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难当头 第三章抗联铁血贯长虹 六十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58/


一抹残月,斜挂在天际,几颗疏星,有气无力地闪动着微弱的光。

西北风“飕飕飕”的刮个不停,树叶枯草在寒风中簌簌抖动。干枯的枝叶,时不时扫过蹲在矮树丛内的山鹞子、杜三甲等人的脸。

山鹞子、杜三甲微眯着双眼,盯着远处黑乎乎的屯子,手中的盒子枪机头大张。

三个人影飞快地奔过来。看着其中一人走路的样子,躬着背,双臂垂过了膝盖,前后甩动,山鹞子放心了,知道是踩盘子的于老六回来了。躬背甩手,行走如风,是于老六走路的特点。有事没事的时候,杜三甲都会笑骂两句,说于老六走路像鸭子,摇屁股摆尾巴地拽。

于老六走上山坡,学了两声夜猫子叫。杜三甲站起身,低声召唤:“大掌柜的在这里,莫学夜猫子叫了,快过来吧。”

于老六走到矮树丛内,蹲在山鹞子身旁,伸手抹了把鼻涕,然后在鞋帮子上蹭了蹭手,悄声说:“大掌柜的,察看明白了。这个大屯子东、西两面住着伪军。俺听东面的岗楼里叽哩哇啦地叫唤,八成是有东洋鬼子,西面的岗楼里死气沉沉的,没啥声,估摸是伪军。依俺的意思,大掌柜的和杜炮领着弟兄去端东面的岗楼,俺带着几个兄弟去西面放几枪,让里面的伪军不敢出来。”

山鹞子回过头,虽在黑夜里,双眼却炯炯放光,如同一头猛虎,看着胡师爷。胡师爷慢吞吞地说:“老六这个主意不错。打蛇打七寸,日本人是要害,干掉了日本人,伪军就不敢咋唬了。”

山鹞子点点头,沉声说:“那就这么着,告诉弟兄们,动手!”

山林队员得了命令,从矮数丛内站起身,提着枪,躬着背,顺着山坡鱼贯而下。

山鹞子轻声说:“胡师爷,你就不要下去了。给你留下两个小崽子,在这里替大家伙把风。”胡师爷摇摇头,说:“大掌柜的,此时正是用人之际,咋能为了我,还要留两弟兄呢?”

山鹞子刚要说话,猛然听到山坡下枪声暴响。

夜色中,射出枪膛的子弹拖着暗红色的光线乱飞,枪口闪烁的火花悚目惊心,子弹横飞的啸声尖利刺耳。

杜三甲拎着盒子枪跑回来,火冒三丈地说:“大掌柜的,肏他奶奶的,咱们中了埋伏了!”山鹞子当机立断:“风紧,快让弟兄们紧滑呀!”心里却好生不解:“咋会这样,老六踩盘子从来没走眼过呀?”

于老六跑过来,气急败坏地说:“大、大掌柜的,山下有埋伏!”杜三甲伸手揪住于老六的衣大襟,盒子枪抵在于老六的额头上,恶狠狠地说:“他娘的,你下山干啥去了?大队人马埋伏在屯子外,你他娘的竟然没看着?俺他娘瞧你是反水当了东洋鬼子的暗线子了!”于老六又气又恨,大声说:“杜炮,俺对大掌柜的忠心耿耿,你要怀疑俺把自己卖给了东洋鬼子,就开枪打死俺得了!”

胡师爷沉声大喝:“别吵了,快让弟兄们紧滑,晚了大家伙都完蛋!”

山鹞子伸手格开杜三甲的盒子枪,厉声说:“妈拉个巴子的,火上房了,自家弟兄还吵个屁!三甲收拢弟兄断后,老六在前,顺来路返回窝棚!”

于老六感激地说:“大掌柜的,你还信着俺!”山鹞子苦笑着说:“人有失手,马有失蹄,谁都有走眼的时候。出了闪失就不认自家弟兄,那不是俺山鹞子的为人。”于老六举起盒子枪,赌咒发誓地说:“大掌柜的,俺从未想过反水投奔东洋鬼子,如若俺对大掌柜的有贰心,让枪子打碎俺的脑袋瓜子。今晚俺就是把命丢这了,也得让弟兄们安生回山。”山鹞子心绪不宁,挥手说:“快撤!”

黑夜里,山林队员闷声不响,边打边撤。

伏击山鹞子山林队的日、伪军却不依不饶,紧跟在山林队后面,穷追不舍。

于老六搀着山鹞子的胳膊,两人夹在几名山林队员中间,撒腿狂奔。

跑了十几里,山鹞子忽然问:“老、老六,胡、胡……”跑得上气不解下气,山鹞子干脆停下脚步,弯着腰大喘了几口粗气,然后说:“老六,快、快……瞧瞧胡师爷……”

于老六左右四顾,没瞧见胡师爷的影踪,心里有了几分不祥的预感,大声问身旁的几名山林队员:“快瞧瞧胡师爷在哪里?千万莫让胡师爷落下了。”几名山林队员相互看了几眼,嗫嚅着说:“胡师爷没和咱们在一起。”于老六急得直跺脚,指着两名山林队员,说:“你们俩,转头找找去!”

于老六扶住山鹞子的胳膊,低声说:“大掌柜的,这时候不敢耽搁工夫,咱们快走吧!”山鹞子点点头,吐出口粗气,说:“走!”

进了张广财岭,天已大亮,山鹞子坐在山坡上,检视身旁的山林队员,能走能跑的还剩下二十几人,胡师爷和十几名山林队员没回到岭内,也不知是死是活。

杜三甲指着山坳,沉声说:“妈拉个巴子的,东洋鬼子阴魂不散,跟过来了。”

山鹞子抬头望着山坳,只见一队身穿土黄色军服的日本兵,端着枪,正向这里快速而来。山鹞子站起身,低声说:“好,咱们就在这大山里,和东洋鬼子玩玩藏猫猫。”

日本兵已经开始举枪向山坡上的山林队员射击。山鹞子、杜三甲、于老六和山林队员,借着山坡上的大树怪石的遮掩,打两枪,跑两步。山坳里的日本兵看出山林队员又要逃走,架起机枪,向着山坡上猛扫,然后分兵两路,迅速包抄过来。

山鹞子看着日本兵从山坳后源源不断地涌出来,暗暗慨叹:“他娘的,瞧东洋鬼子这架势,是他娘的想让山鹞子把老骨头撂在这啊。”

忽然山岗上枪声大作,冲在前面的几名日本兵被打倒在地,后面的日本兵听出枪声密集,急忙忙趴在山坡上,举枪还击。

山鹞子抬头望去,只见汪兆龙躲在一株大树后,招手大呼:“大掌柜的,你领着手下的弟兄们先撤,俺和弟兄挡着东洋鬼子。”山鹞子脸上有些挂不住,大声说:“那咋好意思?东洋鬼子是俺引来的,咋能让抗联替俺们挡着?”汪兆龙说:“大掌柜的,咱们并肩子抗日打东洋鬼子,啥你们、俺们的?大掌柜的讲义气重朋友,江湖上谁不知晓?这当口就莫争讲了,让抗联替大掌柜的扛把横杠子!”

山鹞子再不推脱,大声说:“好,大家都是好朋友,山鹞子恭敬不如从命。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这番大恩容当后报!”山鹞子双手抱拳,向汪兆龙拱手道别,招呼杜三甲、于老六聚拢山林队员,迅速撤离。

杜三甲低声嘀咕:“大掌柜的,你带着弟兄们走,俺留下挡着东洋鬼子,咱不欠抗联这份情。道上的人情,比他娘的啥都重,咱欠不起。”山鹞子翻了翻眼睛,沉声说:“咱们和抗联是好朋友,为朋友两肋插刀,人情能算个屁?今个儿他们替咱挡着东洋鬼子,明个儿咱们可能替他们卖了命,大家还谈个啥人情?人情还能比人命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