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自己打小时候起,就一直对枪不曾陌生过。父亲在公安战线工作,那时,公安部门对枪械的管理不像现在这么严格,时任办公室主任的父亲常把手枪拿到家里来。为了满足我幼小心灵的好奇,在我5岁时,父亲就教会了我对54式手枪的分解结合。

那时,每次看父亲在家里摆弄手枪时,他的脸上总是透着一种很柔和的表情。也许,他是想起了他年轻的时候。

父亲眼里那个调皮捣蛋的孩子慢慢长大了。可是做为那个孩子的我,也曾很犹豫。毕竟我还是知道部队生活和地方生活不一样。我早就从大人的言语里听到过部队的苦与累,害怕自己会受不了。后来问问家族里几个当过兵的亲戚,最终在他们的鼓动下,我终于鼓起了要去当兵的念头。

令我没想到的是,当我提出准备当兵的想法时,首先站出来反对的是我母亲。因为母亲的弟弟,也就是我的舅舅――那个让我母亲心疼得要死要活得可爱弟弟,也当过兵。舅舅当兵时,是在艰苦的西部戈壁。当兵三年下来,我母亲竟认不出当初她弟弟的模样了。母亲从他那里得知一些部队的艰苦生活,她就更怕他的宝贝儿子再去吃那份苦。

大小就倔强的我,在父亲的暗地支持下,死活认准了当兵这条路。无奈的母亲终于拗不过我和父亲这只大腿,终于在91年10月,我穿上了绿色的绒装,在父母不舍的眼神中,踏上了我的军旅路。

新兵新兵生活是单调枯燥的、新兵训练是苦练意志的。在经过了新兵连的基本科目训练以后,我终于以挺拔的身姿,站在绿色的队列里,被连长亲自授予了军衔。虽然一道扛是那么的羞涩,但我抚摸新新的肩章时,心里还是涌起深深地自豪――我终于是一名合格的战士了。

就在授衔不久的一天下午,班长很严肃的让我们列队。看这班长冷峻的目光,我感到就要发生的事情了――部队就要给我们这些新兵授枪了!为了这一刻,我苦熬了三个月的新兵生活、为了这一刻,我离开了疼我爱我的父母。――我就是想要一枝属于我自己的钢枪!

“你们有谁知道,枪是什么?”班长站在我们面前大声的询问。

看着我们迷茫的眼神,班长又一次大声的告诉我们:“我要你们记住,不管在什么时候,你的钢枪就是你的生命!你是在用你手中的钢枪,保卫着你的父母、你的家园、守护着你的祖国、你的民族!”

在令人震撼的授枪仪式后,我用已经被热血激荡的双手,从班长手中接过那枝属于我的56式冲锋枪!

刚拿到属于自己的钢枪时,我们这些新兵还不知道枪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满心只有好奇――我的乖,这可是真家伙。虽然我以前对枪并不陌生,可现在也和大家一样,兴奋不已。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我们对手中枪支的熟悉,我们的好奇心开始慢慢的淡了下来。而在随后的训练中,这些枪可让我们吃尽了苦头――各种姿势的匍匐前进得带枪(而且枪得悬空,不能着地)、五公里武装越野得带枪;长途拉练要带枪、队列训练更是不离枪。就是经过了累死累活的一整天训练,人已经疲劳的睁不开双眼时,我们还要在班长严厉的目光中,没完没了的对属于自己的枪支进行分解、擦拭、上油、保养。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变得离不开自己的那支枪了。每当我手中握着它时,我的心就变得那么沉静、气息也变得那么平和。可就在我们都开始对自己手中的枪枝产生了一种隐隐难舍的感觉时,我们第一阶段的训练结束了。枪全部被收缴存放到军械库了。

要想模枪,只有轮到自己站岗时才可以好好抚摸一下自己的爱枪。


北方的冬天,寒风呼呼的刮着,光秃秃的树干上,细小的树枝都被冻的硬绑。

那天夜晚,我第一次被安排站岗。按照规定,我们是双岗,一名老兵带一名新兵,连里尤其强调站岗用的枪支只能由老兵携带(因为我们的岗哨位置是团弹药库,所以我们哨位的枪枝是装有实弹的)。

就在白天的训练中,我充满了对晚上站岗的期盼,因为我可以细心的摸摸自己的枪了。

快到凌晨一点时,我和陪伴我的老兵走出营房。穿过一片坟场,我们来到了哨位。换岗后一番交谈,我提出我来持枪站岗。令我没想到的是,老兵很友善的将枪交给了我,还直夸我有眼色,懂得心疼人。

可随后的事就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老兵在把枪交给我不久,说是没带手表,要回去看时间,好带下一班来。说完老兵就走了。

漆黑的夜里,在远处路灯的照耀下,地面上现出突兀的黑影。临近的坟场当然不会有任何声响,只有弹药库里面的狼狗,时不时发出几声无聊的吼叫。

不知道多长时间了,我没有看见来接替我的换班人员。在那个让我胆战心惊的夜晚,陪伴我的,就是脖子上挂着的那支钢枪。那一夜,那支枪给了我巨大的勇气与力量,它支撑着我在凛冽的寒风中一直站到了天蒙蒙发亮。

就在我当兵的第二年,部队开始换发新式装备。那天,连长告诉我们:我们要换发新式武器――八一杠。

我就要告别我的那枝56式了。那天,我从军械库里领出了我的爱枪,我拿出一直舍不得用的新擦枪布,慢慢的擦拭着它。这枝枪不知经过了多少风雨沙场的磨练,布满划痕的枪托显示出少有的沉稳。已经发亮的枪身,透出冷静的威严。不知什么时候,我的眼里已经噙满了不舍的泪水。班长在我的肩膀上轻轻的拍了拍说:“你知道枪是什么了!”。



在此文完成之际,谨对血狼军团cs-wolf 表示感谢,谢谢cs-wolf 对我的无私帮助!


本文内容于 2008-4-3 0:18:10 被songz_lg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