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传说 第二集黑十字逆袭 第五章 巨兽觉醒

a13141431143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size][/URL] 光头大汉似乎并不急于将受到重创的对手击毙,而是如一只正在戏耍耗子的老猫般开始了残忍的游戏。 戈尔森断折的左臂给他的速度和攻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短短两分钟里他就被击中了六拳,对手的每一拳都让他的内脏受到极大的震荡而又不至于破裂,戈尔森以极大的毅力摇摇晃晃地支撑着,呕出的血几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

光头大汉似乎并不急于将受到重创的对手击毙,而是如一只正在戏耍耗子的老猫般开始了残忍的游戏。

戈尔森断折的左臂给他的速度和攻击造成了极大的影响,短短两分钟里他就被击中了六拳,对手的每一拳都让他的内脏受到极大的震荡而又不至于破裂,戈尔森以极大的毅力摇摇晃晃地支撑着,呕出的血几乎已将整个前半身全部染红!

阿塔尔嘶声怒吼,一把推开为他捂住伤口的同伴向笼外冲去,两支冲锋枪立即喷出火舌将他脚边打出了一排交叉形的弹孔!

场中两人同时停下了动作,戈尔森怔怔地望向了铁笼,见到印度伙伴的黑脸上一边是血一边是泪,不由大声咆哮了起来:“妈的,阿塔尔你这个狗杂种发什么疯?你是个女人吗?还是你以为我会输给这样的家伙???”他右手慢慢搭上了自己的断臂,大笑道:“我可是教官带出来的人!”

光头大汉脸上一直带着的狞笑渐渐凝固,惊骇欲死的眼神中,他的对手扭曲着脸,将整支断臂连皮带骨地从肩头一点一点拧了下来。

戈尔森满头都是黄豆大小的冷汗,肩头血如泉涌,他像扔垃圾般丢掉了自己的手臂,活动了一下身体,龇牙朝光头大汉露出了一个令人毛发皆竖的笑容:“现在,可以好好陪你玩了!”

陈野阴沉着脸走到仍在呆呆发愣的巴赤面前,正反几记耳光扇下,出手极重,巴赤的双颊顿时高高肿起,鼻血喷涌而出。陈野将他一把推到笼边,怒吼道:“我知道你不想杀人!从小到大我也一直尽量不让你的手沾上血腥!现在我才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自己看看外面!你不杀别人,别人就要杀你!在这个世上,要害你的人永远要比对你好的人多!”他似是怒气勃发无法遏制,将巴赤的头大力撞向铁栅栏:“作为一个男人,你始终都要去面对那些让你想要去逃避的东西!如果你还不知道今后该怎样去正视这狗日的世界,那我宁愿没有你这个弟弟!”

“我说,你还是放弃吧!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这一点这里所有的人都知道!”麦加罗尔饶有兴趣地在旁边看了一会,得出了结论,旁边的黑十字拳手纷纷大笑起来。

陈野松脱了手,冷冷地横了他们一眼,转身走开。巴赤沉默地站在原地低垂着头,额上鲜血泾泾而下,魁伟的身躯微微颤抖,一些记忆深处的片段悄然无息地涌动起来。

偌大的广场上,两个少年汗流浃背地在寒风中做着深蹲动作,天地间仿佛只有对方才是唯一的依靠......

“他是我弟弟,谁再敢惹他就只有死!”个头矮小的陈野嘴角挂着鲜血,凶狠地瞪视着几乎是自己两倍体形的白人队长......

“因为我是你的兄弟......”陈野淡然地对自己道,身后的冰面上,一只白色巨兽倒在血泊当中......

“兄弟,兄弟,兄弟......”巴赤心中反复念着这个极其熟悉的词,泪水不知不觉间模糊了双眼。拳,却已缓缓握紧。

场中此时传来一声惨呼,一味防守却破绽百出的光头大汉短短三十秒不到就被戈尔森一记直踹蹬塌了胸膛,远远飞出了四五米开外砰然落在地上扭曲抽搐。直到咽下最后一口气,他的眼睛还是充满疑惑地大张着——怎么会有如此悍不畏死的人类?

“在拳台上,失去勇气的同时就等于失去了生命。”陈进生低声自语,流风清雨兄妹的眼神渐渐亮了起来。

戈尔森冲着陈野咧嘴一笑,轰然倒地晕去。一具担架迅速被抬进场中,医护人员用强力止血喷剂凝固了戈尔森的伤口,将他小心翼翼地从拱门抬出。

陈野望向远处高台上的陈进生,后者朝他微笑,身边的一个体形肥胖的男子正放下手中的对讲机。

“妈的,居然被一个重伤的人干掉,蠢货!”麦加罗尔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奥马尔,这次你去!”一个几乎和巴赤差不多魁梧的巨人缓步走出铁笼,如同一座移动着的山丘。

阿塔尔变了脸色:“刚才就是他干掉了我的同胞,教官......”

陈野打断了他的话:“你绝对不是那个人的对手!这一次我去,如果可以,我将把他们剩下的人杀光,不再让你们上场。”

走到笼边时,一只宽大沉重的手掌按在了陈野肩上:“哥,我去。”

陈野没有回头:“想好了?我不希望你上去只是挨打。”

“我不想被人说成是废物。”巴赤低低地回答。

偌大的竞技场中,两个巨人沉默地对峙着,犹如狭路相逢的一对洪荒猛兽。

奥马尔轻蔑地看着眼前的对手,虽然他有着和自己一样强壮的体形,但是懦弱的心却是永远也无法医治的致命伤口,这场格斗在没开始前自己就已经完全胜券在握。

不带任何试探的,奥马尔右手直接一记勾拳轰了过去。巴赤弯腰,呕血。奥马尔却愣住,这家伙连最基本的躲闪也不会?

巴赤直起身,随着动作他左手掌中牢牢握住的一截手腕发出可怕的“吱吱”声。手臂上传来的剧痛使得奥马尔魂飞魄散地发现,自己的右手竟不知何时已是在对方的掌控之中,完全无法动弹。

巴赤憨厚地一笑,口中自言自语:“哥哥是对的,我不打你,你果然来打我了。”他脸上凝固着半干的血渍,笑容中竟隐隐带着一分狰狞:“我从小就不爱惹事,生得是够高大了,但还是难免受人欺负。”

奥马尔右手骨痛如折,恐惧之下竭力想要挣脱束缚,可左手双腿的每一次攻击都被对方轻描淡写地化解,直若儿戏。

“直到碰到了我哥,他虽然个子比我小,平时不爱说话,可是处处维护我,敢来惹我的人都被他杀了。哥哥虽然心狠,这世上真心疼爱我的,却就只有他一个。”巴赤语气渐渐低沉:“以前都是哥哥照顾我,从今天开始巴赤要学会帮他分担一些事情,就算是我不喜欢做的也要开始学着去适应。因为,我是他的兄弟。”

巴赤手中加劲,奥马尔顿时嘶声痛嚎,他的右手手腕如同被台虎钳夹住般渐渐变形,大股的尿液伴随着“噼啪”骨裂声不可遏制地流了下来。看着对手由于疼痛蜷如虾米般的身体,巴赤赤红着双眼,一掌拍在奥马尔头顶上,两颗硕大的眼珠立即从破裂的头颅中弹出,夹杂在四溅的脑浆中蹦到了地上滚了几滚后静止不动。

满不在乎地擦干了身上的黏液,巴赤松脱了奥马尔软绵绵的尸体,狞笑着对着远处铁笼中满面震骇的黑十字诸人招手:“老子是不是废物,你们这帮杂种出来试一下就知道了!”

整个观众席上鸦雀无声,新科洛塞穆安静的可怕,巴赤突然爆发出的杀气震撼了每一个人。在此之前,即使是最资深的拳赛赌客也没想过,原来人类是可以强蛮如斯的。

陈进生在看台上低低地叹了口气,

陈清雨疑惑道:“叔,我们的人这样厉害,您应该高兴才对啊?”

“巴赤是一头沉睡的老虎,一旦苏醒过来将有着极其恐怖的破坏力,现在这世上除了他兄长,只怕人人在他心中都只是需要和不需要猎杀的分别。将来的路,完全要看陈野的掌控能力了。”陈进生凝重地道。

“陈野?我看他还没这大个子厉害,凭他能行吗?”陈清雨有些不服气地道。

“他们兄弟两个都是强大的食肉猛兽,唯一不同的一点是,陈野是永远饥饿不知满足的那一头。”陈进生将目光重新投向场中。

麦加罗尔脸上已经完全不见了那轻佻嚣张的笑容,他死死地盯着巴赤,眼中燃烧着炽烈的杀意:“还真是想不到,你们这帮废物里倒还又冒出个值得我尊敬的对手了。现在,那就如你所愿,让我来让你体会一下什么才叫做真正的强大!”

巴赤却摇了摇手:“我没要和你较量的意思,叫你身边的那两个家伙出来,一起来!”他扭头看了看远处的主持人,威廉彬彬有礼地做了个悉听尊便的手势。在黑市拳赛上,以寡敌众的要求向来是允许且被尊重的。

“你怕我?”麦加罗尔冷笑。

“我得把你留给我哥,前面你在他面前说了一些很过分的话。虽然我很想捏扁你这个连胡子都没有的娘们儿,但如果真的这么做了,一定会被他骂。”巴赤遗憾地道。陈野垂下眼帘,无声地笑了。

麦加罗尔差点喷出血来,自己踏出训练营以来横扫整个美国地下拳坛,当者无不披靡,现在倒象件礼物似的被让来让去?!

两名黑十字的拳手一左一右地站在了巴赤的面前,左边的是个留着满脸浓密络腮胡的白种人,他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紧张或是兴奋,只是缓慢地活动着自己的长腿。右侧的则是个亚裔大汉,一张坑坑洼洼的麻脸上两只小眼正闪着凶狠的寒光,过于发达的臂部肌肉使他的上肢看上去显得和身体极不协调。

“很荣幸地为你介绍黑十字山谷中的‘蝎子’和‘巨螯’,他们将代替我给予你一生都难以磨灭的记忆,我要求他们只是打断你的脊椎骨,仅此而已!”麦加罗尔懒洋洋地对巴赤道。

巴赤笑了笑,刚想答话那麻脸‘巨螯’已是挺胸跨步一记直拳捣出,居然以拳头破空就带起了强烈的呼啸声!巴赤抬手,正面挡格,‘蝎子’的扫腿无声无息地袭来,离他的腰部只不过咫尺之遥!

电光火石间,巴赤急退,避开了蝎子那支毒蜇般阴险的利腿,巨螯正面的那记直拳正轰在他双臂之间。“碰!”巴赤只觉得一股大力传来,不由跌跌撞撞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揉了揉手臂,巴赤略带惊讶地看了看比他要矮一个头还多的麻脸汉子,后者一语不发,和同时冲上的蝎子一起对巴赤展开了夹击!两个人象是在一起合作了很久的老搭档般极有默契,几乎没有一处重复的攻击,往往是一个左侧上身另一个就攻向右下,巴赤左右格挡顿时险象环生。

阿塔尔有些慌张地望向陈野:“巴赤教官他不会有事吧?那两个家伙的攻击我怕是连5秒钟都抗不下来!”

“巴赤?他应该是小孩子脾气又上来了,在玩吧!”陈野语气平静,完全没有半点担忧的意思。

巨螯的双臂已经如风车般牢牢封锁了巴赤的整个上半身范围,急促如雨点的撞击声大起,蝎子的鞭踢以每秒钟四腿的惊人速度几乎踢遍了他的半边身体!

“哥,早知道打架这么好玩我应该以前就听你话的!”巴赤兴高采烈地大叫,嘴角已有鲜血溢出。

这是什么样的抗击打能力!进攻中的黑十字两人脸色狂变,蝎子更是寒毛大竖,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腿部重击所产生的破坏力了!

“小赤,杀掉他们,马上!”陈野冰冷地道。

巴赤满脸孩子似的笑容消失不见,眼神中泛起暴戾的光芒:“不玩了,你们还是死吧!我哥的敌人,全部都要死!”

巨螯不屑地冷笑,大吼一声一拳轰向巴赤心口,蝎子咬牙拔腿,这次选择的目标却是对手的头部!巴赤看也不看袭来的高侧踢,一拳硬碰巨螯的拳头,摧枯拉朽般将巨螯的整支手臂一折到底!

蝎子心胆欲裂地看着同伴捂着骨骼寸寸断裂的手臂仰天倒下,恐惧之下竟然收腿转身欲逃!刚跨步,他只觉得后颈一紧已是被一只铁钳似的大手牢牢锁住!巴赤长笑声中另一只手已是搭上了对手的后腰:“阿塔尔,角力是这样玩的!”这个天神似的巨汉将蝎子高高举过头顶,轰然砸向地上!一声沉闷地大响后,一个血肉模糊的浑身已完全没有一块完好骨骼的“人”以极其诡异的姿势粘在了地上,体内的脏器被腹腔破裂时产生压力喷出十几米开外,有一小块血淋淋的肝脏甚至飞到了观众席上!

“扑通”声连响,几个先前还在大呼刺激的妇人望着脚边这块暗红色似乎还在散发着热气的内脏,很干脆地翻眼昏了过去。

远远望着看台上起的骚动,巴赤“嘿嘿”傻乐了一会,走到了巨螯的面前。那麻脸汉子倒在地上惊恐地看着他,口中喃喃道:“不可能的,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坚韧的身体,不可能的......”

“告诉你一个秘密,我近两年训练时候用的铁桩,有大部分都是哥哥逼着我用身体撞断的。不是用手,也不是用腿,刚开始是用铁桩击打身体,后来只是用上身各个部位去撞!明白了?”巴赤神秘地说道,见巨螯一脸的恐惧加不可思议,他叹了口气:“我哥他说人是没有极限的,这句话连我都不懂,我想你是更加不会懂了!”

高高抬起脚,巴赤毫不犹豫地踏碎了巨螯的胸膛,仰天发出疯狂的怒吼。这头温驯善良的巨兽一旦伸出他强悍有力的利爪,将不再收回!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