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武王 第一卷 第四十八章 野狼谷之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53/



杨刚猎物一样了,每走一步,都像为别人留下路标,岂能逃脱安室美惠和仓木麻衣的追杀?

钱飞担忧杨刚,并非空穴来风。

别看杨刚追踪野猪、打野猪,都表现出一种勇猛。但在他的骨子里面,却有一种山里人的纯朴。这种纯朴,令他无法狡猾。他用火药枪打野猪尚可,可他装套、设陷阱就不行。

艳如她爸罗国安在寨里能与龚啸天齐名,并不是他能套回、装回多少猎物。寨里人看重的,是他罗国安与猎斗智的那种智慧。一般人以为装套、设陷阱,只要了解猎物的行踪,算出猎物什么时候会出现就行了。那是只知皮毛。很多猎物是被算准了会出现,然而,它们都只在陷阱边留下脚印,气你没商量。

有人就说,猎物之所以掉入罗国安装的陷阱,是因为罗国安在陷阱放了蛊,令猎经过陷阱边的时候,就情不自禁地跳过去,糊里糊涂就掉入了陷阱。对这种说法,钱飞自然是表示怀疑。

但罗国安到底是如何那么厉害的,钱飞也搞不清。毕竟,那是人家祖传的秘密。

杨刚掉入自己陷阱那天,钱飞正好在不远处打猎。

“篷”的一声响,他就知道杨刚掉入陷阱里了。

当时,他马上朝陷阱的方向跑了过去。

快到陷阱旁边的时候,钱飞却停住了脚步——

这是很丢人的事,杨刚希望自己出现么?

如果有这需要,杨刚他肯定会喊救命。

却无声。

莫非他被摔晕了?

钱飞轻手轻脚地走近陷阱,便听到了砍山刀挖泥的声音。

杨刚没事。

钱飞便悄悄的走了。回到寨里,他对谁都没提过这件事。

钱飞的担忧,就在这里。

不是担忧杨刚愚蠢。因为杨刚还没到愚蠢的地步。而是,人和动物一样,都有一种本能的惯性。当他失魂过一次之后,并不会就此吸取经验教训,反而会重蹈旧辙,一次又一次地悔恨不已。但很快,就会忘了悔恨的根。

看杨刚留下那么明显的踪迹,钱飞就知道——他又失魂了。

钱飞不敢怠慢,赶紧寻找安室美惠和仓木麻衣留下的踪迹。

水里没有,岸边没有。

钱飞便钻入溪边的林子,仔细地搜索。

雁过留声,人过留痕。

她们是人,不是鸟,不可能飞在空中。

搜索了一片林子,钱飞终于看到一棵小树上的一条断枝。断枝新鲜,没被完全碰断,仍连在枝上。这无疑是刚刚断了不久的。有了这个指向,钱飞就有了搜索的方向。沿着断枝断裂的朝向,钱飞知道这是朝溪上方走去的。再往前搜索了十几米,他就发现了被鞋踏过的草。这秋草不像春草,一踩就断,会留下明显的痕迹。秋草干而韧,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被践踏过。

这无疑是训练有素的特工所为。

钱飞心下不能不服。

又更加为杨刚担忧。

他想快点追上杨刚,但这个念头也是一闪而过。

她们既然那么小心,几乎不留踪迹,就是防止被跟踪。说白了,她们追踪着杨刚,脑后还长着眼睛和耳朵。一旦发现被人跟踪,必定会进行反击。

一时之间,钱飞就身外两难之地。

既要快点赶上她们,又得防备她们的设伏。

心挂着杨刚,他就只能调动全身的每一条神经,一边听风辨声,闻风嗅息,警惕周围的每一丝危险,一边尽量加快脚步,希望能帮上杨刚。

这样高度警惕地走了一段路,钱飞却疑惑起来——

杨刚明明是在溪里走的,安室美惠和仓木麻衣留下的踪迹,为什么越来越远离山溪?难道杨刚没有溪里走了?

他和杨刚常来野狼谷,每回都是走溪中的多。溪水的潺潺流水声,可以掩饰他们的脚步声。两边茂密的树木和青藤,遮天蔽日,令溪中如一条暗道。而且,人在溪中,心也像清,眼也像明,一缕猎物的气息传来,他们都能嗅到。猎物在林中的动静,他们也能看得一清二楚。可以说,在溪中是进可攻,退可守的最佳之地。

杨刚在溪中走是没错的。错的是留下的踪迹太明显。

眼下,杨刚舍溪而往林子里走,岂不是舍己之长,去和敌人过招?

钱飞急得要跳脚……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