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3月中旬,50多名拥有北京体育大学附属中等体育专业学校集体户口的考生,被告知高考报考资格审查没有通过。这些学生户籍不在北京,都是家长想方设法通过关系花费成千甚至几万元为他们办理的该校集体户口,目的是试图打政策擦边球让孩子在北京参加高考。而北京教育考试院表示,只有具有北京市常住户口的考生才可在京参加高考,这种集体户口涉嫌“高考移民”,是国家明令禁止的。所有这些考生都将退回原籍参加考试,而有些地方的高考报名已经结束,这些学生回原籍能否报上名并进而参加今年的考试还是一个问题。(2008年3月22日《京华时报》)


高考移民并不是北京所特有的现象,而是在我国很多发达城市不同程度地存在。虽然各地教育部门一直严厉打击,但是年年都有发生。为什么国家明令禁止的行为,却有这么多人络绎不绝、前赴后继?无外乎是北京的高考录取分数线低,毕业后分配也能占一定优势,大家都想去占这个便宜。有人可能责怪家长不理智,明明国家不允许却还想去钻这个空子,是自找苦吃。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人们为什么要去钻这个空子?这空子中间的诱惑究竟又有多大?北京本地考生上清华北大一般只要400分左右,而外省的至少要600分以上,这是何等的差距?俗话说,一分压万人,200分的档次该是一个什么概念?在高考中何异于天文数字、天壤之别。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想冒这个风险。


本地外地,为什么出现如此大的分数差异?究其原因,都是中国的招生体制造成的。众所周知,国家重点院校招生采用的是指标制,即各院校在各省的招生指标是早就划好了的,各省的高考考生只能在这个有限的名额内竞争。但是,这个指标的划分并不是由国家掌握的,而是由各级地方招办自主确定。这些地方招办为了保护本地考生,把绝大部分名额留给了本地考生,只把极少部分留给了外地。指标少,录取的分数自然就高,外省的考生要想进入这些院校就读,必须进行残酷的竞争,录取分数线相差几百分也就成了正常的事。


前段时间,人大代表洪可柱对地方高考特权进行了严厉抨击,直斥高考特权是教育领域最大的腐败。可惜的是,有些人竟还竭力为高考特权辩护,否认高考特权的存在,或有承认,也认为是理所当然。他们认为,北京地区上大学的比例高,是因为他们家长所在单位对国家纳税高以及北京政府对教育的投资大,抨击取消特权是平均主义,对发达地区不公平。甚至还认为,北京的孩子上大学的分数虽然低一点,但是素质高,外地靠应试考进来的学生都是高分低能,这种特权有利于高校的持续发展。


很多人犯了几个低级错误:一、国家重点院校,都是由国家直接投入资金建设的,用的是全国人民的钱而不是北京政府的钱,北大是中国的北大而不是北京的北大,每个人都享有平等地进入北大的权利,北京人可以享受的只有那些由北京市政府出钱的省市级大学特权,别人确实没有要求平等的权利;二、即或北京人对北大贡献大的事实成立,那也不能成为享受特权的理由,上大学凭的是本事而不是出生地和财产。三、又即或北京学生素质高的结论也成立。实际上,这种地域血统论是一种典型的夜郎自大型的傲慢与偏见。


依稀记得5年前就有人大代表提议废除高考特权、山东青岛考生状告教育部高考不公的问题,这么多年过去了,高考特权仍是一潭死水,为什么明明不公的事情却总是无法改变呢?我们天天喊教育的不公是最大的不公,但轮到具体问题上却没有一个部门愿意去着手解决,这才是最令人值得深思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