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文枪的故事,我的枪

说起枪来,对我来讲,真可谓之甜酸苦辣千般味哟,话可长了。枪对于一个革命者,一个革命战士,谁不爱超珍宝。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无论是军队还是地方,干部最讲究的是‘三宝’即:手枪、钢笔、还有錶。在当时的情况下,获得这三宝谈何易哟。比较尖端的是德国的枪牌鲁子;派克钢笔;什么‘三多斯’手錶。对这三宝,就是破烂不堪的,能有一、两件,就巳经是了不起了,欲获高档,几家难够。

我获得手枪,是在某县任武装部长的堂兄送给我的。原来这破烂,是他自己用的。后来他得了一支还较新的‘三块铁鲁子’,有20几发子弹,就把那破烂送给我了。它是一支比较原始的左轮手枪。装填子弹,不像现代的左轮,将弹仑倒向一边,而是像‘缺把子’,按下两边的卡隼,将枪镗低下头来装上。口径很大,使用的是‘汤姆冲锋枪’的子弹。枪老掉了牙,只有7发子弹。此枪,在武器博物馆里,也是不易打到的。当时我还在地方,就是这样的东西,也为同事们极其羡慕。有了它,对付敌人也就增加了手段。后来,我南下,将它留在家里。解放后,我回家想找这宝贝。妈妈说:你走后,被政府收走了。是呀,别看它破,在当时,人们还是相当地重视了。遗憾的是它不在我手。如果在,送到军事博物馆,也许是一件稀有的收藏品了,尽管我不了解它自身的历史。 在部队,给我装备的是一支堪用的‘二镗合子’(驳壳枪)。枪也比较老,子弹头插入枪口,不费力就伸了进去。爱枪,是战友们的天然本分,对此枪我并不太满意。心想,部队就不能发一支漂亮的枪支?也不好说什么。上海解放了,我们奉令进上海,以上海市军管会的名仪,接管军用厂房和物资。接管的大批汽油等油料,为防蒋机轰炸,进行疏散保存。一部分疏散到‘永安公墓’,另一部分疏散到闵行镇。镇上有一座大庙,保存起来很隐蔽。这里的镇委书记,有一支崭新的三镗20响驳壳枪。我看在眼里,爱在心上,很想弄到手。我挖空心想办法。想以不正当的手段搞到手。一有时间就有意识地接近他拉家常。熟了后,就向他提出,我以三支堪用的‘二镗合子’,换他那支枪。我想,如果他答应了,我就请求上级从仓库里调出三支给他,多美呀!他的回答使我大失所望。他说:嗬,你真想好事,10支我也不干。一盆冷水浇到我脚后跟。后来想想,青年,就是青年,实在能胡思乱想、异想天开,就是人家答应了,上级能批你三支枪?多么幼稚得可笑。

全国安定了,干部的枪全巳收缴,不再佩带枪支,除了射击训练时模模枪,就同它分家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