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去肩章的解放军开国少將

段蘇權,湖南茶陵縣人,一九一六年生,十四歲入團,任茶陵縣團委書記。同年入黨,先後任中共湘贛省委宣傳部部長、紅六軍團政治部宣傳部長。紅二方面軍長征到貴州後,他奉命留下和國民黨追剿部隊週旋,任黔東獨立師政委兼黔東特委書記。「解放戰爭」時段先後任熱河軍區司令員、冀熱察軍區司令員、四野十二縱隊司令員。

段蘇權在軍史中有他獨特的一頁,他有著戰士的剛直和老兵的不屈不撓。

段蘇權是中共空軍中最早的一批親自駕機飛上藍天的將領。從一九五○年十一月到一九五一年五月,三十六歲的段蘇權在哈爾濱第一航校學轟炸機駕駛,經過半年的刻苦學習和三百五十四次飛行,他通過了雅克─18單飛空域考核。

一九五一年十一月,段蘇權從東北空軍司令員任上到大東溝志願軍空軍司令部協助劉震司令員指揮作戰,他經歷了米格─15噴氣戰鬥機同美空軍F─84戰鬥轟炸機和F─86戰鬥截擊機激烈空戰的所有階段。他的指揮經驗得到了前線指戰員們的尊重,像「一搜索、二接敵、三攻擊、四集合、五退出。現代快速飛機作戰,實際上是先退出再集合」這樣的戰評總結,當年那些文化程度低,飛行時數只有十幾個小時的飛行員如同背聖經一般,依此執行。

一九五三年中國人民志願軍空軍司令部向國內上報戰果,指出大陸的米格─15打美國的F─86,是一比一平,即中共損失一架美方也損失一架。根據段蘇權在大東溝現場的第一手資料和後來的復查,這是很不嚴肅、很不科學的,中共空軍的飛機,兩架拼掉人家一架已是很不錯的了。但志願軍空軍司令部和中共軍委壓制了段蘇權的意見。

段蘇權認為謊報軍功,事關重大,他出於克盡職守的性格,再次上報志願軍司令員、國防部部長彭德懷,並附上一九五三年二月十八日到四月二十八日二十四名飛行員四十天的戰績和損失的原始資料。

一九五三年秋,板門店停戰協定簽訂,中國人民都在慶祝抗美援朝的偉大勝利。然而空軍的日子很不好過,司令員劉亞樓、政委蕭華為此作書面檢討,志願軍空司主要負責人黨內處分和行政降職。中共空軍黨委的結論中說:「段蘇權同志的報告對空軍建設是有貢獻的,不然戰果問題不好交待,完全同意段的報告。」

此後志願軍空戰結果被壓縮一半。

想不到,段蘇權卻為正直和坦率付出了代價。空軍黨委結論的墨跡未乾,一九五三年底段成為審幹重點,重點調查一九三五年黔東獨立師被強敵打散到一九三七年段重新歸隊的那段歷史,一調查就是三年。一九五五年九月全軍授銜,段蘇權因「有歷史遺留問題」被「暫授少將」。

一九五五年的「國慶」節──南京軍事學院授銜儀式前的半小時,段蘇權扯下將官服上的肩章(連同那顆星):「不去開會了,這個玩意我也不戴了!」

段蘇權的戰友們也憤憤不平──少將軍銜對於一個「解放戰爭」時代的縱隊司令員的不公平是顯而易見的。

段蘇權被迫離開空軍。

對於段蘇權作為紅軍師政委的負傷脫隊歷史,一九三七年九月八路軍一二○師黨委早就作了審查結論。這是不是空軍黨委別有用心報復段蘇權,只有天知道了。

一九九三年九月二十八日,飛將軍段蘇權去世了,在所有的人民解放軍將帥中,他是唯一一個穿中山裝入殮的,他的骨灰盒上並沒有覆蓋軍旗。對於一個十五六歲就獻身部隊的老兵,一個因在戰場上堅持說真話而被剝奪了戎馬生涯的將領,這是他所能做的最強烈的、最後的充滿怨屈和悲憤的無聲抗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