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三十三章第二次战役 第一节归队

ddtt 收藏 1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内容简介] 中午的太阳高高的挂在头上,温暖的阳光照耀在冰冷的大地上,寒风一阵比一阵凛冽的从人们的面部吹过,张学义几乎是拿枪当拐杖似的往宿营地走,崎岖不平的山路加上强劲的风让人很难顺利的往前走,他走了一上午还是没出多少汗,天冷的已经把人的皮肤冻得不能排汗。 村庄里冒出的炊烟提醒着人们已经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中午的太阳高高的挂在头上,温暖的阳光照耀在冰冷的大地上,寒风一阵比一阵凛冽的从人们的面部吹过,张学义几乎是拿枪当拐杖似的往宿营地走,崎岖不平的山路加上强劲的风让人很难顺利的往前走,他走了一上午还是没出多少汗,天冷的已经把人的皮肤冻得不能排汗。

村庄里冒出的炊烟提醒着人们已经是午饭时间,张学义费力的迈步走进房间里,他随手把枪立在墙角里,摘下手套撮着手坐在桌子旁边,桌子上简单的饭菜已经冒着热气,他刚要拿起筷子吃饭吴汉就把迅速起草好的一份电报递给他,电报的内容全是张学义已经说过的话,就在等着张学义签字的时候侦察组的收报员又拿着一份电报递到张学义面前,张学义看到电报上清楚的写着总部的最新命令,似乎总司令已经等不急他的汇报,已经命令他立即返回清川江以北并迅速归队。

张学义看了电报立即命令:“马上回电总部我立即起程北上,只带两个战士,今天就出发,电报越简短越好,现在就发,吴汉、王伦,你们俩马上吃饭,吃饱了就跟我走。”

侦察组的发报员立即站起来走进放电台的房间,张学义端起冒热气的野菜汤喝了几口,拿起桌子放着的压缩饼干就塞进嘴里,吴汉知道总部的命令变了,他嘴里嚼着压缩饼干手里收拾着个人装备,虽然昨天后半夜他就没睡,连夜尾随已经离开宿营地的张学义走到天亮,一上午他都在路上走,现在他很想在温暖的房间里好好睡觉,可是战局一日多变耽误不起这个时间,上级召张参谋回去必然有足够的原因,首长是不会知道敌后到底有多艰难的。派一个侦察组出去那是九死一生,把一个撒出去很远的侦察组的人再收回拉那对于侦察组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军令如山倒,张学义一点也不敢耽搁,与其说是急着赶回去帮助首长计划一下如何打过清川江,还不如说是回去休息一下,带着一组人一路杀向南边不停的跟敌人打也是很不容易的事,没有主力部队那么风光,也没稳定的后勤支援,什么都要靠自己,孤军战斗最容易遇到不测。

张学义带着俩侦察员徒步向北行进,脚下加紧赶路心里却惦记则儿子,他走的时候也没跟张冲说什么,把他丢在敌后也不知道他能支持多久,张学义自己有多大能耐他自己知道,儿子有多大本事他心里没底,他就知道孩子从小也学过武术,近身格斗也是能打两三个人,玩枪的本事不比自己差,可战场不是奥运会,也不是一对一的打,敌人成营成团的行动,无论行军攻击防御都有坦克二十四小时保护,飞机大炮随时支援,一个人的个人能力再强也无法同时抵抗空中和地面的立体夹击,枪法再好也跟大炮无法对抗。

凭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张学义不怕遇到美军的盘查,他全身美式装备离远了看就是个美国兵,远远的喊个几声打个招呼就可以从检查站通过,即使跟敌人大白天见面,面对面的站在一起聊天他也能随便说出个韩国部队的番号把敌人骗过去。吴汉跟在张学义的后边心里很紧张,这两百来公里的路怎么走都会遇到危险。

三个人刚走过一个检查站就看到一辆涂着大白圆圈画着红十字的军用救护车,救护车是一辆带帆布蓬的皮卡,车的驾驶室里没人,车下边有一个司机正在修车,张学义先看看四周没什么人,也听不到卡车的轰鸣声,正是动手的好地方,张学义转身告诉吴汉,“你们俩等我一下,这车是坏了,咱们先不干掉他,帮他把车修好了坐顺风车就行,这样检查的也是他的证件。”

“明白,我们就地隐蔽起来。”吴汉说完就在路边找地方藏了起来,张学义背着步枪大步向修车的司机走过去,边走边问:“嘿!老兄,你的车怎么不走了?”

修车的是个白人小伙,他穿着不整齐的军装从车底下钻了出来,“该死的破车,居然坏到这个没人的地方,车上也没无线电我只好自己修,暂时还没看到路过的车。”

“我帮你修,我还懂点汽车。” 张学义把步枪丢在一边很认真的帮美国鬼子修车,他开车开了二十年怎么能不了解汽车呢,那个年头的汽车也差不多,结构也十分简单,他戴着手套四处摆弄了半天找到了毛病,他也没时间跟开车的司机聊什么,一直到车的发动机重新轰鸣起来他才把沾满油污的手套扔掉,重新戴上一副手套说:“你是那里人?我也在美国定居过一段时间。”

“是么,你喜欢看棒球联赛么?”

开救护车的司机跟张学义东一句西一句的闲聊起来,如果不是这场该死的战争他们应该是在一家街边的咖啡馆里认识,应该不穿军装不带武器的坐在一起聊天,可遗憾的是他们都在这里,都远离亲人远离故土,跑到如此陌生而艰苦的地方干自己并不想干的事情。

卡车发动起来以后张学义没有急于上车,等车的发动机热起来司机叫他走的时候他擦拉开驾驶室的门,门刚刚关严的时候张学义从身上摸出一支擦的发亮的美式M1911手枪,枪口顶在跟他说话的那个司机的脑袋上,年轻的美国兵看着那张并不熟悉的亚洲面孔,刚才还聊得好好的现在忽然这家伙拔出了手枪,美国大兵立即明白过来,这是个在美国居住过的朝鲜人,而且是朝鲜的特工,他知道自己完蛋了也就不抵抗,张学义并没有用子弹打死他,而只是用枪柄使劲打了一下美国兵的脑袋,开车的美国兵眼前一黑就晕了过去,张学义立即把美国兵拉出车外,找到绳子以后把他捆的十分结实然后藏到车里的一大堆医疗用品之中。

救护车重新上路,王伦在石头后边躲了很久,坐在温暖的汽车里还直哆嗦,“可算有个车了,没这个车我们该怎么办呢,这鬼天气怎么这么冷呢?”

“今天朝鲜的天气也是历史上少有的冷天,按天气来说今天根本不适合打仗,可美国人非要在今年生事非,我们不能选择天气但是可以利用天气,这么冷的天气美国人也受不了,美国南方来的士兵也不扛冻。” 张学义驾驶着汽车一路颠簸的向前开进。


一天以后,美军最前线的检查站外停下一台皮卡,皮卡上的汽油已经不多,张学义他们一行三人路上没少抢汽油和吃喝才跑到清川江南岸,现在已经是十一月的中旬,美军西线部队已经从第一次战役的失败中恢复过来,清川江南岸修建了长长的防线,美军打算先利用防线抵挡一阵然后集中兵力攻击,可谨慎的志愿军没有无限制的追击所以美军修的防线也白修了,根本没有那个志愿军傻乎乎的拿自己的生命去消耗美军坚固的防线。

狂妄的麦克挨了当头一棒还认为中国军队威胁不大,现在威胁已经就在眼前。志愿军侦察兵驾驶的皮卡被检查站拦住,张学义看着离检查站不远的浮桥,桥是给美军机械化部队进攻时候用的,现在桥已经全部建成就是没有进攻部队抵达,桥的左右两边全是掩体和工事,检查站外的美国兵穿着棉衣抱着步枪冻得直哆嗦。

“请出示一下证件。”美国兵伸着脖子问。

张学义笑着说:“我是韩国陆军,急需往前送药品。”

“似乎前边没有韩国军队。”

“我们的主力被共军包围了,你们坦克汽车多跑了出来,我们的人还困在你们根本不知道的小山谷里等死,前线需要血浆。” 张学义用英语喊道,然后一脸愤怒的把车挂上高速档狠狠的踩下油门,“胆小鬼,你要害怕共军就找你老妈吃奶去。”

皮卡轰鸣着像疯了一样的冲上浮桥,桥上站岗的美军害怕被车撞到急忙躲避,皮卡顺利的冲过美军第一道防线,车快速的消失在美军的视线里,美军看着车走了才说,“他们怎么不害怕被打死呢。”

卡车顺利的通过中间的无人地带进入志愿军主力部队的防区,缺乏地雷和路障的志愿军把一截大树放在公路上,一群端着三八式步枪穿着单衣的志愿军隐蔽在路边的枯树丛里,卡车刚刚停住一群人就冲了出来,张学义被把发动机熄灭,直接伸手从怀里掏出自己的证件递到车窗户外。

在敌后受了不少苦的吴汉愤怒的跳下车来把一身美军棉衣脱掉,掏出证件和驳壳枪大声对着志愿军喊,“发电报没跟他们打招呼?不知道我们是去敌后的侦察组,我们是奉彭总的命令要从敌后赶回总部的,还不把着破木头拿开,耽误了大事你们那个负责?”

上好刺刀的三八大盖不再用刺刀对着皮卡,侦察员王伦跳下车从车上搬下一箱子美国罐头,“这是我们从平城附近缴获的,路上没吃完给你们留一箱子吃吧,我们虽然在敌后可知道你们很困难,我们也是穿着单衣入朝的,棉衣还是从敌人身上扒下来的,这还有几件都给你们。”

把手路口的志愿军立即把侦察兵送他们的礼物用上,罐头被人跑步送往炊事班,大衣立即给站岗的士兵穿上,坐在车上的张学义也脱掉了美式军装,重新穿上一身朝鲜人民军的制服,这是志愿军侦察兵穿得比较普遍的衣服。皮卡上挂上一面小红旗,继续拉着成车的药品向北开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