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里中国农民最悲壮的一次浴血抗争

lavender 收藏 0 181
导读:那一仗打得惨啊!从早上天放亮儿一直打到天黑,街上横七竖八躺着牺牲了的父老乡亲、八路军战士,还有被杀死的日本鬼子,鲜血染红了街道和断墙。俺村有147名村民战死,加上外村百姓和前来支援的八路军战士、县区队的干部战士,总共242人壮烈牺牲,全村房屋被烧光掠净,也有110多个日本鬼子被我们砸死、杀死。60多年了,现在那情景还老在眼前晃悠。”提起那次保卫战,渊子崖村81岁的林崇岩老人情绪激动,他永远也忘不了这血海深仇,他的三哥林崇乐就在那天死在鬼子的枪下 “我的眼睛被烧得都合了缝,想回家也找不到路,天明了,

抗日战争里中国农民最悲壮的一次浴血抗争

那一仗打得惨啊!从早上天放亮儿一直打到天黑,街上横七竖八躺着牺牲了的父老乡亲、八路军战士,还有被杀死的日本鬼子,鲜血染红了街道和断墙。俺村有147名村民战死,加上外村百姓和前来支援的八路军战士、县区队的干部战士,总共242人壮烈牺牲,全村房屋被烧光掠净,也有110多个日本鬼子被我们砸死、杀死。60多年了,现在那情景还老在眼前晃悠。”提起那次保卫战,渊子崖村81岁的林崇岩老人情绪激动,他永远也忘不了这血海深仇,他的三哥林崇乐就在那天死在鬼子的枪下

渊子崖村西紧靠沭河。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为躲避匪盗祸乱,村里曾经围村筑起了5米多高、1米多厚的围墙。墙上修了炮楼、炮眼,很是坚固。抗日战争打响后,日本人在河西岸的小梁家安了据点,共产党则在河东岸活动频繁,渊子崖成了敌占区和抗日游击区的“拉锯区”。八路军115师挺进沂蒙后,许多青年参加了八路军,村里成立了青抗先、儿童团、自卫队,抗粮抗捐抗伪顽。小梁家据点的汉奸曾多次到村里替鬼子要钱、要粮,都被村民打跑了。渊子崖也成了敌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1941年12月20日凌晨,1000多名精心装备的日本鬼子突然包围了渊子崖村。面对穷凶极恶的侵略者,全村310名自卫队员和老幼妇孺同仇敌忾,拿起土枪、铁锨、铡刀向敌人还击。

铡刀要了鬼子命

现年101岁的林崇福老人回忆,当时鬼子从村西北方向的深沟里迂回包抄上来,先是用炮弹轰炸围墙和村庄,轻重机枪的子弹也像雨点一样射向围墙,硝烟炮火迅速在村内村外蔓延。村长林凡义甩掉棉袄,抡起大刀片,沉着冷静地指挥村民迅速占据有利地形,迎击敌人。

敌人在外炮击,村民们用土炮向敌人还击。敌人选择了相对易攻的东北围墙猛攻,炮弹“嗖嗖”地像刮风一样,密集而凶猛。围墙被炸开了一个缺口。村民林崇周被炮弹炸伤了肚子,肠子都流了出来,但他用破布一扎,坚持参加战斗。许多村民冒着弹雨,用门板、石块把缺口垒上。有的村民把烧饭锅砸碎,把铁耙钉砸下来,用来做土炮的砂子,向敌人猛轰。激战持续了一上午,鬼子没有攻破围墙。

“午后,气急败坏的敌人再一次发动强攻,刚垒起的东北围墙缺口又被摧毁。鬼子兵‘嗷嗷’嚎叫,端着枪向缺口处扑来。身材高大的四叔林九兰抡着一把雪亮的铡刀坚守在缺口旁,鬼子钻进来一个,他抡起铡刀砍下了敌人的头;鬼子把尸体抽回去,又进来一个,四叔又是一刀铡下去,劈开了鬼子的面门……就这样,四叔一连砍死了7个鬼子。鬼子急了,几个人踩着肩膀爬上城墙。第8个鬼子钻进来,精疲力尽的四叔刚举起铡刀,就被爬过城墙的敌人用刺刀刺穿了胸膛,他怒睁着双眼倒了下去。”林崇福老人说,“我们兄弟四个都参加了自卫队,我排行老大,那年37岁。那天我正在炮楼上装药,冷不丁被鬼子的炮弹炸到天上,掉到地上时我一点样都没变,坐了回‘土飞机’,我又接着干活。那时候,谁怕死啊。”

亲人被鬼子害死

“鬼子进村了,村民们边打边撤,用笊钩、铁锨、菜刀、锄头同敌人展开了惨烈的巷战、肉搏战。年轻的自卫队员林端五用铡刀将冲上来的鬼子砍死,自己也中弹牺牲。林端五的父亲林九宣不顾一切地迎着敌人冲了上去,用长矛捅死了一个日本兵,老人也不幸被敌人刺中。村长林凡义边指挥乡亲们战斗,边与村民林九乾一起,挥舞着大刀片同多名鬼子血战。林九乾牺牲了,鬼子的刺刀眼看就要刺中林凡义的头,林九乾的妻子怒吼着冲上去,用镢头将鬼子的脑袋砸开了花。公公林秉标冲了过来,见到亲人,林九乾的妻子痛哭失声,林秉标把一捆稻草轻轻盖在儿子身上,一把拉起儿媳:“孩子,这不是哭的时候,站起来和鬼子拼呀!”

73岁的林凡善回忆说:“那时我9岁,在抗大自卫团当兵的姐姐正好来家探家,姐姐知道自己是走不了了,就在八路军服装外面套上便装。后来,我脖子中了一枪,倒下了。姐姐叫了我一声,被鬼子发现。鬼子看到了姐姐的军装,把姐姐刺死了。姐倒下时正好压在我身上,我的左手就被压成了畸形。”

“父亲在用铡刀砍鬼子。最后鬼子把父亲等几十人赶到村东的池塘里溺死,没人性的鬼子还用刺刀扎浮到水面上的人……”

鬼子扔我进火场

“村子里到处都是惨叫声、怒骂声、砍杀声……几个鬼子包围了林庆海,他点燃火药罐扔向敌人,自己也被烧成了火人。17岁的林庆宝赤手空拳同敌人夺枪,死后,双手被刀刺割得血肉模糊。林清义、林九星等十几个会武术的老人同鬼子拼杀在一起,不幸全部中弹牺牲。王彦治被鬼子包围后,果断拉响了腰间的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林九臣战死后,50多岁的妻子用菜刀砍死了一个鬼子,另外两个鬼子的刺刀同时刺向了她。林庆念、林荣册被鬼子捉住后投进了火场,两人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活活被烧死。”81岁的林庆玉对当时的惨状记忆犹新。


林庆玉也被鬼子烧过,他说:“当年我17岁,全村的青壮年都在守围子,村长让我参炮(点五子炮)。五子炮架在围子北门的围墙上,一点炮敌人就不敢朝前走。后来没有子弹了,围子被打开,大人们让我找地方躲。我跑到村西南的一个闲院子里,用长筐把自己倒扣起来。俩鬼子过来搜人,刺刀朝草垛里乱刺,刺累了坐在我藏身的长筐上休息。不料,我的喘气声让他们听见了。两个鬼子把草垛点着,把我朝火里推,我拼命挣扎。我蹦出来,他们又把我推进去……他们大笑着走后,我逃到猪圈里,却没有找到水,只好用手撕扯身上的衣服,手上的皮都磨掉了,脚、腰也被烧伤,最严重的是双手。”

“我的眼睛被烧得都合了缝,想回家也找不到路,天明了,我才一步步挪回家。父亲被鬼子的刺刀刺穿大腿,第二天就死了。”

当天傍晚,板泉区区委书记刘新一、区长冯干三、区委宣传委员赵同和八路军的一个连赶来增援,与敌人在村东北的小岭上展开激战。冯干三、刘新一、赵同和40多名战士壮烈牺牲。县委宣传部长徐坦身负9处枪伤,经抢救脱险。

滔滔沂水泣英魂,巍巍蒙山铭忠烈。历史会永远记住这一天。渊子崖民众抗敌,是抗日战争史上一次农民自发组织的规模最大、最悲壮的浴血保卫战。英雄们用血肉铸起的丰碑永远都矗立在后人心中!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