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北黑帮 中部:崛起北关村 十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21/


开席不到十分钟,张伟来了,他穿了件很普通的米黄色短风衣。进门之后喜气洋洋地打招呼,魏老六的手下满脸堆笑地过来敬烟,张伟从口袋里面掏出红包到帐台子那边交了。帐台子把钱一点,然后在礼单子上面写上:张伟,礼金一千元。边上不知情的混混都在佩服张伟出手大方。

魏老六满脸堆笑地过来迎接,“谢谢兄弟过来捧场,哈哈,楼上楼上,上面有包厢。”

张伟和气地跟几个混混打招呼,然后脱下风衣。边上一个混混热情地接过了风衣,手飞快地一摸,风衣里面有个硬物,摸形状肯定是把刀。混混对魏老六使了个眼色,魏老六知道张伟的刀被下掉了。而张伟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看上去刀棍根本藏不住。魏老六心里的石头落地了,心里想着,“张伟,你这次混到头了。”

进了包间之后,张伟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首席上。边上人倒是都没什么意见,在他们看来,张伟很快就狂不下去了。

坐下来之后,推杯换盅,一团和气。喝了不到十分钟,包间门开了,进来一个骠悍的汉子,看上去好像脚步有点摇晃。

“各位大哥,我过来敬酒。”那汉子一只手拎着酒瓶,一只手捏着两个大玻璃杯。

“哈哈,过来坐。我介绍,这位是张哥,这是顾哥。”魏老六热情地打招呼。

那汉子也不坐,而是把两个玻璃杯放在桌子上,然后倒满酒。他举起杯子,走到了首席位置的张伟身边。

“张哥,我敬你。”那汉子还没等张伟说话,一口气就把自己的杯子喝光了。然后抹抹嘴,把另外一杯酒递给了张伟,边上人开始起哄。

“这杯子太大,我喝不了。”张伟笑了笑,那个玻璃杯是三两的杯子。

“张哥,你不给兄弟面子?”

“哈哈,就不给你面子,怎么着?”张伟斜着眼睛看,嘴角歪歪地笑着。

那汉子伸手从后面拔出一个短刀,腾腾几步冲了过来。桌子边上老顾的人配合默契,都闪身让开道。眼看着那汉子就要冲到了张伟面前,刀锋闪着寒光,他想要就此捅死张伟。

张伟霍地站起来,一把掀翻了桌子,菜盘子、酒瓶摔到地上,一时间一片狼藉。张伟从桌面下面拔出一把东洋刀,寒光闪闪。一寸长一寸强,张伟两三下就把那汉子砍翻在地,脖子上面鲜血往外喷。那汉子无力地倒在地上,张伟威风凛凛地拿刀指着包间里面其他人。

“都他妈别动。”

大家被镇住了,有人想要掏家伙,噗哧一下,张伟一刀捅在他肚子上。

“听好了,谁再摸家伙,我就让他过不了十五。”张伟说完一刀把临街的窗户砍破,大家正在错愕的时候,下面顺上来一把梯子。辫子、陈宇、雷小凡手持消防斧顺着梯子爬了上来。

四个人拎着家伙开始往外走,突然地上那汉子捂着伤口从地上爬起来,从腰上拔出手枪。情势立刻逆转,那汉子手一抬,枪口对准了边上的辫子就要开枪。雷小凡见势不妙,伸手一推辫子。

啪,清脆的枪声响起。雷小凡肩膀上一片殷红。

辫子眼睛一红,举起斧子抡了过去,咔嚓一声,那人头盖骨被整个砍裂了,血像喷泉一样往天花板上冲。辫子走过去在他手里把枪下掉,然后插在口袋里。一行人扬长而去。

魏老六和老顾惊魂不定地瘫坐在椅子上,短短三分钟时间,没想到会这么快。

“老顾,尸体你处理一下,这个事情不能声张。”

事后两个人凑了一笔钱给苦主,这件事被压了下去,没人想去报案。

那天离开饭馆之后,雷小凡被带到一个郊区医院进行了治疗。伤口很干净,是贯穿伤,张伟花了一笔钱堵住了医生的嘴,医院没有声张。张伟留下一笔钱给雷小凡。

“兄弟,现在出人命了,我们三个去一趟外地。这些钱你先拿着,回头我们再过来接你,你伤好了之后,就去卷毛大哥那边,别惹事,好好等着我们。”

“放心吧,张哥。”

张伟他们当天晚上就潜逃了,这次发了这么大案子,大家估计一年之内又不能回来了。但没想到,一个月之后,陈宇打电话回来,想象当中的公安大搜捕没有发生,看来事情被压了下去。这件事情就这么轻描淡写地结束了。

九三年四月初,张伟、辫子、陈宇回到B市,一切风平浪静,好像都从头开始了。回到B市的当天,张伟约了老顾和魏老六。

“我是张伟,我回来了,晚上七点,我们在城北十九路公交总站边上的新疆饭馆见面,你最好一个人过来,你放心,我绝对不动你,你要是不过来,那你就惹麻烦了。”

“张伟,那个地方挨着分局。”

“所以才安全,我们都没人敢动手,正好能好好说说事。”

“行吧,我过去。”

老顾放下电话,脑门子上面一头汗。他知道张伟这次回来是打算要回体育场这边的地盘了,给还是不给呢?老顾不想过去,但要是不过去的话,传到道上去肯定会招人嘲笑。再说,不过去的话,张伟能轻易放过吗?

但老顾这次猜错了,张伟约了他和魏老六两个是谈其它的事情。

“老顾,老六,这几天我想了想,体育场这边我不过来了。咱们老是来回打也不是个事。”张伟一边说,一边观察着,魏老六一脸的冷漠,老顾脸上的横肉在微微颤抖。

气氛如同死一般的冷静。

“咋样,给个准信吧。”

“嗯,我琢磨琢磨。”魏老六说。

听到魏老六这么说,老顾也立刻开口道:“我也回去想想。”

“那这样吧,三天内,你们两个准备好十万块安家的钱,我离开体育场这边,以后也不找麻烦。如果三天内你们两个没信,我们就重新打,直到死人为止。”

“行吧。”

张伟走到柜台结了帐,扬长而去。他让司机兜了个圈子,然后停了下来,远远地看着那家饭馆。不大一会儿,老顾和魏老六两个人分别打车走了,张伟注意了一下周围,看来他们两个都是独身一人过来的,没有带其它人。这么说来,这次魏老六和老顾可能会就范。反正无所谓,本来体育场这边肯定也站不牢,就算他们不给钱,张伟也不想再碰这一片了。

等到老顾和魏老六两个都打车走了,张伟拍拍司机,说了要去的地方,出租车缓缓朝北边开过去。

夜色中的北关村大街上华灯初上,尽管街道很荒凉,但道路两边这几年盖了不少新楼。看着车窗外的景象,张伟感觉无端的疲倦。突然他眼神一亮,路边看到了一个熟人。只见路边走着一个很落魄的青年,一身朴实的衣衫,皮鞋肮脏,头发凌乱。张伟赶忙让出租车停了下来,让司机在路边等着。

“扁头!”张伟轻声地打着招呼,扁头抬头一看,表情一下子楞住了。张伟衣服光鲜,神采奕奕,挺扩的小圆领夹克里面穿着雪白的衬衣,下面穿着灰白色的纯棉裤子,脚上是系带子的花花公子皮鞋,看上去似乎有点书卷气。岁月在张伟年轻的脸上过早地刻上了成熟,让他笑的时候法令纹有点深。

“张伟!”扁头表情肃然,目光中好像有很多期许一般。

两个大男人拥抱在一起,扁头差点就要哭了。

“走,上车。去时代商城,给你买身衣服再说。”

张伟掏出钱来把司机打发走,两个人步行往南走,不大一会儿去了时代商城。进去之后,张伟从口袋里掏出一把钱,大约两千多,不由分说塞给了扁头。

“先给你这么多,我身上暂时就这么多钱,不花完不出来。”

两个人转了一圈,买了一身内衣,外套、皮鞋。后来试了一身西服,张伟和扁头穿上去都感觉效果不错,于是一人买了一身。

“不错,我以后就穿西服了,感觉也挺威风的。”张伟对着镜子说。

“嗯,我也觉得不错。”

出了商场,扁头数了数钱,还剩下三百多。“张伟,去洗澡吧,那边好像有个新开的澡堂子。”

“没问题,哈哈,待会儿好好蒸蒸。”

在桑那木头间里面扁头呆了不到三分钟就出来了,他比较不适应高温湿热环境。张伟蒸了半个小时才浑身大汗淋漓地出来,拿一桶冷水往身上浇。扁头扔给他浴衣,两个人换上,然后去了休息大厅。张伟打了个传呼,把辫子、陈宇、雷小凡叫了过来。

不大一会儿,辫子几个都来了,张伟在门口拦住了辫子。

“身上有钱吗?”

“要多少?”

“不管多少,全给我。”

辫子从口袋里往外翻,大概有一千多。张伟点了一下,把小票还给辫子,带着大票先进去了。临走的时候张伟对辫子说:“你们几个待会儿再进来,嗯,等个十来分钟吧。”

张伟裹紧了浴衣回到休息厅,这时扁头正在聚精会神看着猫和老鼠。张伟一直很纳闷,扁头为什么这么喜欢看动画片。后来扁头有一次告诉他,小时候父亲死得早,母亲拉扯四个孩子。因为家里穷买不起电视机,尽管特别爱看动画片,但小时候就是看不到。现在有钱了,却没时间看,所以一有机会就看个够。

张伟坐到扁头边上,拿起烟盒找了根烟点上,然后推了推扁头,把钱递了过去。

“怎么还有钱,你刚才给过我了。”

“噢,我刚才出门到银行取了点。待会儿辫子他们几个要过来,你出来混得早,他们都应该叫你大哥的,你不给钱没面子。这钱你先拿着。”张伟也不听扁头解释,把钱塞了过去。扁头心存感激,暗自佩服张伟心思缜密。

几分钟后,休息厅门口进来三个横着膀子的汉子,里面的人纷纷侧目。那三个人走过去挨个和扁头拥抱,大家都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扁头挨个给他们发了钱。

大家胡乱说了一会儿,辫子、陈宇、雷小凡去里面洗澡,扁头、张伟开始穿衣服。

这时突然有人一把拍在扁头肩膀上,“你这个逃犯。”

扁头一愣,立刻紧张起来。张伟摸住衣服里面的短刀,转身过去打算开打。这时扁头看了看拍他的那人,立刻发出了爽朗的笑声,“哈哈,是你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