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虎传说 第一章 劫 第一章 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202/


公元1985年8月23日夜,中国云南境内。

一辆"太湖"牌长途客车顶着大大小小的包袱行李正沿着蜿蜒黑暗的国道蹒跚而行。前车窗上贴着一块硕大的纸牌"昆明——西双版纳"。车头前的两盏鬼火也似的昏暗灯光努力照亮着不知去向的前方。


整日的颠簸劳顿使得车上的人们大多已沉沉睡去。驰之不尽的路面加上单调的发动机轰鸣声实在是最好的催眠曲,连客车驾驶员也在努力抵抗着睡意的侵袭,时不时用乌黑的大手搓一下自己由于过长时间没有活动而略显僵硬的脖子。


酷暑的夜晚对驾驶员来说,应该是一天中不可多得的清爽时间——整个白天太阳肆无忌惮地在车顶上烙下的炙热温度被夜风一丝丝温柔地抹去,在风之精灵那轻柔小手的撩拨下,高温给人带来的烦躁心理会不知不觉间流淌至尽。


可是今天晚上除了庞大车身开动时带起的劲风以外,客车外的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找不到一点点风的影子。远方近处大大小小的植物们都仿佛死物般连一片小小的叶尖都不动一下。周遭连绵不尽形状不一的山体如同只只来自远古的巨兽,默然盘踞在夜色笼罩之中,一片死气沉沉。


猛然间,山风大作,咆哮的怒吼在一刹那间就覆盖了整个世界。客车司机显然注意到了异样的天气,他恼火地探出头来仰望夜空,却见到了让他须发皆竖的情景——天边隐隐亮起的电光中,空中不知何时已完全被乌黑阴沉的积雨云所完全覆盖。狰狞可怖的雨云层眼见着越变越厚,越压越低。


“山雨欲来风满楼”,这句话所包含的常识在中国恐怕连孩童都明白。在费力地咽下一口吐沫的同时,他大力踏下了“太湖”牌的油门。


这辆公里数已超过赤道长度几圈的老爷车在发出一阵沉闷轰鸣声后,加速向前方驰去。司机点了根“龙泉”,眯着眼长吸了一口喃喃道:“可千万别下大雨啊!”略微扫了一眼人满为患车厢,他还是为车队收购了这辆监狱转运犯人的大型客车而赞叹不已,虽然它的年龄老了些窗户上又尽是密密麻麻的铁栅栏,可那超级低廉的价格和它创造的营收相比实在是物超所值的很了。


在几十甚至几百公里没有任何辅助照明的恶劣路面上开夜车遇到稍大一点的降水都能让最老练的驾驶员心惊胆战,更别说是一场过后能把盆地变成湖泽的暴雨了。在享受着别的驾驶员没有的高薪工资和油水的同时,长途客车司机唯一的奢望就是路途中不要有状况,只要干过这一行的人无不知道在几千里地上抛锚打滑时一人孤单无助时的感觉的。


可有时,老天偏偏就是不遂人愿。在司机刚刚扔掉烟屁股后,一束耀眼的闪电夹杂着庞然的气势从苍穹深邃处刺了下来,瞬间把天地见照得雪亮。紧接着,一连串巨大暴戾的雷声铺天盖地砸了下来,震得人耳膜“嗡嗡”直响。


汽车最后一排的座位当中,坐着一对年轻的军人夫妇。男的挺拔俊朗女的眉目如画,全身的橄榄绿衬得两人更是显得英姿勃发。妻子手中还抱着个襁褓中的男婴,已是被雷声吓得大哭起来。那年轻母亲大为心疼,一只手虚掩住了婴孩的耳朵,另一只手爱怜地去抚那孩子的脸庞。


不知是那孩子饿了还是天性使然,当母亲的手指抚摩到他的嘴旁时,那婴孩居然两只小手一抱,将那手指含进嘴里吮得“吱吱”有声。年轻的妻子转头看向丈夫,却见年轻的父亲正凝视窗外,面上尽是掩不去的忧色。


沉默了片刻妻子歉然道:“天哥,私订终身毕竟是我们不对,回家后你万万不可和公公起冲突。”丈夫目光一黯:“父亲承认最好,不认你,我便和你远走高飞,再不留恋其他一切。”顿了一顿又低低道:“父亲向来极为自负,脾气又霹雳火爆。望他老人家看在娘的面上不会为难你。”轻轻卸下了颈中的一枚雕刻成龙形的血色古玉给妻子挂上。妻子却又将玉坠戴在了襁褓中婴孩脖中,望向丈夫,神色中极是执拗。两人僵持片刻,年轻的丈夫无奈一笑,望向妻子的目光中尽是伤感温馨之意。


“啪”的一声,第一滴雨打在了客车的车厢顶上。随着急如马蹄的撞击声,雨越下越大。一分钟不到,“哗哗”声大作,这场大到恐怖的暴雨已经笼罩了整个世界。驾驶窗前已经是白茫茫的一片,司机早已经放慢速度,心惊胆战而又茫然地向前方行驶着。半小时后,雨不但没小,反倒有略大的趋势。所幸的是已至哀牢山境内,离下一个大站墨江已经不远了。


在小心翼翼地驰到了又一个山口转弯前,变故毫无预兆地发生了。由于转弯处地势较低,道路一处靠山一处又是深渊峭壁,客车司机老远就踏上了刹车,试图将速度再带得低一些。连续轻点了两脚毫无反应后,司机恼火的咒骂了一句,重重踏了一脚后拉下了手刹车。这辆满载了人和货物的“太湖”依然无动于衷地向山口处滑去。


客车司机这时脑门上已是密密麻麻一层汗。轮胎打滑让他高度紧张的同时他不禁又暗自庆幸对面没有来车,就按现在这个比人跑步快不了多少的速度来说,他完全可以毫不费力地轻松过弯后再慢慢刹住车。


正当他一个大把方向将车熟练地转弯时,两缕雪亮的大光灯光“刷”地一下就打在了他目瞪口呆的脸上。一道闪电恰巧在这时劈下,强大的光能清清楚楚地照出了迎面而来的高大怪物——一部满载袋装水泥的“解放”牌九吨厢式货车。两车车头已近在咫尺!睡眼惺忪的卡车司机同时被对面的客车灯光拉回了现实。还处在混沌意识状态情况下的他还不清楚自己已开到了对方的车道上,本能般的踏下了刹车,尖锐的刹车声顿时响彻了整个弯道。可巨大的惯性还是带着这具庞大黝黑的车体向客车撞去。


客车司机大惊之下下意识的往外猛打了一把方向,猛然间他省起外面就是百尺危崖!咬牙切齿地咒骂那个不知名的“解放”驾驶员的同时他又打回了方向,毕竟被撞一下要比掉下路基去要好的多。客车司机无奈机械地踩着刹车,眼睁睁地看着“解放”缓缓撞来。


“砰”!随着一声沉闷的撞击声,“解放”撞到了客车的左前车头,尽管去势缓慢,但重量上的悬殊还是轻松地使对方一个甩尾,“太湖”客车的小半个后车身就这样被撞到了湿滑的路面以外悬空着。


亡魂大冒的客车司机狂踩油门,可“太湖”两只后轮早已悬空着,除了在空气中飞速旋转以外实在是没有别的帮助。车厢内惊慌失措的乘客们早就乱成了一锅粥。最后一排的军人夫妇一直没动,当感觉到车体还在缓慢地下滑时年轻的丈夫浓眉一皱,迅速拉着妻子来到前门处,向司机吼道:“快开门!想都死在里面吗?”


客车司机一哆嗦,拉起了车门的气压阀门开关,门却纹丝不动——由于过多的刹车,气泵内早就没气了。后门处的两个农村青年早就等得不耐烦了,两脚就把后门跺开,小心翼翼地悬空跳上了距离不远的路面。


象是在无尽的黑暗中终于见到了光线般,大部分的人都同样做了一件未经大脑考虑愚蠢不堪的事——直接冲向后门!男性军人面色大变,方待有所举动,车体内由于后半截突然加重,车头高高翘起再无依托之处,迅疾向崖下落去!


公路上的三个活人瞠目结舌地看着客车掉落山崖,过了半响才听到沉闷的车体着地声。“解放”卡车司机是最先回过神来的人。他见死里逃生的两个年轻乘客吓得犹如泥塑木雕一般,便偷偷溜下车到路边抓了一把稀泥糊在了车后的牌照上。再回到驾驶室猛踏油门,竟然逃之夭夭了。


两个年轻农民回过神来时卡车早已远的只剩两个尾灯了。稍年长的一个颤抖着嘴唇:“二柱,这回咱们可是捡了一条命啊!”


二柱却是站也站不稳了,带着哭腔道:“志宏哥,我很怕,那狗日的逃了我们也快走吧。这么大的雨,也不知能不能拦到车带我们......”


叫志宏的却显然比他镇定一些,想了一会:“二柱兄弟,你说我们现在下到崖下去,可还会有活人吗?”


二柱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么高摔下去,哪里还会有活人啊!除非那人是铁打的。”


志宏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一丝贪婪的神色慢慢显现:“二柱,你前面可见到坐在我俩并排那娘们戴着的金溜子吗?”


二柱显然没明白他的意思:“就那个烫头发的女的?金溜子好粗的,我偷偷看了半天呢!”


“现在它是我们的了!车里所有死人的钱和东西都是我们的了!”志宏的脸涨得通红:“二柱,我们攀下崖去,有什么便捡什么!”


仔细想了半天,贪欲终究战胜了恐惧,二柱和志宏一起,寻得一处较为平缓的所在缓缓溜下。崖下边一道宽阔干涸的山沟横卧,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铺满了整个沟底。对面里许哀牢山脉蜿蜒起伏,无数高大挺拔的树木组成了一片巨大黑暗的林海,极目望去竟似无边无际。雨,渐渐地小了,闪电却频繁起来。借着那一道道电光,两人慢慢找到了已是面目全非的客车车体。


整个车厢被撕成了前后两半,估计是由于车身后部着地的关系,前车厢被巨大的扭力扯断抛出几米开外。而在两截车厢的周围,则触目惊心的躺了一地的尸体。大部分人的衣服均被扯开或卷起,死尸的皮肤在闪电亮起的刹那显出一种诡异的惨白色。


二柱一阵头皮发麻,不禁往后退了几步嗫嚅道:“志宏哥,不如......”不待他说完,志宏已扑向一具就近的女尸,一把扯下她脖子上戴的鸡心金项链后,又在尸体衣服口袋里摸了起来。


志宏根本就不管傻站在一旁的二柱,一口气清理完了三具尸体。眼看着志宏手中的财物越来越多,转头又见自己身边的一具男尸所穿的“的确良”被雨水打湿,几张大团结在衬衫口袋中若隐若现。二柱再也按捺不住,低吼一声扑了上去。强忍着恐惧的二柱接连摸完了几具尸体后,渐渐地不再感到害怕,贪欲让他的手愈发敏捷起来。


二柱和志宏都一声不作,在滂沱大雨中埋头苦干的同时还不时偷偷打量着对方的“进度”。附近的尸体都被掠夺一空后志宏来到后车厢里找寻起来。半个车厢内凌乱地散落着一些行李和衣物,后座上隐约靠着两具尸体。


在翻到第三个马桶包时志宏摸到了一个沉甸冰凉的金属物体,再细细一摸,居然是一支三节手电筒。志宏不由暗暗心喜,推上电源开关手电却是不亮。他拧开了手电后盖一摸,果然最后一节电池是倒置的,志宏将它正极朝前放好拧回盖子,这次便亮了。四处一照后,志宏的眼光立即就被后排那两具尸体吸引了过去。那是一对军人夫妇,他们紧紧挨在一起,身上的军装已被鲜血染得通红。女的手里还抱着一个襁褓,而吸引志宏的却是女的手上戴的一块机械表。


志宏不假思索地摸到了最后一排将女子手中的襁褓接下随手抛在一边,便要却摘女军人手上的表。谁知襁褓刚一着地,一声婴儿的啼哭乍然在死寂的车厢里响起!志宏大吃一惊,撒腿便跑。


客车坠崖时促不及防的军人夫妇一下子掉到了车厢的后部,母亲的天性使得妻子的双手紧紧搂住婴儿,在与地面接触的那一刹那夫妻二人的背部及后脑均遭重击,当即身亡。可由于先前妻子害怕车上风大将襁褓裹得较厚以外,她柔软的胸腹部也消去了绝大部分的坠力。那幸运的婴孩仅被震晕过去而已,被志宏这一抛却是醒了过来。长时间未吃母乳,那婴孩已是饿得很了,一醒转便小脚乱蹬,大哭不已,精神极是健旺。


志宏跑出两步才省起并不是什么异物,不过是婴儿啼哭罢了。不由暗骂自己胆小如鼠,转回去将那块女表摘了走出车厢。二柱这时也从另一截车厢中钻出,惶急道:“志宏哥,怎么有娃娃在哭?还有大人没死吗?”志宏大怒:“屁大个娃也能把你吓成这样?”恶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也不知是哪家的小崽子,运气倒好,走罢!”


二柱不敢多问,两人打着手电在泥泞中蹒跚而行。大雨渐渐止歇,二人行至下崖处便待攀缘而上,寂静夜色中只有那婴孩哭声远远传来。志宏突然转身望向二柱,一双大手只捏得“咯咯”直响。二柱心中忐忑,轻声道:“志宏哥,你......”志宏狞声道:“那小崽子哭得好响,怕是要把人招来,老子要回去捏死他!”


二柱大惊失色:“千万不要啊,志宏哥,这样我们可不就成了杀人犯了吗?”


志宏一声不响,拖住二柱就往回走。二柱还待挣扎,志宏猛然提手“噼噼啪啪”地大力打了他好几个耳光:“你小子拿了多少钱?没一千也他妈有八百吧!勇军前年偷了人家商店两条烟就判了五年!那小崽子哭得这么大声,万一招来个人他能不报派出所?那些个警察见了没一个死人身上有钱的能不查?现在破案子要查指纹、查脚印你妈的懂吗?!咱俩一个也跑不了!”


二柱脸色苍白,全身直打摆子。志宏又缓言道:“只要咱俩回去让那娃哭不了,这地方肯定没人来,那卡车司机不也逃了吗?过几天,尸体一烂就没事了,谁他妈会去翻一滩烂肉啊?”二柱茫然点头。


两人又回到车厢处,志宏抢进去抱了婴孩出来。二柱见那孩子最多只有几个月大小,被志宏抱在手中竟不再哭泣,口中“咿咿呀呀”地甚是可爱,心中不忍:“志宏哥,要不......要不咱把这孩子抱出去扔了吧!”志宏铁青了脸不再言语,将那婴孩高高举起,就要往车体上砸去。


二柱心中砰砰乱跳,紧闭了双眼不敢再看,过了一会却并无声音传来。略抬眼皮只见志宏双手僵举正望向自己的身后,牙关“咯咯”打颤显得极为恐惧。


二柱本就属懵懂之人,莫名其妙之下楞楞地回头去看,一条早已潜近的硕大黑影猛然腾空而起,巨齿合处他的脖子干净利落地被切断,只有后颈上尚剩一层皮肉勉强将整个脑袋挂在背后。


一股血泉从二柱的胸腔内高高喷出,双手在空中漫无目的地挥舞了几下后整个人软软仆倒,头颅借着惯性挣脱了那层薄薄的束缚滚出几米开外。


扑杀了一人后,那团黑影在喉咙深处发出了一阵满足的低吼,两只杯口大小的碧色厉眸在黑暗中泛着妖异冰冷的光芒。


自第一眼模糊地看到它如幽灵般出现时,志宏的心就被巨大的恐惧狠狠地攥住了,虽然并不十分清楚它是什么,但那种动物感受天敌气息时与生惧来的畏惧本能同样也被人类所拥有。冷汗蔓延在全身四处,每一寸关节都僵硬的如梦魇中般不听使唤,裤裆中早已淋漓一片。


黑影扑向二柱的同时,志宏如梦初醒般随手扔下襁褓转身便跑!满地滑腻的烂泥让他一个打滑险些摔倒,心胆欲裂的志宏努力稳住身形拔腿狂奔。一道突如其来的闪电骤然亮起,一边逃一边向后看的志宏清清楚楚地见到身后那黑影赫然竟是只两米多长的斑斓猛虎!


那只老虎似乎被闪电所激怒,顿时背部颈边的毛发怒张竖起,看上去要大了一倍有余。“嗷......呜!”长吼声中它前肢微曲,后腿猛一蹬地急向志宏追去。


志宏在亡命地奔跑着,他不敢再回头,并没有声音从背后传来。就在志宏认为老虎对尸体的兴趣比较大时一只虎掌已拍到了他背上,五支利爪深深抠进肉里,志宏惨呼一声倒在泥泞中,两只脚盲目不停地乱踢乱蹬。老虎性发,一口咬在志宏左腿膝盖处,猛力摆头撕扯几下后只听“咯嚓”一声腿已被生生咬断。志宏大声哀号,断腿处血如泉涌。老虎咬扯一会见志宏渐渐不再动弹,便转身行开。


此时雨势又起,豆大的雨点打在襁褓中婴儿的小脸上,那婴儿不禁大哭起来。


老虎低低咆哮一声,缓缓走近好奇地用爪子拨弄了一下襁褓。雨渐下渐大,婴儿口鼻中被雨水倒灌而入已是呛得上气不接下气,小脸憋得通红。老虎似乎从未遇到过这般发出怪声却不会奔逃的幼小人类,犹豫了片刻,它叼起襁褓,向密林中纵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