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0/


——“老大,你说上面咋知道小鬼子一定会来阿富汗呢?我看不一定,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小鬼子能来吗?”看着远处戈壁上炽热的红日逐渐的落下山去, 彭铮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忽然转头对屈俊杰问道。


“不知道,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上面那都是什么人啊,专门研究这玩意的,小鬼子那两下子,能骗的了谁啊。”听到彭铮的询问,屈俊杰一边点着前面的炉子,一边头也不抬的说道。


“我还真就不明白了,你说啊,这打架输了还行不服气的,小鬼子这招儿明显就是想再来一次嘛。”听到屈俊杰的回答,彭铮将刚刚抓来的蛇随意的切成几段,然后一古脑扔进锅子里,随后生气的说道。


“唉,我以前听在咱们班‘插队’的那个大学生说过一句话,我觉得挺在理, 凡事涉及到国家和民族,没啥服气不服气的,你不一步步往前走,就得倒退,就得被人踩到脚底下。小鬼子其实也是被逼的,你说,那一亿多人,憋在那么长溜个小岛子上,要吃没吃要喝没喝的,他能不想往外折腾?”拨弄着锅子里逐渐翻滚的蛇肉和干粮,屈俊杰声音低沉的回答道。


“要我说,直接把他们就给……”看了看屈俊杰破天荒露出的严肃表情,彭铮出奇的没有说完最后那番话。——



——国家大事似乎离不开单独的个人,而也正是个人的决定和决心在影响着整个国家,整个民族的走向。相比于屈俊杰与彭铮之间单纯简朴的对话,丁文彦和雅库博夫大将的交谈,却参杂了太多深奥和故弄玄虚的成分。


“如果您不介意的话,将军阁下,我到是可以用简单的说明一下,我对现在这个局势的个人观点。我觉得,现在您并不需要考虑中国人对您是否有威胁,有多大威胁的问题,您要考虑的是,如果任由北约势力作大的话,那么即便将来您成功抵消了中国方面带给你的威胁,那您是否还会有能力去抗衡身后那已经长成的老虎呢?”看着对方脸上阴晴不定的表情,丁文彦再次微笑着说道。


“或许中国现在强大的,当然,在您们的眼中,她拥有了可以让其人们吃饱的能力,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会去扩张,翻开历史书看看吧,那些叫嚣着中国威胁论的家伙们,实际上才是真正的威胁者,看看他们吧,他们哪个国家的军队没有染指过别人领土,哪个国家的武器没有屠杀过别国的人民。”似乎说到动情处,丁文彦忽然出人意料的从口袋里拽出一只夸张的大手帕,然后小心的擦了擦眼角。


丁文彦的分析,显然打动了雅库博夫大将,或许抵挡中国确实是不能马虎的事情,但是显然,目前更危急的情况是抵挡北约的进攻,这位年轻的少将,帮雅库博夫得出了一直悬在心中的结论,即便成功抵挡了中国又能怎么样?在整个俄罗斯战败后,这行动将毫无意义。


“将军先生!中国与俄罗斯同是发展中国家,也同是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尤其中国方面在国际上的声誉,让我们知道,您们不会在违背国际法则和宣言准则的前提下做出对俄罗斯不利的事情的,当然,尤其您在如此关键和敏感的时刻,代表贵国做出的这种答复,让我们感到欣慰。当然也请您原谅对于当初贵国举行军事演习时,我们做出的警惕的行为。”雅库博夫官样回答中所包含的对军事演习的质疑,让会议室立刻宁静下来,在场的所有人在听完这番话后,都将目光再次停留在丁文彦身上。


“当然,这场军事演习是建立在中美之间的协定基础上的,而演习的主要目的,我想将军阁下应该比我清楚,不过我想提醒您的是,在中国历次的大战役开始前,是没有任何演习习惯的,原因很简单,我们不希望在‘打草惊蛇’。”手帕被揣起来后,丁文彦再次回复成刚刚平静的表情,在听完对方的质疑后,他立刻痛快的回答道。


雅库博夫自然明白充满中国韵味的打草惊蛇是什么意思,而这个回答也恰倒好处的打消了在场所有人对于中国在这个敏感时期进行军演的疑虑。


看了看在场众人显露出来的释怀表情,丁文彦不禁在心中默默一笑。


默契和协议似乎就此达成了,在经过短暂的商量和讨论后,丁文彦等人再次坐上返回HH市的汽车,而亲自送行的雅库博夫原本一直阴霾的脸上也终于露出了些许欣慰的微笑。



“你说说你这到底唱的是哪一出啊?”车子刚刚开入国境,同车的张曙光就迫不及待的追问道。


“如果要你来估量的话,你觉得,北约与俄罗斯之间的这场旨在分裂车臣的战争,谁会取得最终的胜利?”看着对方焦急的表情,丁文彦忽然反问道。


“要我来看,这场仗根本没悬念,看看以前东欧的那几个国家,大部分都被欧盟划拉到自己的口袋里去了,俄罗斯根本没有战略缓冲,每条边界都要用成建制的军队去防守,别说打了,就是拖个三五十年的,光军费都能把他那点石油收入耗个精光。”听到对方的询问,张曙光立刻回答道。


“是啊,某些时候,战争还没开始,就已经注定结果了,军人有的时候即便赢得了所有战争的胜利,都无法改变国家的命运。雅库博夫是个称职的军人,想来他也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冒险发动突袭,如果可以的话,他手中的力量或许会扭转一下战局也说不定。”忧心忡忡的回头看了看冷清的哈巴罗夫斯克,丁文彦再次说道。


“行了,别发感慨了,把手帕还我,那是可我媳妇儿年轻时送我的礼物。”忽然想到了什么,张曙光连忙转头索要道。


“下次弄条素气点的,这条太花了,演戏都显得假。”听到张曙光的话,丁文彦立刻拿出手帕递了过去。


PS:谁说80后是垮掉的一代?看看地震中的那些80后的士兵, 你有底气这么说吗?


四川地震需要大家的支援,发短信 尽我们微薄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