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技:关于暴力的战神博弈

xuetaoqi 收藏 2 384
导读:战神,承载着人类的睿智与暴戾、欲望与梦想。 有趣且令人深思的是,在流传广泛的希腊神话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中,竟然同时有两个战神。雅典娜,象征智慧与战争,又是科学与秩序的庇护者,是智慧与力量的完美结合。阿瑞斯,被视为尚武精神的化身,凶残狂妄,极端好战,嗜杀成性。他们是战争苦难和英雄荣耀在脑海深处的交相辉映,恰如其分地代表了人类对战争态度的两极。 和两位战神的对立相似,许多军事专家重视研究战争的“慈化”问题,另一些却对此不屑一顾,认为暴力的最大化是战争基本的竞赛规则,所谓“慈化”,或者是宣传标榜的政治口

战神,承载着人类的睿智与暴戾、欲望与梦想。

有趣且令人深思的是,在流传广泛的希腊神话奥林匹斯十二主神中,竟然同时有两个战神。雅典娜,象征智慧与战争,又是科学与秩序的庇护者,是智慧与力量的完美结合。阿瑞斯,被视为尚武精神的化身,凶残狂妄,极端好战,嗜杀成性。他们是战争苦难和英雄荣耀在脑海深处的交相辉映,恰如其分地代表了人类对战争态度的两极。

和两位战神的对立相似,许多军事专家重视研究战争的“慈化”问题,另一些却对此不屑一顾,认为暴力的最大化是战争基本的竞赛规则,所谓“慈化”,或者是宣传标榜的政治口号,或者是实力不对等战争中玩玩而已的猫捉老鼠游戏。然而无论怎样,战争暴力使用的“有限”“有度”概念和实效已经出现,“零伤亡”“震慑战”“非致死性”这些千百年来未闻未见的陌生面孔开始向战争渗透。

生物科技在这一方面,具有权威性的前景和历史性的突破,相对以火药为能量基本手段的武器系统,更为“慈化”的征服是生物科技军事运用的理由之一。

关于战争暴力的对决好比是战神之间的博弈。制生权斗争,显然是他们新的焦点。

第一幕:阿瑞斯主宰的暴力世界

有足够资料可以考证:从公元前3200年到现在共5200多年中,地球上大约发生过14500多次战争,至少30亿人口因为战争而失去生命,真正的和平时期累计在一起只有300年左右。如果将这5000多年浓缩成一天,将其中安安静静没有砍杀或枪炮声的时候比作白天,那么在这一天漫长的暗夜之中,我们只有1小时23分零4秒见得到光亮。这光亮和黑暗之争正是雅典娜和阿瑞斯在战斗,世界上所有的鏖兵与拥抱俱是他们的作品。

人们都说工业社会的新文明会带来更多的和平曙光,然而事实却并不尽然。战神阿瑞斯的幽灵,在20世纪初欧洲的上空徘徊。

1914年6月28日,蓄势待发的阿瑞斯冲向一个叫萨拉热窝的鲜花盛开的城市,奥匈帝国皇储弗兰茨•斐迪南大公突然在这里被刺杀,战火轰地点燃,历时4年零3个多月,共有33个国家15亿人口卷入战争,战火遍及欧洲、非洲和亚洲。交战双方共动员兵力7000余万人,其中亡约1000万,伤2000余万。参战国之多、作战部队之众、战线之长和战斗之惨烈,史无前例。阿瑞斯得意非凡:这已迥然不是在赫勒斯庞特岸沿开阔地上雅典娜刺破他肚皮的特洛伊之战了!从此人类史册上诞生了一个新词汇——世界大战。

紧接着,那是在1939年9月1日早晨,数以千计的德国飞机飞抵波兰上空,一个白天便把波兰空军的翅膀撕得粉碎。而150万装甲部队从西、北、南三面驱驰在波兰平坦肥沃的原野上,如消遣般消灭那些曾经以壮小伙、良种马、雪白手套和闪亮军刀闻名于世的波兰骑兵。闪击战铺开了一场更大规模的疯狂战争。投身战争的国家61个,波及80多个国家和地区,共牵涉人口20亿,占当时世界总人口80%以上。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忽地全都变成战争机器,从九天揽月到五洋捉鳖,杀戮的技术手段挤满了人类活动的所有空间。这次大战全世界有5000万人以上死于战争,直接军费开支11170亿美元,经济损失4万亿美元。

在这期间,1945年8月6日和9日,2颗代号分别为“小男孩”和“胖子”的铀弹和钚弹,被美国人跨过太平洋投掷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这2个不起眼的小家伙呱呱坠地,把人类战争这座古老庙宇震荡得尘垢四起,两座城市顷刻之间夷为平地,20多万人弹指一瞬灰飞烟灭。

阿瑞斯在奥林匹斯峰脊笑傲群神:谁说天地间有两个战神?!

尽管在两位战神间摇摆的克劳塞维茨把战争目的谨慎地定义为“打垮对方,使对方不能再作任何抵抗”,但是人们记住的是他的另一句铭言——去最大限度地使用暴力进行绝对战争!这句话将那尚带有温情的“人道主义”战争观击得粉碎。战神雅典娜,您在哪里呢?

第二幕:雅典娜祭出战争新观念

美丽的女战神黯然神伤,她总是叱咤风云,从未这样失败过,而今眼睁睁看着由她一手栽种的橄榄树青果震落了满地。

阿瑞斯的猖狂还不仅在战斗中。“平时”与“平民”——这些雅典娜牢牢庇护于神翼之下的两大支柱,也在暴力的风雨中颤动。

二战期间,只有10%的伤亡人数是平民,而在那以后战争中,平民的伤亡人数已接近80%。

世界大战的硝烟尚未散尽,雅典娜就开始建立某种国际性组织对抗那些愈演愈烈的极端暴力,试图以新的社会秩序形式减少战争。不过一经阿瑞斯捣乱,由此带给人们的完全是畸形的和平。“北约”西方集团和“华约”东欧集团在政治、外交、经济和文化上的处处军备竞赛对抗。核武器时时刻刻瞄准对方,一座座深入地下数百米的工事掩体灯火通明,核战争危机四伏,人类永远失去了通过进化战胜大自然获得的生存安全感。

这“冷战”持续40余年,至今阴魂未散。这期间,全世界仍爆发了160-190场战争,仅死亡军人就达720余万人,托夫勒在《战争与反战争》中指出:1945-1990年间,只有3星期世界是没有战争的。

困惑中的雅典娜将战胜阿瑞斯的法宝又压在战争观念的转变上,一阵变革之风起于青萍之末。于是,受女战神青睐的美军创造出了诸如低暴力、“零伤亡”、有限打击,直至战争的“趋慈”可能性等一连串的新观念,至少是新观念的名词。

2001年10月18日,美军出版《基于效果作战》白皮书,正式推出“基于效果作战”理论。与基于消耗或毁伤作战不同,基于效果战略是要对敌人的意志进行直接打击,而不是将其作为摧毁战争能力的副产品,就像谚语中所说的,要用好“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尽管雅典娜这一次斗法看上去颇为诱人,阿瑞斯却不会让它顺顺当当地实行。

一位伊拉克东部的平民指证美军朝他正在熟睡的家人连开了一百多枪,致其父母兄弟姐妹当场死亡,“当时的火力非常猛烈,连家里的32只羊也一起被打死了。”据伊拉克当局2006年11月公布的数字:自开战以来,约15万伊拉克人在冲突中丧生。“基于效果作战”,这一战略观念没有保护好平民,也没有让军人们满意,伊拉克战争双方正面冲突19天作战,美军仅192人战死。而从2003年至今,恐怖袭击的零打碎敲就夺去了美军3700多人的生命。美国及其盟友都被失败情绪弥漫。取得预期效果的是伊拉克的暴力组织。

雅典娜精心祭起的战争“效果”芭蕉扇威风扫地。

第三幕:致暴与制暴的科技双刃剑

雅典娜应该从头反省自己做错过什么或忽略过什么。

想当初,宙斯送给雅典娜一把胜利之剑。“利剑不离不弃,永远战无不胜;切勿萌生爱情,此剑亦伤至亲;一旦人剑分离,两俱寿终正寝。”宙斯给他最疼爱的女儿三条忠告。

这把剑没有固定形态。在战斗时,雅典娜会把她化为各种形状或用法的兵器。而在平时,爱美的雅典娜则把她变为各种各样的精巧饰物如手镯臂环戒指之类佩在身上。从此雅典娜天下无敌而阿瑞斯屡遭挫败。

于是渐渐的,很少再有人挑战雅典娜,雅典娜很少仗剑上阵。在和煦的阳光之下,她开始迷恋上了太阳神阿波罗。她几乎忘记了甚至要放弃她的胜利之剑。

神的松懈往往是人的灾难。时过境迁,这把剑的魔力已不是神旨而是科学。

文艺复兴以来的岁月是科学的盛宴,雅典娜的缺席使得阿瑞斯成为宴会中场场不拉的嘉宾,科学创生的战争手段和战略战术喂饱了这个饕餮者,就技术手段而言,诸如内燃机、无线电、海空作战技术、导弹、电子计算机等等。在战略战术方面,如强权政治、军国主义和闪击战术等。两个系统各自有代表性的事件,如前者的核、化学、生物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后者的法西斯主义和霸权主义。这些事件都在阿瑞斯的股掌中掀起了巨大的波澜。

所幸者,阿瑞斯制造的科技疯狂只是一个过渡。觉醒了的雅典娜再次握紧了胜利之剑。理性尽管含蓄,但终究还是占了上风。在20世纪,世界遭遇了被无数次毁灭的能力,但终究并未毁灭;国家间进行了互不相容的对抗,但最后还是和平共处。

人类的这些侥幸靠什么拯救?在奥林匹斯神山之巅,雅典娜与阿瑞斯进行了3场智慧与力量的殊死战斗。

——欲擒故纵凝聚神威之战。一次竞赛往往只有到了终点才能正确地审视全过程。既然阿瑞斯用两次世界大战和核武器将战争暴力一下子送到了顶点,雅典娜背水一战,纵容他将人类推挤到生存危险边缘,以此点醒诸神:人之不存,神将焉附?阿瑞斯的胡闹使得神的世界也岌岌可危了。阿瑞斯顿时人神共愤。

——敲山震虎制衡武力之战。用于战争的毁伤力量历来是将军们所追崇的,历史上没有哪个军事统帅不梦寐以求巨大无比的打击力量。然而,当阿瑞斯带来的战争血腥使得操纵者也为之胆战心惊目瞪口呆的时候,人类向善的一面会忍无可忍地战胜残暴的一面。就连杜鲁门、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这样职业性穷兵黩武的战争强人,也有理性处置核危机的“绅士”风度。

——激水覆舟千夫共指之战。雅典娜给千家万户送去了一种魔盒,透过这个魔盒可以看到全世界。民众的和平愿望是在电视和电脑网络的参与之后,才走向社会常态干预层面的。在以往,民意取得主宰往往具有一些特定的历史环境和条件。参与意识和科技传播手段,让普通人的话语权得到前所未有的尊重,压制了极端的情绪,凝聚了善良的力量。这显然比任何有代表性的政治家本人更为强劲有力。在民主的和全球化的时代,传统的“军队、国家和民众”这三个战争要素中“民众”的角色在加强,即使在军队内部,军人的“民众”身份感也在强化。在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中,那些现役军人纷纷通过著书、报刊投稿和发表博客等方式向世人表述个人对军事战略、军方领导人及战争局势的看法。社会也在鼓励这种做法,“他们的描述比五角大楼和白宫的声明要更加真实”。从而,如果说阿瑞斯在战场上取胜已属不易,那么在民主、人权、大众传媒上取得胜利则变得更加困难。作战的胜利不仅仅是针对敌人,而可能是面向所有的人。

失去了众神的认可、军人的信任、民众的支持,阿瑞斯的日子可就不太好过了。

第四幕:胜利之剑决战生命微观

2007年1月24日,美国先进概念技术演示计划小组,在佐治亚州瓦尔多斯塔的穆迪空军基地,向媒体展示了一种名为“主动拒止系统(ADS)”的新式武器。在750米范围之内,能量聚集皮下3毫米,造成分子剧烈振动产生无法抗拒的灼痛感,而逃离这个范围后不会留下任何伤害。测试表明,没有谁能够忍受超过5秒钟的时间。还有其他一些领域的研究,如可令敌方昏迷的弹药和化学镇静喷雾器,神经系统科学和纳米技术威慑等。这是雅典娜的一揽子非致命武器计划,是她的新概念之剑。她将这种可对付游击战、城市骚乱等低强度冲突的钳制性武器称之为“第四代”战争工具,不必让一支传统上实力雄厚的军队拿上述情况毫无办法。

上个世纪的较量,阿瑞斯总体来说是占据优势。进入21世纪,两位战神不约而同地杀向一扇全新的大门——高科技武器革命,而更为重要的是如何步入生物科技微观世界。

传统生物武器,在上个世纪狡猾的阿瑞斯就曾经使用过,那些大规模杀伤作用是他感兴趣的。只不过由于没有找到有效控制生物效能的密匙,他没能占到多大便宜。

雅典娜已颇具信心,她知道,制生权是战争观的一个分水岭。在此之前,武器的成绩单就是生命毁伤,战争的路线图就是从歼灭(手段)到屈服(目的)。因为以往战争机器是针对一个人为最小攻击单位的,我们不可能想象用以往武器杀伤“半个人”或一个人的“几分之几”。只有制生权战争带来了以一个人体为最大攻击单位的设计。在此基础上,它还可以把人这个最大单位划分为不同超微结构-功能性状,直至参与战争的最小结构和维持非战争生活的最大结构部分,甚至可以在人类基因组的30亿个碱基之中考虑对哪几个(亿分之几)的封闭或剔除!

痛定思痛的雅典娜深知:基因之剑在手,“趋慈”任务艰巨。战争的“趋慈”不仅仅是表面上看到的死亡人数的变化,而是战争真正做到“基于效果”的理念转变,是人类征服力量强大了的象征,是社会进步的某种符号。制生权战争是否能够将阿瑞斯打个落花流水,取决于生物科技研究的深入和迅速,能够将达成战争目的关键性因素从相关性因素中剥离出来;取决于军事科技进步,能够在战争效益牵引下将作战目标锁定在那些关键性因素之间;取决于社会文明和战争透明性的提高,人类向善的意志能够对战争方式进行评判和干预。

这场制生权战争的对决刚刚开始,新的战神之战——人们拭目以待。

曾几何时,面对特洛伊城外的刀光剑影,宙斯笑对爱神阿芙罗底忒说:“我的爱女,征战沙场那可不是适合你的事,你还是专心把甜蜜的婚娶姻合美差操持;恐怖的战争冗务我分配别的神扺,去留给雅典娜,和那突莽的阿瑞斯。”

而我们——普罗大众,祈祷的是:神仙打架,百姓安康。(编辑:岳正)○

转贴自《世界军事》杂志官方博客

本文内容于 2008-4-2 0:48:01 被tiantianzaici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