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观察家报》:中国成世界“大游戏”主角

英国《观察家》报3月30日文章,原题: 谁将掌握石油和水,谁将掌握整个世界 历史在重演?也许是,也许不是。但正如马克•吐温所说:“历史不会重演,但历史确实有其规律。”以往的危机与矛盾如今不断浮出水面,这早已不是新闻,也许在新的环境下还会发生某种变化。今天世界转向对资源的竞争不免让人不安地回想起第一次世界大战。就像那时一样,今天石油仍是这场游戏角逐目标——随着竞争日渐激烈,游戏不会总是和平进行。但我们不是只简单回到19世纪末20世纪初,参加游戏的又有了新竞争者,而赌注也不止是石油。


中国成为世界“游戏”的主要竞争者


英国作家鲁德亚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描写英国在印度统治的间谍小说《金姆》(Kim)让社会意识到世界上存在着帝国政治这种“大游戏”。那时,英国和俄罗斯为争夺中亚石油资源而进行激烈竞争。如今英国已很少被人提起,以前的小角色——中国和印度逐渐独立地发挥重要作用。中亚石油也不再是唯一目标:波斯湾、非洲、拉美,甚至还有水源和矿产。随着全球变暖,矿产资源不足的情况将日渐加剧。换句话说,现在的“大游戏”不再是预言,而且也将愈加危险。


最强的竞争者如今是中国,其战略也逐渐明朗。中国政府尽最大努力来发展经济。而且,中国农村人口正加速向城市迁移,规模也越来越大——这一进程无法停止。中国除了发展别无他选,但副作用也相当危险。中国工业和农业用水太多,因此来自喜马拉雅山的雪水事实上成为中国不可再生的水源。中国2/3城市缺水,那里的良田日渐沙漠化。猛烈的工业化加速了这一进程,而建设大量靠煤炭发电的水电站也加速了全球变暖。这种恶性循环不止在中国才有。


随着中国经济的继续发展不可避免地需要更多的能源,其结果就是无止境的欲望无视资源无法再生这一现实。


虽然“油荒”还没到来,但开采成本低廉的时代肯定已一去不复返。各个国家对此表现一致——极力获得所剩资源,包括在地球气候变化过程中发现的新能源。为对抗俄罗斯,加拿大在北极建立了基地,同时还宣布自己权力的还有挪威、丹麦和美国。英国对南极领土也提出了要求。


重大危机不仅是“石油”,还将面临“粮荒”


当代众多矛盾中,最严重的已不是可能带给工业致命打击的石油危机,而是将发生大范围的饥荒。如果现在农业机械用油都满足不了,那么很多国家的土地将被荒废。世界不仅无法摆脱对石油的依赖,反而越来越感到如坐针毡。


这一轮 “大游戏”的开始不是启于昨天,而是始于上个世纪的石油冲突。根本没有人认为第一次海湾战争是为了宣扬民主和打击恐怖主义。那时,老布什和约翰•梅杰(John Major)并不讳言此战是为了保证通往石油资源之通道。尽管现在的一代政治家没有以前那么诚实,但对伊拉克发动战争依然可以看出其目的之一是为了掌控石油资源。


石油现在是将来也更加是争夺目标。当今高科技军队需要复杂的后勤补给,他们更加依赖空中优势,因此也必然更加需要能源。据五角大楼数据显示,二战后到海湾战争前,美国士兵人均每天所需能源增加了2倍,到入侵伊拉克时增加了4倍。据最新数据显示,入侵后5年来这一指标又再创新高。


供应国成“大游戏”主角


如果说过去“大游戏”是西方国家的游戏,那么现在主角则换成自信满满的另一些国家——供给国。普京就是一名老手,熟练地游走于国际社会:不管这有多刺耳,欧洲确实越来越依赖俄罗斯的能源供应。乔治•布什不管多么憎恨查韦斯,美国10%石油进口还是要依赖委内瑞拉。很多人都认为伊朗总统内贾德是恶魔的化身,但当石油价格高过每桶100美元后,西方国家任何推翻其统治的意图却都要冒着更加可怕的风险。


当西方逐渐衰落,后起国家矛盾也不断浮出水面。中国和印度为石油和天然气彼此争斗。越南、马来西亚和印尼不止一次为中国南海石油争论不已。还有苏丹和伊朗,伊朗和土耳其。当然,加强国际合作是解决困扰局势的首选,但现实是能源价格波动越厉害,世界也必将更加分离和分立。


“知识经济”完全是错觉 未来是什么无从知晓


流行一时的“知识”经济已离我们越来越远,那会儿说物质对我们没有多大意义:经济合作取决于思想和其它什么东西。商业活动应考虑计算的的环节都被成功遗忘,我们似乎迎来了“增长无尽头”时代。“知识经济”其实只是建立在“廉价石油”基础上的一种错觉。无知总是以眼泪收场——而这并不是世界末日,甚至不是资本主义末日,这只是一个普通历史阶段。


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出现了气候变化这一现象。由于海平面上升,食物和个人饮用水数量在减少,这就是说未来可能出现大量来自非洲和亚洲难民涌向欧洲。


这轮“大游戏”中,能源和全球变暖二者彼此恶性循环,导致的唯一结果提高了冲突爆发可能性。上一轮危险期,地球有16.5亿人,现在人口增长了近4 倍。全球变暖将世界引向何方无从知晓,也不知道未来等待我们的是什么,因此明智的做法是在历史多少还有迹可寻时,做好应对准备。(作者约翰•格雷 John Gray 梁旭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