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传说 第二章 苗域金花 第十章 龙虎兄弟

a13141431143 收藏 1 2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size][/URL] 偌大的广场上死寂一片,静得似乎连雪花飘落地面的声音都清晰可辩。身着雪地迷彩的守卫们或是亢奋或是冷漠地平端着手中的枪械,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历来就毫无人员补充的黑火,由于这些年大批达到年龄的队员调去陈家第一线的关系,剩下来的这一百多人更是显得弥足珍贵。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


偌大的广场上死寂一片,静得似乎连雪花飘落地面的声音都清晰可辩。身着雪地迷彩的守卫们或是亢奋或是冷漠地平端着手中的枪械,粗重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历来就毫无人员补充的黑火,由于这些年大批达到年龄的队员调去陈家第一线的关系,剩下来的这一百多人更是显得弥足珍贵。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损失,陈进生早就命令山谷东西两侧分开,满身精力无处发泄的成年拳手们踏入黑火区域的行为是被严令禁止的。


而就在刚才,一个花费了陈家无数人力物力的黑火队员,如同根被折断的木柴般硬邦邦地倒在了冰冷的雪地上,而凶手居然是个进队甚至不过短短一个多月的新人小子!罗达不可置信地瞪视着眼前这个将黑火建队以来零伤亡记录轻易终结的矮小少年,陈野正弯下腰用雪块擦拭着靴子上粘稠的血浆,神色冷漠而镇静。


罗达慢慢举起右手,眼中开始流露出强烈的杀气。在这个前雇佣军指挥官的心里,任何违反纪律的人都将受到应有的惩罚,在军队如此,在黑火中更是如此。


一个魁梧的身影从散乱的黑色人群中走了出来,将陈野拦在了身后。罗达愣了愣,随即怒吼道:“巴赤,你马上给我滚回去!这是命令!”


“教官!我请求您给我五分钟的解释时间!事情并不是您想象的那个样子!”巴赤用尽了全身力气喊出来的声音在颤抖,却很坚决。


“如果我说不呢?”罗达已经被气得快失去理智了,戴着雪白手套的右手仍在高举着,一旦挥下场中将在5秒之内多出两具人形筛子。


一双漆黑发亮的军靴缓慢而坚定地站在了巴赤旁边,紧接着两双、三双...... 在罗达教官暴怒的眼神中,陈野的前面多出了一排黄皮肤黑眼珠的脸。这十几个来自各个营房的队员当中,甚至有着陈野连名字也叫不上来的朝鲜人!


“我们,以至于整支黑火都知道迈克他们每天都对陈野做了些什么!”一个声音说道。


罗达的目光立即凶狠地盯在了几个迈克同营房的白人少年身上,见他们纷纷垂下了头,心中了然的黑人教官转向巴赤吼道:“那为什么不报告?”


“报告有用的话拳手营每天就不会死那么多新人了!再说,您心里也是偏向着这些欧洲同乡的吧?”另一个声音冷冷的道。


“放屁!”罗达脖子上青筋暴起,他有一种想把眼前这一排可恶的小鬼统统干掉的冲动。


陈野从人墙后走出,发自内心地冲每一个试图保护自己的人微笑着,轻轻地说了一句话。


“什么?你说什么?”罗达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报告教官,由于是在徒手训练中我的一时失手而并不是什么私自斗殴之类,所以您并没有下令格杀我的权力!”陈野标准地转身敬礼,清清楚楚地回答道,如成年人般狡黠的笑意在眼中一闪而没。


罗达气结:“你这是失手?!你刚刚象踢碎西瓜一样踢爆了他的头!”


“那是他和您的失误!他不应该选择根本不在同一水平线上的对手作危险的徒手对练!您更不应该批准!”陈野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淡淡的遗憾:“当然了,我还是要负一定责任的!虽然我坚决遵照了教官您传授的格斗信条:在敌人彻底失去反抗能力前予以最迅速最致命的打击!但是在强大的黑火中,我没想到还会有这样脆弱的队员,是我失手了!”


罗达语塞,竟一时想不出理由来反驳这个突然间变得伶牙利齿的孩子。巴赤则长长地嘘了一口气。


“你这一套东西是小四教的?”远处一个沉稳的声音传来。


所有的士兵几乎是同一时间收枪上肩,绷直了身体“啪”的一个敬礼!陈进生背负着双手施施然踱了过来。在这个不怒自威的中年人面前,所有人都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压力,就连罗达也是以笔直立正的姿势迎接着这个山谷的真正主人。


陈野平静地迎着陈进生那锐利的目光:“四哥他只教过我不要私下和任何人起冲突,陈先生!”


陈进生皱了皱眉,指指地上鲜血已经凝固了的尸体:“有必要下这么重的手吗?给我个理由!”


“黑火以及这个山谷的存在只有一个目的——制造强者!陈先生,死去的人已经死了,没什么好多说的。只要您答应某一天给我自由,我能为陈家做更多的事!”陈野脸上露出残忍的笑意:“从救我回来的那一天起,您和我都知道,我和这种废物是不一样的。”


看着面前孩子眼神中赤裸裸的欲望,耳听着这些刻薄露骨的直白,老辣如陈进生也不禁微微动容。沉思了片刻,他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四周的士兵立即举枪上膛!


“你们是黑火!是家族未来最优秀最铁血的战士!在不断变得更强大的同时你们之间要屏弃很多让你们之间存在隔阂的东西!比如说国籍、种族、肤色!”陈进生严厉地环视全场,声音低沉有力:“你们都是孤儿,以后在身边陪伴你们照顾你们甚至为你们挡子弹的只能是现在的队友!习惯也好,不习惯也罢,从明天开始我要看到一个崭新的黑火!一个拧成一股绳的黑火!家族需要的是一个强大的团队,而不是一盘凶悍的散沙!”


“在将来面对数倍甚至数十倍于己的敌人时,你们就会发现有一个真正可以用生命去托付的战友在身边,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陈进生的语气平静:“只要做到这一点——团结,我的孩子们,我向你们保证,有一天黑火的名字会响彻全世界!”


“黑火!黑火!黑火!”少年们的眼角开始莫名地湿润,灵魂深处的某个地方正在猛烈地燃烧。他们整齐划一地举起右臂,齐声大吼着。自很久以前起,这个名字已经代表了他们生命中的全部。


陈进生淡漠地微笑:“至于这件极其不利于黑火团队性事情的处理......”他意味深长地看了陈野一眼:“我建议罗达教官将这名队员调去拳手营,做错了事情,总是要惩罚的!”


“是的,先生!”罗达立正敬礼,陈进生摆摆手,转身离去。看见陈野仍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几个亚裔少年心中难过,绝望地叹息起来。黑火和拳手营的严格程度简直就是天差地别,由于源源不断的罪犯和自愿者被运进这个山谷,所以拳手营的教官根本就不拿人的死活当作一回事。拳手对他们来说只是产品,不合格的就要销毁掉。在那边,规定时间内完不成训练任务的最宽大的处理是——与灰熊在一只铁笼中关上20分钟!


“报告教官!我申请和陈野一起调去拳手营!”巴赤吼道。旁边一直木无表情的陈野明显地震了一下。


“批准!你自己要找死那就去死吧!”罗达完全失去了耐性,今天的这帮小子都是怎么了?取下腰间的对讲机叫了一会,罗达狞笑道:“拳手营正在二十公里外的海边集训,我命令你们两个自己跟着外面的脚印跑步去报道!现在就去!”两个少年敬礼转身,罗达又叫住了他们:“顺便提醒你们一下,方圆几百公里之内只有冰和雪,运气好的话你们还能碰到西伯利亚虎!所以逃跑就不用去尝试了!”


“干吗要卷进来?”陈野在路上头也不回地问。


巴赤憨憨地笑:“本来就是我没用,如果我有胆量帮着你揍他们的话也不会出这种事了。现在你一个人去那边,我去了也好陪你说说话什么的。”


陈野冷哼一声:“你就不怕被那些大家伙欺负?”


“不怕,我肉多,他们真要打也能抗住,兴许还能帮你挡两下。”巴赤拍拍胸脯。


“......”


陈野那灵敏的嗅觉帮了大忙,大面积的降雪几乎掩盖了所有的脚印。在奔跑了将近一个小时后,围在一起的密密麻麻几百人出现在视野中,与此同时,一股浓烈的肉香味也传到了两人的鼻子里。


肚子早就饿得叽里咕噜的陈野猛地加快了速度,将大呼小叫的巴赤抛到了身后。挤开了面露诧异的大汉们,陈野来到热浪燎人的圈子当中。劈开的粗大原木搭成的火堆边,两个长相几乎一模一样如坦克车般壮实的豪猛汉子反穿皮袄,隔着火堆合力转动着一根碗口粗的铁叉,三米多长的叉上赫然穿着一只剥了皮的北极熊!这头几百公斤重的庞然大物,直压得支撑着铁叉两端的钢筋架“吱吱”作响。一张染成了红色的熊皮,正被其中一个汉子坐在跨下。


猎猎舞动着的火苗欢快地舔食着已焦黄发脆的熊肉,不时有大滴大滴的油掉落在火堆中,发出“哧哧”的声响化作缕缕清烟散去。奇怪的是尽管围观的那些长相狞恶的魁梧大汉们早已被诱人的肉香引得垂涎欲滴,却没有一个人靠近火堆,反倒远远空出了一个偌大的圈子。只剩下那两个满脸留着浓密胡须野人般的汉子旁若无人地转动着铁叉。


陈野径直走到火堆旁盘膝坐下,左侧那汉子余光扫见有人走近眼中登时凶光一现,转首见是个矮小的孩子时倒是怔了一怔。熊掌似的大手搔了搔脑袋,翁声翁气道:“小子,你来这里做什么?”开口却是一口汉语。陈野指了指快烤好的熊,淡淡道:“吃肉。”


两个粗豪汉子面面相觑,猛然间哈哈大笑起来,声如金铁交击,威态摄人。陈野神色冷漠地坐在原地动也不动,倒是旁边围住的几百人纷纷变色,悄悄地又将圈子拉大不少。


“不错啊!到底是我们国家出来的小鬼!”那左侧汉子大拇指一伸,目光扫向围观众人满脸轻蔑道:“哪象这些个熊包,妈了个巴子明明馋得要命硬是没胆过来!”


说话间巴赤也挤进圈子,犹豫了一会走到陈野身边坐下。右侧汉子撕鸡翅般扯了半条熊腿递给陈野,陈野脱下野战服平铺在地上,放平了将近自己半个身子大的熊腿和巴赤狼吞虎咽地啃了起来。


左侧汉子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哥,你看这两个孩子是不是和咱小时候一样,吃东西硬是象饿死鬼投胎似的!”右边那个脸上多了道巨大伤疤的汉子望向正在埋头大嚼的陈野,目中尽是和蔼笑意。


两条猛虎般的汉子手劲大的匪夷所思,顷刻之间便将那头大熊分成了几十块。右边那汉子从怀中摸出个大号军用水壶仰脖灌了一口后递到了对面,一股浓郁的酒香味顿时弥漫在空气中。左侧汉子刚接过水壶,立即听到周遭狂吞口水的声音大起,他铜铃大的眼睛转了转,大笑道:“小子,喝酒不?我家乡的酒!”


巴赤嘴里塞满了肉拼命地摇头,陈野头也不抬地接过水壶“咕嘟嘟”喝了一大口抛还给汉子。两条大汉目中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激赏之色,左边那个更是喜的抓耳挠腮:“哥!这小子好对我胃口啊!妈了个巴子,这壶红星老毛子喝口下去还得喘上半天呢!”


陈野能喝酒是有原因的,和小四在一起时,他不知道被那个毫无为人师表可言的家伙灌了多少马尿下去。见PLAY BOY和阁楼印象对小徒弟的影响甚微,床下从烈性高粱到马爹利是应有尽有的小四便立志要将陈野铸造成一个小酒徒,以示“衣钵有传”。于是一段日子下来,除了对中国五千年历史有了大致了解和拥有一口过的去的英语外,陈野的酒量也同时有着“质的飞跃”。


很快的,一壶烈酒被两大一小喝得涓滴不剩。脸上有疤的汉子扔掉手中啃了一半的熊头站起了身,对着围观的众人做了个手势。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几百条大汉冲进来将剩下的熊肉分得干干净净。


左侧汉子见陈野光着个膀子,便脱下暖和的羊皮袄子给他裹上,抚了抚男孩的头:“小兄弟,你就是下午杀人的那个黑火小子吧?”


陈野看着他腰后别着的大口径转轮手枪和黑色对讲机点了点头。汉子就笑:“我叫张虎,他是我孪生哥哥张龙,是这帮王八蛋的体能教官。从今天开始你和旁边那大个小子就算是拳手营的人了,既然来了就安心地呆下来,能杀人的肯定不孬!哥哥和你特别投缘,以后在这里要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惹你......”他傲然伸出右手对着正前方划了一个大大的半圆:“不管你对是不对,老子都帮定了你!在这个破地方,除了老陈还真没咱兄弟俩一把捏不死的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