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高度警惕马英九的新法理台独

Subuniverse 收藏 5 172
导读: 可以预见,马英九的上台并不会平息两岸在台湾问题上的斗争,相反的,这一斗争将会更加的暗潮汹涌。对台斗争将从显性斗争转为显性斗争与隐性斗争并重,从政治斗争转为政治斗争与法理斗争并重。马英九的上台的确在短期内降低了两岸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避免了我们为奥运所作的一切准备工作付诸东流。但深谙国际公法规则的马英九绝非省油的灯,他将会利用大陆对其“阻独”的期许一步步完成真正的法理台独。 在国际法理上,一个实体欲成为国家,必须具备四个基本要素:(1)有定居的居民;(2)有确定的领土;(3)有一个政府;(4

可以预见,马英九的上台并不会平息两岸在台湾问题上的斗争,相反的,这一斗争将会更加的暗潮汹涌。对台斗争将从显性斗争转为显性斗争与隐性斗争并重,从政治斗争转为政治斗争与法理斗争并重。马英九的上台的确在短期内降低了两岸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避免了我们为奥运所作的一切准备工作付诸东流。但深谙国际公法规则的马英九绝非省油的灯,他将会利用大陆对其“阻独”的期许一步步完成真正的法理台独。

在国际法理上,一个实体欲成为国家,必须具备四个基本要素:(1)有定居的居民;(2)有确定的领土;(3)有一个政府;(4)享有主权。乍看之下,台湾似乎都已具备,不但是“事实上的国家”,而且是“法理上的国家”。如果不从法理上据理力争,而陷入现代国际法体系布下的迷思,那么在同马英九的法理斗争中,我们将处处被动。对于前三点,我们不必否认,台湾岛当然是一块土地、这块土地上有人、还有这些人组成的一个政府。唯有最后一点,我们绝不可能认为在这个台湾岛上会存在一个“主权”。可是,如果从法理上看,在台湾的确有一部“中华民国宪法”,“宪法”也的确规定了一个“主权”,这个“主权”属于“全体包括台湾人民在内全体国民”,所以台湾是一个“主权国家”。这一点,对于马英九来说是很容易想到的。但细看之下,这个推论隐含了非常重要的前提:即“台湾人民”或“台湾当局政府”有制定一部真正的“宪法”的权利、有以此种方式“创造”一个国家的权利。这个前提绝对不是不证自明的,不具有当然的正当性。历史上,只有被西方列强奴役的殖民地人民享有这种正当性,而在台湾问题上显然是非常不同的两回事情。这种方式近乎等同于“自己给自己立法”,在国际法上毫无依据,如果能够成立,是不是说任何一个国家的地方只要通过一部地方性的法律,在这部法律中给本地方规定出一个“主权”,那么这个地方就变成一个国家了?显然荒谬至极。退一步说,哪怕西方的法学家给出了这么一个“法律依据”,国际法也只是一部“软法”,我们没有当然承认与接受的义务。这又不是一个法律问题了,换句话说,在这个问题上又从法理斗争转变成了政治斗争,回顾历史,我们可以发现,从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一直到现在国际社会普遍认同一个中国原则的局面,这绝不是光从法理上论理获得的,而实实在在依靠自身实力进行政治斗争的结果,当然,这并不是说不需要在法理上据理力争,而是说在一些“非法律问题”上,我们必须有斗争的智慧,尤其是关于“主权的原始取得”这个问题上,我们绝不能陷入国际法理论的迷思,就理论理。而是要从历史、血缘、地缘等方面证明台湾不享有这种“主权原始取得”的权利,必要的时候必须以强硬手段进行斗争。

当然,在主权问题上斗争远比想象的要复杂的多,这是一个双边斗争与国际斗争交织在一起的矛盾体。纵观近十余年我们在台湾问题上的底线,可以发现是在不断后退的。也就是说我们对“一中原则”的解释从一元转向二元,又转向新的一元。原先的一元是指我们在对国际和对台湾的立场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二元是指我们对台湾的立场转变为“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新的一元是指我们对国际和对台湾的立场都转变为“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可以发现,我们的底线是在后退的。当然,这只是对台斗争的策略,策略可进可退,退无非是想给台湾问题的解决创造一些“模糊的空间”,并以此作为问题全局的突破口。但我们要警惕的是马英九利用这样一个“模糊的空间”完成真正的法理台独,即在国际上制造出有实又有名的“两个中国”。稍有国际法知识的人会知道在国际上本也存在对“一中原则”的两种解释,一个是一中即"One China policy",还有一个一中即"One China PRC",前者是美国、日本和西欧国家的普遍立场,比如中美建交的三个联合公报通篇用的就是第一个,而后者则是一些非洲、南亚的同中国关系密切的国家的立场。我们马上发现,我们的底线实际上就是从后者退向前者,马英九定然是乐见我们的这种后退,不仅马英九,美国、日本等国也是希望看到的。实际上,这是它们长久所欲而不能得的,这种“One China”政策或“两岸同属一中”的表述方式一旦从我们的对台立场转变为对国际的立场,将会在西方国家的文字游戏中变得非常麻烦,等于给制造“两个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华民国)”提供非常好的基础,与美国在70年代制造两个联合国代表权的阴谋如出一辙。

所以,我们应该保持清醒,不应放弃在“一中原则”上二元解释方法,即在国际上坚持“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一表述,对台表述则是“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在国际上,我们绝不可陷入马英九制造的“一中各表”的陷阱,间接承认台湾的“主权”。在这里,我提出三个观点:第一,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并非是国家更替,而是政府更替,台湾的政府虽未更替,只是一个国家政府的“非完全更替”;第二,中国虽尚未统一,但并非主权未统一,而是治权未统一;第三,台湾具有独立的法统,但此法统非一个独立的“主权法统”,只是一个独立的“地方法统”。守住这三点,是我们进行法理斗争的有利武器。

总之,对台斗争将会更为复杂、激烈,我们不仅要在法理上据理力争,而且要利用国际上的有利地位进行坚持不懈的斗争,绝不能“盼马心切”而自掘坟墓,给马英九的新法理台独制造机会。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