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48/


大个子是被秀才摇醒的,他一直放哨到了晚上八点钟的时候,才由闷头接替了。能够在离猴子只有百多米的地方,睡个这样的安稳觉,大个子觉得自己真是不错,战争真是个锻练人性格的好地方呢,要搁以前,他怎么可能睡得着。睁开眼睛一看,哥几个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他一个人。看了看森林外面的天空,月亮已经渐西,正挂在树梢上,整个森林里面黑黝黝的,那么点儿月光,根本就不顶事。

大个子以最快的速度做好了准备,站了起来,稍微活动了一下手脚,肚子却不争气地咕咕了几声。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大个子轻声问道:“哥几个,还有没有罐头呢?”

“得了吧,罐头,现在还想要那玩意儿,你放哨的时候,不是干掉了最后一个么?”秀才嬉笑着说道。

“也是,问了也是白问,哎,以前一闻到午餐肉罐头的味道就想吐,现在要是能有一个午餐肉罐头,哈,我做梦都会笑醒的。”

“走吧,把事情干完了之后,说不定猴子那里有一些吃的呢,别在这里磨磨吱吱的,不象以前大个子的样子。”

“得了吧,秀才,我只不过是想着在打仗之前轻松一下,活跃一下气氛,你以为我不知道这些事情?”大个子轻轻地拍了一下秀才的肩膀:“走吧,再过一会儿,月亮就要下去了,天就完全黑下来了,正是黎明前最最黑暗的时候,也正是我们动手的最佳时机。”

秀才领头,哥几个朝着小木屋摸了过去,虽说只有百多米远,可是就着那微弱的月光,大个子发现高架屋上面似乎还有一个隐隐约约的影子,他呆的地方太高了,月光照不到大个子他们这一边,却正好可以照到那猴子的身上,倒是可以看清楚一些,大个子感觉,那个猴子好象一动不动的,也不知道是睡着了,还是呆那儿暂时休息一下呢,不过,现在不管这些了,得先把小木屋里的人干掉之后,再来照顾这个猴子的生意好了。

弯弯曲曲地走了十分钟路,总算是摸到小木屋的前面去了,妈的,别看直线距离才百多米,还真难走呢,据秀才说,猴子们在路上也设了一些小小的机关,有些地方绑了铃铛,有些地方埋了竹钉,不过,他全部摸清楚了。看样子,在自己的地盘上,猴子们还是不大敢埋地雷的,要是不小心,中国人没见着,他们倒被炸死了几个,这冤上那儿说去?

到了小木屋前面的时候,大个子仔细打量了一下,隐隐约约的,看不大清楚,不过,与秀才的描述差不了多少。他们已经摸到离楼梯只有十米远的地方了,门开着,里面黑乎乎的,根本就看不清楚是那个床上的家伙今晚上放哨。

哥几个轻手轻脚地来来到楼梯旁边,蹲下身子,朝着里面再次倾听了一下,还好,除了隐隐约约的呼噜声外,就只有屋外传来的阵阵蛙叫声了。大个子点了点头,这个地方,到处都是水,到处都是树,青蛙多的是,这种东西的声音太大了,自己哥几个就算是折腾出了什么动静,也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吧。大个子朝着里面指了一下,就算没有多大的光线,哥几个也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一个个把冲锋枪等大家伙背在背上,从腰间抽出了匕首。

大个子端着冲锋枪,轻轻地踏上了楼梯。这东西是木板做的,滑得很,大个子早就想到这个可能性了,踏的时候格外的小心翼翼,还行,并没有对自己的行动产生什么影响。当全身重量压上楼梯的时候,楼梯发出了一阵细微的嘎嘎声,大个子的心都要提到嗓子眼那儿去了,他连忙把身子住下一低,再次倾听了里面的情况,还好,除了呼噜声外,什么也没有,这些个猴子,估计已经习惯了青蛙的吵声,这点儿声音,根本就吵不醒他们。

等了一会儿,确信自己的行动并没有引起里面猴子的注意后,大个子这才再次小心翼翼地踏着光滑的楼梯往上爬。幸好,楼梯就那么几级,再小心,一下子也就走完了。进了屋子后,大个子发现,除了靠近右边窗户的一个床辅好象没有人外,其它三个窗户下面的床上的被子,都隆了起来,还传出或大或小的呼噜声,有一个猴子轻轻地转了一下身子,嘴里好象嘟囔了几句,把大个子吓得冷汗都出来了,手中的枪,也对准了那个家伙。可是,那个家伙摆明了是做梦而已,身子一翻,又睡过去了。

大个子根本就没空擦一下脸上吓出来的汗,他朝着后面挥了一下手,三个捣蛋兵一个个轻手轻脚地爬了进来。他们哥几个,默契得很,也不用大个子分配,蹑手蹑脚地各摸向了一个猴子,手中的匕首举在空中,光线极暗,也看不到匕首上面发出来的反光。大个子端着冲锋枪,站在屋子中间,子弹已经上膛了,手也扣在扳机上面,一旦那个捣蛋兵出了问题,把猴子惊醒了,他就得以最快的速度一梭子过去,先把那猴子干掉了再说,至于会不会惊动高架屋那儿的猴子,也就无所谓了,哥几个的小命要紧。

等了两分钟,大个子觉得这两分钟太长了一点儿,简直是度分如年的,可是,幸好,这两分钟顺利地过去了,哥几个也已经到位了,右手举着匕首,左手都准备好了掩住猴子们的嘴巴。秀才选的,正是刚才翻了一个身子的那个猴子,窗户外面有一点点光线透过了森林,射进小木屋里,正好照在那个家伙的脸上,秀才看得清楚,那个家伙的嘴一张一合的,仍然在低声嘟囔着什么,一条口水,正从他的嘴角入慢慢地往下流,大概,在梦中,这家伙正想着如何从中国人手中偷到一两个午餐肉罐头,好痛痛快快地打一回牙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