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传说 第三集 弈 第二章 悍将

a13141431143 收藏 1 7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size][/URL] 美国联邦第四十一监狱。 这座占地166万平方米庞大监狱城始建于1972年,由于当时社会环境动荡,暴力犯罪事件层出不穷,在总统尼克松的授意下,军警双方联手在盐湖城苍凉的茫茫沙漠边,修建了这隶属联邦但却自成一体的分狱。 作为用于铁腕政策打压的国家工具,第四十一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

美国联邦第四十一监狱。

这座占地166万平方米庞大监狱城始建于1972年,由于当时社会环境动荡,暴力犯罪事件层出不穷,在总统尼克松的授意下,军警双方联手在盐湖城苍凉的茫茫沙漠边,修建了这隶属联邦但却自成一体的分狱。

作为用于铁腕政策打压的国家工具,第四十一监狱的主要用途自然是用作关押囚禁,而与其他地方不一样的是,这里的其中一间单独黑色监楼,聚集着全美最穷凶极恶的重刑犯和最冷酷无情的看守,没有接见,没有放风,刑期都在三十年以的犯人们每天就只有一次大解的机会可以离开那狭小的监室,途中只要做出任何一点被认为是想要逃狱的举动将会被警卫当场枪决,令人绝望的死亡特色使得“地狱四十一区”的名字,甚至让整个北美洲的黑帮分子都为之战栗。

杰西卡一身职业套装,快步跟在两名高大狱警的后面,小巧的靴跟一路敲在铁格铺成的地面上,急促连绵的脚步声回荡在空旷的监区。完全封闭着的昏暗空间里充斥着一种沉重的有如实质一般的压迫感,让人禁不住生出强烈的窒息感。

“嘿!妞!那是一个妞!老天!我没看错吧!”一个激动的声音吼道。

“小妞,快看这里,哦!我的上帝!我敢打赌她还是个处女!”

“妈的!我已经十八年没见过一个真正的女人了!宝贝儿,你的奶子可真他妈的大啊!”

密密麻麻的铁栅栏之间搭上了无数只大手,整个六层塔楼式监区在瞬间就被火山迸发般的疯狂叫嚣声席卷,大力摇撼下的监房铁门齐齐轰然震动,游荡在各层之间的狱警们纷纷抽出腰间的警棍大力敲打着身边的栏杆,然而却毫无作用,那个逐渐行上的曼妙身影如魔鬼唇边的微笑般邪恶诱惑,几乎已攥走了每个人的灵魂。

顶层警卫室,值班长托尼四仰八叉地靠在监控台前,漫不经心地接过了杰西卡递上的一叠文件,刚一接手他就惊讶地抬起了头:“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伦奎斯特的授权书?你是怎么弄到这玩意的?”

杰西卡优雅地微笑:“伦奎斯特法官是个慈祥可敬的长者,虽然我们认识了没几天,但他无疑很照顾我这个刚刚起步的新人。”

细细翻过文件,托尼倒抽了一口凉气:“你一定是疯了!居然会是他们三个!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会惹出大乱子的!”

“我只是替我的委托人办事,至于以后的事情就不是我能够去考虑的了。”杰西卡平静地道。

托尼愤愤地拿出对讲机:“安德森,把46号、581号和985号带上来,对!他妈的,这帮杀人狂就要自由了!”

五分钟后。叮当作响的铁链拖动声传来,三个带着沉重脚镣双手倒扣的犯人被押了进来,橘黄的囚服在昏暗的灯光下失去了原有的鲜艳色彩,变的如他们脸一般暗淡漠然。

杰西卡径直走到他们面前:“先生们,希望你们还能听得懂英语,我是杰西卡律师,同时也是你们的救星。你们三人中最轻的一个被判了四次终身监禁,为了把你们从这里捞出去,我的委托人支付了两千七百万美元!现在,如果有愿意留下或是自愿放弃这次机会的,可以回去了。”

没有人动。这世上或许有人会漠视生命,但自由的呼唤,从没人能抗拒。

※※※

“安东尼奥.托马斯,缅因洲人,参加过越南战争,美国陆军第三十七师中最声名显赫的王牌爆破手,记录是摧毁过越军167个阵地和地下掩体,当之无愧的英雄。”刚刚修饰一新的六层建筑内,一套黑色西服的林野靠在会客室中的沙发上翻动着资料,温和的目光投向站在面前三人中的白人老者:“退伍后,因为妻子被奸杀而蓄意报复,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南加州斯南维尔警察局爆炸案,死亡112人,伤者不计其数。唔,到现在为止坐了三十五年牢。”

满面刀削斧刻般皱纹但身体却依旧挺直的安东尼奥冷漠地道:“象我这样的人都能被放出来,那些牲口坐不了几年牢就会被保释,虽然那次是外墙引爆的方式,连累了很多无辜的人,但我不后悔。”

“不错,那是一个比较直接的方法。”林野微笑着道,转向了另外一个不到一米六身高的小个黑人男子:“胡恩.维尔,前美国洛基兵工厂总工程师,特长是改装制造枪械。因与中东某个恐怖组织有染,而被六个国家通缉,最后在柬埔寨被秘密特工抓获。在那之前,几乎是只要有钱,让你干什么都成。”

留着浅浅八字胡的胡恩无奈地摊开双手:“先生,我是一个本分人,只是靠自己的手艺混些饭吃而已。只有上帝才知道,该死的美国政府为什么要把我关在那个暗无天日的地方!”

“是啊,你是个很本分的人,可海湾战争中被你改造过的冲锋枪打下的黑鹰驾驶员们却不一定这么想。”林野微笑地看着胡恩脸上浮现出略为尴尬的神色,翻开了最后一个人的材料:“杨灭,美籍华人,以前是个厨子,罪名是于1993年涉嫌谋杀美国32名奥运射击选手。”

林野打量着眼前这个白白净净瘦弱单薄的青年:“你那时十七岁?”

杨灭推了推鼻梁上有些破旧的眼镜:“是的,刚......刚来美国没多久。”他说话时略为口吃,更显木讷。

“为什么要杀这些人?”站在林野身后的杰西卡有些好奇地问道。

杨灭带着腼腆地笑了笑:“我打电动玩具时没......没人能赢我的枪法,后来就想试试自己到底怎么样,就去找这些世界上最厉害的枪手,结果......”

“是偷袭吧!”站在一旁的巴赤觉得自己象在听故事。

“不是,全美的一线射击运动员都有参加一个高级野外狩猎俱乐部,有一天我好不容易打听到了那个地方,就......就带着枪去了。所有被杀的人手中都有武器......”杨灭抓了抓脑袋。

“你为什么要保释我们?”安东尼奥冷冷地打断了他的话,身边的胡恩同时也疑惑地望向了林野。

“我有一些事情要做,就要找几个有用的人帮忙,诸位的名头实在是太大,几乎在任何一处图书馆里都能找到关于你们当年的资料和报道。”林野淡然道:“其实我也不一定非得用你们,只不过是各位都是孤身一人这一点非常吸引我,这样做起事情来不会有太多顾虑。至于以后让你们做什么,我会另行通知,不过请放心,作为一个在你们身上花了很多钱的人,我比你们自己还要紧张你们的生命。”

安东尼奥眉宇间皱成了一个深深的“川”字,沉默不语,胡恩的眼睛叽里咕噜地转动着,似是在盘算着什么,而杨灭则有些好奇地看着巴赤巨大的块头,巴赤也同样在打量着这个细胳膊细腿螳螂般的家伙。屋子里一片寂静。

“诸位,我再补充两点。相信你们都已经知道,我是一个有着一点点钱的人。在这里,你们可以得到比任何地方都要好的条件来做自己喜欢的事,并且对我以后交代下来的事情拥有选择权。”林野从杰西卡手中接过电话,淡淡地道:“还有就是,我想我的律师小姐忘了告诉各位,只要我愿意,你们随时会回到那个黑暗肮脏的地方,伦奎斯特法官会非常乐意白白收到一笔费用,而不必释放某个他眼里的渣子的。”

除了扬灭,剩下的两人恼怒地瞪向林野,却俱是浑身一震,不自主地低下了头。

老而弥辣的安东尼奥只觉得脊背上静悄悄地爬上了一股寒意,他被面前这温和的年轻人眸子中徒然间充斥着的残忍杀机所震慑,如同面对一只即将虐杀自己的猛兽般,安东尼奥战栗着往后退了一步。

“现在,先生们,我想听到你们的答复。”林野恢复了笑容,缓缓地道。

“我无所谓,能和中国人在一起也不错,至少不用天天吃汉堡。”第一个表态的,反而是木讷的杨灭。

胡恩摸了摸八字胡,挤出满脸虚伪的笑容:“能为您做事,我感到非常荣幸!再说,我本来就喜欢和有钱人合作!”

林野望向了安东尼奥,后者低下了头:“只有一个问题,我想知道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一直以来我心中的一个想法,或者说是一个心愿。”林野站起身推开了靠近街边的落地窗,风一下子涌了进来:“我要组建一个可以为救人而杀人的保安公司,也可以说是一支变相的雇佣军。或许,在我做完那件事以前,可以帮助一些人去守护他们所珍惜的东西。”

“没有人比我更知道那种面对绝望的深深无力感了。”林野微笑着说道。

在巴赤带着三人回各自的房间后,杰西卡轻轻拍了拍胸口:“林先生,刚才可真是惊险,您就这么肯定他们会臣服?”

“有些事情,总得试过才知道。”林野看着他的女律师道:“就象你和那个大法官认识的过程,不同样也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吗?”

杰西卡抿嘴轻笑道:“说起来我还是觉得有些好笑,在他倒车时突然在旁边昏倒,这种办法大概只有您这样的人才能想得出来。”

林野神色不动:“男人最喜欢的东西莫过于权利、金钱和女人,他已经有了前者,而你又恰巧带去了后面两样东西,这样的结果是不奇怪的。”

“和其他男人一样,他的最初目的就只是想和我上床,后来看到那些钱才......”杰西卡不屑地道。

“就象我说的,年轻是你最大的优势,关键在于,你该怎样去掌握好它。有时候,往往最小的代价也能换回最完美的成果。”林野悠悠地道。

杰西卡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绝对不会超过二十五岁的年轻人,心中只觉得他比起自己见过的任何人来,都要难以琢磨得多。

斯塔腾岛,一幢四处林立着武装守卫的海岸别墅中。

“你说什么?保安公司?”林辛同疑惑地问道,身边一双白玉般的纤手正在为他剥着荔枝。

“是的,昨天已经通过注册,好象是在监狱里找来了几个囚犯做帮手。就在今天上午,他们去了一家电视台谈广告方面的事,而那个地方,上个星期刚刚被集团吞并。”中年人站在他面前答道,脸色一如既往地阴森。

林辛同哑然失笑:“这废物想干什么?以保安公司的名义去打劫吗?”他望向身边的人儿:“阿竹,你怎么看?”

“你不能给这个人任何机会,我虽然从未见过他,但是有很不好的感觉。”坐在身旁的年轻人缓缓开口,小巧口唇开启间,沙哑的语音犹如魔鬼呼吸般撩人心弦。

林辛同含住递到嘴边的一枚甘甜多汁的果肉,神色甚是轻松:“我从来就不认为他能够构成威胁,从来没有过。”

阿竹抽回了手,俏脸上已带着隐隐的怒色:“千里长堤,溃于蚁穴。你向来是个很谨慎的人,可自从顺利接手林家的产业后,却开始渐渐倦怠下来。你现在是站在颠峰不错,可有没有回想过是费尽了多少心机才一步一步爬上来的?我希望能够倚靠的是一名英明果断的王者,而不是个刚愎自大的昏君!”

林辛同有些慌了手脚:“我哪有你说的那样不堪!行了,行了,小祖宗!我只不过是想看看那废物有朝一日全部希望破灭后的样子罢了!”

拎起电话,林辛同拨通了一个号码,低低吩咐几句后轻拍了拍阿竹的手背:“农夫和蛇的寓言我还是知道的,现在我就是那个农夫,而那条蛇的命运就是被我捏碎每一寸骨节后在痛苦绝望之中慢慢地死去!”

CNR电视台作为林氏集团旗下目前最大的电视台之一,在纽约可谓是同行中的翘楚,无论是从设备还是人力上都比其他几家电视台不止高出一个档次,被传媒帝国林氏集团收购早就是所有人意料中的事。台长布莱尔从一个小小的记者爬到这个位置上整整用了二十五年时间,除了为人精明圆滑以外,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善于揣摩上意,往往是BOSS一个眼神手势,他就能立即知道下一步应该要去做什么。这种看似简单的本事让布莱尔在升职途中比同一起跑线上出发的许多人要快得多。

而今天自接到一通电话后,这个说话时略带着神经质颤抖的瘦子开始在办公室里上蹿下跳起来,两部摄影车被立即派了出去。天黑前,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拿到了一盘录象带。

“今晚在所有频道播出!”布莱尔将录象带仍给了节目监制,如释重负地抹了把汗。

“台长,这人的广告费一定是个天文数字!”节目监制有些讶异。

“谁知道呢!”布莱尔耸耸肩,反正只是一个负面新闻报道,既然新老板的意思是全美播放,那么就干脆再厉害些!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