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军团原创)枪的故事/笑忆军旅生活(二十六)

对当过兵的人来说一讲到枪那话就多了,当过兵的人谁对手中的枪没感情?!那是难以想象的。今天看到“枪的故事”征文活动,使我一下就回到20多年前当守岛兵的日子里了。发生在我身边枪的故事真是太多了,真不知能不能一口气讲完它。对战士来说枪就是他的生命,站岗放哨上战场都离不开枪。枪在战士手中大都是发光、发亮的事迹,今天我在这就不多说这方面的故事。今天我就讲几个发生在我身边和枪有关的落难的故事给大家乐哈乐哈。

(一)见枪就烦的兵

当过兵的战友还记得新兵发枪的情景吗?!少年男儿第一次和枪亲密接触的兴奋心情真的很难形容,我看只有用电影里吸毒后情景来形容有点象。但我们新兵连有个还是我老乡同校、同年不同班的新兵蛋子就和我们不一样,他拿到枪兴奋没到5分钟就开始烦躁起来了。此后除了训练和站岗非得动枪外是从来看不到他摸枪,打靶打光头枪也保养的极差。连长、指导员、排长、班长和我们这些老乡都找他谈心问他为什么会这样,他要么不说话问急了就一个字答:“烦”。再多问答三个字:“见枪就烦”,气的连长大叫:“‘见枪就烦’那你还来当什么兵?!”一直到新兵连结束大家也不知到原因,发了领章、帽徽下连队他直接进了炊事班。有一天我们老乡又混到一起又问起这事他才说:“我是近视眼看不到靶,我能不烦吗?!”大家忙问:“那你怎么过的体检关?!”他笑了说:“你们忘了我是双包胎?体检视力是我的另一半代替我检的!”哈、哈原来是这么回事。

(二)谁说子弹不会转弯

那是当第二年兵的时候,记得是8月份天气很热中午。午觉很难睡,我师地炮营的几个老乡就坐到营房的葡萄架下凉爽。葡萄架下有张四方石板桌,四条长石凳。大家围坐着东南西北的吹着,这时一个刚下岗的老乡连枪都没验就加入了此方阵。把枪就放在桌面上,当大家谈到激动时也不知谁动了一下枪。枪响了,是单发。大家都吓了一大跳,全站了起来察看后果。一个姓固的老乡坐在和枪平行直角的位置大叫枪口对面老乡伤到没有?大家却看到血从姓固的老乡短裤里流出。大家忙问他:“伤了没有?!”他哈哈大笑说:“我生怎么会伤到?”大家又说:“那你大裤杈上怎么在流血?!”这位老兄低头一看就昏了过去。连队急忙将他送往‘一七四’医院抢救,还好子弹从他小弟弟上方进入紧贴动脉血管擦着尾骨穿身而过。问题是子弹怎么会一出枪口就转90度弯找他去呢?不得而知。

我们沿海的小岗亭不知你们见过没有?都是用花岗岩条石建的2平方米左右、高2.5米左右,一面开个没有门的框其它三面都开了个20来寸的小窗口。13团一个老兄下雨天背了把56式半自动步枪在里面站岗,玩枪、枪走了火吓的这位老兄半死。但没伤他一根汗毛,调查时看过子弹在岗亭里撞击后的划痕确让在场的人的员吓出一身冷汗。子弹在岗亭里围着这位老兄转了有上千圈,才依依不舍的从小窗口飞出。

(三)枪能治病

枪能治病你信不?我们虽说是后勤兵住在厦门火车站边上,但连长每天晚上睡觉都要将他那把‘五.四’手枪放到枕头下才睡觉。这是连通信员发现的密秘,于是全连都知到连长是一个怕死的胆小鬼。有一次我们帮地方执行枪决罪犯任务回来,因看了枪决全过程大家都睡不了觉就东南西北的谈天。连长将他的胆小故事说给了我们听,连长是老海防兵1.8米高的山东大汉。就是胆小如鼠,他说他从小到大就没打过架。别说打架了,看别人打架他都吓的尿裤子。刚来当守岛兵吓的晚上没法睡,老连长知到后就叫他抱着枪睡准行。他就抱着枪睡,还真管事。后来自己也提了干找了老婆,和老婆一起回老家探亲(不能带枪了)。又是整晚睡不了觉,他还以为是和过去探亲一样是兴奋。结完婚经常要到老婆那过夜(老婆是‘一七四’医院的军医),还是整晚睡不了。老婆问他为什么他骗老婆是想连队,老婆骂他神精病。他也知到自己还没那么高的觉悟,后来才发现是离开了枪才睡不了觉。最后他还说将来转业后可怎么办?!看来还是先整把假枪看管不管用。

(四)枪打准了但把自己的军旅前途打没了

这个故事是我当兵时听老兵讲的,故事发生在我师防区的一个岛上。这个岛上营区有个规矩,就是所有进营区过夜的外来人员都要到军犬那报个到(就是让军犬吻一吻)。这天营区排长的新婚爱人来探亲,一高兴就忘了这规矩。晚上新娘起夜发现排长不在身边(排长查哨去了)就出门看,被军犬扑倒。新娘那见过这阵势又是叫来又是抓(部队的军犬是训练过的,你老实让它扑倒不反抗它并不咬你。你要反抗,对不起它可是往死里咬。),排长一听新娘的叫声就知坏了事。排长是全师闻名的神枪手为救新娘一急抬手一枪打死了军犬,军犬也咬段了新娘的脖子。排长不但没救到新娘自己还被开除军籍回老家,因为他先没让军犬吻新娘已错打死军犬错上加错。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