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刺刀 第二卷 第二卷第三章 不一样的战场

seawee 收藏 5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size][/URL] 第二卷第三章 不一样的战场 王永江在汤原县城的一家小饭店里招待了我们剩余的人。 几碗酒下肚,他沉声道:“戚老弟,实不相瞒,此次与鬼子第十师团一战,仁合队精锐基本损失殆尽,我王永江十五岁加入东北军,还从来没如此惨败过。” 戚远烈歉然的点点头道:“我明白,你借我的骑兵,个个是好样的,却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8/


第二卷第三章 不一样的战场


王永江在汤原县城的一家小饭店里招待了我们剩余的人。

几碗酒下肚,他沉声道:“戚老弟,实不相瞒,此次与鬼子第十师团一战,仁合队精锐基本损失殆尽,我王永江十五岁加入东北军,还从来没如此惨败过。”

戚远烈歉然的点点头道:“我明白,你借我的骑兵,个个是好样的,却让我一个指挥不当,损失无几。戚远烈还是年青了一点儿,偷袭得手后,被倭人一冲,有点儿自乱阵脚。”

戚远烈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丝毫不提他那一仗迫使第十师团撤出汤原之功。

王永江哪里能不明白他的胸怀,苦苦一笑道:“没有戚老弟的指挥,我们现在又怎么能在此喝酒聊天,说不定还在北山喝风。”


一旁作陪的齐一计岔开话题道:“我看戚老弟这一仗,突然想起来《史记》里的一个故事。”

我们在座的都被他这话吸引了注意力,齐问道:“什么故事?”

齐一计没想到众人反应如此之大,有些结巴道:“不知道你们听没听过田忌赛马的故事?”

我们一起摇头,只有戚远烈像是料中齐一计要说什么,沉思不语。


齐一计朗声把故事讲完,随即慷慨陈辞道:“鬼子的辎重部队就是齐王的下等马,而戚老弟率领的骑兵就是田忌的上等马。以最强击最弱,方能以小代价换来大胜。刚才我想了一下,以后与鬼子作战,应该尽量避免跟鬼子的精锐部队交手,专挑他的下等马打,打得他怕,打得他慌,打得他死光光。”


众人被他一句排比句都逗笑了,一直阴着脸的戚远烈也不例外。他陡然在一瞬间恢复了以往的豪气,端起一碗酒道:“来,为了打得他怕,打得他慌,打得他死光光。干!”


我心底却极佩服齐一计,他一个故事,一个总结,轻而易举的把大家心里不知如何与日军作战的恐惧心理驱散。同时,也很好的指明了打击日军的基本方法。


散席后,我们直接回九千五镇,王永江则回到仁合驻地。


齐一计见于九江远远的镇头等着我们,立即快马一鞭,老远就招呼道:“九爷,夜凉,小心着风寒。”

于九江哈哈一笑道:“老齐是否以为俺老了,不看你们回来,俺实在放心不下。”

我心头突然一酸,为了打鬼子,九叔把九千五镇的兄弟赔了差不多精光。以他昔日雄霸一方的姿态,恐怕很难承受手下无人的窘境。

当下我把心中所想毫无保留的与九叔说了。

于九江望着渐渐西沉的夕阳嘿嘿一笑道:“伯阳,你以为俺于九江能称雄汤原就是因为手下兄弟多吗!你错了,你九叔之所以能有今天的地位,一是因为九叔的兄弟多,二是因为九叔的人脉广。明白不?”

我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于九江身上这一刻的自信是装也装不出来的,这个一方霸方岂是我心中所想的那么不堪一击。

于九江扫了我们几个人一眼,豪气一笑道:“你们看,日头落下去了,明天一样会升起来。哼,小鬼子,九爷不惹你也就罢了,你他娘的瞎了狗眼惹老子,就别怪老子不客气。”


于九江说话算话,整个五月里,我们九千五镇的四十多个兄弟,出击日军辎重部队六十多次。打死日军一百多人,汉奸、朝奸不计其数。


慕名来投的哈东地区的东北义勇军达到了四百多人了。还有从北平的国立清华大学,燕京大学,天津卫的南开大学来的一些高材生。这十几个人的高材生队伍中,以清华的陈庆山,燕京的纪宛茹,南开的周再恩最有本事。短短一个月时间, 九千五镇的义勇军膨胀到了一千多人,以草莽派和学院派为主。

我和二哥得闲在镇头溜达,每天都能看到操着各种口音的青年男女来投军。

二哥冲我一眨眼道:“九叔这次是有苦自知,这些人,连一个带枪来的也没有。”

我忧虑的点点头道:“嗯,我们的子弹也不多了。枪药问题再不解决,恐怕我们要出事啊。”


一个月后,九千五镇的风头盖过其上级仁合队。


王永江不是不想主动出击,他的精锐部队在马香兰一役中所剩无几。仁合队对外虽然号称过千之众,但是能战之人不足一百人。如何与于九江手下一批如戚远烈、二当家、我、二哥之流悍不畏死的亡命之徒相比。再加上那个老谋深算的齐一计,更是叫哈东的第十师团闻风丧胆,生怕一个不小心,辎重部队又是一个全军覆没。第十师团再也不敢对汤原地区进行任何形式的军事行动,在日军中间“义勇军哈东乐园”一词不径而走。


王永江手下的两个能人一个老杨,一个裴锡哲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作为共产党在哈东地区的唯一军事力量,居然失去了对下属部队的控制,确实让他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不过他们有感于于九江的抗日决心,决定吸收于九江入党。


一九三二年六月一日的一大早上,仁合队的二把手老杨就来到九千五镇。他走近院子时,我正擦着心爱的水连珠步枪。现在我才知道,水连珠步枪的学名叫什么莫辛·纳甘步枪,而我用的这一枝更是此枪中的翘楚,名曰莫辛-纳甘龙骑兵步枪。这些都是戚远烈那个青年老头告诉我的,二哥也有一枝,上次袭击第十师团的后方仓库,他放着十把三八大盖没要,楞是到仓库里翻出来这么一个宝贝家伙。


老杨刚到院子外边,我就听出一个陌生的脚步声走近了院子,立即警戒的问道:“站着别动,什么人?”

老杨正为自己能摸到于九江的院子高兴,听到我的喝问,顿时兴奋之情尽去,答道:“是俺,仁合队的老杨。”


老杨我是认识的,五月里,他也参加了几次战斗。连忙冲屋里喊道:“九叔,仁合的老杨来了。”

于九江早就起床了,正吸着从日军那儿缴获的大烟土,听我一喊,立即出来迎接。他再怎么狂,场面的事情还是做得过去的。


两只铁手用力的握在了一起。


于九江刚要寒喧,老杨开门见山道:“老于,这趟来没别的事,王队长让俺通报你一声,队上经过一个月的观察,准备让你加入中国共产党。”

于九江虽然早知道王永江是共产党的人,平时对共产党也很感兴趣,但是显然没想到自己能入党,一时语塞。

老杨看他呆头呆脑的样子,哈哈一笑道:“于兄,咋了,不愿意啊。”

于九江反应过来,也是打个哈哈道:“哪能哩,不过你们共产党规律太多了,不让吸大烟这一条,俺于九江就过不了。”

老杨眼中射出一股真诚之光,正色道:“不瞒于兄,俺老杨以前也是烟不离口,不一样给断了。”

于九江顿时来了精神,一捏老杨的下巴,看了看老杨的牙齿,惊奇道:“真的啊,快告诉俺咋断的,这大烟害人,不过俺一直断不了。”

老杨哈哈一笑道:“小事一桩,还有一个事儿,于兄入了党,再不能玩人家大闺女小媳妇。”

于九江的脸色一下子阴了下来。


他好色这一口,俺跟二哥是有目共睹的。先不说莲花山的那个俊俏姑娘,就是上次灭了一个日军辎重部队,活捉了一个日军小队长的老婆,让他玩了四五天才给放了。平时得闲,九千五镇的年青寡妇、小媳妇除了自家兄弟的哪个没被他沾过手。


戚远烈对他这一口是深恶痛绝,好几次都想离队走了。但是对着他悉心建立起来的队伍,心底还是没舍得。


于九江尴尬的一笑道:“都说你们共产党的规矩太多了,嘿嘿。”

老杨还是正色道:“吃喝嫖赌,烧杀抢掠是我们共产党人不能干的,不光是对中国人,就是对日本人也不能做。如果那样做了,跟那些日本畜生有什么分别。”

老杨这一句激的好,让于九江跟猪像,跟狗像,也不能跟日本人像啊。

于九江被激起冲天豪气,把手里的大烟杆摔到地上,说道:“好,俺于九江入你们的党试试看。”


我在一边听的心里好笑,九叔只是这一刻被老杨一激才做出此以后想来都要后悔的决定,自己还梗着脖子死撑。


老杨笑咪咪道:“好,君子一言。”

于九江立即道:“嗯,快马一鞭。”


清晨的阳光下,这两个曾经在汤原叱咤一方的人物又一次把手握在了一起。


这时,二当家的声音远远从院子外传进来:“九爷,孙玉刚的队伍打过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