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未列装战斗机传奇:拨开迷雾看歼-9和歼-13

60年代初期大陆航空工业在仿制米格-19、米格-21分别成功之后,就提出发展下一代新型战斗机构想。当时由于大陆仿制米格-21而成的歼-7技术不够精良,而在1962至1963年参加的几次高空作战中不断暴露出滞空时间短、高空高速性能差、无超视距作战能力、高空机动性差、作战火力弱*缺点。在积极投入改进歼-7、歼-6性能的同时,三机部601所于1964年10月25日在沈阳召开的“米格-21和伊尔-28改进改型方案预备会”上提出发展新一代战机的两种方案,一种为气动外形参照米格-21不作大的修改,而用两台WPT发动机的米格=21放大改进型,即日后发展成功的歼-8截击*。另一种采用全新设计,装一台推力为12400KG涡扇发动机。

由于当时大陆航空发动机研制部门仅有俄式涡喷发动机的经验,而从未生产过技术水准较高的涡扇发动机,因此与会人员担心新发动机研制周期赶不上飞机的研制进度,故决定先上双发方案同时在小范围内展开对单发型的技术论证工作,该机被定名为歼-9。

从1964年到1970年期间,由于歼-9一直处于论证阶段,因此直到1968年歼-8出厂为止,歼-9仅完成了气动外形定型工作。

歼-9设计初期,该机被要求设计为一种升限20000M,最大马赫数2.2,基本航程2000KM,重量为10吨的中轻型制空战斗机,性能相当于美国的F-4B幽灵二式战斗机(国内一般译作“鬼怪Ⅱ”)。

但后来对该机性能要求的提高,该机被要求为一种“双25”的单发方案,即最大平飞速度M2.5,升限25000M,原重量达14吨的中型战斗机。

1965年,601所提出机翼平面形状的歼-9气动力参数选择,包括:前缘后掠50°的后掠翼、前缘后掠57°的三角翼、前缘后掠55°的后掠翼及双三角翼方案。

1966年国防军事部门又提出歼-9最大马赫数2.4,升限20000~21000M,航程3000KM,作战半径600KM,最长留空时间3小时,最大爬升率180~200M/S的新要求。

601所在对4种方案进行风洞试验后,选中双三角翼方案,并将前缘后掠角改为55°。这样该机除采用两侧进气外,机体总体设计均与歼-7、歼-8相同。这主要是从掌握成熟技术提高成功把握性考虑的。但该方案在经过风洞实验后发现机动性能不够理想,于是被重新提出的无尾三角翼方案取代即乙号计划,前一种方案则被定为甲号计划。

从外表来看,甲号计划与现在已投入现役的歼-8Ⅱ十分相似,前一段有人称亲眼得见歼-8Ⅱ的风洞模型,笔者认为所见模型极有可能是歼-9甲。

采用两侧进气无尾三角翼的乙型方案,显示出极为优异的机动性,但同时也带来升降副翼的刚度和操纵功率及操纵困难等诸多问题。由于此时文革风暴横扫大陆,歼-9研制工作被迫停止。

在1968年虽有几次恢复歼-9乙研制工作的企图,但终因乙方案技术难度过大和企业生产计划受冲击而最终流产。

1969年中,(由于越南战争、中东战争的影响和空军的需要)航空工业部决定恢复歼-9的研制工作,并提出两侧进气的正常布局三角翼方案。

为使601所及沈飞全力投入歼-8的研制工作,三机部决定把歼-9的试制任务交给成飞。

1970年初,成飞在从601所抽出300人加入后建立,第一项任务就是研制歼-9。该所提出又一方案,即“机动性好,活动半径900~1000KM,重量13吨,最大过载8G,升限25000M,M2.5”的歼-9乙Ⅱ计划。

但由于空军提出双25太小,应为双26,即升限25000M,M2.6的要求,歼-9乙Ⅱ的气动布局难以达到要求,因此决定采用鸭式设计,腹部或两侧进气方案。然而该升限指标太高,发动机难以满足要求,歼-9乙Ⅱ的研制工作在一年后搁浅。

1975年邓小平重新上台之后,歼-9的研制工作再次恢复。到1976年3月,成都科研所提出的鸭式设计、机翼60°三角翼面积50㎡,鸭式前翼55°、面积25㎡,机长18m,两侧进气,有多元可调多波系混合压缩式进气道,装一台加力推力12000Kg的涡扇发动机,及侦测距离为60~70Km的测距雷达,并能携带两枚中程空对空飞弹。

此后由于601所提出了为歼-6研制新后继飞机的歼-13方案,又因成飞承担歼-7大改的任务,歼-9研制工作开始下马,到1980年为贯彻邓小平进行全面经济改革调整国民经济方针,歼-9研制工作全面停止。

该机从1964年提出设想,至1980年全面停止历时16年。中间由于军队及主管部门不断更改设计要求及文革的冲击,使该机研制一直无法正常运行,值得我们吸取教训。另外,

歼-9从一开始就基本采用三角后掠设计直到鸭式三角翼,中间从未有他人所说的采用可变机翼及模仿米格-23之说。而所谓变后掠翼飞机也的确存在过,不过那是早已下马的歼-10/强-6型战斗轰炸机。

前一段有人不止一次提出所谓中国恢复歼-9研制一说,有某香港杂志竟然声称该机已进入小批量生产并参加“金盾91”大型空地一体演习,可谓绘声绘色道听途说的谣言。

诸位如有兴趣,可借去大陆旅游或作生意之机,到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飞行器博物馆内看一看歼-9乙的风洞模型,倒也值得的。

有文章提到大陆正在发展一种F-16的中国版――歼-13战机。然而,目前大陆不会也不可能去搞F-16的什么中国版。原因无他,大陆已开始从俄罗斯接收苏-27战机及其生产技术,没有必要再去花大量金钱与时间测绘仿制一种性能低于苏-27的战斗机。

那么歼-13到底是何方神圣呢?实际上,早在1970年代初大陆航空科研部门就在酝酿设计歼-13了。

当时由于大量服役于大陆空军的歼-6已经落伍,而改进或研制中的歼-7/8已不能满足未来空战的需要。在这种情况下,沈飞决定研制一种接替歼-6的新型空战歼击机,作为1980年代的中国空军主力战机。该提议得到空海军部门的赞同,空军并于1974年提出歼-6后继机的全面战技术要求。经过与设计部门反复讨论,双方于1975年冬季正式拟订有关新型战机的战技术要求,并于次年经最高当局批准实施。

由于技术人员对选用发动机意见不一,中国航空科研部门为此事专门召开论证会,最后决定采用研制中的涡扇6作为新机的动力系统。

之后,大陆军方及武器科研部门分别在两次会议上用于该机的射控系统和机载电子设备。

在此期间,沈飞对多种气动布局进行了多达3000多次的风洞试验,并对20多种机翼结构设计方案进行了强度和气动弹性计算。并从其他几家设计所及冶金部门引进了新型材料和先进技术。

1977年中,在北京由中国元老王震亲自主持了“关于歼-13战斗机”论证会,并得出“飞机的设计是先进可行的,经过努力是可以实现的”可行性结论。

由于该机技术水准跨越性大,技术储备不足等原因,中国于1978年从中东引进一批米格-23MC作为样机,由沈飞制造厂和发动机科研部门对该机及R-29发动机进行全面分析。

由于涡扇6的研制遇技术难关一直未获突破,中国决定用涡喷15(R-29)代替涡扇6,待日后涡扇6研制成功后再换下涡喷15。然而这却使得歼-13的总体战技水平下降。

到1980年代初,由于空军调整装备发展规划及削减军费缩短新机研制等原因,历时10年的歼-13研制工作正式停止。

该机是作为一种80年代战斗机设计的,设计推重比为1.07,最大速度M2.45,实用升限19190m,爬升率254m/s,最大航程2340Km,最大过载7G。

总的看该机性能是不错的,但最大过载只有7G使笔者不解。为何在设计中推重比达到1.07最大过载却仅为7G?作为一种专门用于空战格斗的战斗机来讲,该机会因此缺乏必要的机动性而在近距空战或躲避敌人长程空对空飞弹的攻击时落入下风。

不管怎样该机现在已经成为历史,日后大陆也不会将其重新上马,因为前面已经讲过,中国不会把大笔金钱和时间花在性能比苏-27低的多的战机上。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