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周后


名为周蔷,大周后生于公元936年卒于965年。是五代十国后期南唐国主李煜的皇后(比后主大一岁),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 风流倜傥中国史上第一才子皇帝李煜李后主的皇后因娘家姓周而名为周后。周后有大小之分,大周后名蔷,小周后名薇,两姐妹都是钱塘美女。


关于大周后,《南唐书》载:“后主昭惠周后,通书史,善歌舞,尤工凤萧琵琶。唐朝盛时,霓裳舞衣曲为宫廷的最大歌舞乐章,乱离之后,绝不复传,后(大周后)得残谱,以琵琶奏之,于是开元天宝之余音复传于世。” 李煜即位之后,从不关心国事,每日谱词度曲,以风流自命。春天到来时,他将殿上的梁栋窗壁,柱拱阶砌,都装成隔筩,密插各种花枝,称之为“锦洞天”;令宫里的妃嫔,都绾高髻,鬓上插满鲜花,在锦洞天内饮酒作乐。


时光飞驰,转瞬又到公元994年七月七日乞巧夜,李煜在碧落宫内,张起八尺琉璃屏风,以红白罗百匹,扎成月宫天河的形状。又在宫中空地上,凿金做莲花,高约六尺,饰以各种珍宝。不多时布置完毕,只见一座月宫,天河横亘于上,四面悬着一色琉璃灯,照得内外通明,月宫里面,有无数歌伎,身穿霞裾云裳扮成仙女,执乐器奏《霓裳羽衣曲》,音韵嘹亮,悦耳怡神。好似真到了月宫一般。周后连声称扬道:“陛下巧思真不可及!如此布置,与广寒宫一般无二,倘被嫦娥知道,恐怕也要奔下凡间,参加这个盛会了。”李煜含笑说:“昔唐人有诗:‘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嫦娥虽居月宫为仙,也未免有寂寞凄凉之感,哪里比得上朕与卿,身在凡间,反可以朝欢暮乐呢!” 李煜与周后开怀畅饮,直至天色已明,方才席散。


不料周后在七夕夜间,多饮了几杯酒,又着了凉,忽然生起病来。见爱妻病倒,李煜茶饭无心,日夜陪伴在娥皇的病榻前,盼望她早日痊愈。为了增强娥皇战胜疾病的信心,他将自己写的《后庭花破子》书赠娥皇,祝愿她能和自己青春常在:

玉树后庭前,瑶草妆镜边。

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

莫教偏,和月和花,天教长少年。

后周显德元年,李煜十八岁,纳昭惠,是谓大周后。

昭惠周后,通书史,善歌舞,尤工凤萧琵琶。唐朝盛时,霓裳舞衣曲为宫廷的最大歌舞乐章,乱离之后,绝不复传,后(大周后)得残谱,以琵琶奏之,于是开元天宝之余音复传于世。


十年后,大周后病重,一日,见小周后在宫中,“惊曰:‘汝何日来?’小周后尚幼,未知嫌疑,对曰‘既数日矣。’后恚怒,至死,面不外向。(陆游《南唐书·昭惠传》)

后主昭惠国后周氏,小名娥皇,司徒宗之女,十九歳来归。通书史,善歌舞,尤工琵琶。尝为寿元宗前,元宗叹其工,以烧槽琵琶赐之。至于采戏弈棋靡不妙绝,后主嗣位立为后,宠嬖专房,创为高髻纤裳及首翘鬓朶之妆,人皆效之。尝雪夜酣燕,举杯请后主起舞,后主曰:“汝能创为新声则可矣。”后即命笺缀谱,喉无滞音,笔无停思,俄顷谱成,所谓邀醉舞破也,又有恨来迟破亦后所制。故唐盛时霓裳羽衣最为大曲,乱离之后,绝不复传,后得残谱以琵琶奏之,于是开元天宝之遗音复传于世。内史舍人徐铉闻之于国工曹生,铉亦知音,问曰:“法曲终则缓,此声乃反急,何也?”曹生曰:“旧谱实缓,宫中有人易之,非吉征也。”后主以后好音律,因亦躭嗜,废政事。监察御史张宪切谏,赐帛三十疋,以旌敢言,然不为辍也。未几,后卧疾,已革,犹不乱,亲取元宗所赐烧槽琵琶,及平时约臂玉环,为后主别。乃沐浴妆泽,自内含玉,卒于瑶光殿,年二十九,葬懿陵。后主哀甚,自制诛刻之石,与后所爱金屑檀槽琵琶同葬,又作书燔之与诀,自称鳏夫煜,其辞数千言,皆极酸楚。或谓后寝疾,小周后已入宫中,后偶褰幔见之,惊曰:“汝何日来?”小周后尚幼,未知嫌疑,对曰:“既数日矣。”后恚怒,至死面不外向,故后主过哀,以揜其迹云。


小周后

名为周薇,生于950年,死于978年,方享年28岁。 是五代十国后期南唐国主李煜的皇后,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 风流倜傥中国史上第一才子皇帝李煜李后主的皇后因娘家姓周而名为周后。周后有大小之分,大周后名蔷,小周后名薇,两姐妹都是钱塘美女。此处本来要讲小周后的,但小周薇能当上皇后亦是与其姐有关。因此少不得提一下大周后。关于大周后,《南唐书》载:“后主昭惠周后,通书史,善歌舞,尤工凤萧琵琶。唐朝盛时,霓裳舞衣曲为宫廷的最大歌舞乐章,乱离之后,绝不复传,后(大周后)得残谱,以琵琶奏之,于是开元天宝之余音复传于世。” 李煜即位之后,从不关心国事,每日谱词度曲,以风流自命。春天到来时,他将殿上的梁栋窗壁,柱拱阶砌,都装成隔筩,密插各种花枝,称之为“锦洞天”;令宫里的妃嫔,都绾高髻,鬓上插满鲜花,在锦洞天内饮酒作乐。

时光飞驰,转瞬又到公元994年七月七日乞巧夜,李煜在碧落宫内,张起八尺琉璃屏风,以红白罗百匹,扎成月宫天河的形状。又在宫中空地上,凿金做莲花,高约六尺,饰以各种珍宝。不多时布置完毕,只见一座月宫,天河横亘于上,四面悬着一色琉璃灯,照得内外通明,月宫里面,有无数歌伎,身穿霞裾云裳扮成仙女,执乐器奏《霓裳羽衣曲》,音韵嘹亮,悦耳怡神。好似真到了月宫一般。周后连声称扬道:“陛下巧思真不可及!如此布置,与广寒宫一般无二,倘被嫦娥知道,恐怕也要奔下凡间,参加这个盛会了。”李煜含笑说:“昔唐人有诗:‘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嫦娥虽居月宫为仙,也未免有寂寞凄凉之感,哪里比得上朕与卿,身在凡间,反可以朝欢暮乐呢!” 李煜与周后开怀畅饮,直至天色已明,方才席散。

不料周后在七夕夜间,多饮了几杯酒,又着了凉,忽然生起病来。见爱妻病倒,李煜茶饭无心,日夜陪伴在娥皇的病榻前,盼望她早日痊愈。为了增强娥皇战胜疾病的信心,他将自己写的《后庭花破子》书赠娥皇,祝愿她能和自己青春常在:

玉树后庭前,瑶草妆镜边。

去年花不老,今年月又圆。

莫教偏,和月和花,天教长少年。

殊不知年仅29岁的大周后周娥皇一向处尊养优,一经突然生病,就久治不愈。李煜十分着急,召周后的家属入宫省视。周后的父母携带次女,入宫问候。周后留家人在宫中多住数日,待自己病愈后再回去。然由于周父母因家事繁冗,不能不回去,就留下正是破瓜年纪的妹妹周薇在内官服侍姐姐。

小周薇后比娥皇小14岁,李煜与娥皇结婚时,小周薇年仅5岁。随着时光的流逝,当年混沌未开的小女孩已出落成15岁的婀娜少女。小周薇天生活泼,美丽可爱,深受李煜母后的喜爱,时常派人接她到宫中小住。小周薇酷似初入宫时的娥皇,只是她比娥皇更年轻、更活泼。随着接触的增多,李煜对她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因后来也被封为皇后,人们便把她称作小周后。

周薇这次来探望姐姐,被安排住在瑶光殿的画堂里。这天中午,午睡之后,李煜身着便装去看望周薇。为了给周薇一个意外的惊喜,他不让宫女通报,径直走向画堂。来到画堂门口,室内一片寂静,原来周薇午睡未醒。他悄悄掀起竹帘向里观看:周薇身着睡衣躺在绣榻上,睡衣薄于蝉翼,刚刚发育的处女挺拔的玉乳双峰若隐若现,那醉人的曲线随着淑女均匀的呼吸慢慢起伏,浓密、乌黑的秀发散铺在锦床上,睡美人发出均匀的呼吸声,少女特有的体香一缕缕地传来。任是他李后主曾历阅风月无数,都不曾见过如此可惊为天人的睡美人睡相。当下后主不由得如痴如醉血脉贲张,更想近前看个真切,嗅个满足,便掀帘而进,却不料碰响了珠锁,发出了虽然不大而在他听来却是震撼心魄的响声…… 周薇猛然惊醒,扭头一看,李煜正尴尬地站在门口。这时,李煜只好硬着头皮走向前去,说道:“寡人本想看看小妹过得可好,不料惊动了小妹的好梦,真是抱歉之至!”周薇连忙起来走下床向前施了一礼,说道:“不知陛下光临,请恕小妹未曾迎驾之罪。”周薇向前一低腰,睡衣稍微分开向后滑动,她雪白柔嫩的酥胸大半都暴露在李煜眼前。李煜顿时目瞪口呆,语塞无言,只是张着嘴巴痴迷地盯着周薇的酥胸。周薇低头许久不见皇帝姐夫应答,偷偷眼抬瞥见李煜的失态,这才意识到自己尚穿着睡衣,慌忙中又施了一礼退向了屏风后面更衣。 更衣之后,周薇重新施礼坐下,便问起姐姐近日的病情。谈话之中,周薇无意中向李煜看去,发现姐夫以一种异样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而且姐夫的一只眼睛有两个瞳孔。周薇羞涩地低下头来。为了打破尴尬,周薇说道:"到今日才明白,陛下的一只眼睛和大舜的一模一样。" "是啊,人们将他与唐尧、夏禹并称三代,那是天下为公的时代。他不但是有名的圣君,还有一个让人羡慕的幸福美满的家庭。" "如何幸福美满呢?" "他有恩爱的一后一妃,这一后一妃不但有倾国倾城之貌,而且都对他一往情深。王后叫娥皇,和你姐姐同名,王妃叫女英,是娥皇的胞妹。她们姐妹俩双双嫁给了舜帝,舜帝南巡时病死于苍悟山,她们姐妹俩哀毁而死。姐妹俩的眼泪洒在竹子上,后来的竹子就出现了斑点,后人叫做“湘妃竹”。我不想做什么圣君,只想和大舜一样有一双美丽多情的后、妃,此生足矣。"李煜说完,眼睛直直地注视着前方。周薇虽然年龄不大,但异常聪慧,情窦初开,听了李煜的话,已隐约听懂姐夫的弦外之音。但她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一时不知如何应对,惶恐地低头不语。 李煜一言既出,自感过于冲动,便借故告辞。

回到澄心堂,回想这次与周薇的会面,一时心潮难平,便填写了一首《菩萨蛮》:

蓬莱院闭天台女,画堂昼寝无人语。

抛枕翠云光,绣衣闻异香。

潜来珠锁动,恨觉银屏梦。

脸慢笑盈盈,相看无限情。

写好之后,便派宫女把这首词送给周薇。看完这首词,周薇完全明白了姐夫的心意。尤其那一句"相看无限情"写得多么含蓄,又多么浓烈,多么引人遐思啊!她不禁想起姐夫说的大舜和娥皇、女英的事来,莫非姐夫就是大舜再生,姐姐和自己就是娥皇、女英?要不,为什么姐夫的眼睛长的和大舜一样,姐姐恰好也叫娥皇……

而在李煜那边,"午睡惊梦"事件之后,周薇充满青春的面容,莺莺燕燕的声音,丰满动人的体态,随时随地晃动在眼前,就连睡梦中也常常与周薇相会。他的整个身心都被周薇吸引了,热恋的火焰烤着他,他实在不能坚持下去了。何况,以帝王之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周薇为什么不能为我所有呢?只是,娥皇正在病中,不能不照顾她的情绪。俗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婢,婢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想到偷情的滋味,李后主感受到从来未曾尝试过的激情与奇趣。李后主对周薇久已暗中垂涎,现在她已来到宫中,如何还肯轻轻放过!但如何下手真是难煞了李煜。

是时宫中有一个也是钱塘籍、随大周后来的宫女名秋红,周薇来宫中后因乡音的因素与之关系甚好。于是,李煜冒秋红的名写了密信约周薇月夜到御苑红罗小亭,派心腹宫人送给周薇。红罗小亭是李后主在御苑群花之中建筑一亭,罩以红罗,装饰着玳瑁象牙,雕镂得极其华丽,内置一榻,榻上铺着鸳绮鹤绫,锦簇珠光,生辉焕彩。只是面积狭小,仅可容两人休息。李煜遇到美貌的宫女,便引至亭内,任意临幸,所以亭中都时时备有床榻、锦衾绣褥等床上用品。

接到密信,周薇很是兴奋,决心按期赴约。她来到宫中些许日子了总是在宫殿内来往还不曾到御花园玩过。三更之后,月光朦胧,万籁俱寂,周薇轻出画堂,按照送信宫人的指引慢慢向移风殿走去,只是脚下的金缕鞋发出有规律的响声,让她感到惊心动魂,只好脱下金缕鞋,提在手上,前瞻后顾地向红罗小亭走去。宫女把周薇引入红罗小亭之后,便急急转身退出。周薇正自诧异为何宫女丢下自己,但见内中地方虽小,却收拾得金碧辉煌,设着珊瑚床,悬着碧纱帐,锦衾高叠,绣褥重茵,又有月色朦胧,不禁十分好奇。突然间发现有一男人消然从纱帐中快速逼近,定睛一看正是李煜。小周薇不觉红潮晕颊,羞惭无地,慌忙翻转身来,用手启门,哪知这门闭得十分坚牢,用尽气力也不能打开。李煜早已执定了小周薇的纤手。 当周薇惊悟一切,已无处可以藏身,不觉红潮晕颊,娇羞无地。只得含羞说:“陛下请放尊重些。倘被姊姊知道,小妹之颜面何存。” 李煜笑道:“自古风流帝王,哪一个不惜玉怜香呢?此处甚为秘密,宫人们不奉传宣不敢擅入,万无泄漏之理,可尽管放心。” 事实上长大懂事了的周薇也知道自己生得玉貌花容,常常对镜自怜,深恐自己的这般才貌,将来落入庸俗人手里;又见姊姊嫁得李煜,册立为后,做了南唐的国母,享不了的欢娱快乐,心里本来羡慕;现在见李煜看中了自己,软语温存,愿效鸾凤,芳心早已许可,现在见了后主却不得不做出娇羞的样子,故意推却,无非是进一步吊起后主的胃口。一经后主再三央求挑逗,也就半推半就着顺了后主,任由李煜拥进怀中恣意轻薄了。由于初次与男性接触,浑身上下不住颤抖,娇喘吁吁地对李煜说:“姐夫陛下,小妹把一切都交给你了,任你尽情地爱吧!但愿日后不要辜负小妹啊!"李煜没功夫再言语,只是紧紧地把她抱在怀里,然后万般柔情地拥着周薇走向绣榻,二人度过了一个难忘的不眠之夜……

后主是个风流天子,得着小姨子周薇这样的美貌可人儿与自己有了私情,心中得意非凡,少不得又要借诗抒情了,便形诸笔墨,填了菩萨蛮词一阕,把自己和小姨子的私情,尽情描写出来。第二天,李煜回到澄心堂,激动地将昨夜的情景写成了一首《菩萨蛮》。其词道: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

划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

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

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

这阕词儿,填得十分香艳,很是撩人情思,早被那些长期情欲压抑的妃嫔贵人宫女传播开来,到处传唱,流于宫外,以至于后主与小姨子的暖昧关系连民间也知道了,传为风流佳话。 幸亏周后病卧在床,不知道这事。李煜偏生还不肯谨慎,每天和小周氏在红罗小亭里歌唱酣饮,李煜亲执檀板,小周氏宛转歌喉,明月风清,良辰美景对佳人,便是天上神仙,也不过如此。那李煜见小周氏饮了几杯酒,略带微醺,柳腰一搦,玉肩双削,樱唇微启,香气扑人,不禁趁着酒兴,以香口为题,又填《一斛珠》词道:

晚妆初过。沉檀轻注些儿个,向人微露丁香颗。

一曲清歌,暂引樱桃破。罗袖残殷色可。

杯深旋被香醪洗,绣床斜凭娇无那。

烂嚼红绒,笑向檀郎唾。

李煜这一阕《一斛珠》的词更把自己和小周氏饮酒歌唱,及平日间的情趣一齐描写出来。 李煜只在红罗亭内日夕取乐,早把其她众妃嫔抛在九霄云外。那些妃嫔经了李煜这样的冷落,未免心怀怨意,恰巧李煜填了这两阕词,把所有的私情,都真实描写出来。就有妃嫔借着探问周后疾病的名目,来到中宫,把两阕词作为证据,将李煜与小周氏的私情,一齐告知周后。 开始娥皇对于妃嫔拿来的两阕词尤自不很相信,清纯的妹妹怎么会背着自己与妹夫私情呢。后来,她见到了妹妹,说是已被姐夫接来多日,几次来看姐姐,都碰上姐姐在昏睡。听到这里,娥皇什么都明白了,她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没有再与妹妹交谈。就在娥皇病情日重,最需要李煜陪伴的时候,风流成性的他却对娥皇的妹妹产生了恋情,并很快发展到频频幽会,这深深刺痛了娥皇的心。周后经此一气,怀着深深的妒意,疾病愈加重,不上数日,竟自撒手尘寰。

李煜见周后亡故,传旨从厚殡殓,附葬山陵,谥为昭惠皇后。 娥皇死后,回顾10年来的恩爱生活,李煜痛心疾首,内疚不已。他亲临娥皇灵前哭祭爱妻,并写下长达2000多言的祭文。在祭文中,他横溢的才华,真挚的感情,极力颂扬娥皇美丽的容貌、超人的才华,重温了他们伉俪情深的恩爱生活。最后,不顾自己的身份,署名"鳏夫煜"命镌刻在娥皇陵园的巨碑上。 埋葬了娥皇之后,在与娥皇共同生活的后宫内,李煜处处触景生情,人去楼空,琴在人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李煜郁郁寡欢,写下了许多情真意切、极为感人的悼亡诗,如"层城无复见娇姿,佳节缠哀不自持。空有当年旧烟月,芙蓉城上哭蛾眉。" 娥皇死后,周薇便陪李煜在宫中,帮李煜分忧解愁,渡过难关。

开宝元年(968),也就是娥皇死后一年,与李煜正式举行婚礼,重新用皇家规格最高的仪仗迎娶小周后,婚礼举行的第二天,李煜大宴群臣。照惯例,赴宴的群臣自韩熙载以下,都要写诗贺喜。但是,极有意思的是,大家都知道自周娥皇死后,如今这位新国后就已经长住宫内了,钟太后和国丈府的宣传口号是“养于宫中待年”,实际上大家口耳相传,多情国主有两首“手提金缕鞋”之类闻名遐迩的艳词,就是为她所写的。昨天那场隆重的大婚礼,其实不过是做做过场,新娘子和新郎哥早就偷偷行了夫妻之实了,哪来的什么洞房花烛新婚燕尔可言。因此众人写出来的贺诗怪腔怪调,与其说是恭贺不如说是讽刺。对于群臣的态度,李煜倒也不动气,一笑了之,可谓尽显文人的豁达。他接着又接连数日举行庆贺仪式。

自此,失去周娥皇的李煜再也不管政事,抓紧余下的时间与小周后游览金陵美景,变成闲云野鹤,只是吟诗作对,与小周后继续过着才子佳人的生活。开宝二年,周薇终于成为正式的国后,史称小周后。其时南唐内外交困,久被国事折磨的李煜只有在小周后的柔情和妩媚下才感到自己的生活仍有乐趣可言,但这使他更不理国政,整日与小周后等女宠浪迹在一起。 就是这样一个多情国主,谁都知道他不可能威胁任何地方。但按宋太祖赵匡胤的说法是:“江南何罪,但天下一家,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所以,我也理解赵匡胤灭后唐。其实赵匡胤也非常欣赏后主的才气,喜欢这个人的仁厚和浪漫。他好几次劝降后主,均被拒绝。在周娥皇死后,他还曾经派人来和亲。后唐大臣均希望促成此事以保平安,后主也深知此事重要性。但如此风流才子岂肯舍佳人而献身社稷?他爱慕小周后至深,喜欢和她吟诗作对,花前月下,因而拒绝了和亲。

975年,也就是太祖开宝七年,,北宋向南唐发动了全面进攻,赵终于派大将曹彬率军攻略南唐。由宣徽南院使曹彬率领的部队没有遇上什么强有力的抵抗就把金陵攻克了下来。李煜为了不使金陵成为涂炭战场,按照宋兵的要求,率领王公后妃、百官僚属在江边码头集结,登上宋船北上。数月后,李煜来到开封,朝觐赵匡胤,得到了一个带有极大侮辱性的封爵“违命侯”,还要违心叩头谢恩,高呼万岁。为了后唐百姓,他肉袒而出城投降,以换取百姓平安,这份勇气还是值得赞赏的,在最后时刻,李煜终于做了回有骨气的大男人。

《破阵子》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凤阁龙楼连宵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一旦归为巨虏,沈腰潘鬓消磨;

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唱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南唐李后主写罢降表,写下这首沉痛的破阵子,被押解北上汴京。祖上传下来的江山断送在自己手里,李煜理应愧对祖宗碑位痛哭流涕,愧对列祖列宗,愧对锦绣山河,愧对黎民百姓,而李后主却是垂泪对宫娥,可见其性情。赵匡胤对这样的后主也无可奈何,他对后主说:“你屡次违抗我命令,就封你为“违命侯”吧!”。小周后被封为郑国夫人,又赐予他们汴梁城府邸,两人住在那里,倒也受尽优待,作了高级亡国奴。李后主被封为违命侯,过着长吁短叹的凄寂日子,好在尚有小周后相伴,总算增加了他活下去的信心与勇气,就当自己活在梦里罢,或者说是以往的荣华富贵都是黄槐一梦罢!于是写下了《浪淘沙》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罗衾不耐五更寒。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阑,无限江山! 别时容易见时难。

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就在这年冬天,宋太祖赵匡胤在“烛光斧影”中,在万岁殿不明不白地崩驾,他的弟弟赵光义继位称帝为宋太宗,改元“太平兴国”。当年十一月,他废除掉李煜的爵位,由违命侯改封为陇西郡公。“违命侯”,改封“陇西郡公”。表面上看,似乎意味着李煜身份的提高,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常常用言语侮辱李煜,使李煜感到十分难堪。尽管他面对太宗的羞辱还要强颜欢笑,而内心却感到无限的伤痛。

李煜在位时的宫女庆奴,在城破之时隐身民间,现在已做了宋廷镇将的妾侍;她不忘旧主,带了封信前来问候。李煜见了庆奴的信,愈觉哀感,便将心中的哀怨写在书信,其中有“此中日夕只以泪眼洗面”一句。太宗差来监视的人,暗中去报告太宗。太宗看了信,便勃然变色道:“朕对待李煜,总算仁至义尽了,他还说‘此中日夕只以泪眼洗面’,这明明是心怀怨望,才有此语。” 最使李煜痛苦的是,“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小周后跟他降宋后虽然被封为郑国夫人,但李煜却连自己皇后也无力保护。

太平兴国三年的元宵佳节,各命妇循例应入宫恭贺。小周后也照例到宫内去庆贺。不料小周后自元宵入宫,过了数日,还不见回来,李煜急得象热锅上的蚂蚁,在家中恨声叹气。走来踱去,要想到宫门上去问,又因自己奉了禁止与外人交通并任意出入的严旨,不敢私自出外,只得眼巴巴地盼着小周后回来。一直至正月将尽,小周后才从宋宫中被放出来乘轿回归府邸。 李煜如获至宝,连忙将花容憔悴的小周后迎入房中,赔着笑脸,问她因何今日方才出宫?她却一声不响,只将身体倒在床上,掩面抽泣。李后主一见料定必有事故,但见小周后正在哭兴之上,不敢再追问,只怕更伤美人。待到夜间行将就寝,李煜悄声地向小周后细问情由。小周后终放声痛哭,大骂李煜之声远闻于墙外:“你当初只图快乐,不知求治,以致国亡家破,做了降虏,使我受此羞辱。你还要问什么?”李煜顿时什么都明白了,只得低头忍受,宛转避去,心虚得一言也不敢出口。这就是宋人王在《默记》中说的:“李国主小周后,随后主归朝,封郑国夫人,例随命妇入宫,每一入辄数日,而出必大泣,骂后主,声闻于外,后主多婉转避之”。

原来赵光义是个卑鄙无耻的小人,他表面上优待李煜,其实早看上了生得花容月貌、美色冠绝天下的小周后。那日进宫,朝贺太宗及皇后,众命妇各散归。太宗却暗使太监假皇后口谕要小周后留下磋商女红,把她留在内宫。小周后信以为真,只满心欢喜在内宫候召。谁知当晚却等来急不可耐的宋太宗,逼着她先是陪宴侍酒后又要强拥她入帐侍寝。小周后被骗留宫被逼侍酒本已违意,又怎肯给那个长得又黑又肥的宋太宗玷污了自己那只属于李煜的清白之躯,是故拼死相抗。怎奈女子力弱,又酒后手软;太宗又乃一介武夫,性情正起。毫无羞耻的太宗还生怕不易得手,竟喝命数名宫女代为强抓住小周后并去其衫裙,终公然在众宫女面前强幸了辱泪满面如梨花带雨的小周后。只怜了小周后一生两次分别被两朝皇帝骗诱入瓮后霸王硬上弓得手,第一次被骗不经意找到了真爱,第二次被骗却是她此生最大的噩梦和耻辱。

从元宵佳节进宫,至正月将尽,宋太宗方才恋恋不舍放小周后出来。一连半个多月中,那厮一直粘着小周后,行则并肩,寝则叠股。小周后夜夜受尽非人的折磨。宋太宗自逼幸了周氏,本极不愿放她回去,只是恐怕留在宫中,要被臣下议论,所以暂时忍耐,任凭周氏重归私第,以图再谋另策。已然知道一切后,李煜长叹一声,仰天流泪。优柔寡断的李煜除了逃避和忍耐之外再没有别的办法。他躲着不敢见妻子,待其心情平和后才抱紧她失声痛哭,同时一首又一首地填写思念故国的词曲,即是表达丧国之痛又寄托爱妻受侮辱之恨的词曲。这些充满亡国之痛的词赋传遍了江南,广为南唐故国百姓传唱,每唱一遍,对故国的思念和旧主的眷恋便加了一分: 《乌夜啼》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

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

胭脂泪,留人醉,几时重。

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

自此尝到甜头的宋太宗常以要皇后与众命妇磋商女红或赏花为名,强召小周后及众命妇一起入宫。闻名于天下的绝色美人小周后入宫“参拜皇后”的之后,宋太宗都要将她多“挽留”在宫中好几天。淫邪的宋太宗不满足于只在逢年过节强幸小周后,他想到了一个在没机会和借口召小周后入宫的时节仍可以直观地意淫美人的变态主意:事先召来数名宫廷御用画师如此这般一番,等有机会召来小周后入宫前,使他们躲在宫纬之后——赵光义要让他们把现场描绘下来!然而以往无人在侧时小周后为了李后主而屈辱求生尚可半推半就,当此次行将就事时她发现竟然有数名山羊胡子老头从宫纬后战战兢兢地探头出来现场写生时,仅存的一丁点可怜的自尊爆发出来,一脚蹬开宋太宗,惊恐万状地躲入龙床后。任宋太宗怎么威逼利诱她死活都不肯再就范。宋太宗强推力按仍无法得手,恼怒之余竟又喝来数名宫女代为强抓住小周后,终又强幸之并使完整画师录下过程。这就是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情.色画之一《熙陵幸小周后图》,“熙陵”是指宋太宗,因为他死后葬在河南巩县的永熙陵。元人冯海粟在图上题诗:“江南剩得李花开,也被君王强折来;怪底金风冲地起,御园红紫满龙堆。”明人沈德符在《万历野获篇》中描述这幅作品说:“宋人画熙陵幸小周后图,太宗戴幞头,面黔黑而体肥,周后肢体纤弱,数宫女抱持之,周后有蹙额不胜之态。”姚叔祥《见只编》云:“余尝见吾盐名手张纪临元人《宋太宗强幸小周后》粉本(即水粉画),“后戴花冠,两足穿红袜,袜仅至半胫耳。裸身凭五侍女,两人承腋,两人承股,一人拥背后,身在空际。太宗以身当后。后闭目转头,以手拒太宗颊。”

小周后一被召去便是多日,使得一往情深的伉俪,咫尺天涯,难以相聚。小周后虽恨李煜无能使自己受苦,但毕竟是多年恩爱夫妻且现今寄人篱下共患难,也只有认命了。小周后每次人宫归来,都要扑在李煜的怀中,向他哭诉宋太宗对她的无耻威逼和野蛮摧残。为了李煜的安全,小周后只能满足宋太宗的任何要求。李煜望着小周后那充满屈辱和痛苦的泪眼,唉声叹气,自惭自责地陪着她悄悄流泪。还能有什么办法?他深为自己无力保护爱妻的身心而内疚,更对宋太宗的残忍而愤恨。但这个时候,南唐君臣众人的命运操纵在他人手里,李煜对亲人遭受的这种难以启齿的凌辱也就无能为力了。他除了强忍心灵深处创伤的剧痛,长时间同小周后抱头饮泣之外,只有强压怒火,加以回避。每次小周后应召人宫,李煜就失魂落魄,坐卧不宁,彻夜难眠,望眼欲穿。小周后巧笑顾盼的可爱形象,总是如梦似幻般地萦绕在他的眼前。尤其是暮春之夜,他惆怅无言,倚枕遥望宫殿。想念之中,窗外似乎又响起了他熟悉的小周后夜归的脚步声。他赶紧起身,凭窗环顾深院,却不见小周后飘飘欲仙的倩影,只有满地落红。随手拈笔,即成一首《喜迁莺》:

晓月坠,宿云微,无语枕频倚。

梦回芳草思依依,天远雁声稀。

莺啼散,余花乱,寂寞画堂深院。

片红休扫尽从伊,留待舞人归。

李煜是个书呆子,他不懂得掩饰自己的感情,却任由它流露,他对故国的思念终于让太宗起了杀机,赵光义深知李煜才华实在过人,随着那些动人心弦的词话四处流转,有李煜在一天,南唐故地的人心就不安稳一天。 昔日的南唐宫人庆奴与李煜感情很好,虽然此时庆奴已为宋将军侍妾,但仍对后主念念不忘,经常用书信传递询问关心后主的生活,而后主也在回信中倾诉自己的痛苦,这被赵广义知道了,越发想杀后主。

不久,宋太宗派南唐旧臣徐炫去看望李煜,李煜对徐炫态度非常的冷淡,坐下也不说话,这是因为当初徐铉张洎在后主面前排斥潘佑李平,说了些潘李的危险举动,李煜胆小,便先将二人打入牢狱,二人于是愤而自尽。李煜对此一直深深自责,过了很长时间他才叹息说:“当初我错杀潘佑、李平,悔之不已!”。徐炫无奈,立即告辞回去,将情形如实报告给了宋太宗,宋太宗这是已是决定杀李煜了。 从金陵的安富尊荣的享乐生活,到开封的萧索凄凉,李煜和小周后满腔都是悲愤和怨恨。

终于又到了七夕之夜,978年的乞巧节,这天恰好是李煜的四十二岁诞辰。大家为李煜拜寿,她们在庭院中张灯结彩,备置几案,摆上酒食瓜果。这天月色朦胧,大家的心突然感到无比茫然和凄凉。酒过三巡,沦落在异乡受人凌辱到几乎麻木的李煜勾起了对不堪回首诸多往事的苦思苦恋,李煜回忆在以前的歌舞欢饮,回忆在江南的时节,群臣祝贺,赐酒赐宴,歌舞欢饮。现在孤零零的夫妻二人,比似囚犯,只少了脚镣手铐,好生伤感,触动愁肠,一齐倾泻出来。先填一阕忆江南的小令:

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记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

填完之后,胸中的悲愤,还未发泄尽净。他看着日渐老去的自己,想起自己曾经的帝王才子风花雪月的生活,想起曾经给予自己无限快乐的周娥皇,又想起自己成为亡国奴之后屈辱的生活,想到自己的国家,想到自己的的子民,想到因自己而受辱的小周后,想到自己的家山故国早已物是人非,巨大的失落感就使得他心力交瘁,无穷无尽的愁恨,就像泛着春潮的大江流水,在他的胸膛里翻滚激荡。闲居在赐第里面,连服侍的宫女,也只剩了两三个人;其余心爱的嫔妃,死的死,去的去,一个也不在眼前,便又触动愁肠,胸中的悲感,一齐倾泻出来,那些痛苦的,快乐的记忆汇到一起,决定再填一阕感旧词,终于用这首词道出了自己无限的心酸和一生的愁绪,由此也诞生了词史上最感人,成就也最高的千古绝唱——《虞美人》: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小周后忽从里面走出,向李煜说:“你又在这里愁思悲吟了,现在虽然背时失势,也须略略点缀,不可如此悲怨!况且隔墙有耳,你不过怀思感旧。外人听了,便疑是缺望怨恨了。从古至今,以诗词罹祸的,不知多少!你我处在荆天棘地之中,万再不可以笔墨招灾惹祸了。”李煜叹道:“国亡家破,触处生愁,除了悲歌长吟,教我怎样消遣呢?”小周后道:“你越说越不对了,时势如此,也只得得过且过,随遇而安,以度余生。从前的事情,劝你不必再去追念罢!今天小菜几样,薄酒一壶,且去痛饮三杯,借浇块垒。”不由分说,拖了李煜直入房内。李煜见桌上摆着几样肴馔,倒还精致,便举起杯来,一饮而尽道:“今日有酒今日醉,遑顾明朝是与非,我自来汴之后,将卿的歌喉也忘记了,今日偶然填了两阕词,卿何不按谱寻声歌唱一回呢?”小周后道:“我已许久不歌,喉涩得很,就是勉强歌来,也未必动听,还是畅饮几杯,不必歌罢。”李煜哪里肯依,亲自去拿了心爱的玉笛,对周氏道:“烧槽琵琶,已是失去,不可复得,待我奏笛相和罢。” 周氏本来不愿唱,因为李煜再三逼迫,推辞不得,便将《虞美人》一字一字依谱循声,低鬟敛袂,轻启朱唇唱起来。李煜乘着酒兴亲自吹着玉笛相和。虽然一吹一唱,并无别的乐器,相和迭奏倒也宛转抑扬,音韵凄楚,动人心肺。

哪知这笛韵歌声,早为太宗派来暗地监视的人,听得明白,飞奔至宫中,报告于太宗知道。 李煜这边又是牢骚又是情绪激昂的填词,消息传到了太宗赵光义的耳中,这首词终于令太宗忍无可忍,他暴跳如雷,勃然变色道:“他还不忘江南,若不将他除去,必为后患。”宋朝的皇帝怎么能容忍亡国之君在大宋京师怀念故国?于是决定除掉李煜。他知道自己的弟弟赵廷美与李煜过从甚密,于是当晚他就派毫不知情的秦王赵廷美代表他前去祝寿,并赐一剂“牵机妙药”,供李煜和酒服后扶摇星汉,观赏织女牵机织布,以解胸中郁闷。毫不知情的秦王赵廷美将金杯斟酒送上,看李煜饮罢,谢过圣恩,方才回去复旨。那李煜饮了御酒,初时并不觉得怎样,还和小周后饮酒谈笑。不料到了夜间,毒发之时忽然肢体抽搐,忽从床上跃起,大叫了一声,手脚忽拳忽曲,头或俯或仰,面色改变身子头首相接作牵引织机动作数十次,好似牵机一般,不能停止。小周后吓得魂飞魄散,双手抱住了李煜,哭着问他何处难受。后主李煜口不能言,只把头俯仰不休,如此的样子又数十次,忽然复倒在床上,头依小周后的怀里,已是气息全无痛苦而亡了。能死在最爱人的怀里,李煜总算不失其浪漫才子本色,勉强算死得其所。

太宗佯装刚刚知道李煜亡故,下诏赠李煜为太师,追封为“吴王”,并废朝三日,遣中使护丧,赐祭赐葬,葬于洛阳邙山,恩礼极为隆重。一代词帝,终此耳耳。

小周后葬了李煜之后,依例自然不得不入宫谢恩。太宗便借机又强把周氏留在了宫里些日子,但终因美妇新寡,不敢马上长留不放。且太宗认为李煜即去,小周后将最终是自己帐中人已成定局,于是忍耐未完兽欲,任凭周氏出宫重归私第。 李煜死于非命之后,凄美的小周后失魂落魄,悲不自胜。她整日不理云鬓,不思茶饭,以泪洗面。自此之后,太宗仍时时寻机要强召小周后入宫。小周后悲愤难禁,拒绝再入宫,终日守在丈夫灵位前。太宗虽无可奈何,还是贼心不死地不断派人来做说客,威逼利诱。小周后欲以死相抗,终得暂得免再遭逼幸。短短几个月后,守丧结束,小周后终因经不起悲苦哀愁与绝望惊惧的折磨,于当年自杀身亡,追随李煜而去,可见彼此相爱之深。一代佳人香消玉殒。

小周后虽然悲惨地离开了人世,但她却为后世文人墨客留下了一个吟咏爱情题材的美好形象。直到清代,还有人在作画吟诗,赞美她与李煜的那段浪漫往事。 而最美的歌,便是那绝望的歌。那首用词帝之生命所铸就的《虞美人》,读起琅琅上口,全无任何人工雕琢之痕迹,正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朴素的却又近乎麻木的叹述中却包含着李煜无限的哀愁和无奈,李煜那看似归于平淡的心境中又蕴藏着如此火热般的眷恋与绝望,真是道是无情却有情,词中虽只有一个愁字,却能让我们感受到李煜那让人窒息的对一生经历的哀叹!在此词传遍大江南北,引起无数词人的共鸣,终成千古绝唱,永世流传。


本文内容于 2008-4-1 10:54:16 被kdy27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