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该要求美国人“停止美元贬值”的时候了!

作为中美对话的美方主持人,要求人民币升值是保尔森的主要话题。但是,中国应该告诉保尔森先生,现在是中国要求美元停止贬值的时候了。


本周二,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访问中国,为6月份在华盛顿举行的下一轮两国高层对话作准备。




过去几年,美国国会或者贸易部门动用百般手段施压人民币升值,作为中美对话的美方主持人,要求人民币升值是保尔森的主要话题。但是,中国应该告诉保尔森先生,现在是中国要求美元停止贬值的时候了。


美联储现在有一种令人忧虑的倾向,即通过通胀来减轻美国人的债务负担,市场上已经开始怀疑美联储可能将联邦基金利率降到接近于零的水平。美联储在上世纪30年代衰退时采取了紧缩货币政策,引发了资产贬值和破产清算螺旋式升级的危机,现任主席伯南克为避免历史重演,采取不断地向金融体系注入大量流动性的方法,拯救次贷危机下的美国经济。此前的2002年,时任美联储委员的伯南克表示,“即使利率降为零,美国政府还有种技术叫印刷机,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生产美元,要多少有多少”。


作为世界货币的发钞国,美国每年在这种特殊地位中获利成千上万亿美元,其在道义上应该稳定美元,而不是开动印钞机掠夺!格林斯潘时期的美联储以弱美元政策酿成全球收支失衡,美国债台高筑,出现资产和大宗商品泡沫。现在,美国人借债狂欢结束,用美元贬值(通胀)解决资产泡沫问题,减轻美国人债务,并由别国承担,是不负责任的、短视的行为。


中国是美元贬值政策的最大受害者,这不仅是因为中国拥有世界最多的美元储备,美元毫不节制的贬值将令中国经济陷入动荡的漩涡。中美之间存在的失衡,是两国经济互补的天然条件和各自货币政策的共同结果,而非中国所故意追求。自2005年以来,中国开始努力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调整经济结构,即名义汇率逐步小幅升值,加上提高内部要素价格生成通胀(提升出口价格),形成较高的实际汇率上涨来促进转型,改善内外失衡。


美国爆发金融危机所带来的美元持续贬值,让中国主动的缓和升值与转型方式失去空间,打乱节奏。美联储连续减息导致美元贬值,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上涨,从而令中国在要素提价的基础上承受更强的输入性通胀,如果实施过度紧缩政策则会造成“资产贬值和破产清算螺旋式危机”;如果采取大幅升值的方法,则可能出现大量出口企业倒闭和资本外逃。由于人民币钉住主要为美元的一揽子货币,相对美元持续下跌的人民币温和升值,实际上兑欧元、日元在不断贬值。因此,目前所表现出来人民币严重低估所导致输入通胀强烈和不断增加的外汇储备(含有大量热钱),实际上是美元太弱造成的。如果美元继续下跌,人民币被低估的幻觉将更加强烈,而中国经济也将面临巨大的滞胀压力。


次贷危机让中美双方在汇率争执上的地位发生了逆转,美元的持续走弱让人民币汇率成为中国自己的“麻烦”,甚至中国经济这艘大船的稳定寄托于美元停止贬值。中国人一直尽力避免发展中国家快速繁荣后所面临的危机,在吸取东南亚金融危机教训后,中国拒绝资本开放并积累大量外汇储备;借鉴日元升值的教训,中国采取小幅升值的做法,但是,现在中国遇上了美元自杀式贬值,被动接受抑制通胀和本币升值的巨大压力,而采取有效手段须承受经济回落的结果,若此时美元逆转走强,大量资金回流美国,中国将遭受再次的打击。现在,中国应该利用中美对话的机会,郑重要求美元不应再继续贬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