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机枪》 八集 神风 第八集 神风 七、六条军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066.html


看大郅讲得眉飞色舞曹羽捅了大郅下说:“还说呢,这场仗的庆功酒我都没喝着。”

大郅大有怪曹羽哪壶不开提哪壶之势地喝道:“你,还说呢,彪哥为你在这儿还摔了酒碗!就这儿,你看,摔出的坑还在呢。”曹羽和小曼果真低头看着大郅脚尖点处,大郅哈哈地得意笑了起来。小曼马上明白大郅在捉弄他们,上前拉着大郅的胳膊晃着:“大郅爷爷,你就欺负我爷爷吧。”

占彪对大郅瞪起了眼睛:“不许在孩子面前提我的不良行为。”然后对占东东说:“东东,那天爷爷有点喝高了,和好几拨人喝的大碗酒。再说了,你长杰爷爷刚走不久,要是你大羽爷爷那天出事可咋办。”

曹羽向孩子们说:“所以那天晚上彪哥就定了六条军规,比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内容还广的军规。”

占东东张口就来:“第一条服从命令,不许擅自行动;第二条做优秀军人,会打枪,会武术!”

郅县长接着说:“第三条,保护战友,伤要救护,死要厚葬;第四条,孝顺老人,保护妇女儿童!”

小曼举手向大家笑了下,接下来:“第五条是学习文化,学识字会写信;第六条是不打国人,不杀俘虏。”

听到孩子们都能背诵出来,占彪和曹羽、大郅、小玉相互看看,齐声畅笑起来。

*************************************************************

靠山镇的庆功宴上全体新四军人员都在挽留着占彪,热情地邀请占彪加入新四军,占彪默默地端起酒碗,和大家一一碰后深吸一口气说:“我这人文化不多,想的也不周全,只好认个笨理儿,抠个死理儿。”

占彪看了大家一眼接着真诚地说道:“我出来当兵,就是想打鬼子,因为鬼子打我们杀我们不让俺老百姓过日子。过去我最看不惯的这个朝那个代、这个党那个派胜者王败者寇地互相掐个没完,说穿了都是中国人打中国人自个儿打自个儿。你们说,自个儿打自个儿算啥能耐,能打败欺负我们的外人才是真本事。假如中国人不是这些年自己打自己小日本哪是俺们的对手。现在可好了,共产党新四军在抗日,国民党政府军也在抗日,家里的兄弟们一起联手打外面的强盗,就用不着分什么你我的了。俺也是、俺就是一名打鬼子的兵。如果国军不打鬼子了俺立马就把这身皮扒了。只要你是打鬼子的就是俺兄弟,只要是打鬼子找到俺,俺占彪和我的弟兄们上刀山下火海眼皮不带眨的。等鬼子打跑了俺就找个老婆回家孝敬父母好好过日子去,生一大堆娃子……”说到这里大家都哄的一阵笑,把正倚在一起听占彪讲话的小宝和小玉听得面红耳赤转身跑去。

占彪这番话说得有些酒劲儿,话有点多,但却随和亲切,朴实自然,不是大道理,却是大实话。谭营长、桂书记、彭雪飞、单队长包括小宝这些有文化的人无不为之动容。

小宝心里寻思,可不真是这么回事嘛。中国几千年历史上都是自己和自己打了,好听点的是农民起义,不好听的就是争着当皇帝。外族对中国的全面侵略只有这倭寇小日本,或者说中国人在自己的家里打外国人只有这一次。只有打外人才是真男人,总打家里人算什么能耐。这个感觉她早就有,对腐败的国民政府总打红军不抗日很是不满,这也是她在北平参加了共产党的原因。但占彪触动她的是跳出党派的立场,把共产党也放到同样位置的超然分析。

彭雪飞喊着:“占班长说得实在,干了这杯酒,一起打鬼子!”机枪连的班排长们与占彪一饮而尽。彭雪飞知道占彪能说出这番话就再无劝他加入新四军的可能,便抹了一下脖子上的酒对占彪说:“不过,小弟可不时的还得麻烦彪哥,隔三岔五地过来带我们几天。”

占彪忙说:“小飞你可别那么说,你们都是有学问的人,弄点武把式我还能凑合,等隋班长这拨儿人学成回去后你再派人来。”

这时小玉又跑过来把大郅叫走。占彪坐了下来,看看大郅的背影,又一个个地看着师弟,说了声:“长杰要是在多好啊……”突然他一激凌:“大羽呢?大羽!”

小峰忙和他说:“彪哥,一直没和你说,想等一会吃完饭告诉你的。大羽他,我们追鬼子到县城时,他跟进县城了。”

占彪听罢一下子站起来,把手里的酒碗往地上一摔,生气地对小峰说:“谁让他去的,他一个人多危险,怎么不告诉我。”

师弟们全都站起来挨训,他们当兵出来后还是第一次看师兄发火。正文低声说:“彪哥,当时就我和他在一起,也拦不住他啊,他说办完事情明天一早就回来。”

占彪马上安排:“二民、拴子,你俩过来。你们现在出发,天亮前在县城门附近接应大羽。有情况立即回天府报告。”然后他向谭营长说:“我们是不是该撤了,鬼子就要收尸来了。”

桂书记说:“我们是该撤退了,靠水镇的日军两个小时前集合了,县城的日军明天早晨出发,我们要跳出他们的报复圈子。”

这时谭营长站起身来,向参加庆功宴的全体人员做了番讲话,表扬和鼓励了近期国军抗日游击班和新四军的战斗合作,感谢了占彪对新四军机枪连的支持。言罢下令分头撤退。强子悄悄和彭连长把原来拿去训练的两挺马克沁要了回来,说这是要还给高连长的底子装备。

夜半时分,占彪和小宝、小玉向袁伯告别后,领着抗日游击班的全体官兵回到了天府。谭营长为了掩护占彪回到天府休整,把自己撤退的动静和痕迹弄得很大。占彪回到天府也是一步险棋,还是藏在日军鼻子底下,因为这一带山上日军已经搜索过多次了。

在晚上战斗结束时小峰就先期安派40名士兵回来又挖出了四个地下车库。原来是七个车库七辆车,十天前开到三家子四辆车,现在还剩下三辆,这回加上新缴获的八辆共11辆了。

在天府洞中宽敞的“大厅”里刘阳拿着八辆车上的装备清单掩不住惊喜递给占彪。占彪细细看去,眼睛也不禁发亮。除了组装好的12挺92式重机枪,意料中的上百箱子弹和保弹板、枪管等重机枪副品外,还有箱装的24挺96式轻机枪、24具89式掷弹筒、36把南部94式手枪,看来是额外补充给龟村的,怪不得他那样心疼。

占彪满意地点点头,又摇摇头说:“啥时你再统计一下,我们手里的家伙数儿,别乱了。”刘阳没出声又递给占彪一张纸条:“这是除去我们送给新四军和游击队我们现有的武器清单。”占彪赞赏地抬头看看刘阳,低头看起纸条,如数家珍般核算着。

纸条上写着:“重机枪32挺(马克沁6挺,92式26挺),轻机枪60挺(捷克5挺,11式24挺,96式31挺),掷弹筒50具,步枪468支(中正式步骑枪120支,三八大盖300支,三八马枪48支,),手枪413支(94式南部96支),火焰喷射器4具,步兵炮4门。”

刘阳还汇报着:“车上面还有四大包军毯共200条,国民政府的法币一大袋子,日军的军票一袋子,数目都没来得及点。另外车上的16桶汽油没有卸下来直接开进库里了。”占彪一听还有钱忙道:“有钱好啊,快数数,我们可以发军饷了。”

然后占彪告诉刘阳,通知各班班长、副班长开会,同时把军毯发下去,每人两条。

这是国军抗日游击班的首次干部会,占彪的八个师弟带着副班长,聂排长带着刘力、贾林、隋涛带着赵本水,还有小宝和小玉,全员干部参加应该是24人。只有曹羽和接应他的二民、拴子三个副班长缺席。

会上占彪先和大家解释了为什么把想参加抗日班的民工让给了新四军。占彪说:“我是想带出一支钢铁的队伍,带出一支精兵,远比松山的特种部队要强的中国特殊部队。我们今天牺牲的两名士兵和受伤的七名士兵都是新兵,为什么老兵没有受伤,就是需要训练和学习。现在我们是101人,我想近期我们就保持百人左右,大家同意吧?”大家都纷纷点头,三德说:“再添几人就是一百单八将了。”众人轻笑但一想起曹羽又都收住了笑声。

占彪没理三德的玩笑,接着说:“如果想成为一只钢铁之军,就要有铁的纪律。最近和新四军接触,他们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定得非常好,能做到这样的军队是不容易战胜的。所以我也想为我们抗日班立几条班规。这几天我想了一些,说出来大家议一下,然后我们就向全体公布。”

占彪有着多年管理师弟们的经验,也常常参与师傅家业和村中大事的操办,而且那时的人们都早熟,十七、八岁就都能当家了。所以占彪具备的高超指挥才能和管理能力就不足为奇了。

占彪转头对小宝说:“小宝你是有见识的人,帮我们好好把关啊。”然后他就把自己的初步意见拿了出来,小宝和大家讨论了一气,基本按照占彪的思路最后确定下来六项。

小宝把这六项班规写在小本子上念了出来:

第一条、服从命令,不许擅自行动;

第二条、做优秀军人,会打枪,会武术;

第三条、保护战友,伤要救护,死要厚葬;

第四条、孝顺老人,保护妇女儿童;

第五条、学习文化,学识字会写信;

第六条、不打国人,不杀俘虏。

占彪听小宝念完后说:“我再给大家逐条解释一下。第一条,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决不许不通过上司而擅自行动,像今天曹羽这样不请示就私自进城就是违反了纪律,他回来我要关他禁闭的……”占彪话音刚落,从地路洞里传来几人脚步声和曹羽的声音:“彪哥,我错了,回来关我禁闭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