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闯天下 第二季《北美杀戮》 第六回 拷问俘虏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9/


这时候,阿侖驾驶着路虎疾驶了过来,随着刺耳的刹车声,高大的车身停在几个家伙的身后。随后阿侖端着一只手枪从车里跳下来,用枪指着几个家伙。

无为用冲锋枪点了点其中的一个人,阿侖明白无为的意思,他悄悄走到那个家伙的身后,用枪柄猛然砸在了他的头上,把这个家伙砸昏过去,然后弯下腰把他拖到车后面,打开后门把昏迷的人塞进车里,最后把车门关上。

其他几个地狱天使的成员被无为用枪指着,没有一个人敢动一下,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这俩中国人要抓他们的同伴。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人被弄进车里。

无为用枪点着几个人,慢慢地说:“都给我转过身,快点。”然后走过去,拾起他们扔在地上的手枪,一只一只地丢进还在燃烧的火堆里。

无为见阿侖已经上车,他也用枪指着几个人,自己慢慢靠近越野车,随后迅速打开车门,爬到车里。

这辆巨大的越野车轰鸣着窜了出去,这些地狱天使们因为摩托车已经被无为毁掉了,只能眼看着路虎消失在公路尽头......

半个小时后,阿侖把车开进了一处废弃的工厂内,这里位置偏僻到处是断壁残垣杂草丛生,汽车直接驶入宽大的厂房里才停下来。如此轻车熟路显然是俩人早就选择好的地方。

无为和阿侖从车里下来,俩人来到车尾打开后门。被阿侖砸昏过去的家伙还象死猪一样蜷缩在那里。

阿侖见状担心地说:“我操,不会让我敲死了吧。”说着话把手伸到他的鼻孔下,“操他妈,这家伙在装死......”

“先把他吊起来再说。”无为边说边从后座下拿出早准备好的绳子,很快就把这个家伙手脚都捆了个结实。随后俩人抬着他来到旁边的一个滑轮下,用一个铁钩挂着捆脚的绳索,把这个家伙倒挂起来。

经过这一折腾,这个家伙清醒了过来,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被倒挂在这里,他紧张地朝四处看了看,当他看到站在一边朝自己微笑的两个中国人时,心里知道了是怎么回事。这个狂傲的家伙立即开口大骂起来。

“你们这两个黄鬼竟敢招惹地狱天使,你们活得不耐烦了,快把我放下来,否则会让你们死的很难看。”

“嘿嘿......大哥,这家伙在骂我们,是不是给他点颜色看看?”阿侖笑嘻嘻地走上前去。

他握紧了拳头对准这个家伙的腮帮子猛击了一拳,没想到自己的拳头被这个家伙的牙齿硌的生疼,阿侖反而甩着胳膊龇牙裂嘴,不住地说:“疼死我了......”

被打的家伙也嚎叫起来,同时破口大骂起来,“混蛋,等我们的人来了把你们碎尸万断,把所有的黄鬼全部赶出这里。”

无为没有理睬这个家伙的鬼哭狼嚎,他朝四周看了一下,发现旁边有一个废弃的半截油桶,心里忽然有了注意,他指着半截油桶对阿侖说:“阿侖,去把油桶移到这个家伙的下面,我们今天就来个活烤全猪。”

“哈哈,好注意。”阿侖跑过去把油桶滚到了那个家伙下面,然后又在四周找了些木条碎纸板等一些很容易点燃的东西放在油桶边,笑嘻嘻地等着无为发话。

悬挂在横梁上的家伙虽然听不懂无为和阿侖说的中国话,但是见到阿侖做的这些事情,随即明白了他们的意思,眼睛里流露出恐惧的神色,但是嘴巴依然很硬,“混蛋,你们这两头猪,快把我放下来,否则我们的人知道后会把你们切碎了喂狗......”

“把你放下来可以,不过你的告诉我为什么要袭击我们?”无为不急不慢地问。

“我不清楚你在说什么,我也不认识你们......”这个家伙死不承认。

“我操你姥姥,死到临头了你还嘴硬......”无为一边骂着一边把滑轮上的绳索向下放了一段,然后对阿侖说:“阿侖,把他的裤裆撕开,看看他的家伙是不是被我的扑克扎伤了。”

“明白。”阿侖笑嘻嘻地凑了上去,无为把这个家伙放了一截下来,阿侖的刚好接触到他裤子前面的开口处。

阿侖先把他裤子上的拉链拉开,然后双手拽着开口的两边,猛然用力,把他的整个裤裆撕裂,又一把撤开了他的内裤,裤裆里毛绒的一团东西都露了出来,在他的生殖器果然被纱布缠绕着。

“妈的,你们要干什么......”

阿侖好象没有听见这个家伙的喊叫,他兴奋地回过头对无为说:“大哥,这个家伙的脏东西果然受伤了,还被包扎着呢。”

“你能告诉我你的家伙是什么伤得吗?”无为蹲下身体,看着头朝下的这个大熊问。

“那是被一个中国婊子咬的,你管得着吗?”

无为被这个家伙的话一下子惹火了,他猛然站起来身来,走到旁边栓绳子的地方,用力拉了几下,把这个家伙又拉起来,距离地面有两米多高,随后对阿侖说:“点火,烤这个混蛋。”

“好来。”阿侖立即点燃了碎纸板,然后扔进油桶内,紧接着又把木条放进去,先是冒出了浓浓的黑烟,呛的那个家伙不停的咳嗽,眼泪都流了出来。

很快火苗从油桶里窜了出来,一下子就让悬挂在上面的家伙受不了了,火苗越窜越高,猛然就把他垂下来的头发烤焦了,发出了吱吱的声响,空气中弥漫着烧烤毛皮的味道。

这个挂在高处的家伙象一条泥鰍猛烈地摇摆起来,他的强硬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大声地哀求起来,“我说......我说......快把下面的火移开......烧死我了......”

阿侖侧脸看了看,无为点了一下头,阿侖走到油桶边,用脚蹬着油桶的下半部,把燃烧的油桶挪开。

“说吧,为什么要袭击我们。”

“是有人出钱让我们的头做掉你们当中一个叫姜无为的人......”

“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出钱?”无为急忙追问。

“我也不清楚这个人的具体身份,对顾客的情况只有我们头了解......”

“看来你是不想说了。”无为对阿侖大声说:“阿侖,把油桶再拖过来。”

“等等......让我想想......”这个家伙立即叫喊起来,“我无意之中听弗格森叫那个人好象是‘沙漠之鹰’,也不知道是他的名字还是外号。”

听到‘沙漠之鹰’四个字无为一下子明白了,原来是这个家伙在背后搞鬼。自己应该早想到这个家伙,除了他没有其他人与其自己结下仇恨。

“弗格森又是谁?”无为又追问。

“是我们地狱天使帮在温哥华的头,知道的我都说了,求你们把我放下来吧。”

“那这个沙漠之鹰和弗格森现在都在什么地方?”无为继续问。

“我们离开俱乐部的时候他们都在俱乐部的办公室里,现在是不是还在那里就不知道了。”

阿侖望着无为问:“怎么办大哥?”

“血债血偿,去地狱天使帮找这些混蛋算帐。”无为咬着牙吐出了几个字。

“他怎么办?”阿侖指着挂在上面的家伙问。

“把他放下来带上,我还有用处。”无为说着话走到车边打开后门,从后座下的提包里掏出一颗手雷。

这时阿侖把悬挂在滑轮的家伙放了下来,无为走到他跟前,把他的上衣掀起来,然后用绳子把手雷捆绑在他的后背上,又把一根细绳栓在手雷的拉环上,把一切收拾停当后,无为拿着栓在手雷拉环上的细绳说:“现在带我们去找弗格森,你如果不老实,我这么一拉,砰,你就见上帝了,明白吗?”

这个家伙吓的冷汗直流,原来的威风早就不知道跑到什么地方了,不住的点头,“知道,知道......”

“那好,你现在把地狱天使俱乐部的结构给我画一下,特别是弗格森在那间屋里。”无为说完,递给他一截铁丝,让他在地面上画了一下俱乐部内部的情况。

把地狱天使帮总部的情况了解清楚后,三个人都上了越野车,直奔地狱天使帮的总部而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