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故事导读 贫穷——富裕——贫穷。人生道路上,张小琴转了一大圈后,又戏剧性回归到起点。 她从小就穷怕了,发誓要成为富人。人到中年,她终于靠自己的双手实现梦想,拥有上百万家产。谁也没想到,很快她竟沦落到街头擦皮鞋的境地。 大起大落后,张小琴终于感悟到生命的真谛——勇敢面对现实,知足常乐。 擦鞋女穿着一身名牌 一起擦鞋的同行仍习惯性地称她“张老板” 国庆节前一天,天阴沉沉的,眼看就要下雨。秀山县城人民医院门口,几个擦鞋的妇女一字排开,等候生意。其中一人特别显眼,因为她不像其他人那样,穿着粗糙的布衣和解放鞋。她穿得非常体面。 如果不是擦鞋的小木箱,谁都无法将她与擦鞋的职业联系起来———纹得很精致的眉毛和眼线、染成金黄色的头发、“梦特娇”的短袖毛衣、浅蓝色的“森达”皮鞋。但替人擦起皮鞋来,她一点不含糊,动作麻利熟练。 40岁的张小琴(化名)早晨7点就到这里来抢位置了,还没来得及吃早饭。天气不好,擦鞋的人一般不多,但她想到马上要过节了,也许会有不错的生意。她一直等到快8点,才等来一个顾客。整整一上午,她擦了5双鞋,挣了5块钱。 没生意时,张小琴就拿出一个鞋垫,一针一针地在上面绣着各种漂亮的图案。这种精致的高档鞋垫,她一周能绣出一双,50元一双。每月的房租和水电费就靠它了。 “她以前很有钱,在我这里擦鞋时还常拿钱给我娃儿买零食。现在却和我一样坐在这里给别人擦鞋。”旁边另一擦鞋女赵素珍看在眼里,摇头感叹着。赵素珍是城郊农民,在这里擦鞋多年。她说,张小琴以前当老板时,每次过路都要照顾她的生意,还常常多给钱。 如今,张小琴在这里已擦鞋半年,但赵素珍还习惯性地称她为“张老板”。 住出租屋满眼昔日辉煌 10年不买衣服,也有穿的 秀山县城环城北路49号,是一幢破旧的小楼。3层高的楼房被改装成十多个单间,专门用于出租,上楼时必须猫着腰,否则头就会碰到上面狭窄的楼梯。 今年初,张小琴以每年1000元的价格租下了顶楼的一个小单间,厨房和厕所都是公用的。墙皮脱落,两幅蓝布随意挂在铁丝上算是窗帘。一个炉子上放着一个被熏得黑黑的水壶,一张看不出本色的桌子摇摇晃晃,上面放着一个老式的铁架子圆镜和一瓶花8元钱买的润肤霜。张小琴说,要是在一年前,这种润肤霜她根本看都不会看一眼。 屋里放着套红木加小牛皮的沙发,豪华沙发和整个房间破败的风格显得太格格不入,这是张小琴3年前花近万元钱买的。 屋里堆满了各种箱子,有“皮尔卡丹”的手推箱,也有装卫生纸的大纸箱,一共6个,里面是张小琴的衣服,全是名牌,有的连标签都没撕,最贵的是一件皮衣,4000元。因为没有钱,张小琴已一年没买过衣服了。她说,即使再过10年不买衣服,也有名牌衣服穿。说这话时,她嘴角带着一丝苦笑。 门后面钉了5排钉子,挂满了各式女鞋,有“红蜻蜒”、“百丽”、“森达”、“耐克”、“阿迪达斯”……光皮鞋就有十多双。 一切都显示出这个陋室的主人曾经的风光。 “从小我家就穷,现在我依旧很穷,甚至还倒欠银行3万元贷款。就像做了个发财梦,梦醒了还是老样子。只有这些东西在提醒我,我真的曾经富过。”说起辉煌的过去,张小琴眼里既有悲伤,也有感慨。

90元起家挣了百万家产 从小穷怕了,她发誓长大了一定要当个有钱人 做个有钱人,是张小琴从小的梦想。因为,她小时候,家里实在太穷了。“常常吃不饱,从来没穿过新衣服。”张小琴10岁那年,爸爸为让一对儿女吃顿白米饭,晚上出门加班当搬运,不慎受伤落下残疾,至今离不开拐杖。当时,看到爸爸被人抬回家,她想,要是家里有钱多好,爸爸就不会出事。初中毕业后,家里实在拿不出钱缴学费,成绩优异的她将读书机会让给了弟弟。这时,她再次体会到钱的重要。 “我从小穷怕了,别人家的孩子什么都有,我们什么都没有。我发誓,长大了一定要挣好多钱,让一家人吃饱穿暖,不再受苦。”结果,张小琴做到了。 张小琴最终发家实现了童年梦想,靠的是90元钱起家。 18岁那年,张小琴说服父母,要跟一个表哥到广州打工,母亲翻遍口袋找出90元钱给女儿做路费。后来表哥承担了张小琴赴广州的路费,张小琴想了很久怎么利用这90元钱。她冒险托人以10元的单价在秀山收了9枚当时流行的“袁大头”,到了广州,一天时间就以每枚30元的价格全部转手,净赚180元。这是她生平做成的第一宗生意。 张小琴又拿出200元,买了一批边角布料(整匹布料她买不起)和10块手表。回到秀山,这200元变成了900多元。 通过数次往返于秀山和广州,张小琴已经积累了上万的资金,在20年前,这可是一笔巨款。 1985年,张小琴认识了与秀山相邻的贵阳沿河市人崔兴国(化名),次年结婚。婚后,张小琴结束了“倒爷”生活,和丈夫在秀山县城做起了木材生意。“当时,秀山县城就只有我们做木材生意,在秀山县,这一行几乎被我们垄断,经常发货到长寿、贵阳等地。一米木材可净赚50元,一年纯利润就有两万多元,但很辛苦。” 慢慢地,同行越来越多,木材生意不再好做。1994年,夫妻俩将儿子留在秀山让外公外婆照顾,他们到崔兴国老家,开起一家娱乐城,占地300多平方米。至此,张小琴的事业达到顶峰。 “那时的生活简直可以用奢侈来形容。看上什么东西,再贵我也不会犹豫。各种首饰装了几大盒,黄金的、钻石的、珍珠的……还买了两个出租车请人搞营运。那时手机开始出现,我和老公以每部15000元的价格,一口气买了两部大哥大。我喜欢买东西,常常是叫一辆车到贵阳或者重庆疯狂采购,直到车子装不下为止,有好多至今用都没用过。最奢侈的一次,我一天就买了3万多块钱的东西。” 张小琴坐在出租屋那张破床上,捧着一个裂了口的玻璃杯,一边喝水一边向记者历数自己以前的辉煌。 突然穷了七元过活一周 一番贫穷与富裕的轮回后,她又戏剧性回到了吃不饱肚子的起点 1998年,张小琴夫妻花30多万元在沿河盖起一幢别墅,又花20万元豪华装修。但这幢别墅成为张小琴后来最后悔的一笔支出。这年,她发现丈夫开始吸毒并有了外遇。 2000年,崔兴国因贩毒被判刑5年。张小琴一个人无心打理生意。她与丈夫离婚后,将豪华别墅和娱乐城留给了崔兴国,儿子也跟着爸爸,她自己则带着分得的30万元现金独自回到秀山。“早知道有这一天,我就不会花那么多钱在沿河修房子。我应该在秀山为自己和家人购置房产。” 休息一段时间后,张小琴慢慢从婚姻失败的阴影中走出。从小梦想当有钱人的她不甘心就守着30万元过一辈子。 2003年,她看中了秀山丰富的锰矿资源,投资近50万元搞了3个小锰矿。张小琴的妈妈李朝琪哭着说:“她当时没那么多钱,我就拿出了积攒的10多万元帮助她,其实这些钱都是她以前有钱时给我的,我都替她存着没用,又用这老房子作抵押向银行贷了3万元。没想到,仅3个月时间,50万全打了水漂。” 张小琴承认此次生意失败的根本原因是对锰行业市场分析不到位,了解太少,产出的锰矿含量达不到标准。 3个锰矿全部停产后,张小琴身上剩下不到100元钱,她不得不住在秀山县城环城北路79号父母的老房子里。两年来,张小琴变卖了所有能卖出去的首饰、服装,以此为生,那段时间,她几乎每晚都失眠,半夜被恶梦惊醒后就再睡不着,然后坐在床上,在冷汗中等天亮。 今年初,张小琴搬出了父母家,住进了出租屋。“因为上了年纪的父母成天在我面前说以前我多么有钱,现在多么可怜,我听着就难受。而且,我也不想老让他们养着。”张小琴说,才搬来那阵,是她最困难的时期,因为她身上只有7块钱。“我天天吃咸菜,有时饿了就只喝水,结果,7块钱维持了一周。一番贫穷与富裕的轮回后,我又戏剧性回到了吃不饱肚子的起点。”说到这里,张小琴握着水杯的手微微颤抖,眼睛红红的。 说起张小琴,出租屋老板吴正平直摇头:“世事难料啊!以前她因为有钱,整个秀山城好多人都知道她,现在她因为突然破产,变得更有名了。” “太突然了。”张小琴的好友李世菊称,她并不知道张小琴到底多有钱,但她曾去沿河看过张小琴的“开心”娱乐城,“好气派,当年那别墅里一个吃饭的桌子就是好几千,家具全是去重庆买的。可现在竟是这步田地。”

为了生存街头坦然擦鞋 人生变数太多,人活在世上就得勇敢面对现实,知足者常乐 擦皮鞋的想法是在饿了一周肚子后猛然产生的,张小琴的话很实在———“为了生存”。 “第一次擦鞋,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因为街上好多人我都认识,还有好多我不认识的人,他们却认得我。每个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我,甚至走老远了还回头指指点点。” 第一个顾客是以前锰矿生意上的熟人。看张小琴笨拙地擦完鞋后,他什么也没说,给了10元钱说不用找了。“我知道他不是嘲笑,而是同情我,但这10元钱让我觉得更无地自容。” 由百万富翁到擦鞋女,张小琴一开始怎么也无法接受。和她一起擦鞋的赵素珍说,她总是低着头坐在那里等生意,也不会主动招呼客人。半个月后才慢慢适应,变得不再难为情。 “其实这很正常,人生大起大落,变数太多,谁也无法预料将来。”说起张小琴,常常在她这里擦皮鞋的秀山体校魏老师很能理解。 “都是为了生活!我以前挣钱多,靠的是一双手,现在擦皮鞋,也是靠一双手,这样想就没啥不好意思了。况且,这样的生活也有乐趣,至少没有以前生意场上的复杂,没有那种随时都绷紧了弦的感觉。”张小琴如今很坦然。碰到熟人,她也会主动招呼,有时还要聊上几句,只是当别人提到她的过去时,她的眼神才闪过一丝伤感,但不会逃避这些话题。 张小琴说,因为熟人多,她的生意比同伴都好,“运气好时,一天能挣30多块钱。平日一般都能挣10多块钱。” 现在,张小琴每天6点过就得起床,7点准时到街头占位置,中午,妈妈会做好饭在家等她,天黑收工后还有属于自己的一间小屋,她可以在那里整理自己的心情,或者纳鞋垫。 “我从来没这么平静过,20年辛苦闯荡后,擦皮鞋让我学会了勇敢面对现实、知足者常乐。”张小琴不知道以后会做什么,但在没彻底理清自己思路之前,这皮鞋,她还将一直擦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