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兰萨拉 “显然是印度的麻烦”

达兰萨拉,原本是印度的一处世外桃源,祥和宁静,但自从达赖集团49年前流亡到这里之后,当地成了印度最政治化的一个小镇,分裂中国的阴谋从这里一个接一个地被炮制出来。一位印度学者干脆说,达兰萨拉已成为达赖集团的反华基地和“藏独”大本营,达赖本人已成为制约印中关系的主要障碍。在一些有长远眼光的印度官员和学者看来,“西藏牌”越来越不好打,里面夹杂了复杂的国际因素,像达兰萨拉这样的地方也正在成为印度的“烫手山芋”。印度媒体还打比喻说,达赖在印度政府眼里已是“一朵凋谢的花儿,不过它现在还有些扎手”,但印度政府不会让“这朵花”束缚住向中国伸出的合作之手。同样,在德国等西方国家,也有持这种观点的人,有很多人意识到,达赖不仅会不定期地惹来麻烦,而且很多麻烦不可控制。

“显然是印度的麻烦”

“亚洲时报在线”3月17日有一篇题为“印度意识到西藏问题令人头痛”的文章,作者是印度外交部职业外交官巴德拉库马尔,他曾是印度驻乌兹别克斯坦和土耳其大使。而文章就发自达兰萨拉这个敏感地区。文章说,当中国西藏发生打砸抢烧事件之后,有数百名西藏人16日在达兰萨拉举行游行示威,但当地的印度人并没有卷入。巴德拉库马尔说,在达兰萨拉,印度人和藏人各自生活在自己的圈子里,尽管他们在一起生活了49年,但依然很难融合。很多西方人蜂拥到达兰萨拉,想了解藏药和佛教,但达兰萨拉人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在当地的寺庙里,几乎看不到印度人”,而且总会听到当地的印度人抱怨说,流亡藏民过得更富裕,还“非常傲慢”。从中可以看出,普通的印度百姓很难去支持“西藏独立”。

作为印度资深的外交官,巴德拉库马尔写这样的文章是出于维护印度国家利益。他在文章中说,作为亚洲的一个大国,印度政府也不会容忍任何破坏印度主权和领土完整的言行。此外,达兰萨拉人是否有未来,也是印度要考虑的一个重要问题。文章说,印度拥有“西藏牌”是很愚蠢的。只要到达兰萨拉这个“流亡政府”所在地看一看,就会马上意识到这个严峻的事实:一旦达赖去世,当地将陷入混乱。

巴德拉库马尔没有忘记对美国因素的分析。他注意到,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近日来到这个位于喜马拉雅山脉的小城镇,但佩洛西此行让印度感到尴尬,印度政府采取了“不闻不问”的态度。巴德拉库马尔打了个形象的比喻说:“实际上,一场敏感的三方外交探戈或许已经开始,美国和中国在跳舞,而印度提供了场地(指达兰萨拉),这对印度来说,显然是个麻烦。”巴德拉库马尔觉得这个比喻还不能引起印度的重视,他又借用了非洲的一句谚语“大象打架,小草受苦”。他进一步分析说,西藏显然属于中国内部事务,印度不能采取双重标准,假设有哪个国家坚持拿让印度人经常感到不安的暴力事件说事,如每次当巴基斯坦提到印度教徒和穆斯林之间的暴力冲突时,印度总是非常恼火。

很多流亡藏人说日子不好过

印度外交官笔下的达兰萨拉位于印度北部喜马偕尔邦西北山区,背靠终年冰雪覆盖的喜马拉雅山。达兰萨拉本是一个景色优美的小城镇,分上下两部分。下达兰萨拉海拔1250米,基本是当地印度人居住。海拔约1800米的上达兰萨拉称为麦罗甘吉,为藏人聚居区,也是达赖寓所以及所谓“西藏流亡政府”所在地。

记者最近去了一次达兰萨拉,一进入上达兰萨拉,便感觉气氛有些不对,给人的感觉是阴森凄惨。街道上有很多身穿长袍的喇嘛,他们警惕地扫视着四方。道路两旁的很多商店以及公共场所的墙壁上都肆无忌惮地贴着大幅标语,赫然写着“西藏要独立”、“2008,要与中国最后一搏”等反华口号。街道两旁的下水沟上面,很多藏人摆着小摊,出售一些藏族特色的工艺品。这些藏人目光呆滞,有一搭没一搭地招呼着寥寥过客。一位西方记者看到此情此景,这样描写说: “达兰萨拉,让前来寻找圣地或净土的香客感到失望。”

摆摊的一名中年妇女告诉记者,她是藏人,老家在四川,10年前听信达赖手下的蛊惑来到这里,现在一心只盼着早日回到家乡。在街上摆摊的很多藏人都希望早日结束这种寄人篱下的流亡生活。一位藏族青年说:“我们都是那些把我们骗来的‘藏独’分子手里的‘肉弹’,他们根本不让我们回去,我们是他们的政治牺牲品。”他举例说,这些人时不时组织藏人进行反对中国的抗议示威活动,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得停下手里的生意,否则就要受到惩罚。“我们是怀着无限希望来的,现在却过得十分艰难。”他一边唉声叹气地说着,一边把一双鞋脱掉。记者看到他的脚,吓了一大跳,竟然没有脚趾!他说,脚趾头在偷渡边境过雪山时被冻掉了。

当地一位印度商人对记者说,这座山城原本比下达兰萨拉更为平和宁静,一到夏天,很多人便到这里避暑度假,“但自从藏人来到这里,我们平静的生活就被打破了,这里日渐成为藏人策划与中国作对的一个政治中心。”他说,这里的藏人经常举行游行,很多人高喊着要“武力收复西藏”、“把中国人统统杀掉”等口号。“藏人都是佛教徒,应该以慈悲为怀,但从他们的言行来看,反而是一脑子的暴力思想。”他说,流亡藏人的这种行为越来越让笃信宗教的当地印度人反感,他们普遍认为这些人危险可怕,因此当地印度人不愿意把房屋租给藏人,他们希望印度政府早日把这些人赶走。据不完全统计,在上达兰萨拉及其附近山头,共有 10万左右藏人居住。当地很多印度人都抱怨,藏人抢走了他们的“饭碗”,使他们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另外,很多藏人无事可做,不时袭扰当地人,对社会治安也构成威胁。当地一名警察对记者说:“流亡藏人在这里给我们带来太多的麻烦。”

印度开始与达赖保持距离

如果说达兰萨拉的印度人是在与“藏独大本营”的藏人保持一定距离,不少印度的官员和学者这两年也是如此。去年,达赖频频在国际舞台上亮相,与多国政要周旋,不谈人类和平,专门讨论如何对付中国,甚至不惜诉诸暴力。这让印度政府很多官员对他的看法发生了改变,开始有意与其保持距离。去年底,达赖邀请多名印度部长赴宴,共商遏制中国的“大计”,结果没有一位部长赴宴,这很让达赖伤感,他还抱怨说:(上接第十六版)“印度人对我越来越不欢迎了,这到底是怎么了?”一位受邀部长私下表示,中国政府说得很对,达赖已经不是一个宗教领袖,而是一个十足的政治人物,这是我们与其划清界线的主要原因。因为印度政府明确表示,西藏自治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领土的一部分,决不允许流亡藏人在印度进行反对中国的政治活动。“印度政府正在考虑,如果达赖等人继续进行反华活动,印度将准备将其驱逐出去。”不过,印度也有一些对华不友好的人主张善待达赖,因为他还是印度有效制约中国的一张“王牌”。

3月21日,印度和平与冲突研究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研究西藏问题多年的学者在接受采访时说:“达赖现在开始对印度的打压政策进行埋怨,指责印度太在意中国的反应,在西藏问题上表现软弱。这是达赖在有意离间印中关系,在给这两个友好邻国制造矛盾。”他提到,过去印度政府“给多大的活动空间,达赖就在多大的活动空间里活动”,但现在达赖似乎腰杆挺直了,对印度政府也开始说三道四了,这是因为达赖有美国的暗中支持,“在这种情况下,印度政府对达赖还一时半会儿想不出很好的法子处理,很多官员说,达赖成了印度政府的烫手山芋”。

3月20日,印度外交部长慕克吉在议会辩论时表示,“西藏问题”是中国内政,印度不予干涉。《印度日报》网站在报道这则消息的时候评论认为,慕克吉的一番话表明了印度政府在达赖和中国政府之间的选择,达赖在印度政府眼里已是“一朵凋谢的花儿”,虽然还有些扎手,但印度政府不会让“这朵花”束缚住向中国伸出的合作之手。印度政府最近出动大批军警制止藏人发动“挺进西藏”的游行示威、强力保护中国驻印度使馆的安全等行动都充分说明,印度政府是在逐步抛弃达赖,减少达赖给印中关系制造的不快。此外,《印度时报》网站3月18日报道称,印度采取谨慎的平衡态度,对西藏的“动荡局势”表示担忧,希望通过对话解决问题。印度政府要求西藏人不要参加有损印度与友好国家关系的活动。印度政府还“不允许西藏人在印度从事反华政治活动”。近日,印方还就有关“印度副总统兼联邦院议长安萨里拟会见达赖”的传闻向中方澄清说“没有这一安排”。

德国世界政治研究中心专家约瑟夫?克勒教授3月22日接受了《环球时报》记者采访。克勒教授认为,印度和欧美过去都有自己的目的,由于印度和中国在西藏还有未解决的领土问题,以及印度自身希望建立“地区性霸权”的战略考虑,所以印度一方面希望利用西藏问题来牵制中国,另一方面又怕西藏“独立”的议题会带来包括领土问题等难以预见的麻烦,所以在西藏问题上一直十分暧昩。而西方国家也希望通过西藏问题制衡中国,或者为取得内政领导权不择手段。但现在英国等西方国家和印度开始意识到,这张牌的价值越来越小,甚至会带来更多麻烦。实际上,因为达赖,德国曾与中国有过不快。比如,德国前外长金克尔和菲舍尔都曾会晤过达赖,但两人都是遮遮掩掩。达赖献给金克尔外长一条哈达,金克尔却不让达赖把哈达挂在他的脖子上,“而是不知所措地拿在手里”。去年,默克尔总理会晤了达赖,遭到德国政界和经济界的强烈反对。最后,默克尔又主动向中国示好。▲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