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4月1日电 香港《大公报》4月1日发表题为《大国国防经济争奇斗艳》的评论文章说,鉴于全球主要大国社会制度不一,经济实力差异较大,国防战略目标不同,因而,它们的国防经济发展战略也不一样。当前,综观各大国的国防经济发展战略,大致可以划分为以下几种类型:




(一)美国推动全球战略。


进入新世纪之后,尤其是2008年以来,由于美国是当前唯一的超级大国,所以只有美国方具有国防经济的全球战略。


美国不仅有其全球经济战略,也有自己的全球国防经济发展战略。从高军事科技发展看,美国的高新技术发展至今在全球名列榜首,无人可以匹敌。布什政府上台后,更是重新启用了里根政府时期注重发展高军事技术的所谓“高边疆”战略,试图以此达到其称霸全球的战略目的。在国防支出方面,2008年美国国防支出高达5000多亿美元,若把用于伊拉克和阿富汗的追加支出包括在内,其总数高达7000亿美元。如此高的国防费支出,主要瞄准全球“多事”地区。不仅如此,美国还建立起面向全球的空军、海军,从而充当了“全球宪兵”的角色。


(二)欧盟实行国防经济合作战略。


2008年欧盟27个成员实现了经济一体化,然而,在国防方面,至今尚未实施国防经济一体化方针。从当前欧盟国防经济的实际情况进行考察,该地区虽不像美国那样有面向全球的国防经济战略,然而欧盟也有自己的国防经济合作战略。这是同美国与其它大国所不相同的。在高新技术上,欧盟各国实行优势互补,相互协作,走联合发展高国防技术的道路。这就是所谓的欧盟“尤里卡”合作战略。不仅如此,2007年欧盟委员会还制定了发展网络和其它信息计划,试图通过发展网络和信息技术,来振兴欧盟的未来国防经济发展。


在国防生产方面,欧盟的合作战略亦十分突出。它集中体现在欧盟的宇航和军事上。在宇航方面,欧盟的这方面合作比较突出。欧洲航空防务和航天方面便是由德国、法国、西班牙三国出资联合成立的航空与航天公司,他们联合制造各种航天装置,保障欧洲航天事业发展。还有,德、法、意等国注资的“空中客车公司”,具有军民两用性质,在研制军用飞机方面作出了重大贡献。


简言之,联合发展高科技,促使欧盟国防经济走上复兴之路,是欧盟合作战略的集中表现。


(三)俄罗斯实施重塑大国战略。


1991年前苏联的解体,特别是前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纷纷独立出来,无疑对俄罗斯国防经济发展是个灾难性打击。不过,从2001年普京上台以后,重新振兴俄罗斯经济,结果俄的经济增长率依靠其丰富的能源出口而得到了快速增长,2007年以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幅度一直达7%左右。


俄罗斯经济的快速增长,使得普京重塑大国国防经济,尤其是重新回到前苏联时期国防经济成为可能。有鉴于此,最近几年,普京一直把它视为其最终目标。


在国防费支出方面,普京大幅度增加军费开支,2008年俄国防费为368亿美元,计划到2010年以前,把俄国防费增加到455亿美元。在国防生产上,普京把以往已经军转民的武器工厂。能恢复的都恢复起来,并运用俄的丰富财力建立起高新军事技术公司。此外,还通过国有化的手段,把关系到国防生产发展的私人能源企业收归国有,在恢复俄国防工业方面下工夫。毋庸置疑,俄罗斯已把重塑大国国防经济战略作为其既定方针。


(四)中国采取独立发展国防经济战略。


在上个世纪90年代以前,中国曾建立起自己的国防经济体系。然而,中国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原来的国防经济战略已不合适宜。


在新的形势下,如何确定国防战略,已摆在中国政府面前。从最近几年的实际状况看,中国采取了独立的国防经济发展战略。这便是,不受外界干扰,走出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独立发展国防的道路。它集中表现在:


首先,不管别人怎么说,适当增加国防费是当务之急,因为没有适度的国防费,要建立独立的国防战略便是句空话。其次,普通国防企业采取市场经济方式,而事关重大的高新技术国防公司则由政府出资予以保证。在这方面,中国也是独立进行的。它与西方的私人国防公司不同,也同俄罗斯的国有化有所区别。应该强调指出,中国采取的独立国防经济战略,其前提不过是,在经济高速发展的同时,适度发展本国国防经济,这种战略,完全以本国国情为前提,是一种积极的防御战略。


(五)日本奉行对外扩张战略。


过去,日本在美国核保护伞下,其国防费很少,它采取了一种“寓军于民”战略,即政府没有自己的国防企业,而大量私人公司承担生产国防产品的任务。然而,这种状况从小泉政府采取修正和平宪法开始,其国防战略已由过去的依赖美国核保护伞的被动战略转为积极向外扩张的新国防战略。日本的对外扩张战略,主要体现在,日本防卫厅变为防务省,从原来的一个下属机构而独立成为一个单独制定对外扩张方针的机构。


日本向外扩张战略表现十分突出的还是该国大量增加国防费。据统计,2007年日本国防费超过500亿美元,2008年其国防费虽有所减少,但也不低于500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