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兽行 接上文 29、宗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154.html


29、宗亲


在大海的西方海岸,有个文明的古国,叫中国,他的皇帝叫“秦赢政”。秦赢政手下有个叫徐福的方士(注1),他是中国著名学者鬼谷子的关门弟子(注2),他为了讨好这个秦皇帝,吹嘘说“可以弄到长生不老药”,秦皇帝就派他出海外求药。

这个徐福足足准备了5年,打造了一支船队,同时在全国选出了各种行业的学徒男女,共计三千余人,走了整整半个多月,来到了一个风光秀丽的地方——东瀛夷地,这就是我们的日本。

在这里。徐福建立了自己的王国,并且将秦皇帝赏赐的上百种工、农、商、文、药等资料,分别设立专门管理人员。由这些年轻的男女青年继承和执管,并且和当地的土著人和平相处,形成了日本早期历史文化的雏形。也就从这时候起,日本有了文化记载。

由于徐福是秦皇帝专门册封的官员,随船来的其他人员也全部留在了日本,归徐福的管辖。这里有一个人,是随船来的制药炼丹人员,小名叫仔子,本是个奴隶娃,没名没姓,都叫他“小仔子”, 和徐福是同乡(注3),他从小就跟着徐福炼丹,成年后,徐福让其专事汉医药,并在他的名字后面加了一个“改”字,意思是不再是奴隶了,小仔子就变成了“仔改”,这就是仔改家族的先祖。

经过了多少年代,由于仔改家族代代精传汉医药道,与事无争,多次战争相斗,唯我们仔改家族予与保全。

记得说到这里,父亲拿出一幅丝绸画轴,打开,只见上面画着一艘大帆船,船头朝向右侧(注4),正乘风破浪;船中间坐着一位身穿黄白格道袍的伟男人,手里捧着圣旨;在他的身后,并排立着四个年轻人:一个人的手里捧着一个小黄色的盒子,一个人手里拿着一把大扇子,一个人手里捧着一柄宝剑,一个人的手里拿着一把扶尘(注5)。

父亲指着那个手捧黄盒子的人说:“这就是咱们的宗祖”。

我注意看了看,在这个人的边上还有几个小汉字:赏曰仔改。而别的人却没有。我最注重的是看看这个中间坐着的人,父亲说这个就是徐福。

这幅画是先组求掌扶尘的同伴画得,能保留这么长时间真不容易。

我们仔改家族最忌恨战乱征杀,代代相传,祖训家教颇严。天皇发动战争之后,日本军队的兵员极缺,我本是独子,父亲和天皇也有诊病之谊,完全可不应征,怎奈正念大学的学生,全部统一入伍,为士官生,到部队即晋升为少尉,谁敢开口免戍?

母亲早亡,我从小被父亲带大,热爱汉医药事业。到了部队,也只是以治病救伤、制药配方为己任,不敢相扰民众。可天皇发动的侵略战争,岂容小小的一个军人洁身自保?终于,到了731部队,我自己手里也沾满了自己宗祖亲人后代的鲜血。

一想到这些,我心里就涌起一股无名火,特别是父亲为天皇负了伤,更使我记恨天皇。我由从小对天皇的礼摹、崇拜、热爱,到开始对天皇产生疑惑和怀疑,最后发展到不满、厌烦、鄙视,最终到了憎恶、仇视。我想这里面有一个演变和转化的过程。


“先生,到了。”马车夫提醒了我,我先跳下车,再把美子几乎是抱着接了下来。我付了车费。马车夫赶车走了,美子告诉我:这趟马车费,可够全家三口人过半个月的,现在日本物价飞涨。

这是一处市郊的木板和泥的普通住房,独门独院,附近一排也全是这样的房子。在远一些,就是菜地了,可以看见绿茵茵的白菜。

进了院子,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子迎了出来,美子告诉我,这是家里雇的月工叫安子。那个姑娘见到我深深地鞠了一躬,我和她客气了一句,就赶紧进屋看我的父亲。

父亲正半躺在东屋屋里的榻榻米上,上半身靠在墙上。父亲的头发灰白,脸型黑瘦,长长的眉毛也有些灰白,脸上多出不少斑块儿。大概这就是老年人的标志。父亲的眼睛里充满血丝,看样子失眠在折磨他,他已经感悟到了自己儿子的回来——没被战死,这就是幸运。

父亲想起来,我连鞋也没顾得脱,跪爬到父亲身边,不让他起来:

“父亲,您还是躺着吧,儿子好好的回来了。”

父亲的眼里留下了两滴泪水,他那总是板着的面孔露出了难得的笑容:“孩子,回来就好,家里以后就全靠你了。”

“父亲,您那负伤了,我看看。”我要看父亲的伤。

父亲摇摇头:“傻孩子,早好了,看啥。你没受伤呀?”

“我没有,我们不在前线。”

父亲点点头:“回来就好,这战争可下结束了,咱家就盼你回来呢,我老了,不行了。”

“放心吧父亲,我会管理好这个家,会给您孝敬一辈子。”我说的是真心话。

父亲点点头:“孩子,我倒无所谓,你可要把咱家的祖传事业继承下去。千万不能丢哇!”

“您放心,我不会忘,您老还是多保重。”

“嗯,去吧,看看咱家的小神龟去吧。”(注6)

这时美子已经把小不战抱了过来。

我接过自己的儿子,细细的端详他,小不战还在睡着觉,我却那也找不出像我的影子。我问:“那像我?”美子只是笑,不回答。父亲在一旁说:“他的额头和眼眶子,和你小时候一摸一样,爱皱眉。”

说也奇怪,这小不战真的就皱了一下眉。逗得美子、安子和我都笑了。

这一笑不要紧,小不战被惊醒了,睁开了大眼睛,他先看了看我,后来觉得不对劲,又扭头看看旁边的人,看见了她妈妈,不满意在我的怀抱里,嘴一咧,哭了起来。吓得我忙给美子。美子接过来对小不战说:“叫爸爸、叫爸爸,这是你爸爸,爸爸回来了。”

爱子提醒:“姐,该给孩子喂奶了。”

美子这才说:“对,我给他喂奶。”

我猛地的想起奶粉,忙把那个兜子里的奶粉递给美子说:“这有奶粉,我、我买的。”

美子高兴得把奶粉接过去了,抱着孩子上另一个屋去了。

安子在一旁说:“先生您想得真周到,我姐的奶水不够,羊奶也不好买,今天没去排队去,这不是您回来了。往常姐姐得排队去。”

“啊。从今天起咋不排队了,让他们送吧。”

“送?那多贵呀,一个月能多买五瓶奶呢。”

听到安子的这句话,我心里真不是滋味。我和父亲为天皇卖命,连羊奶水都这么难,这叫啥世道!

我拿出良子给我的钱:“这些够不够?”

安子笑了:“定一年的都够了。”

“那你去定巴,拜托了。”我刚说完,小安子乐得朝我一弯腰:

“是。”转身就跑了。

我把那瓶酒递给父亲:“父亲,我也没啥好买的。知道您喜欢喝酒,这个送给您吧。”

父亲接过来,一看是“威斯得”,骤起了眉头:“这瓶酒够咱家过一年的。”

听他的话,我吓了一跳,心里暗暗说到“良子,你咋买这么贵得酒哇。”

父亲把酒放在一边,对我说:“南雄,我累了,需要休息,你去看看你的岳父,他来过几次了。”

“他啥时候回来的?”我惊讶得问。

“他回来得早,是天皇派专机把他接回来的,因为你没回来,美子还和你岳父吵了一架,我也无法阻拦,你瞧瞧我这个身体,你是知道的,我看不惯你岳父,咱家祖传的是治病救人,他可倒好,专研究生病害人,这可是要上国际法庭的呀。”父亲说完喘了喘气,接着说:

“你这次回来呢,是他托军部的人安派的,天皇也知道,所以你要去看看他,这瓶酒就给他送去吧,要不,恐怕你的小命早就没了。”

一听父亲的这句话,我的脑子里又回想起了过去在满洲731部队发生的事情,这一步一步的事儿,感情都是岳父安排好了的,怪不得良子会说那句话呢——“孩子,天皇会想着你!”可他既然相救我,为啥还弄那么险的事?这要是驾驶员稍微疏忽,我不就得完蛋了么?这老头到底是搞得啥名堂,我还真得问问他。

“去吧,我要休息了。”父亲说这话的意思我明白,他想让我和美子到一起。可是我一听石井四郎回来了,我的心就堵得慌。

我离开了父亲的房间,来到了美子——也是我的房间。

美子已经脱了职业装,换上了和服。她的半边胸裸露着,丰满的乳房高高的耸着,粉红色的乳头在小不战的嘴里,小不战一边咂吸妈妈的奶汁,一边看着妈妈,他的右边的小胖手把着美子左边的半个乳房,左手却也伸进美子的衣服里,大概是把着她右边的乳房。

我是头一会这样真真切切的看着孩子吃奶,我凑到了美子身边,美子轻轻朝我一点头,我过来坐在美子身旁,美子靠在我的身上,我们俩默默的欣赏这个不到一岁的小神龟在吃奶。

突然,我感到一阵恶心——一件难已以启齿的事,又浮现在我的脑海了。

那是1945年的5月,一天的中午,我从我的办公室出来——我就在那个有“木头营”上两层——一楼办公。我走到通往地下的楼梯口附近,忽然听到了婴儿孩子的啼哭声,我问守卫的士兵:“怎们回事,那来的孩子?”

楼梯旁守卫的士兵对着我一立正:“报告,我刚接班,不太清楚。”

我立刻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因为我估计我的美子也可能在这个期间生产,自然而然的就有一种好奇。我下到一楼,孩子的哭声是在最下层传来的,我一想:完了,又有哪个孩子当了试验品。我忙下到底层,竟然发现这里有十个不同国籍的妇女。他们都带着一个一岁左右的孩子,有的孩子在吃母亲的奶,有的在睡觉,还有的在和母亲玩耍,而濑庇上尉正和两个身着白大褂、头戴白帽子、脸上遮着白口罩的试验工作人员,在给这些妇女和婴儿打注射针。

我不忍心再看下去了。这些天真无邪的孩子,绝想不到自己刚刚来到世上一年,就会被邪恶、残忍的大日本帝国夺取无辜的生命;这些伟大的母亲也绝不会想到,他们会落儿到只有童话故事里才有的魔鬼的手里。

那一宿濑庇上尉没回来睡觉,第三天晚上,他回来了,喝的醉醺醺。

爱溜须拍马的田中上前帮他脱靴子:“川岛清长官又嘉奖您了。”

“是的,十对大小木头,全是一个反映,好使!”濑庇上尉是说这十对母子,都一样反映——啥反映?明白着呢。

濑庇上尉竟冲着我说了一句话:“明天,给你论文。”说完就呼呼睡着了。

第二天下午,濑庇上尉真送来一份论文报告,是证实哺乳期间的妇女和一年内出生的有免疫能力的婴孩,注射瘟疫x病菌60个小时死亡的报告,同时注明,参与试验的人种:美国妇女儿童3组(其中一组是黑人);英国妇女儿童2组;苏联妇女儿童1组;德国妇女儿童1组;朝鲜妇女儿童1组;蒙古妇女儿童1组;法国妇女儿童一组。就是这些兽,连最友好的盟国-德国人他们都不放过,全部注射杀死。太无人道了!

听说在满洲国建立了十三个“慈善育婴堂”,全是中国穷苦的孩子,十年之间,有近万名儿童,全部成了731部队的试验品。日本宣布投降时,“慈善育婴堂”竟然没有一个孩子。

想到这,我真的又萌发起在中国想揭发这些混蛋的想法,去美国驻军检举他们?我想下决心的时候,又看见孩子和美子,如果我进去了,她俩多难呀,还有父亲的身体,正需要我——咳,我不敢再想下去了,决定先见见岳父大人、我的最高长官、全世界的杀人魔头——石井四郎再说。





注1:方士就是道人。世界最古老的宗教之一,道教。信奉中国道教的人,

并在其组织形式里工作或任职,均称作“道人”或“道士”。道教的

创始人是老子, 老子,姓李,名耳,字伯阳,谥曰聃,楚国苦县(今

鹿邑县)人。约生活于前571年至471年之 间 曾做过周朝的守藏史。

老子幼年牧牛耕读,聪颖勤快。晚年在故里陈国居住,后出关赴秦讲

学,死于扶风。著有《道德经》也称《五千文》,流芳世界千古不

朽。

注2:徐福是中国兵家泰斗鬼谷子先生的徒弟。鬼谷子曾任楚国宰相,后归

隐卫国授徒,鬼谷位于河南省淇县淇谷云梦山,因鬼谷子先生在此授

徒隐居清溪之鬼谷,为此自名“鬼谷子”。鬼谷子名王禅,又名王

诩,战国时卫国人,长于持身养性和纵横术、精通兵法、武术、奇门

八卦,著有《鬼谷子》兵书十四篇传世,世称王禅老祖。鬼谷子常年

隐居云梦山并在此教徒授艺。张仪、苏秦、孙膑、庞涓、毛遂、徐福

等都是他的弟子。鬼谷子的高徒中,徐福在孙膑、庞涓、苏秦、张

仪、毛遂之后,系关门弟子。

注3:原属齐国领地贛榆地区(山东、江苏交界地)

注4:中国传统的画像方位:上北、下南、左西、右东。

注5: 黄色的盒子代表药丹,大扇子代表火工,宝剑代表武士,扶尘代表书

画——中国乡下人称其为“蝇摔子”。

注6:神龟,对男人的美称,日本人均把男人比作长寿的龟,小孩比作“小

神龟”,中国人的方言、土话叫“海龟”“乌龟”“甲鱼”“元鱼”

“王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