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传说 第二章 苗域金花 第十二章 破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

无边无垠的厚实冰层上,一只全身披着厚厚白毛的庞然大物迈着稳重的步伐缓慢移动着,犹如威严的国王正在巡视自己的领地。

这是一只七岁大的雄性北极熊,它的运气显然一直不错。今天刚屏息静气地在一处破裂的冰缝边蹲伏了没一会,一只探头探脑上来换气的环海豹就被它轻松地拍碎了脑袋。

由于现在正是雌性海豹最繁忙的生产季节,这头重达800公斤的悠哉家伙从来就没有捕食上的烦恼。几乎是挑剔着吃完海豹的脂肪后,它慷慨地将这具一米半长的血淋残骸留给了欢叫着从天空中扑下的白鸥们。

拖着圆鼓鼓的肚子漫无目的地游荡了一会,北极熊疑惑地朝着远处的陆地方向嗅了嗅,随即人立起来望向了地平线上正在靠近的两个黑点。

那是两辆疾弛而来的黑色雪橇摩托,分飞翻起的雪浪中,它们带着巨大的怒吼声如离弦之箭般冲向了海陆交界处。

“哥!那边就有一只!”随着兴高采烈的大叫,一个斜背着冲锋枪,如希腊神话中泰坦巨人般狰狞魁伟的大汉跨下了雪橇。他满面留着漆黑浓密的短须,乱蓬蓬的头发随意的在脑后打了个结,敞开的野战服下,钢铁般的黝黑胸膛毫不在乎地裸露在凛冽的寒风中。和他那近乎恐怖的身形相比,整个陈家山谷中原以魁伟著称的前教官罗达简直就象个没发育完全的孩子。

另一辆雪橇上的年轻人缓缓走了过来,他的身材修长挺拔,脸庞雕塑般刚毅,眼神冰冷漠然,竟似没有半点人类的情感存在。

“哥,你看你看!”魁梧汉子递过了手中的军用望远镜,注视着年轻人的目光中竟带着孩童般的依赖。

年轻人皱了皱眉,沉默着接过望远镜,身后披散的长发在风中飞散舞动。

“小赤,你比我还要大上几岁,怎么带队的时候还是象个小孩似的拖着我到处乱跑?”年轻人语气中带着一丝淡淡的责备。

大汉呵呵憨笑,巨大的双手揉搓在一起,神色忸怩道:“哥,你还记得八年前我们第一次吃烤熊肉吗?我一直也忘不了那滋味!”

年轻人怔了怔,思绪不由自主地飘到了那些遥远的日子,粗豪的教官,沉重的原木,残酷的训练,还有......血腥的杀戮!他几乎是仰视的看着面前铁塔似的伙伴,冷漠的面容不禁也变得柔和起来,自从那个晚上以后,自己就多了个外表狞恶实际上内心却柔软善良的弟弟。

两个年轻人,正是陈野和巴赤。

隔了一年从美国急急赶回的小四并没能左右陈进生的想法,地狱般训练中走出的陈野身上几乎集中了所有拳手的优点——残忍、冷静、敏锐、果断。他的重击、侵扰、反关节及地面技术都极其出色,然而最突出的,还是那可怕的重击。

在之后几次因维护巴赤而和其他拳手的火拼中,这个日益强大起来的中国小子展示了他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攻击腿法。争斗往往在短短十几秒内就结束,无一例外地被踢烂上半身的尸体给陈野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当几年前张龙兄弟向陈进生辞去职务离开山谷后,陈野和巴赤并没有能够以最后一批黑火队员的身份告别这片寒冷荒凉的土地,而是握住了张龙兄弟留下的接力棒。当陈进生当着整个拳手营宣布他和巴赤为新的一任体能教官时,以至于有人当场尿了裤子。

巴赤这些年来无疑是最无忧无虑的人,他本就是个孤儿,山谷的环境虽然严酷,但长时间生活下来,他已隐隐约约地把这里当成了家。至于出不出的去,巴赤根本就不去考虑,因为每次看着陈野一语不发地挡在自己身前杀人时,他似乎觉得,自己也有亲人了。能和亲人在一起,他已不想再奢求什么。

“是不是馋了?”陈野有些哭笑不得。由于黑火的解散,拳手营已经扩大至一千人以上的规模。这些凶残乖戾的恶棍们只要稍微放松一下监管就难免会有斗殴寻衅之类的事情发生,他想起站在陈进生面前对着几具乱七八糟的尸体解释失职的原因只不过是因为宝贝弟弟要吃烧烤就觉得头大无比。

巴赤不说话,却偷看着陈野的脸色。

陈野面无表情地向那只北极熊行去,巴赤大喜,跟在后面叫:“哥,拿我的枪去......” 陈野猛回头,一下子冷下来的目光直盯得巴赤惶恐不安地低下了头。“我们是做什么的?”他淡淡的问。

“体能教官。”巴赤犹豫了一会回答道。

陈野看着自己的手,那上面疤痕累累,几乎已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似是自嘲地笑了笑,他又问:“之前呢?”

“是拳手。”这次巴赤很肯定。

陈野转身就走:“那就相信你自己的力量!”

北极熊高高人立,对着直走过来的陈野张开大口吼叫着,口涎一滴滴地流下了嘴角,巨大熊掌上的利爪已经完全伸出肉垫,闪着锋锐的可怕寒光。这头处于北极生物链最高环节的霸王正处在焦躁的发情期,毫无疑问的是,它被面前这个渺小生物的狂妄举动激怒了!

陈野静静地站在小山般的北极熊面前,只是以一个再正常不过的姿势安静而放松地站在那里,眸子已变得空洞而漠然。命运多变的折磨,已使得他不再尊重任何生命,其中也包括了他自己。

巴赤抛掉了枪,咬着牙叫:“哥,我来!”

陈野看都不看他一眼,只是微摇了摇头。震天的吼声中,那熊已是一掌拍下,熊掌未到一股劲风已将陈野的头发激的飞舞起来,这只凶兽能轻易拍碎重达三吨的海象那坚硬的头骨!

巴赤大急,正要冲上时陈野突然向右侧身!凄厉的风啸声骤然响起,他第一腿就毫不费力地砍折了北极熊袭来的前掌!闷然撞击声连响,电光火石的瞬间陈野又是接连三腿踢在那熊的胸腹处。 收腿后傲然负手站立,对紧接着拍下的另一只熊掌竟是视若不见!

在巴赤目瞪口呆的注视下,一股粗大的血泉从北极熊的口中急喷出来,淋了陈野一身。熊掌在他额头一尺不到的位置软软垂下,轰然声中这头白色巨兽仰天倒地,沉重的身躯震得附近的冰面都在微微颤抖。

陈野转身举步,经过巴赤身边时平和地道:“我在的时候,可以为你猎熊,杀光那些欺负你的人,因为我是你的兄弟。可是你有没想过,有一天我死了,谁又来做这些?”

巴赤全身震了一下,脸上肌肉抽搐,怔怔地站在原地竟是呆了。

如果说一个人所能够发出的最大声音是叫喊,十个人是齐吼的话,那么一千个虎狼汉子在一起所能弄出的动静,就只能用堪比波音飞机起落时的可怕噪音来形容了。

整个拳手营的大汉们在离营地二十多公里的森林边,围起了一个巨大的圈子,震耳欲聋的叫嚣声中,两个赤裸着上身的汉子正在圈中的空地中央角力。拳手营中所谓的“角力”和外面有着大大的不同,这里的规矩很简单不准用腿,不准拌跤,更不允许拳击,只能以一个姿势——推扭中将对手高举过顶再用力掼在地上,背部着地就算得分!这种粗悍狂野的格斗方式几乎是完全由上肢和腰腹发力,在拳手营极为风行。

戈尔森咧开大嘴志得意满地搂着十几个酒瓶,里面都或多或少的装着烈性酒。这些拳手营中最难弄来的宝贝儿在他的怀里已经被捂得发热。作为这一千来人的队长,他自然而然地成了酒徒们投注的庄家。

见场中的较量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状态,白人队长朝两个扭在一起的汉子丢了个眼色。其中一个黝黑的印度大汉立即一手掐上了对手的脖子,另一只手拎住了对方那根宽大的牛皮腰带,大吼一声将整个人举了起来!

顿时欢呼声、咒骂声以及此起彼伏的尖利口哨声海啸一般席卷了全场,这让人刺痛耳膜的声浪是如此巨大,以至于将两辆高速行来雪橇摩托的引擎轰鸣声变得几乎微不可闻。

在无数双发红的眼睛注视下,戈尔森得意洋洋地拧开一瓶伏特加猛灌了一口,大笑道:“该死的,我床下的酒快够洗澡的了......”目光转向间,他奇怪地看到场中那个印度汉子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泥塑木雕般站在原地高举着龇牙咧嘴的对手。

“阿塔尔,你这个狗娘养的来西伯利亚前在印度国家举重队干过吗?”戈尔森怒气冲冲地大吼道。

印度人仍是一动不动地站着,两眼无神地看着戈尔森的方向,整个人疟疾般抖个不停。

场中不知何时已经变得鸦雀无声,所有的人都面如土色地注视着白人队长的身后,戈尔森感觉到了异样,惊恐万状地回过头去——满身血迹的陈野正负手站在身后,锐利的目光刀一般直刺在他脸上!

戈尔森喉中发出一声无力的呻吟,手一软,酒瓶统统跌落在雪地上。清脆的碰撞碎裂声中,一股三种以上烈性酒搀杂在一起的香味,飘进了每一个人的鼻子中。在严令禁酒的拳手营,这种味道远比魔鬼的诱惑还要可怕,它甚至有时能引发一场小型的骚乱!

醇厚透明的酒液迅速渗进雪地里,几个完好无损的酒瓶静静地躺在雪中似在等着勇者去享受,然而却没有一个人向那个地方望上一眼。

西伯利亚的风很硬,吹在身上象是刀子在割,但比风更硬的,是陈野的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