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传说 第二集黑十字逆袭 第四章 新科洛塞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

索斯卡亚大酒店,这座由中东某个王储投资建造的四十六层双塔型建筑,在高楼林立的拉斯维加斯大街上可谓毫无起眼之处,可偏偏它的客流量,却是大部分要奢华很多的酒店同行所不能比拟的。

每至入夜时分,酒店的底层内外,就会开始如雨前的蚁穴般繁忙起来。来自赌城各个地方的豪华轿车,将整个地下停车库塞得满满当当,在出示了一张张金黄色的小卡后,衣着光鲜的各色男女们被引进大厅的内侧。在那里,几部电梯会带着他们直达地下30米处的一个奇妙世界。

迈出电梯,在无数盏强光射灯的照耀下,一个严格按照古罗马竞技场1:10比例建造而成的椭圆型建筑,如神之殿堂般出现在眼前。这个占地2000平方米分四层四区,最多可同时容纳五千名观众的巨碗,有着坚不可摧的大理石基层和混凝土墙身,美伦美焕的浮雕石柱和四座雄伟拱门围绕的中央,是一片古朴苍凉完全由石板铺成的竞技场地。

每天晚上,这里都会上演令人窒息疯狂的血腥搏杀,唯一一点不同的是,身着短裤凶悍嗜血的黑市拳手们取代角斗士,成为了真正的主角。

梦幻般雄伟的风格和世界上最高水平的赛事使得这座由美金堆砌起来的地下建筑在拉斯维加斯甚至是整个世界上都有着响当当的名字——新科洛塞穆!

而今天,索斯卡亚酒店中络绎的人流似乎比往常多了几倍,已习惯于这种享乐方式的上流社会人士们,无一例外地得到了目前风头最劲的拳手——三戟龙将要出赛的消息。自从这名黑十字训练营中走出的神秘年轻人踏上黑市拳台以来,赔率就一路飙升,78场完胜后更是创下了8:1的新低——跟风追胜,无疑是每一个赌拳行家都愿意做的惬意事情。

陈进生正坐在离赛场最近的下层贵宾区东侧,他今天穿着一套极其合身的Versace西装,头发明显修过,整个人显得精神奕奕。流风、清雨兄妹一左一右侍在旁边。三人身后,密密麻麻坐着超过一百名精悍汉子,每个人的右手虎口上都刺着一团怒放的黑色火焰。

对面人影晃动,身着干练雅蓝色套装的火峰流舞带着大批手下走入看台,皮特向陈进生微笑示意,后者微微颔首。

陈清雨看着心中好笑:“二叔,那老洋鬼子明明恨不得吃了您,可还是要装作一付友善的样子,累不累啊?”

“这样的人,往往是最可怕的。”陈进生将目光投向火峰流舞,这个年轻女子那天晚上退走时沉静似水的表情给他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以后有机会,我一枪打爆他的头!”陈清雨不屑地扁嘴,两把银色的PT99在她外衣下的枪袋里森森地闪着寒光。

陈进生锐利的目光在她脸上一掠而过:“陈家能够一路走到现在,除了比起其他家族我们较为懂得绸缪之外,‘韬光养晦’四个字亦是其中关键。清雨,你要好好记住了!”

“陈!”一个叼着雪茄腆着巨大啤酒肚的中年胖子在保镖的簇拥下远远张开了双臂:“天哪!居然真的是你!我还以为你加入了俄罗斯籍在西伯利亚定居了呢!”

陈进生站起身微笑着接受熊抱:“麦勒,这么多年没见,你还好吗?”

麦勒抚摩着堆积着厚厚脂肪的肚皮笑道:“这个堕落的城市里有着一切我想要的东西,每天起床后我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恳求上帝让我不要离开拉斯维加斯,这里的生活对于一个有那么一点钱的男人来说可真是太美妙了!”他似是想起什么,面色古怪地望向陈进生,小心翼翼地道:“陈,你还没结婚吗?”

“你应该了解我的生活方式。”陈进生平淡地回答。

“不说这个,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麦勒咧了咧大嘴,飞快地扫视了一眼陈进生身后的随从,低声道:“陈,你该不会是想在我这里干掉那些日本猴子吧?”

陈进生拍拍他的肩膀:“到这里来比赛是他们的要求,第三方提供的场地似乎对大家来说都是公平的。你放心,新科洛塞穆是个美丽的地方,我非常喜欢这里。”

麦勒扔掉烟蒂,从保镖手里接过另一支雪茄点燃:“那就好!我的老板是个变态的家伙,如果被他知道这里发生火拼,一定从阿拉伯派人过来干掉我......对了,陈,听说你们的博彩公司快要破产了?”

陈进生打开身边的一台笔记本电脑递了过去:“要破产也是在今晚之后——这是今天我们开出的盘口。”

雪茄从麦勒口中滑落到地上,他努力地睁大肉缝中的小眼睛,不可置信地叫道:“天哪!我一定是看错了!这不是真的!”看着陈进生肯定的眼神,他无力地将笔记本扔到一边:“1赔5?陈,我最好的中国朋友,你就那么有信心最后活下来的一定是你的人?你知不知道黑十字那边今天晚上出来的家伙们在黑市拳赛上现在的排名?前十中就有七个!”

陈进生语气轻松:“做什么事情都得冒点险,不是吗?”

“你一定会倾家荡产的,陈!”麦勒悲哀地嘟囔着,突然转过头讪笑道:“既然你已经决定了,我可不可以下十万美金?赌你们输!”

陈进生愕然。

一阵沉闷的号角声响起,竞技场中央的两块石板突然沉下,一个金发碧眼的男子手执麦克风站在升降台上从地底升起,浑厚的男中音通过环布各个角落的高保真音箱响彻了整个新科洛塞穆:“晚上好,女士们先生们。我是主持人威廉,很高兴又将在这里陪伴诸位度过一个疯狂的令人窒息的夜晚,你们,准备好了吗?”

山崩地裂般的欢呼声从人满为患的观众席中响起,男人们兴奋地搂紧了身边的女伴,而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名媛贵妇们则丝毫不见了平时雍容华贵的仪态,纷纷挥舞着手绢歇斯底里地尖叫着,这种充斥着鲜血和死亡的赌博游戏所带给她们的刺激,似乎要远在可卡因和电动阳具之上。

威廉优雅地向着高台上的观众欠身致意:“相信大家都知道,世界上KO率最高的比赛不是拳击,也不是泰拳,更不是可笑的美式摔交,这些几乎让我连嚼爆米花的兴趣也没有。”

在四起的哄笑声中他带着迷人的笑容继续道:“世界上达到100%KO率,最野蛮血腥的就是诸位即将看到的——黑市拳赛!”他极为懂得挑逗观众的心理,语气缓重拿捏的恰到好处:“而今晚,我非常荣幸地向大家宣布,新科洛塞穆带给大家的将是史无前例的——最高水平赛事!”

“首先,让我们欢迎从布满了毒虫蛇蚁的热带雨林中走出的——哥伦比亚黑十字训练营的魔鬼们!”在主持人那高亢、尾音拖长的声调中,十几米外大面积的石板纷纷沉下,一个巨大的方形铁笼缓缓升起。粗如儿臂的纯钢栅栏后,九个肌肉虬结的大汉盘膝坐在地上,麦加罗尔傲然抱肩挺立,火焰般的红发下,一双湛蓝的双眼冷冷地扫视着看台上的人群,唇边带着一丝嘲讽的笑容。

“陈,那个红发小子就是现在世界上赔率最低的家伙,我看过他比赛,那可真是可怕!”麦勒叫道。

陈进生没说话,微眯了双眼,神色纹丝不动。

“接下来,是来自寒冷的冰雪世界的——西伯利亚陈家山谷的勇士们!”主持人威廉吼道。

紧挨着黑十字旁边升起了另一个铁笼,陈野的头发用一根黑色缎带紧紧束起,标枪一般站在最前面,冷漠地迎上了麦加罗尔充满杀气的目光,对场外观众渐渐响起的整齐喊杀声充耳不闻。戈尔森等人在他身后横向列队,表情亢奋。穿着短裤犹如人形暴龙般的巴赤目中迷惘,紧紧站在了陈野身边。

“杀!杀!杀!”每一个人都将赌注押在了黑十字身上,陈家山谷的拳手刚一露面就立即被海啸般的喊杀声淹没。

陈进生看着手提电脑上已静止不动的一长串阿拉伯数字,面容平静。

陈清雨狠狠地瞪着远处一个爬上座位挥舞着手臂疯狂叫嚣的男子,似是感受到了她刺人的目光,那人转过身远远对她做了一个极其粗鲁的手势。

“由于今天晚上的胜负条件是有一方必须全部死亡,所以这将会是一场漫长的赛事,女士们先生们,你们有没有觉得拳手的数量好象太多了些呢?”威廉吼叫道。

“杀!杀!杀!”观众们几乎已到了兴奋高潮的临界点,每个人都急促剧烈地喘息着,眼神如吸毒后般涣散。几个妇人紧紧夹住了大腿,狂野刺激的气氛让她们分泌出了比做爱时还要多的体液。

“那么现在迎接你们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吧!战士们!”威廉目光转向铁笼里的拳手们,语气遗憾:“剩下一半,也就是十个人,这里只需要这么多。现在,开始吧!”

两只铁笼紧挨在一起的那一面栅栏突然同时升起,黑十字和陈家山谷的人同时愣住,随即如两群野兽般狠狠冲撞在了一起!

陈进生微微变色:“这是在搞什么?不是单场赛制吗?”

麦勒大笑:“陈,这种混战最近刚流行起来,我保证活下来的都是最强的!”

笼中此时已是混乱一片,闷吼声撞击声夹杂交错,淡淡的血腥味已经开始扩散开来,这使得每个人的眼更红,出手更快更狠!

陈野和麦加罗尔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对方作为目标,两人俱是微倾上身,急冲靠近!还未接触,陈野突然转向,将整个背部留给了麦加罗尔,一记凶狠侧踢扫断了袭向巴赤后脑的一名黑十字拳手的脖子,大吼道:“小赤!”

巴赤木然回身,满是茫然的眼眸恰巧看到麦加罗尔狞笑着一拳轰在陈野后心上,一口鲜血立即从后者口中急喷而出,看台上的流风兄妹登时大惊失色。陈野将巴赤护在身后,竭力格挡住来自麦加罗尔和另外一个拳手狂风暴雨般的夹击,渐渐向笼边退去。

随着笼中又一名大汉软软倒地,一阵枪响骤然爆起,众人脚下的石板立即被打得碎屑四溅。

威廉满意地看着纷纷住手的拳手们,和蔼地道:“做得非常好,只剩下一半了,现在你们可以休息一会儿,先生们。”麦加罗尔看着高处看台边缘平端着MP5冲锋枪的大汉们,眼中如刚开始撕咬猎物的野狼般兴奋残忍的光芒渐渐泯灭,意犹未尽地悻然退开。

陈野擦干嘴边的血迹,深深地看了一眼麦加罗尔,在刚才的攻防中对方的手臂几乎和自己的腿硬碰了几十次之多却若无其事,这不禁让他重新评估起对手的实力来。环视四周,陈野却发现自己身边除了巴赤只剩下了三个人。戈尔森捂住侧腰处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大概是断了肋骨。阿塔尔的左眼珠不翼而飞,眼眶只剩下一个深深凹下的可怖血洞,一个鼻梁骨歪在一边的尼日利亚人正帮他紧按住伤口试图止血。巴赤,是唯一毫发无伤的一个。

两面栅栏缓缓放下将双方重新隔开,威廉那极富煽动力的解说还在继续:“第一支美丽的圆舞曲已经跳完,现在双方都只剩下了五个人,这可真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比赛。女士们,先生们,让我们一起猜测——谁,又将会笑到最后呢?”

陈野盘腿坐下,他的五脏六腑都在热辣辣地燃烧着,骨头虽然似乎都没断,但吸气时肺部剧烈疼痛,他不能肯定那里是不是破裂了。巴赤木讷地站在他身边,粗豪的脸上带着不知所措的神色。

麦加罗尔好奇地注视着另一边的陈野,那个古怪的年轻人吃了他倾尽全力的一记重击却没有倒下,这家伙的身体是铁铸的吗?黑十字的王牌拳手困惑地看了看自己的拳头。

铁笼中横七竖八的尸体倒卧了一地,这些几分钟前还生龙活虎的强悍人类此时正以各种可怖的姿势僵直在紫黑粘稠的血泊之中。看台上的气氛似已达到了疯狂的顶点,观众们语无伦次地大声嚎叫着,他们被这血腥的场面刺激地浑身发抖,心理阴暗面对鲜血的渴望使得每个人的脸上都散发出性高潮后般满足的红晕。

每每在这个时刻,声名显赫的上流社会人士们心目中会觉得,那些肮脏野蛮的拳手们甚至比血统最纯正的比特犬还要可爱上那么一丁点。因为,拳赛比起斗狗来要好看的多。

看着身边仅存的四名同伴,麦加罗尔霍然站起走到笼边冷笑道:“这次你们的实力不弱啊?一下子就干掉了我五个伙伴!”

“能和我们打成平手,你们也不错。”陈野并没有抬头,平静的语调中不带一丝波动。

“你可真是个狂妄自大的家伙,如果被我抓住你那可笑的头发,我发誓你一定会后悔这种愚蠢的扮酷方式。”麦加罗尔讽刺道。

陈野直视他挑衅的目光,淡然道:“没有人能在和我格斗时活着办到这件事,包括你!”

威廉微笑着走近铁笼打断了他们:“先生们,作为一个尽责的主持人,我有必要和你们解释一下接下来的游戏规则。非常简单——单场赛制,一对一,活下来的人可以选择回铁笼或继续迎接挑战。现在,请双方各选出一位勇士到外面来。”

铁笼的相反两面栅栏打开,黑十字中走出了一个矮壮敦实的光头大汉,浓密蜷曲的胸毛下发达的胸肌高高凸起,整个人看上去竟似一块四方形的铁碑。

陈野刚跨步,却被戈尔森拦住:“教官,让我去!现在是五个对五个,您得让我完成自己的指标!”他大摇大摆地走到笼口,突然转过身来朝陈野略带着尴尬地道:“教官,其实......其实上次我藏起了一点酒,是最难弄到的罗夫伏特加。我没舍得喝,一直想送给您却又不敢。等会我万一要是回不来,那壶玩意就在我房间的枕头下面,您别忘了去拿!”

陈野微微动容,戈尔森立正敬礼,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铁笼。

在远处几十支黑洞洞的枪口环侍下,戈尔森与光头大汉小心翼翼地互相接近,两人的目光俱是放在对方的腿上。

戈尔森极其灵活地变换着步法,谨慎而小心地与对手绕着圈子。他心里十分清楚,这次面对的是十分强大的劲敌,在刚才的混乱中,五个丝毫不比自己逊色的同伴就悄然无息地倒在了自己身边。复仇的怒火让肋下的痛感变得麻木起来,戈尔森的眼神渐渐流露出杀气。

僵持了片刻,那光头大汉似是不耐,几下试探性的攻击后,他突然闷吼一声急冲向前,竟然是完全近身的打法!

身高腿长的戈尔森急退,他的优势是远距离重击,完全不想跟对手纠缠在一起。光头大汉身形粗壮,动作却极为迅速。他低头让过了戈尔森连续地侧踢,终于一举突破了对手双腿构筑的火力交叉点,和戈尔森展开了凶狠快速的近身肉搏!

几记势大力沉的膝顶后被挡掉后,光头汉子动作快如闪电,又一记凶猛地摆拳挥起,戈尔森避无可避,咬牙左手格挡,同时也是一记恶狠狠地膝顶撞向对手。

“叭”的一声,戈尔森的左手臂骨逆向吃力,顿时如麻花般扭曲折断,锐利的断骨自肘部刺出,肩头以下完全失去知觉。

“噗”的闷响,撞向光头汉子小腹的坚硬膝盖却被轻松挡掉。

戈尔森狂吼,左右两记扫踢逼开了对手,左手软绵绵地吊在身侧,面色惨白如纸。

陈野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场中的格斗,瞳孔中一缕微小但顽强的火焰渐渐燃烧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