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一季 法兰西之恋 75章 来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唐先生这件事可办得不坏啊,有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好啊,来了这么久,我还没到李贤弟那儿吃过大餐呢,今天咱们就去开怀一饮如何!”

“也罢!”看着吴稚晖的举动,李蔡二人也明白了他的意思。

无论今天这一顿是不是鸿门宴,三人自然都不能放弃这个好机会。当然,好机会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可以更多的中华学子来法国学习最新的科学知识。

可以这样说,他们三人在法国的举动,比之后来回到中国,非常无奈的参加进中国那无休止的党争、内耗的行为要高尚的多。

至于,国内那从古到今从来没有停止过的党争、内耗只好用两个字来形容一一“无聊”,如果非要用四个字来形容一一“无聊闹剧”。

如果非要说其本质,无非是一个个利益集团的争权夺利,无论他们的高调唱得有多好。

才到了中华餐馆的门口,南希.格林就被唐云扬设法支开,并要李二杆子相陪。

“李二,你陪着南希小姐去巴黎城里转转,可以晚一点回旅馆!今天你的任务是只要南希小姐高兴,你就尽管陪着就好,而且要寸步不离的保护她的安全!”

“是”(本书17K首发)不笑生A群:35761481

李二杆子虽然应了声“是”,只不过那声音不怎么情愿,尤其陪女人逛街,哪能比得上陪大哥喝酒来得爽呢。

几人乘坐汽车来到中华餐馆的时候,唐云扬并没有打算让南希.格林留下。毕竟,他们下面的谈话,外国人不宜!因此,他打发李二杆子陪同南希.格林去逛巴黎城,相信没个大半天回不来。

等他们回来,估计那会正事就说完了。

“谢谢您唐先生,您可真是一位懂得关心部属的好长官呢?”

“喂,亲爱的南希小姐,难道你不应该称呼我老板吗?”

南希.格林的话虽然没有明确的意思,但唐云扬的反应似乎有些过分。对于唐云扬的身份,南希.格林更加感觉到了怀疑,不过脸上展现迷人笑容的同时,嘴里乖巧的应了一句。

“是的老板!”

打发走了南希.格林和李二杆子,唐云扬才和吴稚晖他们一起步入到“中华餐馆”之中。

一面走唐云扬一面打量中华餐馆的装修、布局等等方面。

看得出来,这儿在和平时期,曾经有过车马盈门的辉煌时段。可现在早就没有了当时那股气势。尤其,最早的时候,中华餐馆无论菜价、装修都只是为了接待法国的中产阶级而准备的。

现在,到了战争的时候,吃饭都成了一个问题时候,这儿显然早就没了顾客的流量。大厅之中,几张小桌之上,不过冷冷清清的坐着几个客人,一付冷落萧条的样子。

李石曾扫了一眼自己一手创办的餐馆,这种冷落的样子使他心中一酸。曾经他以为凭着豆腐公司以及中华餐馆,可以用勤工俭学的办法,搜集大批的中国留学生,使中国在未来的发展时无人材匮乏之忧。

可现在……看到这些,胸中感慨随着轻轻的叹气声滑了出来。

包厢之中,是餐馆按照南希.格林为唐云扬准备的菜肴,看得出来,今天的厨子们因为好久没有遇到这样的客户,而卖尽了力气,色香味俱全。

三人看着满桌的菜肴,这一段时间,为了中国留学生的衣、食、住、行等等方面的费用,三人已经是费尽了尽力,至于这么好的菜肴已经好久没吃到过了。

“咦!唐先生,您喜欢喝西凤酒吗?”

当看到桌上摆的酒壶,李石曾问了一声。酒壶上的空白住,用墨水笔写着法语及中文、表明了酒的“身份”

餐桌上摆的酒壶上,写着西凤的字样。

“当然了,家乡酒喔!怎么能不喜欢呢!三位先生请坐,请坐!”

“这么说来,唐先生是陕西人士?”

“我家是西安人!”

“哦,原来是这样,只是不知道唐先生怎么到法国来研究军事装备的呢?”

唐云扬的来历是显然是年龄最大的吴稚晖最感兴趣的了。

“哦,我的经历和冯如冯先生差不多,都是到西方来学习机械的。”

“呃,这样啊,唐先生过去在哪家公司高就呢?”

面对吴稚辉的一连串追问,唐云扬有些撑不住了。直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把自己的来历能够编得自圆其说。

如果说少小时就到了西方,可自己到现在法语和英语还几乎是一塌糊涂,更别说别国的语言了。说刚刚从中国来的,那自然免不了一个脱逃劳工的嫌疑。至于说留学,那时的中国政府对于留学生的控制十分严格,自己从这个渠道出来,就免不了被人挖出根本来。可他没有根本,这又怎么算呢?

“三位,实不相瞒,唐某的头曾经因为意外而受过伤,以前的事就全都忘记了,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唯一记下的只有自己是古都西安人,连老家在哪里都是再也想不到了!另外就是不忘自己学习机械的初衷,本是要强我中国之国力的。”

“哦,原来如此,这么说起来唐先生的遭遇可使人同情很呢!而这番抱负也是大义之举啊!说起来忘了什么都不要紧,只消未忘中华之未来,那也就足够了,唐先生我说的对吗?”

听吴稚晖的话里有刺,唐云扬知道他不相信。当下也不和他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他得要尽快办自己的事了。毕竟,这些事得赶在南希.格林回来之前办妥才行。

“来,三位先生为我中华未来所尽之力,唐某代国人敬三位一杯。”

随着几杯烈酒下肚,四人也就慢慢打开了话匣子聊了起来。这时唐云扬吃惊的发现,三人无不是学贯古今之人,只有他自己一个只好拿些当前战事来谈。

不久,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唐云扬开始说起他真正的来意。当然,对于面前这三个学者外加商人的人,如果不说出一套使他们信服的大道理来,是不可能使他们合作的。

那么唐云扬要用什么来说服他们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