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应该不折不扣地得到坚持


——纪念《共产党宣言》发表160周年


浙历唯


160年前的二月,由马克思、恩格斯共同起草的《共产党宣言》在英国伦敦正式出版发行,这标志着马克思主义的诞生和走向成熟。为纪念《宣言》诞生160周年,1月25日,浙江省历史唯物主义研究会和浙江工业大学政管学院联合举行了学术讨论会。与会的有三十多位来自党政机 关、省委党校、各大专院校和企业的老领导、老专家、老党员,还有理论界一批年轻一代的专家教授和研究生。与会人员争先恐后的热烈发言,使讨论会不得不一再延时才结束。

在讨论中,大家认为:

一、《共产党宣言》这一伟大的科学社会主义的纲领性文献,是世界上共产党的第一部纲领,是全世界所有真正的共产党人的共同纲领和根本大法。我们说老祖宗不能丢,首先就是指《共产党宣言》所揭示的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理决不能丢,必须不折不扣地得到贯彻和坚持。丢掉这些基本原理就不是真正的共产党,违背这些基本原理的党绝没有出路,也不会有好下场。160年的社会实践检验已一再证明,这些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是颠扑不破的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在近代中国,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一大批先进人物,正是在《共产党宣言》的直接影响下,走向革命,创建了共产党,领导了中国革命和建设从胜利走向新的胜利。近年来,它的巨大影响力,使得西方媒体在多次测验调查的基础上,也不得不承认,《宣言》的作者马克思是当代世界排名第一的伟大的“千年思想家”。

二、今天我们纪念《宣言》诞生160周年,在现实生活中,首先就面对一个《宣言》所揭示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否“过时”的问题。这本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因为马克思恩格斯早在1872年《宣言》的德文版序言中就明确指出,“不管最近25年来的情况发生了多大的变化,这个《宣言》中所阐述的一般原理整个说来直到现在还是完全正确的。”但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若干年来,马克思主义“过时论”却正以各种借口喧嚣尘上,在“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冠冕堂皇口号掩盖下,马克思主义正在被淡化、被歪曲、甚至被妖魔化,在城市的大书店里,马列著作的单行本成了稀缺读物,经典作家关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表述则越来越被人们淡忘。这种状况的必然结果,就是诸如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等各种非马克思主义和反马克思主义思潮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大肆泛滥,谢韬之流则甚至利用人们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不熟悉和难于接触,公然无耻地用民主社会主义、老修正主义的东西来歪曲和冒充马克思主义对干部群众进行欺骗。人们不能不思考:为什么这种状况我们至今仍没有认真的总结和转变呢?

三、当然,在1872年德文版序言的上述引文后面,马恩还指出,“这些原理的实际运用,正如《宣言》中所说的,随时随地都是要以当时的历史条件为转移。”这就是说理论必须和实际相结合,这样的理论才会有现实的生命力;把马克思主义教条化、僵化、凝固化,哪怕最伟大的理论也都会失去生命力。对于中国共产党人来说,要坚持马克思主义,就必须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在这方面,毛泽东同志正是在我们党内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伟大奠基者和典范。但是,要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其根本前提必须是不折不扣地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在当前情况下,不认真学习和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只一味地强调“中国化”,那就有可能化出一个甚至是根本违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则的东西。例如,当前就有人在考虑“国情”的借口下,公然地用资产阶级的所谓“普世原则”,妄图取代“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实现共同富裕”的科学社会主义的原则。这一切难道还不值得我们警惕吗?

在当代中国,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结晶和成果。但是正如胡锦涛同志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之所以完全正确、之所以能够引领中国发展进步,关键在于我们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又根据我国实际和时代特征赋予其鲜明的中国特色。”这也就是说,要解读和衡量“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正确性,首先就在于看它是否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否认这一根本前提,片面强调“中国特色”,它就不可能是马克思主义的,当然也就不可能是正确的。因此,要领会胡锦涛上述讲话精神,在当前尤其要重温《宣言》中所强调的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对一切真正的共产党人来说,这才是判断是非的根本坐标,离开这一前提,本末倒置地来谈自己是否真正的马克思主义,我们认为是非常不严肃的。

四、根据《宣言》所强调的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联系当前我国实际,大家认为要正确解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这一命题,必须牢牢把握几条底线:

一是在基本经济制度上必须坚持以公有制为基础。《宣言》反复强调所有制问题是根本问题,“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虽然现阶段我们还必须一定程度地保留乃至发展私有制,但这一切都是为最终消灭私有制创造条件。可是在改革过程中实际出现的,却是许多地方在无限制的发展私有制,一些同志测算,私有制实际上已在全国占据主体地位。在浙江,这种状况更为突出,某一资改派重要人物甚至因此得意地狂呼“浙江的今天就是全国的明天”。与此相应,按劳分配原则也与宪法相违背而逐步退居于非主体地位。这一切不正是对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公然嘲弄吗?!

二是在基本政治制度上守住人民民主专政(无产阶级专政)的底线。在这里要害是必须维护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和工农联盟的基础地位。但当前的现实却是在淡化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理论的情况下,一批批资产阶级的精英们正在各个领域崛起,而工农基本群众无论在政治上还是经济上却沦于公认的弱势群体的地位,领导和基础地位在改革过程中,则早已无从谈起。

三是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根本指导地位。但是,在现实生活中,马克思主义常常变成只是一句冠冕堂皇的宣传口号,在干部学习中,早已难得看到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或则被人们淡忘,或则被认为不知为何物。结果,一方面是马克思主义被淡化、妖魔化或被歪曲,一方面是各种反马克思主义思潮在意识形态领域的大肆泛滥。

四是在党的性质问题上,必须守住党是工人阶级先锋队这一底线。党是工人阶级的先锋队,而工人阶级不解放全人类就不能解放自己,在这个意义上,也只是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共产党也是民族的、人民的先锋队。超越这一特定含义,笼统地提出两个先锋队或三个先锋队的说法,并把这说成是对党建理论的发展,这在理论上势必无法划清与修正主义的全民党理论的界限。与此同时,又公然容许并未改变剥削阶级地位的人员加入共产党,这一切一切的后果,显然只能导致共产党作为工人阶级先锋队的性质的蜕变。

从上述内容的热烈探讨中,与会的同志深深感到,当前认真学习《共产党宣言》所阐明的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对于我们全面正确地理解和贯彻党的十七大精神,确实有着特殊重大的意义。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