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中倭战争 花絮 做人就做刘仁轨(三)

大汉高祖 收藏 0 45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8/[/size][/URL] 刘仁轨生活的年代,正是朝鲜半岛的三国时期。当时半岛上高丽、百济、新罗三国鼎立,这三国的实力对比以及相对地理关系正好和我国三国时期的魏蜀吴三国相当。三国中高丽的实力最为强大,即使经常受到隋唐的进攻,高丽仍然有余力可以时不时的去向南攻击百济和新罗一下子。百济和新罗相对较为弱小,不得不各自寻找盟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8/


刘仁轨生活的年代,正是朝鲜半岛的三国时期。当时半岛上高丽、百济、新罗三国鼎立,这三国的实力对比以及相对地理关系正好和我国三国时期的魏蜀吴三国相当。三国中高丽的实力最为强大,即使经常受到隋唐的进攻,高丽仍然有余力可以时不时的去向南攻击百济和新罗一下子。百济和新罗相对较为弱小,不得不各自寻找盟友:新罗结好大唐帝国,百济则为倭奴国所操控。

百济其实很早就结好大唐。因为经常受到高丽的攻击骚扰,百济一面抵抗,一面积极寻找外援。唐高祖(不是本高祖)武德四年,百济王扶馀璋就遣使朝贡,并被唐高祖册封为带方郡王、百济王。这时唐的统一战争进入尾声,还没有完全安定中国呢。之后百济经常朝贡大唐,并起诉高丽阻断了百济进贡的道路,建议大唐讨伐高丽(这才是进贡的真正目的,大家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唐太宗贞观年间,百济又转变国策,结好高丽,在高丽和倭奴的支持下进攻新罗,夺取新罗四十余城。新罗慌忙象大唐进贡称臣,同时起诉高丽和百济阻断了新罗进贡的道路,建议大唐讨伐高丽和百济(和百济的手法相同,呵呵)。中国朝廷历来以上邦天朝自居,可是上邦天朝有上邦天朝的麻烦,对既然接受了下邦小国的朝贡,当然就不能对人家的要求置之不理,否则叫什么上邦天朝。当然唐太宗也不是傻子,也不可能拿了几个贡品,就会替别人出苦力,把发兵打仗当儿戏。于是唐经常派出使者去三国劝和。在太宗、高宗两朝曾经多次派出这样的外交使团。其中最著名的代表团团长就是玄奘大法师。当时半岛和倭奴列岛都因为受到中国的影响而接受了佛教,而玄奘大法师早已名扬天下。所以高丽、百济均极为隆重的接待了玄奘大法师,却都对大法师的停战建议置之不理。百济照样时不时的去打新罗一下子,夺他几个城。唐高宗即位之后,百济又在高丽和倭奴的支持下夺取新罗三十余城。这样,从唐帝国建立算起,百济已经从新罗手里夺走了七八十座城了。唐劝说百济无效,出于综合考量,终于在新罗的多次要求下,出兵进攻百济,救援新罗。

唐高宗显庆五年,朝廷任命左卫大将军苏定方为神丘道行军大总管,率军十三万进攻百济,在五万新罗军的配合下,“平其国五部、三十七郡、二百城,户七十六万”,百济灭亡。按照古代家庭规模每户四到五口人计算,百济总人口应当在三百万以上。虽然和五六千万人口的大唐这种庞然大物不能相比,但已经不能算是一个小国了,按照中国三国时期的征兵比例,甚至有能力在不影响正常生产的前提下,长期维持一支三十万人的武装力量。这一仗之所以打的这么顺手,原因有以下三点:一是苏定方攻击力超强(曾经入选kdy27牌大汉族战神榜);二是有新罗军这种地头蛇做向导;三是百济高估了自己的力量,误以为得到了高丽和倭奴的支持,就可以抗衡大唐,居然要用主力和唐军进行野战,而不是像高丽那样据城固守,这当然正中苏定方下怀。

百济灭亡后,半岛南部的局势忽然变得十分混乱。一方面百济旧王室放出谣言,说唐军要把百济人斩尽杀绝,于是百济故地烽烟四起,到处都是地方武装,混乱程度远超今天的伊拉克。另一方面新罗又有谣传大唐要趁机将其兼并。为了应对传说中的大唐的威胁,新罗甚至做好了和大唐开战的准备。当新罗重臣们商议对唐作战事宜的时候,新罗王金春秋一度反对,后来在执政大臣金庾信的劝说下终于接受了重臣们的观点。金庾信劝说新罗王的话也很经典,他说:“狗是最畏惧自己的主人的,可是当主人踩着狗的脚的时候,狗也会咬主人一口。”意思是说,即使大唐救了新罗,我们也要自卫。

然而唐和新罗终于没有翻脸。或许苏定方感受到了什么,或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总之唐军撤退了。临走前苏定方派一个中级军官郎将刘仁愿和少量兵力留守百济王城,自己就班师回朝了。

唐军撤退之后,除了百济王城(004)还在唐军手中,百济故地二百城几乎全部为叛乱武装所占据(简直就是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嘛。这些百济叛乱武装就像是今天的伊拉克和阿富汗武装,如迈赫迪军之类;而我们就是美国鬼子)。这些叛乱武装中最大的两支分别是百济旧王室扶馀福信部,以及道琛和尚所部。扶馀福信为了取得对其他叛乱武装的政治优势,特地从倭奴国迎接回了在那里当人质的扶馀丰王子,立为百济王。刘仁愿被叛乱武装包围,向帝国政府求援。刘仁轨就是在这种情况下率领援军踏上了半岛。

**********

唐龙朔元年,刘仁轨率领援军抵达新罗,从新罗方向出发,救援被围困在百济的刘仁愿。当然,刘仁轨不可能知道,和他同时到达半岛的,还有李义府的一封信。李义府致信帝国驻半岛最高军事负责人刘仁愿,让他找个借口把刘仁轨杀掉,如果找不到借口的话就制造一个。

刘仁轨从来没有打过仗,却要带着几千兵力去平定十几万叛乱武装。这本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然而刘仁轨却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强大战力。史书上说他“转斗而前,所向皆下”,就是奋勇的作战,连续的获胜。

由于新罗和唐的矛盾并没有表面化,所以刘仁轨仍能够以帝国政府的名义征调新罗军。在熊津江战役中,刘仁轨指挥唐新联军,夹击道琛所部叛乱武装,叛军大败,被杀及淹死者多达万人。

经过一系列的胜利,叛乱武装终于解除了对刘仁愿的包围。但是唐军一直受到缺粮的困扰。新罗试图援助唐军,然而没有刘仁轨指挥的新罗军显然战斗力不够。新罗将军金钦率领的补给部队受到扶馀福信伏击,全军覆没,只有金钦一个人逃回新罗。

百济叛乱武装们显然也看出了唐军的窘迫,道琛和尚甚至派人送信给刘仁愿和刘仁轨,问了一个搞笑的问题:“大人们什么时候回国?要不要我们去送行?”

刘仁轨不得不亲自指挥新罗军,去进攻扶馀福信重兵守卫的真岘城。真岘城依山傍水,一边是山,一边是熊津江,两边是峭壁。这座城易守难攻,可偏偏在连接百济和新罗的粮道上。刘仁轨指挥新罗军对真岘城发动夜袭,从峭壁面攀援而上,轻而易举的攻克了此城(和解放军攻克华山的手法相同),打通了粮道。

刘仁轨在战场上的表现像极了朕手下的韩信。同韩信一样,刘仁轨也是从来就没有打过仗,意外的获得了军事指挥权,然后取得了令人瞠目的战绩。当然了,刘仁轨的政治能力比韩信高的可不止一点半点。

**********

这时半岛北部的局势发生了重大变化。苏定方围攻平壤达半年之久,不能攻克,只得撤军。帝国政府对高丽的第N次攻击失利,迫使高宗皇帝不得不重新考量帝国的半岛南部政策。

唐龙朔二年,高宗皇帝下诏给刘仁愿:“平壤军回,一城不可独固,宜拔就新罗。若金法敏借卿留镇,宜且停彼;若其不须,即宜泛海还也。”帝国已经从平壤撤军,孤城难以固守,你可以放弃百济,将军队撤退到新罗。如果新罗王金法敏需要你们帮忙守卫新罗,你们就留在新罗;如果不需要,就撤回帝国。

这时在百济的将士们都已经苦战了两年,早就盼着回家了,就像现在驻伊拉克的美军士兵们都想回家一样。收到这样的命令,大家都很高兴,只有刘仁轨站出来表示反对。这篇演说很精彩,谨全文转录如下:

“《春秋》之义,大夫出疆,有可以安社稷、便国家、专之可也。况在沧海之外,密迩豺狼者哉!且人臣进思尽忠,有死无贰,公家之利,知无不为。主上欲吞灭高丽,先诛百济,留兵镇守,制其心腹。虽妖孽充斥,而备预甚严,宜砺戈秣马,击其不意。彼既无备,何攻不克?战而有胜,士卒自安。然后分兵据险,开张形势,飞表闻上,更请兵船。朝廷知其有成,必当出师命将,声援才接,凶逆自歼。非直不弃成功,实亦永清海外。今平壤之军既回,熊津又拔,则百济余烬,不日更兴,高丽逋薮,何时可灭?且今以一城之地,居贼中心,如其失脚,即为亡虏。拔入新罗,又是坐客,脱不如意,悔不可追。况福信凶暴,残虐过甚,余丰猜惑,外合内离,鸱张共处,势必相害。唯宜坚守观变,乘便取之,不可动也。”

《春秋》大义,大臣出了国境,遇到对国家有利的事情,来不及请示国君的话,那就不要请示国君,自行决定好了。我们为国尽忠,怎么能为了私利而忘记国家,把自己的利益放在国家利益前面呢?天子要击灭高丽,先攻克百济,为的就是要对高丽造成两面夹击之势。现在围攻平壤的部队已经撤退,我们如果再放弃百济的话,那在半岛上就没有一块我军的基地了。这样,攻灭高丽的战略构想什么时候可以实现?我们现在虽然有一定的困难,但我们占据着百济的中心位置;而百济叛军本身矛盾重重,极易发生内讧,并且有利于我军各个击破。我们应当向朝廷说明百济的情况,请求水军增援,完全可以平定百济。如果撤退,万一出现不利局面,就有可能成为“亡虏”,就算能够顺利撤退到新罗,我们的地位处境也很尴尬。因此应当一面请求增援,一面固守,静观其变。

遇到事情,首先考虑的不是自己的个人利益,也不是小团体利益,而是国家利益,特别是整个国家的战略形态。我不知道北宋名臣范仲淹是会怎样评价刘仁轨,反正我是要把刘仁轨当作“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卓越典范的。刘仁轨没有中过科举,但是成千上万的中过科举的读书人读《春秋》,对《春秋》大义的理解达到刘仁轨这种程度的,还真没几个。

这些有道理的话不仅正确的分析了当前形势,而且激励了将士,所以远征军上下终于接受了刘仁轨的意见,坚守百济。

大唐高宗皇帝接到前线增援请求,决定支持刘仁轨的计划。帝国政府以右威卫将军孙仁师为熊津道行军总管,征调淄、青、莱、海四州府兵七千人,组成水师,前往百济,增援刘仁愿。



相关链接:

第一次中倭战争

秦丞相翻案喽!

做人就做刘仁轨(一)

做人就做刘仁轨(二)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