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瓦提埃战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曾经辉煌的阿拉伯帝国】

阿拉伯人在陆续征服亚、非两大洲的大片领土后,有把他们扩张的目光投向欧洲。尤其是当阿拉伯帝国过渡到封建社会的阿拔斯王朝时,王朝统治者对欧洲的欲望比任何时期都要强烈!尤其是对当时东罗马帝国的首都黑海城市君士坦丁堡更是达到梦寐以求的地步。但由于自己实在是无力对抗东罗马帝国强大的海军希腊舰队。因此,阿拉伯阿拔斯王朝的统治者改变战略。采取从陆地上,经由北非越过越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欧洲,从背后合围君士坦丁堡。于是,公元公元711年,阿拉伯远征军征服北非迦太基和摩洛哥。越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欧洲,灭亡了西哥特王国占领西班牙。阿拉伯阿拔斯王朝的统治者的计划初战告捷,他们欣喜若狂。现在,他们的目标已经不仅仅只是原来的君士坦丁堡。而是整个欧洲的***世界。阿拉伯统治者的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要将欧洲***世界的“异教徒”彻底纳入自己的宗教势力范围。整个西方文明再次面临来自东方亚洲文明的威胁。这是欧洲自公元452年匈奴人入侵后再次遭到的最严重的威胁!整个西方世界再次面临生死存亡的考验!在阿拉伯阿拔斯王朝的统治者看来,这是轻而易决。他们甚至已经准备好进入“异教徒”的心脏罗马城去参观。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入侵迎头碰上了一个在欧洲地区新型的强有力的对手。这个对手是阿拉伯人以往所从来没有遇到过的。这个强大对手就是当时西欧高卢地区〔注:今法国〕地区正在崛起的由日尔曼族法兰克人建立的——法兰克王国。

法兰克人是欧洲日尔曼族的一支,早期生活在进德国莱茵河流域。公元3世纪时,统治西欧的西罗马帝国已经进入灭亡的前夕。于是,法兰克人趁机跨过莱茵河,进犯当时西罗马帝国最富裕的行省高卢。西罗马帝国对这些曾经的“蛮族”已经无能为力。于是法兰克人就在高卢东北部也就是今天的法国定居。但当时法兰克人分属于多个不同的部落,并没有统一的集体。

法兰克人的转机发生在公元486年。法兰克历史上一代英雄克洛维出现了。克洛维在16岁就继承了他祖父的法兰克撒利部落首领的职位。表现出杰出的政治才能。公元476年,威震欧洲数百年的西罗马帝国灭亡了。这给法兰克人带来扩张的绝好机会。但他们必须面临一个相当难缠的对手,就是由西罗马帝国末期最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阿契斯亲手组建、训练的西罗马帝国最后一支能争善战的军队—西罗马帝国高卢军团。当西罗马帝国末代皇帝亲手杀害阿契斯后,帝国高卢军团集体哗变割据高卢。虽然西罗马帝国在公元476年灭亡了。可是,以重装铁甲骑兵为主的高卢军团还在。他们不断击败企图窜犯高卢内陆的法兰克人。由于自身的分裂,法兰克人开始根本不是组织严密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西罗马帝国高卢军团的对手。但事情随着法兰克历史上一代英雄克洛维的出现改变了。凭借自己卓越的政治才能,年轻的克洛维成功的将分散的法兰克各部落联合起来组成联军,对西罗马帝国高卢军团发起强有里的进攻。公元486年,年仅21岁的克洛维率领他一手策划的法兰克部落联军同金高卢内陆,与西罗马帝国高卢军团在巴黎东北的苏瓦松爆发决战。克洛维依仗自己军队在数量上的绝对优势,采取重装步兵坚守,集中所有法兰克重装铁甲骑兵从正面突击和迂回包抄想结合的战术,在苏瓦松决战中全歼西罗马帝国高卢军团。高卢军团战死超过3万人。从此西罗马帝国的势力彻底消亡。法兰克人夺取了整个高卢地区。但是,苏瓦松决战后,本来就脆弱不堪内部矛盾重重的法兰克部落联盟立即崩溃。各部落又重新回到相互厮杀的状态。克洛维利用自己高超的政治手段,要么武力兼并,要么用卑鄙的政治诱杀。最终除掉了所有的对手统一了整个法兰克民族,在高卢建立起了法兰克王国,成为欧洲各王国中最强大的国家。

公元711年,为了实现阿拉伯阿拔斯王朝统治者的“宏图大志”,以摩尔人为主的阿拉伯远征军横渡直布罗陀海峡进入欧洲,灭亡了西哥特王国占领西班牙。随后准备经高卢进入意大利征服罗马城后合围君士坦丁堡。这样一来阿拉伯人就必须面对欧洲当时最强大的国家法兰克王国。但是根本不了解西欧情况的阿拉伯人却想当然的把法兰克王国当作和西哥特一样的“软蛋”。于是,公元732年,阿拉伯人越过比利牛斯山进入高卢,高高兴兴的一路上一边打劫着一边向高卢内陆推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悍勇的阿拉伯轻骑兵】

而当时的法兰克王国自身内部的形式也确实不容乐观。当时的法兰克王国自身正处于内部分裂的状态。由于采取国王死后诸子平分领土的政治制度,法兰克王国墨洛温王朝自从开国君主克洛维死后就始终处于分裂、混战和再统一的反复中。这样的过程严重削弱了墨洛温王朝王室的权利,造成权利逐步落入掌握宫廷事务的宫相之手而国王成了傀儡。到阿拉伯人入侵的时候,法兰克王国的实权已经完全落入王国宫相查理·马特手里。但即使是查理·马特对全国的控制能力也不稳固。他要随时提防南方崛起的大贵族阿奎丹伯爵欧多的入侵。欧多的挑战令查理·马特寝食难安。但不久他得到一个惊喜,阿拉伯人来了。公元732年,帝国西班牙总督阿卜德.拉赫曼率5万阿拉伯骑兵越过越过比利牛斯山进入高卢。由于是选择南方地区。因此阿拉伯人一到高卢就正好进入了法兰克大贵族阿奎丹伯爵欧多的地盘。有意思的是,和不了解法兰克人的阿拉伯人一模一样,作为新型贵族老大的欧多居然也根本不了解阿拉伯人。凭借自己手下曾经不断击败王国宫相查理·马特的大军,欧多根本没把阿拉伯人放在眼力。于是偶多亲自领大军应战阿拉伯人。结果,阿拉伯人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结结实实的抽了这位骄横的阿奎丹伯爵欧多一记响亮的耳光。双方在波尔多遭遇。以步兵为主配以少量轻骑兵的阿奎丹伯爵欧多的军队在全是骑兵组成的阿拉伯远征军面前完全没有了往日的威风。在阿拉伯骑兵的轮番冲击和分割包围打击下,欧多的军队几乎全军覆没,连他自己也受了伤。无奈的阿奎丹伯爵欧多只得率领残部狼狈的投靠他昔日的对手法兰克王国宫相查理·马特。这样一来,查理·马特没用自己动手就解决了他的心腹大患阿奎丹伯爵欧多。但作为精明的政治家和军事家的查理·马特很清楚,当下他真正的对手是阿拉伯人。于是,法兰克王国宫相查理·马特和阿拉伯远征军统帅阿卜德.拉赫曼交手了。不过,与笨蛋阿奎丹伯爵欧多不同的是,查理·马特通过个中情报已经充分了解到了对手阿拉伯人个详细情况。事实上。在此次战前。已经征服西班牙20多年的阿拉伯人同占据法兰克王国南部的欧多的军队在分割高卢和西班牙的比利牛斯山区已经零敲碎打的整整折腾了20年了。如果不是阿奎丹伯爵欧多对带阿拉伯人的不重视,他的结局完全会是另外一番景象。现在,通过欧多手下的详细介绍。查理·马特通已经有了如何对付阿拉伯骑兵的方法。

在波尔多大战中旗开得胜重创阿奎丹伯爵欧多的阿拉伯远征军统帅阿卜德.拉赫曼异常骄横。他继续向前推进,不久来到普瓦提埃城下开始攻城。这样一来阿拉伯人的弱点暴露无遗。作为完全是轻骑兵的阿拉伯军队既没有攻坚经验更缺乏必要的重型攻城器材。而高卢地区虽然也是蛮族国家,但相对西班牙地区来说已经相当先进了。所以高卢地区的城市都是高大坚固的石头城墙。同时查理·马特已经严令普瓦提埃城和其他沿途城市的守军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坚守。目的就是消耗阿拉伯人的实力。于是阿卜德.拉赫曼留下一支部队继续包围普瓦提埃城采取围而不打的战术。自己则率领主力继续北上,来到图尔城下。结果阿拉伯人又一次面对坚城。这次阿卜德.拉赫曼决定无论如何要拿下这做城市。因为他的部队的时期已经受到影响。但就在他围攻图尔城时,他不知道,查理·马特的大军已经向他杀来。

这时的查理·马特手下的法兰克军队已经与以前有了重大区别。为了对抗主要是骑兵的阿拉伯军队。查理·马特对自己的军队做了重大改革。将原来以步兵为主配以少量轻骑兵的法兰克军队改编为以新式重装钢甲矛骑兵集团为主。同时配以重装钢甲长矛步兵。查理·马特以法兰克人身材高大健壮有力的特点,组建了新式重装钢甲矛骑兵。这些骑兵头带可以能把整个头部都保护起来的钢制头盔,身批覆盖全身连手上都带了铁手套的钢制铠甲。武器是一柄3米长的长矛和一把重剑以及一面长尖大盾牌。骑兵的战马是著名的高卢-西班牙吗。耐力强,奔跑速度快而且负重量大。战马身上也披挂着覆盖周身的铁甲。连马头头被护面保护着。这样的重装钢甲矛骑兵具有极其强大的防护力和杀伤里。缺点是由于装备过于笨重造成速度和机动性不如轻骑兵。法兰克重装钢甲长矛步兵的铠甲防护和骑兵一样。武器是双刃重战斧和长达3-4米的长矛和一面足以遮蔽全身的大型长方形盾牌。同样也缺乏机动性。同时查理·马特还重组了消失已久的弩炮兵。这里所说的弩炮并不是中国的大型弩机,而是希腊弩炮。希腊弩炮带有坚固的支架,主梁置于支架之上,其前端两侧装有两具扭力弹簧组,每个弹簧组带动一只弩臂,弩臂末端连接弓弦,弓弦正中是容纳投射物的编制网袋。横梁上侧带有燕尾长槽,一个带长导轨的滑块可以沿着长槽前后滑动,滑块的后方装有一套激发机构,用来锁定和释放弓弦,横梁的末端有绞盘,炮手通过扳动手柄,通过绳索拖曳滑块移动,当击发机构锁定弓弦并向后拉开后,武器就处于待发状态。为在横梁两侧设置了金属齿条,既能让开弓的工作不必一气呵成,又能调节武器的抛射力量,从而获得需要的射程。希腊弩炮以长矛为箭镞,最大射程达到300米。是火药武器出现以前西方最有威力的重型远射武器。齐射的弩炮对骑兵集团有极大的杀伤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古代欧洲的武士】

当查理·马特的军队靠近图尔城时,他并没有立即与阿拉伯人决战。他还要继续拖。他派小股骑兵不断骚扰阿拉伯人以麻痹对手并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同时排除一支骑兵部队直接穿插到后方,切断了阿拉伯人的后勤补给线。这让阿拉伯远征军统帅阿卜德.拉赫曼大为震惊。为了不被对手饿死,他当即下令撤退。可是问题来了。这时的阿拉伯军队已经不是当初那支纪律严明的军团。已经蜕变成一支烧杀抢掠的军队。进入相对富裕的高卢后阿拉伯军队抢夺了大量的财宝等战利品。不管统帅阿卜德.拉赫曼如何强令,他的手下就是不肯丢弃笨重的战利品轻装撤退。无奈的统帅阿卜德.拉赫曼只能不断派出一些部队去殿后一保证主力慢悠悠的撤退。但这些部队不断被后面追赶的法兰克军队有组织的消灭。这样的过程整整持续了6天。当撤退到依然没有攻下来的普瓦提埃城下时,阿卜德.拉赫曼再也不能走了。因为他知道,如果继续走下去,他的军队会被查理·马特的军队一点一点吃掉。而且他发现军队的时期已经严重损失。于是阿卜德.拉赫曼决定在普瓦提埃城下与法兰克人决战。但他犯了指明的错误。在他前面是法兰克人的追兵。他身后是依然没有拿下的普瓦提埃城。腹背受敌的阿拉伯人从一开始就注定战败的命运。而查理·马特也意识到决战的时刻来临了。这样,在公元732年,在欧洲高卢的普瓦提埃城,决定西方世界生死存亡的普瓦提埃战役爆发了。

由于已经充分了解了对手阿拉伯轻骑兵的作战特点和一贯的战略战术,查理·马特已经有了充分准备。他先占居了一处山坡,然后命令重装钢甲矛骑兵下马,与步兵共同组成方阵。重装钢甲长矛步兵则部署在外围,以自己装备的巨型方形盾牌组成一道坚固的防线。最外围的步兵用长达5米的举行长矛组成一道密集的长矛“森林”。这足以抵挡任何骑兵的冲击。在阵形后方是有步兵和骑兵保护的远程希腊弩炮方阵。法兰克军的总数有7万人。而对手的阿拉伯军队此时有5万骑兵,本来面对如此坚固的重装步兵长矛、盾牌方阵最好的办法是利用轻骑兵的机动性和速度优势在足够的距离用弓箭在马上向对手射击以求尽可能的杀伤、破坏对方防线。可问题是,阿拉伯骑兵与东亚游牧民族骑兵的最大不同就是他们并不善于骑射。阿拉伯人习惯的是以快速突击方式用马刀、长矛和对方肉搏。这对有重甲盾牌防御的法兰克军队根本不起作用。

战斗打响后,在远征军统帅阿卜德.拉赫曼的指挥下,阿拉伯骑兵以大规模集团冲锋的形式勇敢的向法兰克军方阵发起冲击。他们面临的第一波次的打击就是法兰克军的远程希腊弩炮方阵。法兰克军的远程希腊弩炮在超过400米远的距离就开始密集射击,向阿拉伯骑兵阵发射了大量带火的长矛箭镞。密集的火力严重杀伤了一密集队形冲击阿拉伯骑兵。但阿拉伯人依旧勇猛的冲向法兰克步兵防震。但当他们冲击到方阵附近,由于不是骑射骑兵。没有弓箭的阿拉伯骑兵无法在远处用弓箭射杀出一个缺口。当他们冲到方针面前,又要面对又长达5米的举行长矛组成的“森林”。很多阿拉伯骑手由于来不及收马,连人带马的都撞在长矛上惨死。此时他们有必须面对法兰克人的重标枪的集中射击。这种1米张的重标枪两头都装有三棱铁尖。而且重量重。虽然射程不远,但一旦用全力投掷出去,在自身重量和惯性的作用下具有强有力的穿甲能力。对于防护里本来就有限的阿拉伯轻骑兵的杀伤效果更大。

当天下午,感觉已经时机成熟的查理·马特下令骑兵全体上马出击。在希腊弩炮的远程火力掩护下,所有法兰克重装钢甲矛骑兵排成方阵放平长矛,最前锋的以楔型阵向阿拉伯军主力发起大规模集团冲锋。在猛力的弩炮远程火矛的掩护下,法兰克重装钢甲矛骑兵向阿拉伯主力阵地冲去。本来就缺乏远射火力的阿拉伯军队对有坚固防护力和强大杀伤力的法兰克重装钢甲矛骑兵集团的强大冲击毫无抵抗能力。在冲击下很多阿拉伯人死在法兰克重装钢甲矛骑兵的长矛下或者被马踩死。同时,在查理·马特的命令下,当初那位惨败在阿拉伯人手下的阿奎丹伯爵欧多率领他属下的军队绕到阿拉伯军背后袭击阿拉伯人。腹背受敌的阿拉伯远征军全线崩溃。统帅阿卜德.拉赫曼死于乱军之中。丧失统一指挥的阿拉伯军队全线溃逃。当天晚上,决定西方文明命运的普瓦提埃战役以法兰克人的全面胜利告终。第二天清晨,阿奎丹伯爵欧多向查理·马特提出要领兵追击阿拉伯人。查理·马特当即拒绝了他的要求。他有多种考虑,首先,他害怕如果继续追击,很有可能陷入阿拉伯人的诱敌深入之计被围歼。最重要的是,作为精明的政治家的查理·马特意识到,如果一下子完全击败阿拉伯人,没有了阿拉伯人在高卢南部的有力牵制,阿奎丹伯爵欧多肯定乘机坐大并再次发动叛乱。阿拉伯人只是小威胁。蓁蓁对他自己统治构成致命威胁的正是欧多。因此,只要留着阿拉伯势力在西班牙,就可以有力的牵制欧多。

当法兰克王国在普瓦提埃战役击败阿拉伯人的消息传到东罗马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后,帝国新任皇帝利奥三世立即组织军队,在欧洲其他***国家的财政支援下对阿拉伯帝国发起全面反击,公元746年,东罗马帝国海军希腊联合舰队在塞浦路斯附近海域与阿拉伯帝国海军舰队爆发了规模空前的大决战。由于大量使用希腊火、抛石机和希腊弩炮等先进武器和新型高速战舰和卓越的海军统帅,东罗马帝国海军希腊联合舰队几乎全歼拥有1000多艘战舰的阿拉伯舰队。阿拉伯帝国伤亡今10万人!在帝国海军希腊联合舰队强有力的制海权的保障下,东罗马帝国陆军夺回了塞浦路斯和地中海上所有重要岛屿。同时,东罗马帝国仿效法兰克王国也建立起一支新的以重装钢甲矛骑兵集团为主的陆军,在小小亚细亚半岛上对阿拉伯发起全面反击。新组建的东罗马帝国重装钢甲矛骑兵集团攻势极为凌厉。不久就收复了整个小亚细亚半岛和叙利亚北部的安条克重振了帝国的声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资料图:古代欧洲骑兵】

发生在公元732年高卢的法兰克王国与阿拉伯帝国之间的普瓦提埃战役是一场决定整个人类西方文明命运的决战!对人类历史产生了重大影响。战后,惨败而归的阿拉伯人在此后再也没有能力对西方文明能够世界发动入侵。这直接保证了西方文明尤其是***文明的生存和发展。同时法兰克王国在普瓦提埃战役的胜利直接强有力的支援了东罗马帝国的反击。当时东罗马帝国是整个西方文明硕果仅存的一支。古罗马和古希腊文明在东罗马得到完成的继承和发展啊如果阿拉伯人绕道的阴谋得逞,西方文明在东罗马这最后的一点生命之光将被灭亡。也就不可能有后世以古希腊文明为核心的改变世界命运的文艺复兴运动。因此发生在公元732年高卢的法兰克王国与阿拉伯帝国之间的普瓦提埃战役决定了整个西方文明的命运。同时,由于在普瓦提埃战役的胜利,查理·马特巩固了他在法兰克王国的统治地位。这就为然后他的后人的扩张奠定了基础。公元751年,查理·马特之子,就是历史上著名的矮子丕平废黜法兰克王国墨洛温王朝末代国王自立,建立了法兰克加洛林王朝。他就是闻名后世的法兰克帝国查理大帝。在他的统治下,法兰克王国成为统治西欧大部分地区包括多种部族的大帝国。由于缺乏统一的经济基础和内部封建割据。查理大帝死后不久帝国陷入内战。公元843年,他的3个孙子签署《凡尔登条约签》。将帝国瓜分为西法兰克王国、东法兰克王国和中法兰克王国。这就是近代对世界格局产生巨大影响的法兰西、德意志和意大利三个国家。法兰克王国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伴随着公元732年普瓦提埃战役的惨败,以阿拉伯人为代表的***教势力对欧洲的进攻结束了。但是,阿拉伯人尤其是***教的扩张给欧洲带来巨大震撼。双方的大规模流血冲突将宗教仇恨留给了欧、亚两大洲的***徒和穆斯林。同时,由于穆斯林统治下的中东、北非地区经济文化不断进步,尤其是该地区的经济在商业的发展下迅速发展,穆斯林积累了巨额财富。这些因来了另外一股势力的贪婪目光!这就是以罗马教皇为首的***势力。此时的罗马教皇已经今非昔比。依靠宗教势力成了整个西方***世界的实际最高统治者。东方穆斯林世界的巨额财富让罗马教皇和他的手下垂涎三尺!于是,罗马教皇对富饶的东方世界正式伸出了他那贪婪肮脏的魔掌!那么,这究竟是怎样的一双魔掌呢?罗马教皇又是如何策划这场人类历史上肮脏血腥的强盗行径的呢?罗马教皇的阴谋又将给人类历史的发展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