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凡当过兵的人应该都接触过枪,当兵的接触和使用的都是长枪,干部自然都是手枪。我是当兵的,是一名普通的战士,又是一名班长。当兵三年来几乎是枪不离手,就像作家手不离笔一样。

我是83年当兵的,也就是说84年的兵。我不知道,战友们是否知道54军,这可是久经沙场的王牌军呀!刚分到新兵连首先接受的第一个训练科目就是军人姿态的训练,然后再进行队列训练,最后才能接触枪。枪拿到手中,必须要了解枪的结构和射击原理,只有对枪有了充分的了解才能真正掌握和使用好手中的枪。当我拿到刚发下来的枪时,班长说:枪是我们的第二条生命,我们爱护枪就要象爱护我们的眼睛一样,不能有丝毫的马虎。当时发到我手中的是一把“56式”半自动步枪,枪口上还带有枪刺,不用说这是当时最古老的枪了。尽管如此,枪是第一次拿在手中不免有些好奇和新鲜感,这时我真正体会到枪在我心中的地位和价值。此刻,穿上绿色的军装再配上枪,我感觉到了什么叫威武雄壮,什么叫军人了。

在掌握和了解枪的构造和原理之后,一切从瞄准开始。爬在地上瞄准,“三点一线”是瞄准最基本常识了,平整准星和缺口的关系,再对准胸怀靶所须瞄准的位置是练习瞄准的基本方法。在瞄准的过程中,击发最为关键,即使你瞄的再准,如果是猛抠扳机的话,也只能是把子弹打到地球上去,这就叫做“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瞄准训练是一项艰苦的训练。当时,新兵连训练时正值冬天。北方的冬天是最为寒冷的。冷对于年轻的身体来说似乎并不在意,真正的冷是在手上,就好象冷在心里,那种滋味特别难受。瞄准是不准带手套的。还有这里的风沙特别大,好象老天有意与我们过不去似的,每次在瞄准时,几乎都是风沙弥漫,只吹的眼睛都睁不开。然而,我经受住了寒冷和风沙的考验,最终在新兵的射击考核中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以50环满分获到了一次嘉奖。这是我第一次尝到了枪给我带来的感受。

85年初部队实行了军衔制,我当了一名上士班长了,并且是一班长。这时,我仍掉了“56式”步枪换上了较为先进的“56式”木柄式冲锋枪。拿着手中的冲锋枪,我有了一种“鸟枪换炮”的感觉,因为这种枪不仅可以单发,重要的可以连发射击了,也就是说可以点射。冲锋枪,顾名思义就是在战场上冲锋时使用的枪支,威力自然要比步枪强多了。

在部队,我参加了一次师一级的演习,那真叫来尽,可以自豪地说,这就是战场。演习中部队出动了坦克,直升飞机,还有“红箭”反坦克导弹。我亲眼目睹导弹发射的情景,至今还记忆犹新。演习开始时,我带领一个班乘坐步兵装甲运兵车(一辆装甲运兵车正好可以乘座一个班的人)跟随坦克前进。在接近目标时,我打开车门从车上跳下来,然后爬在地上进行射击。演习中,部队使用的是激光瞄准器(红外线接受器),要是被对方击中了,头顶上的钢盔就会冒出红烟来。坦克被击中也是如此。演习打得热火朝天,战场上可谓是硝烟弥漫,火光冲天,爆炸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这时,我使用的是冲锋枪。

此外,我还参加了几次小型的演习。演习中,我又使用了班用轻机枪。那种端着枪“哒哒”的扫射声真是多么的刺激和快感。期间,我还使用了一种武器——火箭筒。40火箭筒,这可是打坦克的家伙。当然,不是打真正的坦克,而是打与坦克一般大小的“蚊帐”。坦克是以一块蚊帐做假设的,在二百米的距离,用火箭筒上的光学瞄准镜瞄准。瞄准坦克射击一定要学会修正光学网状坐标,否则弹头就会被风“吹”走。火箭弹易受风,温度,气候的影响,特别是风对火箭弹的影响特别大。

在部队,干部和战士从军装和配置的武器都是有讲究,和明显区别的。首先从军衔就可以看出来谁是军官,谁是士兵。在教导队训练时,我的中队长对我特别的欣赏,为了让我高兴,他非让我穿上他的军官服并把他的手枪插在我腰间照相。对此,我非常感动并欣然接受他的盛情。如今这几张照片至今还保存在我的像册里。

部队站岗是要带枪的。站岗除了要警惕坏人的破坏外,更主要的问题是要注意保护自身的安全。在我们的部队曾经出现过这样一件事,一名战士在站岗的过程中被人杀害,手中的枪也被坏人抢走了。这件事在部队的反响很大,一时间战士站岗都非常小心谨慎。然而,就在这起事件被人淡忘后的不久,我又差点遇到了此类事件。这天晚上大约是凌晨1时许,当时和我一起站岗的战友到部队大院里方便去了,只有我一人站岗。就在这时,突然一辆货车在我的岗亭不远处嘎然而止。我听出来是车的刹车声,正在我感到纳闷时,从车上下来一个人径直朝我的方向走来,手里拿着一个摇柄。见此情景,我顿时喝令;“站住,不要再往前走”!这时这人说;“小师傅,我的车坏了,请你帮把车发动一下,好吗”?我想;这人的车刚才是突然刹车停下来的怎么可能就坏了,肯定有问题!于是我端起手中的步枪并把刺刀打开,然后毫不客气地说,“你给我走开,否则我就要开枪了”。看我如此态度,这人转身走了上了自己的车,然后发动车一溜烟地跑了。事后,我把这件事告诉了连长,连长先是一楞,继而夸奖我说;你小子亏你聪明,否则你真的要牺牲了。每每想起此事,我都有些害怕。我在想;这人一定是冲着我手中的枪来的,然而也幸亏我手中有枪,若不是我手中枪的威胁,或则没有一定的警惕性,我可能就再也回不来了。

从部队回到地方,我庆幸自己又能和枪打交道了。我从一名战士成了一名维护国家稳定,保护人民生命财产的忠诚为士,成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可以说,我每天都在摸着手中的枪,枪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

枪是武器,是一中致命性武器。虽然我有配发的枪,但我不希望我的枪射出子弹,希望枪永远都是一种摆设,成为人们心中永久的记忆。同时,我希望社会不在有暴力,不在有犯罪,世界不在有战争。世界稳定了,国家安宁了,社会和谐了,我们还需要枪做什么呢?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