格都涨势惊人。粮价上涨已引起一些国家的动荡,巴基斯坦出现小麦短缺,埃及宣布禁止大米出口以维持国内供应,印尼老百姓已经上街抗议大豆价格暴涨,而21个非洲国家宣布发生粮食安全危机。


问题是,谁会是这一场粮食危机的获利者?


简称“ABCD”的四大跨国粮商,ADM(Archer DanielsMidland)、邦吉(Bunge)、嘉吉(Cargill)和路易达孚(LouisDreyfus),常常被称为国际粮食市场的“幕后之手”。他们垄断了世界粮食交易量的80%,自然也是包括大豆(占农产品贸易量10%)等大宗农作物的定价者。


有数据显示,2007年,四大粮商毫无悬念地成为粮价上涨中的大赢家。2007年5-11月,嘉吉净收益同比增长了61%。邦吉在前9个月的净收入增长高达107%。


田仁礼认为,更重要的获利者,是像巴菲特、罗杰斯这样的大牌投机资本家和他们背后数量庞大的“热钱”。


早在两年前,这些金融投机者就已布局农产品市场。去年,美国“次贷”风波爆发后,更多“热钱”快速向农产品、石油等资源性商品市场“逃逸”。到今天,当全世界低收入者正为物价上涨忧虑时,那些“聪明”的金融资本早赚得盆满钵满了。


在夏友富眼里,美国政府推广生物能源计划,本身就在配合金融资本“作秀”。用玉米生产汽油,能源效用并非最优化,需要大量补贴不说,还推高粮价,造成“发达国家的汽车与贫穷国家的人民争夺口粮”。


资深期货分析人士石江峰称,从国家层面看,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粮食出口国,毋庸置疑地成为粮食危机的最大受益者。根据美国农业部报告显示,2007财年美国农产品出口收入约820亿美元,比上年增长70亿美元。2008年美国预计粮食出口额将达1010亿美元。这些都是在出口量没有大幅增加的情况下实现的。


他认为,美国通过卖粮食的收入,大大抵消了进口石油所需付出的成本。全世界的粮食进口国都在为美国进口石油买单,美国成功实现了“粮食换石油”的梦想,还用粮食出口这一战略工具掌握别国的经济命脉。


一线生机


在饱受“挫折教育”后,中国大豆行业正从失败的低谷中寻求生机。


我国北方地区是全世界的大豆“黄金产地”。但在主产区黑龙江省,大豆业内人士形成的共识是:竞争已是“两种产业模式之争”,如果中国仍用传统产业模式,去应对跨国企业的现代农业产业模式,无异于“当年义和团耍大刀片与八国联军的洋枪洋炮对阵”,结局自然是“堂·吉诃德战风车式”的悲哀。


夏友富教授认为,从全球经验看,后发国家但凡是充分开放行业,应对跨国竞争的最初阶段都显得手足无措。而大豆产业是国家基础产业,关系到中国2000万农民的生活,政府必须从战略层面制定长期规划。


他说,因为豆价上涨,我国去年进口大豆和豆油恐怕损失了几十亿美元,只要拿出一少部分支持豆农和本土企业,情况就会改观。“中国大豆的良种实验进展很快,有的亩产已达200、300公斤,稍假时日,大豆行业再出个袁隆平不成问题!”


田仁礼表示,保护大豆产业关键是保护豆农生产的积极性,现在中国农民分散经营,信息不对称,很容易被国际期货市场的波动控制。应该设立最低收购价,并及时公布国内进口大豆的数额信息,“让市场尽量透明,就不容易被别人操纵”。


国家粮油权威部门一位不具名的资深人士对记者称,有关部门近期对大豆问题“非常重视”,并已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市场价格检测体系,把大豆、豆油市场的存货、价格变动、进出口情况,及时反馈给决策部门。


不过,夏友富教授最担心的是“利益集团游说能力”。那些跨国粮商和粮食出口大国资本雄厚,影响力巨大,他们总能制造有利于他们的舆论。中国大豆产业是“扶不起的阿斗”,这种说法就曾在国内流行一时。


他反问:“问题是,你真扶过吗?”本报北京3月26日电


照片:2007年9月28日,美国伊利诺伊州莫里斯,由于要制作燃料,食品和家畜的饲料、对谷物的需求正在增加,这使得伊利诺伊州的玉米和大豆价格上涨了40%到75%。资料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