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


两架通体迷彩色的米-24直升机腾空而起,带着巨大的轰鸣声飞向远方,螺旋桨卷起的强劲气流在广场上引发了一场小型的暴风雪。陈进生在漫天飞舞的雪屑中竖起了衣领,目送着天空中的两个黑点越来越小,心中怅然若失。


作为一个七十年代后期方始崛起的台湾黑道家族,陈家能在短短十数年里雄霸宝岛并将势力扩展至大半个亚洲,除了高明的家族掌舵人——陈进生的胞兄陈进东起到了决策性的作用外,坚忍老辣的陈进生本人亦扮演了陈家前进道路上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早在八十年代初期陈家崭露头角的时代,陈进生就在家族会议上坚执己见,一力要在西伯利亚这块寒冷肃杀的土地上秘密打造一个陈家私有的训练基地。睿智的陈进东在略加推敲后立即表示无条件支持。在花费了一笔天文数字后,陈家如愿以偿地得到了近北冰洋边一个小山谷的三十年使用权。为了保障这些来自异国的慷慨投资者们“万无一失”的人身安全,俄罗斯地方政府甚至为驻扎在山谷内的陈家守卫提供了包括了单兵地对空火箭在内的大量军火。


建造基地期间,陈进生又陆续引进了一批海外雇佣军。这些经验丰富的战争老鸟们丝毫不能摆脱深入骨髓中的军人本性,整个山谷边缘被他们搭满了大大小小的防御工事,铁丝网的外围是宽达十平方公里的雷区,唯一留下的一条道路入口被超过六挺以上的M2重机枪24小时瞄准着。雇佣军的队长也就是现在的黑火教官罗达曾在陈进生的面前拍胸脯保证,没有陈进生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可能活着踏入或是离开这片山谷。


这些年来,罗达忠实而完美地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即使是每天都要被逼着与野兽搏斗的拳手营都从来没有一个人试过逃跑,哪怕是想都没有人想过。因为人人都知道,呆在山谷里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事实证明,陈家的巨额投资是卓有成效的。十几年来,在陈进生的直接调教下,这片山谷里走出的拳手在世界顶级的地下赛事上的锋芒已远远盖过了其他西伯利亚训练营,这些残忍而冷静的杀人机器赫然已成了令人生畏的新一代西伯利亚代言人。而这片在最详细的军事地图上也没有标识的小山谷也因此名声大噪,风头直逼地下世界最负盛名的哥伦比亚黑十字训练营。


悬殊的势力差距使得陈家的博彩公司在拳赛上赚得盆溢钵满。然而目光长远的陈进生却并没有满足于此,六年前他又一手创建了黑火突击队。与拳手们不同的是,这些自世界各地搜寻来的孩子掌握着更为全面的杀人技巧。年满十八岁的孩子将在接受为期一年的军事训练后离开山谷,为陈家各地的黑道血脉注入一支年轻而强悍的兴奋剂。


在最近的一次家族会议上,陈进生就陈家分支在日本与当地黑帮屡次冲突一事发表了看法,语气淡然:“现在把各地的黑火调过去,三天之内那个叫什么山口组的帮会将在日本不复存在。”陈进东沉思片刻后否决了这个提议,现在陈家日益扩张的势力好比一张越织越大的蛛网,而牢牢维系各个角落稳固性的那些最强韧的蛛丝正是黑火的力量。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老谋深算的陈进东是万万不肯轻易在这个弹丸小国砸上自己手中这张王牌的。


直升机逐渐远去终于消失不见,陈进生收回目光微叹了口气。两架钢铁雄鹰上除了小四,还坐着十二个黑火队员。他们将一起去到大洋彼岸的那个充满着危险和机遇的国家,为家族而战。


这些年来,每当一批批坚强铁血的黑火少年敬礼离开时,陈进生总是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感。夜深人静时,他坚若磐石的心里会在突兀间流过一张张年轻倔强的脸和一个个耳熟能详的名字。一旦踏出这个山谷,这些如野狼般在残酷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孩子们能做的,无非只有杀人与被杀而已。尽管,这所有的一切在他们小时候被家人以各种价格出卖的那一刻起早已注定......


努力清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陈进生自嘲地笑了笑。或许人是真的因为老了才会变得软弱而多愁善感,他摇了摇头,转身步入那幢黑色楼房。


※※※


罗达教官怔怔地看着监视器,心中震骇不已。自月前的那个晚上起,陈野每天都要来这块地下训练场享受罗达的定制的“特殊大餐”。


每当沉重的铁门缓缓合上后,在超过八支摄像头的监控下,这个白天总是勉强在规定时间内完成训练的弱小少年,会在瞬间变得凶狠而极富攻击性。超负荷的运动量下,他毫不吝啬的挤榨着体内所能调动的每一分体力,几乎是飞跃着提升的体能,震撼着每一个坐在监视器前的人。在刚才,他甚至在短短三分钟之内,就踢断了面前那根粗大的木桩!


“罗达,现在看起来仅在攻击力方面,这孩子似乎已经超过了任何一个黑火队员,那他平时训练时演的是哪一出?”端坐在监视室里的陈进生也微露诧异。每天晚上在这里看着陈野一日千里的进步已经成了小四走后他唯一的享受。


“隐藏实力吗?我不知道,先生。说句老实话,我从没见过这样可怕的小鬼!”曾排名世界前百的老雇佣兵困惑地回答道。


陈野脱去上衣,露出一身与他年龄极其不相称的,铁条般强健的肌肉,躺在地上推举着沉重的杠铃,动作间汗出如雨。只有在这个完全封闭着的房间里,那具平日刻意维持的假面才会在不知不觉间褪去,强悍的本性随着狂热的体能训练一点点被激发。这一刻,他似乎又变成了那只被囚禁在笼中的孤独野兽。


做完最后一个卧推,陈野将上衣搭在肩上,跨出升起的铁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尽管知道自己所处的地方并不是牢笼,每次听到绞起铁门的钢索发出的沉闷声响还是让他忍不住心情愉悦起来。


独自穿过空旷的广场,听着皮靴踩在积雪上发出的松软“嘎吱”声,陈野眼中的幽幽绿芒渐渐隐去。迈克的挑衅每天都在继续,在他的带动下,同营房的几个白人少年也开始以作弄陈野为乐。这让本来还对巴赤还有些忌惮的迈克彻底抛弃了顾虑,几乎已到了一时半会见不到陈野手就发痒的地步。


陈野阻止了巴赤准备去向教官告发的想法,更加不指望巴赤能够帮自己出头。因为他知道,巴赤虽然很强,但有时候强并不代表凶狠,这个大个子蒙古族少年的心其实柔软得象羽毛。


站在营房门前,陈野轻叹了口气,推开了门,几只军靴立即带着风声扑面砸来!陈野微微偏头,“扑扑”几声靴子撞上了身后的门板掉到地上。“小子,反应不错啊?是不是罗达大叔教过你怎么不被人踢屁股的招数了?哈哈!”迈克半靠在墙上讽刺道,一支忽明忽暗的香烟把他的脸映成了诡异的暗红色,旁边的几张床上传来一阵轰笑声。


陈野默不作声地走向自己的床,罗达教官大声吼出的队规又在耳边响起:凡是黑火队员私自斗殴致人死亡的,就地格杀!陈野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自己,在没有回到那个女孩身边之前,他不想也不能出半点岔子。


迈克被陈野的举动激怒了,在这个不卑不亢整天面无表情的中国小鬼面前,他的耐性永远荡然无存。陈野抬头看着跨步过来拦在自己面前的白人少年,语气冷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迈克回过头笑:“嘿!伙计们,他问我想干什么?这黄皮小子在威胁我呢!”


“迈克,踢爆他的脑袋!”


“不,我看先拧断他的手,再让这小杂种跪在地上扮驴叫!”


“把他衣服全扒了扔出去怎么样?”


一阵亢奋地叫嚣声后,迈克否决了所有人的建议,带着笑容他点亮打火机照向自己的裤裆——那里正不着寸缕丑恶地大张着,迈克愉快地晃动着两条长满长毛的大腿:“来吧猪猡,从我这里钻过去吧!我保证,你明天可以快乐地过上一整天!”


陈野的眼睛慢慢的眯了起来,指甲早就深深地刺进手心,身体因为过度的羞辱而开始不停地颤抖。迈克快乐地大笑:“伙计们!你们看,他正在吓得发抖呢!哦,仁慈的上帝,快救救这可怜的孩子吧!他就快小便失禁了!”


就在陈野的瞳孔中诡异地亮起一抹碧绿的光芒时,酣声如雷的巴赤突然在睡梦中呛了一下,剧烈地咳嗽声中他如半截铁塔般坐了起来。看了看屋子里的形势,睡眼惺忪的巴赤很快清醒过来:“陈野你回来拉!快睡吧!迈克你小子半夜三更光个屁股干嘛?好了,都睡吧!”


陈野缓缓放松身体,一语不发地走向自己的床。迈克恨恨地瞪了巴赤两眼,也躺到了床上。他对面的铺上伸下个脑袋,小声道:“迈克,我们这么多人,根本不用怕他......”


“闭嘴!”迈克恶狠狠地骂道,随即使劲揉了揉眼睛,“他妈的是不是出毛病了,人的眼睛怎么可能会发光呢?可怕的中国人!”迈克略有些疑惑的在胸口划了个十字。


雷打不动的三十公里负重越野后,罗达教官看了看腕表:“小崽子们!我不得不说,今天你们表现的还有那么一些象个男人!由于整支黑火的努力和本人的完美教导,你们今天的所花在这条破路上的时间要比历史最好成绩快了7分钟!”


满意地看着广场上整齐如林的黑色方阵,罗达吼道:“由于你们的良好表现,我宣布,从现在开始至午饭前的训练内容为徒手对练!可以自由选择对手!这意味着你们可以选择运动或是偷懒!”


“报告教官!”罗达话音刚落,另一个声音立即响起。


“批准发言!”


“我请求同营房的中国陈作为对手!”一片哗然声中,迈克得意洋洋地高举着右手。


罗达迟疑了一下:“批准!但我想听听理由,迈克!”


迈克真诚地微笑,湛蓝的眼睛如宝石般闪闪发亮:“大家都知道陈是我们这里个头最小的同时也是最弱的,我只是想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帮助他,教官!”


“很好!全队解散!自由组成徒手对练模式!”罗达大声下令。迈克是黑火队里仅次于巴赤等少数几人的格斗尖子,如果不是体形上处于劣势他的攻击能力可能还在巴赤之上,由他去点拨那个没有实战过的小鬼真是再好不过了,罗达暗自想道。


“报告!”又一个声音吼道。


“批准发言!”


“我请求做陈野的对练,教官!”巴赤越众而出,一脸的焦急。


罗达勃然大怒,一脚就把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踹了回去:“滚蛋!他妈的你在捣乱吗?那天的事还没找你算......”


“报告教官!”


罗达怒气冲冲地望去,矮小的陈野在角落里举着手,目光清澈坚定:“我同意做迈克的对练!”


几分钟后,迈克好整以暇地站在了陈野对面,他连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好的运气,可以名正言顺地把这可恶的小鬼教训一顿。灵活地转动着脚腕,迈克的脸上露出一丝狞笑:“我只打断你身上的六处骨头,别怕,我会很小心的!”


陈野紧闭着双眼,并没有任何的准备动作。


“天哪,这小子真是懦弱,居然吓得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了!”迈克轻蔑地想着,同时为自己在昨天晚上差点被这中国小子吓住感到很恼火。


“听我口令,准备......”罗达的声音席卷了整个散开的对练阵形。


陈野的眼睛还是紧紧闭着,毫无动作。巴赤在远处脸憋得通红,额上冷汗淋漓。


“开始!!!”


迈克身体微微左侧,右腿在空中带着凌厉的风声踢向陈野左肩,他对自己的腿法一向有着强大的自信,想起以后这小鬼只能用一只手过一辈子,迈克的心脏几乎亢奋地快要爆开!


一记令人耳膜隐隐发痛的尖锐呼啸声骤然响起,瞬间盖过了所有声音,压抑已久的暴虐野性终于无法遏止地爆发出来!迈克的眼神恰好对上了睁开眼的陈野。“野兽!”这是迈克心里唯一的想法,他看到的眸子里根本就没有丝毫的人类情感,有的只是食肉猛兽虐杀猎物时那冰冷残忍的光芒!


“喀嚓”一声脆响,所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迈克的右腿,被陈野高速迎上的利腿轻松砍断,以极其匪夷所思的角度软软折在身后。在他那痛彻心肺的惨叫声中,陈野突然露出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偏腿扫向迈克的头颅。“扑”的一声,迈克那坚硬的颅骨根本就无法阻挡那股可怕的力量,整个头如西瓜般爆开,鲜血脑浆四处飞溅,围着尸体喷成了一个大大的放射状圆形。


不等罗达教官吩咐,四周训练有素的士兵立即围了上来,至少二十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陈野。所有的眼睛都在看着罗达,只要他一声令下,陈野将立即被打成马蜂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