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是中共建政六十周年,为开国捐躯的共军最高级将领是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将军。建国后中央决定不再以领导人的名字为地名,保留左权县是毛泽东指定恢复的。在左权殉国的山西省太行山十字岭修建四米多高的汉白玉纪念碑,是他的独生女左太北一再寻访考察的故地。最近北京媒体采访左太北时,她提出为所有十字岭烈士竖起纪念碑。人民网以「历史不应被曲解和淡忘」为题,使我们联想起风靡神州的战争电影《集结号》,左权也是为掩护主力转移而牺牲,他对断后部队下令:「只要还有一个人没有出来,你们就不能撤退。」

左太北主张客观地面对历史,因为敌人并没有忘记历史宣传。她披露当年十字岭战役,我方损失惨重,日本人当作重大战绩至今仍在宣传。我方当时未公布实情,共有多少人被重重围困突围不出去?牺牲了多少人?至今国内说法不一。除左权战死之外,八路军总司令部秘书长张左清被俘后遇害,他身兼中共北方局秘书长的要职。北方局机关报《新华日报》总编辑何云和四十多个男女记者也惨死,何云的正职是新华社华北分社社长。

当时被日寇「铁壁合围」于十字岭地区的有八路军总司令部、中共北方局与野战政治部、后勤部及下属工厂、机关、医院等两千多人,带八百匹骡马、二百副担子的电台文件及辎重。掩护武装仅有一个营加三个连,武器差战斗力弱,仅有几门小山炮也打光了炮弹埋掉了。

在日寇飞机侦察追踪炸射、特种兵穿插紧逼、大部队急速收缩包围下,左权指挥分散突围,他在重点保护八路军副司令彭德怀突围之下中弹牺牲。中国能有今天的繁荣昌盛,怎能忘记为抗日而战死的烈士?把十字岭先烈的英名都公诸天下,有关部门责无旁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