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子弹有毒。虽然只是擦伤了龙将军的左肩,但仍造成他血液中毒。因为抢救及时,殿下,可以向您保证,将军的生命绝对无碍。他在沉睡。实际上,用不了几天就可以康复了。”说话的是海军总院院长。

“不要大意!要彻底消除可能的一切负面影响。对他把伤情扩大,让他好好住院观察。不要管什么劳什子战役了。我就一个龙行健。”轩辕台放下了心。两天来,这位强权人物一直呆在医院里,包括婉儿公主。

“行健真是您的福星。大概他看出了陪阅的仪仗队指挥丘斯林的杀意,关键时刻扑倒了您,并用身体护住了您。”说话的是张念祖中将。

“第三次了,直接救我已经第三次了。”轩辕台摸摸婉儿的脑袋,“我说这孩子是我的福星,他们还不信!查清了?”

“基本查清了。梁广之基本将这个间谍网全部抓获了。丘斯林招认是保安总局的命令------”

“哼,保安总局,蒙吉!”轩辕台咬牙切齿。

“需要采取报复性措施吗?”张念祖小心地问。

“不用。除了正常的‘清扫’外,你亲自安排龙行健身边的护卫工作,不准他出任何差错!只要龙行健没事,我就没事!嘿,怪不怪?我硬是留下他参观什么军舰,嘿!”


龙行健在4月1号乘专机返回前线。加密代号为“新生”的帝都战役已经进行了两天了。他是费劲力气说服轩辕台才获准返回部队的。同机回到前线的还有婉儿公主和海军总院的一位专家。龙行健负伤的消息没有扩散,13军内部并不知晓,只是奇怪军长为什么开战还不回来。

气色不好的龙行健没有解释为什么晚回部队的原因。他首先听取了高鹏对开战两日来的战况汇报。龙行健奇怪为什么不采用装甲集群突击的战法,而是打起了阵地战。尽管对敌人绵密布防的阵地有充分的思想准备,第6集团军两天来的进攻仍很不理想,两日里只推进了大约10公里,部队伤亡很大。李勇司令已于昨晚黄昏下达了暂停进攻的命令。13军的进攻正面是约40公里,进攻正面同时展开3个师,最左面是第1装甲师,中间是第8摩步师,最右是第15机步师。龙师作为第二梯队,尚未来得及投入进攻。进攻的3个师状况和大部分部队一样,无法形成有价值的突破口,只能一线平推,一个个拔掉碉堡暗堡,费了很大力气,战果很差。

幸好李勇及时叫停了,龙行健想。

军部在战线后面15公里的一个小村子。龙行健叫了几个作战参谋先到了摩步8师,实地走访参加一线突击的营连长们。

“敌人有暗沟,转移兵力非常方便隐秘------我们无法包围敌人。”第50摩步团2连连长说。

“反坦克火力强,雷区分布广。空中支援看上去很猛,很解气。但效果不好。炸完了,大部分火力点都在,很快复活了。部队进攻太拥挤,展不开火力,抢救伤员造成了更大的伤亡------”3连长说。

“1连伤亡25人,算是少的。不过连长牺牲了。我们战果小------”刚升任1连连长的原副连长说,“炮火掩护和步兵脱节了,挨了自己的一发炮弹,伤亡5人,应当除掉这5个------”

龙行健在第50摩步团听取了十几个营连长的战场描述,中午时分来到51摩步团。

“嗯,你叫陆少军。对,当团长了,不错。”龙行健在51团部认出原3营营长陆少军。”

陆少军所在的51摩步团在景湖之战中立下大功,但伤亡也最大,原团级军官全部伤亡,龙行健火线提拔了带伤指挥的陆少军,后来正式任命了他。

“报告军长,这个打法不行。”陆少军自龙行健在他的营和士兵们吃了回饭,对年轻的军长没有了畏惧。

“今天又要在你这儿吃饭了,没问题吧?你跟我说说为什么不行。”龙行健坐在炮弹箱子上,“哦,对了,那个叫穆小秋的士兵呢?把他也叫来。”

51团的团部是利用了敌人一个掩蔽部,钢筋水泥结构,很坚固。龙行健端详着墙角被炸开的一个口子,想像着当时血战的情景。

团部警卫员给军长端来了午饭,龙行健的警卫正要检查,被龙行健撵走,警卫是张念祖奉轩辕台命令遴选的高手,共4人,一天的时间,搞得龙行健不胜其烦。

“小秋,哈哈,升下士了,好。”龙行健像多年的朋友般拉住穆小秋的手,“当班长了?嗯,连长是军队之父,班长是军队之母。官不大,但很重要,也很锻炼人。我的第一个官职就是班长嘛。”穆小秋在鼎湖会战时受了伤,在医院接受了龙行健颁发的银星勋章,这种勋章是专门为最下层官兵设立的。在景湖之战里,穆小秋所在的班只活下来他一个兵,他成为理所应当的班长。

穆小秋是第三次见军长了,还是有点腼腆。

“给小秋打份饭,我们一起吃。”龙行健对陆少军说。

“班里几个人?伤亡大吗?”龙行健问。

“开战前12个人。二天里伤2人,牺牲2人,还有8人。哦,今天补了2个兵,10个。”

“你们说说这仗该怎么打?说实话,我没有打过攻坚,心里没底。”龙行健坦承。

“还是应当用坦克打穿插,就像景湖之战。多痛快啊。胜利就在眼前!那次51团伤亡很大,但没人说怪话,都认为值!但就像这两天这样推过去,弟兄们说,没等我们推到帝都城下,部队早拼光了。”陆少军说。龙行健点头,示意他敞开说,“弟兄们开战时听说军长不在,心里没底。现在您回来了,就好了。真的。”

龙行健笑笑,“我也不懂攻坚。别迷信我。接着说,还有什么招?”

“敌人的暗沟暗堡很讨厌,还有倒打火力点。很多伤亡都是被背后的机枪火力造成的------要想办法破掉敌人的这个梅花阵。我们发现敌人囤积了很多物资,显然准备在我军穿插过去后仍然坚守。不解决掉身后有掩体、有食品弹药的敌人,穿插部队太危险了------”戴着少校军衔的文质彬彬的51摩步团参谋长说。

“对不起,你叫什么名字?”龙行健问团参谋长。

“报告军长,我叫张志平。”

“张志诚是你什么人?”

“他是我哥哥。”

龙行健想起龙师现任参谋长张志诚上校。刚才觉得这个少校像自己认识的一个人,果然,和那个足智多谋的参谋长是兄弟。

“呵呵,有意思。你们弟兄俩都做参谋长------不错,继续说。”

龙行健在摩步8师呆了一个整天。下午在严密的保护下用炮队镜观察了敌人的阵地,把几个身负使命的原海军特战队高手紧张的要死。生怕敌人砸过来一发迫击炮弹。天黑后龙行健才返回军部。他整理了自己的思路,晚饭后将参谋长,参谋处长等人找来谈了自己的想法。

“敌人几个月的功夫没有白下,确实厉害。”龙行健这次受伤后,觉得身体更差了,年轻轻的,精力不济到晚上九点就想睡觉了。他摇摇头,让自己注意力集中些,副官陶克定给他端上一杯刚冲开的咖啡,“敌人肯定希望我们就这样打。你们注意到了吧?我们占领的阵地他们基本没有反击。说明什么?我们决不能照他们的思路走。凡是敌人希望的,我们就坚决反对。我的想法是,用装甲兵突破敌阵,包围一块阵地,然后用准备好特殊办法的步兵消灭这块敌人。对,打小型的歼灭战。一次消灭他一个团,一个营也行,歼灭,不是击溃!你们研究一下,火焰喷射器是不是对付地堡更管用?”

“嗯,军长启发了我们------”高鹏说,“军长,大本营来电话,说你在好望港病了一场,不能熬夜,要我监督你休息。军长,你的卧室准备好了,烫烫脚睡吧。没事我不打扰你。”

“好吧,把我的思路完善一下,不要怕李司令催,我们准备好再攻。不能拿士兵的生命冒险。”龙行健回自己的卧室了,看来大本营仍然封锁着轩辕台遇刺的消息。

陶克定端着一盆热水进来,“克定,码头的事不要乱说,明白吗?”陶可定点头,他本身就是张念祖精选的情报军官,一些事不需要龙行健的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