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没当兵,我爸是海军。

一般说来,陆军才玩枪,海军通常只是在新兵连练习枪械,以后机会就少了。

但是海军也有机会摸枪,虽然枪械与战士的感情远远不如陆军老大哥那样深厚——因为海军是以军舰为家,蹈浪而行,但是海军玩枪也有个中特色与滋味。

老爸是海军,我有幸听到些海军与枪的故事。


1.我与打靶的民兵

老爸驻军在一个著名的群岛上,他就在人民海军资格最老,作风最顽强的驱逐舰支队当政工。不难想象,群岛也是一个军事基地,消灭台独势力、与美国海军对峙的战争迷雾极为浓厚,中考前甚至有学生希望台海开打,群岛戒严,中考取消。在那里,几乎与海军有关的各类装备群岛上居民都有幸目睹到。比如经常有海航的歼七、歼八I、歼八II、甚至Su27/30四机编队轰鸣着从我的头顶掠过,在网上还讨论着神龙不见首尾歼十是否存在时,我就看到两架歼十呼啸着从看得清黄色战机编号的高度高亚音速通过我学校上空,挂载两枚PL11和两个副油箱,也是在学校旁边的环城大道上,曾经出现坦克运输车拉着海军陆战队63A式两栖坦克经过,还有早在2003或者2004年(我的初中时代),我就在父亲所在的港区看到了中华神盾170、171还有168、169,我还目睹了136杭州号归航仪式和卡-28蜗牛直升机飞上136。

扯得远了,说回来,小学五年级军训,去郊区的一个教导队,军训不过走走队列,打打军体拳,不甚有趣,有趣的是去时一路上不断看见带着迫击炮的步兵班在训练,这里架炮,模拟发射,那里观瞄,装定诸元。然后几天在训练场上,看到了民兵连(其实我没看到肩章上的Y字)实弹打靶,200米81式,50米54手枪,可惜离我们太远。正失望着,我们在这边走来了几个手提工兵铲的军人,紧跟着还有一架85式通用机枪(三脚架低火线),三下五除二,架好机枪,开始500米实弹射击,而我们的学生队列,就在与重机枪枪口不足5米处。硝烟腾起,红铜色的弹壳轻快的跃出抛壳口,长点射,短点射……我和一众男生看的不亦乐乎(群岛上军人多,军人的孩子也多),女生们战战兢兢,我们的教官大吼:“看什么看,不就是打枪吗!继续训练!”不久,我们的总教官(一毛二)骂骂咧咧(大意是说要保护学生,防止意外,夹杂好多方言,没明白)的训了我们教官一顿,自此我们的队列被拉到离重机枪50多米远处。重机枪打完了,来了个85式狙击枪,打了5发。对面有人举着小旗报靶。

我们上午训练结束了,一大队男生(整个年级的)像是炮弹出膛了似的冲向射击场抢弹壳,我从刚才关注的角落里找到了好几枚飞得特别远的弹壳,都是大子弹(7.62×54mm凸缘弹),回寝室又让我的临时战友们“按需分配”了一把,最终只剩一枚了。

2.老爸打“响靶”

陆军的靶子有靶纸,贴在靶子上,用完了要读靶,靶子还要一并背回来(当然有射击场的就没有这个麻烦。)

相对而言,所谓的“响靶”就是很有海军特色,父亲在驱逐舰工作,他们的支队说要趁着出海让战士们体验一下打枪的感觉。听闻此消息,全支队欢呼雀跃。

其实每艘军舰都有完备的轻武器库,从手枪手雷轻机枪突击步枪冲锋枪一应俱全,钥匙掌握在舰长、政委、枪炮长手里(似乎舰长和枪炮长是同一把,要和政委那把一起用才能开箱),虽然枪炮长和一队战士要按时保养他,可是那些步枪大多被称为是礼仪枪,没人用啊,除非要摆出仪仗队!舰上站岗的武装更只拿着上了刺刀的56半甚至还有莫辛纳甘的……汗,这是实情。

那天,行至某处,军舰下锚,200远处的航标上,固定着一块2×2m的厚钢板,10支81式,让水兵们轮流体验打枪的感觉,子弹上靶(汗颜,海军舰艇兵的枪法实在差)就会让钢板发出巨大的“当”声,如果有自信,可以打长点射的,当然如果脱靶也会发出巨大的声响——战友善意的嘲笑声。

老爹就说,嘿嘿。我想打个爽。

舰长大手一挥,好!你们两个,给政委压子弹!(军事训练上舰长有决定权)

“叮叮当当丁丁当…………”果然是响靶,非同凡响!

就这样两把81式交替,老爸连续打了上千发子弹。回港口一看,肩膀肿了,虎口也肿

了。

老爸资历老,经常带着怪笑发出奇怪的要求,比如他在江卫级护卫舰当政委时,某次演习结束,趁着最后一次直升机任务,就曾经说想上天逛逛,就这样搭了一趟直9。

3.我与海军仓库保卫练习

老爸有好多战友,有一位与他同年兵的也是从家乡来的伯伯一家与我们加关系很好,有一年,他的家属也来群岛探亲,伯伯此时已经调离军舰去了一个海军仓库,我和母亲(已经随调到群岛)就去那里里看望伯伯临时来队的家属——我的哥们和老妈的姐们。

这是我一生难忘的经历,因为我终于用到了枪,而且是很爽很畅快的玩了真枪!

伯伯是仓库的头,他们要组织枪械训练,练习保卫仓库(群岛的仓库规格高,规模大,在那里一座山顶的纪念鸦片战争抗英而捐躯的三位将军的公园里常能觉得地下有振动,那里就是一个巨大的军火仓库,有很多很奇妙的仓库外设我也知道,但不能说)。正好让我和我的哥们儿给赶上了。

射击场上,一群穿着海军深蓝色作训服,带着头盔的军人证在训练,他们练习各类枪械射击,交叉火力掩护,掩体据枪,反攻等保卫仓库的必要科目(群岛战争疑云重,所以训练很认真,真的不知道台独势力会不会搞出“决战境外”,所以训练哦都非常刻苦),他们的枪法很好,在我看来应该是海军系统中除了海军陆战队最好的枪法了。隆隆的枪声绝对会激发一个好男儿爱军习武的激情,虽然我们只是半大小子,看着这火爆的场面都快按耐不住了,此时伯伯又问了一句:你们要来吗。哥们点头称是,我却迫不及待的跑步冲向射击场。

军人的孩子自然非凡,我们早已熟知用枪的姿势,征得同意后,我们去打50米靶,我把81枪贴在身体右侧,用力举起(好重!),用左手接过右手的前护木,右手猛然向下滑去,滑动过程中拉动枪栓,把保险打到连射,再立马握住握把,俯身冲刺,趴到地面滑行起来。(这是解放军使用AK系武器标准战术动作,速度极快,能快速准备好枪支匍匐冲向掩体)可惜我不知道这是苦练出来的,第一次就猛上这个动作,拉开枪栓让我的右手感到一股极为纠结的痛楚(这是手拉狗不可比拟的),脸不禁抽动了一下,然而随后的握把却给我一种无限的充实感,让我有了强大的力量,原本枪支的沉重传递给我一种无比的自豪!(战争狂人的武器嗜好)可惜我没滑多久就停了下来——动作虽对,可是冲刺不够猛,距离架枪的土包还有3米,将计就计,匍匐前进,据枪,瞄准——我喜欢透过准星看这个世界,这让我有一种征服感——我有力量!强大的力量!

余光瞥见哥们上膛开保险,作着CQB战术动作小跑过来,蹲踞,观瞄。

我猛然想起枪支的后座力,悄悄的把保险拨到半自动。砰!我率先击发,枪栓跟着枪机撞向机闸,瞬间跑出了灼热的弹壳。可惜子弹很不给面子的飞走了,在靶子上发很远的沙墙上掀起一小股烟尘,嘲笑着我的枪法,强大的后座力还在我视野里制造了无数多的金星,身体向后挪了几厘米,放下枪,用力揉揉眼睛,往旁边一看——哥们打了一发,他上靶了,看那哆嗦的样子估计也被后座力震得不轻。看我们都停下,这时伯伯大吼一声“停!”,对面靶子旁边冒出个叔叔用小旗告诉我们,3环,然后又不见了。我不顾肩膀的疼痛,努力压枪,砰!又一发,伯伯又喊了“停!”,那个叔叔又冒出来,举着小旗,8环,哈哈,再接再厉,可是随着射击的增加,我的成绩不见提高6、7环间晃荡,哥们的单发却是有好大进步,还打出了9环10环!,我急了,索性开了连射,按感觉一个长点射过去(长点射的快感绝非语言能够描述,这当然与我兴奋的心情也有关。)那个叔叔又冒出来,8发75环,靠!我运气那么好?!又一次按感觉的长点射7发62环,我有射击天赋?呵呵?我的心里是乐开了花!哥们看我兴起,也打了两个连射,不过他好像压枪太用力了,成绩不如我。(各位看官莫笑,我们打的其实是50米靶)

随后,我们还体验了81式轻机枪,12.7重机枪,85冲锋枪,还有手枪,虽然我们的射击距离都是被人为缩短,但是我们表现出来能力也令众位叔叔称赞,我的单发一直不如哥们,而他的连射总是赶不上我。最后,我拿了一个自己打的弹桥的7.62×39mm子弹壳作为纪念品,告别了哥们一家。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的右边身体总是在颤抖,虎口和肩膀也肿的不成样子,看来这武器不是随意就能运用自如的,我连续好几天没有做假期作业,尽量休息。



这就是我沾老爸的光,听来的看来的甚至亲身体验来的海军与枪的故事。海军与枪虽然“缘分浅薄”,但扛枪为国早已成为从军入伍的代名词。

愿我们的枪越来越先进,我们的战士保持英勇善战的本色,我们的军队战无不胜,我们的中华永远繁荣富强!


本文内容于 2008-6-3 17:58:38 被redhippo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