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战将星洪学智 (转)

p1sfg 收藏 0 79
导读:   在中国军界,有这么一段佳话:1955年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授予他上将军衔,1988年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再次授予他上将军衔。一个军人曾经被两次授予上将军衔,这在中国绝无仅有,在世界上也未曾听说过。这似乎应该成为吉尼斯大全的条目之一。   这位将军,不是别人,正是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洪学智。   大别山中的放牛娃,林彪麾下的高级将领   1929年春,洪学智正在豫东南的深山里给夏元松家放牛。这时,共产党



在中国军界,有这么一段佳话:1955年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授予他上将军衔,1988年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再次授予他上将军衔。一个军人曾经被两次授予上将军衔,这在中国绝无仅有,在世界上也未曾听说过。这似乎应该成为吉尼斯大全的条目之一。

这位将军,不是别人,正是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洪学智。

大别山中的放牛娃,林彪麾下的高级将领

1929年春,洪学智正在豫东南的深山里给夏元松家放牛。这时,共产党的秘密组织联庄队找到了他,问他愿意"吃大户"吗?他说:"哪有不愿意的呢!"于是,他参加了联庄队,晚上,到地主家里杀富济贫,"吃大户",他觉得痛快极了。

同年5月6日,他参加了著名的皖西地区立夏节起义,起义后,他加入商城游击队。在商城游击队,他昼伏夜动,绕南进北,声东击西,突然袭击,一天三件事:打仗,吃饭,睡觉。在丛林中,在大山里,游击队风餐露宿,不停地昼夜奔波。小伙子挺精干,作战很勇敢。一天夜里,在蔡氏祠堂里,党组织秘密发展他为共产党员。

钢铁是炼出来的,经验是打出来的。

他成了部队的骨干,由游击队小队长升为重机枪连副连长、连长,参加了鄂豫皖苏区粉碎1、2、3、4次围剿战斗,参加了攻打金家寨、双桥镇、高山寨、独山、潢川豆腐店、七里桥、黄安河口等战斗。

苏家埠战役,红四军10师29团担任阻击陈调元援军。第一仗重机枪连连长冲锋时牺牲,第二仗第二任连长冲锋时又牺牲,第三天,他当了连长,从战壕里站起,一声暴喊:"冲啊!"敌人一枪打在了他的肺叶上,血汩汩地冒出来,他从山坡上滚了下来,战争打胜了,俘虏了敌军的军医主任,把他救活了。

四方面军进行战略转移--长征,长征途中,他又参加了枣阳、两河口、子午镇等血战。然后,在秦岭山脉中攀岩涉水,兼程急进,历尽千难万险,进入四川通南巴,他参加了粉碎"川陕会剿"、"六路围攻"以及三家坝、空山坝、旺苍坝、丹巴、天全等等无数次战斗。在黑水芦花,他作为红4军政治部主任负责迎接彭德怀3军团以及给中央纵队弄粮草、安置一方面军的伤病员,重任在肩,夜以继日。他病倒了,伤寒病,昏迷不醒。他的警卫员见首长性命不保,一枪先把自己打死了。他的秘书长也因为高山缺氧骤然死亡。也许是该他大难不死,一位70多岁的老中医又救活了他。命运捉弄了他,他三过雪山草地才到达了陕北。

1939年,日本鬼子轰炸了延安抗大,他随抗大总校到了晋察冀,又遇上了日寇的疯狂围剿,何长工让他指挥抗大直属队反围剿,跳出了日寇的包围圈。胜利后,他接到了让他率3团干部大队赴新四军的命令。何长工请他吃面条饯行。从此,穿山越水,通过无数道日本鬼子的封锁线,历尽无数次凶险,经过6个月艰难行军,他于1941年6月到达苏北盐城,任抗大5分校副校长、盐城卫戌司令、盐阜军区司令员、新四军3师参谋长,作为黄克诚的助手,参与指挥了粉碎日寇苏北大扫荡和八滩、合德、淮阴、淮安等战斗。

1945年9月的一个秋日,他作为副师长,同黄克诚率3师抗日健儿进军东北。在沈阳至长春的中长线上,在林彪的小指挥部里,他作为林彪的"听用",参加了铁岭、昌图、金山铺、保卫四平等著名战斗。

1946年6月,黄克诚来电话,让他立即到黑龙江指挥剿匪。他率部队北上到了北极城呼玛、黑河,在深山老林里,在莽莽高原上,对土匪进行围追堵截。剿匪告捷,他又南下松花江北任4野主力6纵司令员,指挥6纵参加三下江南作战,率部队四平、打吉林、打辽阳、打鞍山,连战皆捷。

东北全境解放,百万大军浩浩荡荡直下平津。平津解放后,他作为43军军长率部作为4野先遣队奉林彪之命直逼长江以北。5月16日,大雨滂沱,长江水面灰蒙蒙一片,他指挥43军在武汉到九江的宽大正面上突破了白崇禧的长江防线,然后直指江西。

9月,他作为林彪、叶剑英的助手之一,参与指挥部队一举解放了广东,进而又解放了广西。他参与制定了解放海南岛的作战方案,此后,受林彪之命,携带方案到北京向朱老总,聂代总长汇报后,经毛泽东批准,又参与指挥部队解放了海南岛。

他作为一个军人,从鄂豫皖到陕北,从陕北到晋察冀,从晋察冀到晋北,从苏北到黑龙江边,又从黑龙江边到海南岛,北战南征,"百战沙场碎铁衣",足迹遍布了祖国大地。

他没想到,全中国解放后还有新的战争在等着他--

赶赴北京,按受军委指示,洪学智走马上任

1950年的8月,南方出奇的热。身为15兵团副司令兼参谋长的洪学智冒着酷暑奉叶剑英之命前往北京汇报。那时的交通还很落后,从广州到北京是个很艰苦的行程。闷热潮湿的天气使他生了一身的白泡子疮,痛痒难忍。到北京后,突然接到军委领导指示,要他马上赶赴东北,指挥管理那里的部队。于是,一代战将洪学智就这样踏上了抗美援朝的征程。开始了他作为一代名将的辉煌。

当时毛泽东发给志愿军的电报开头多是"彭邓洪韩解杜",洪学智作为其中的"洪"起到了别人不可替代的作用……

"雄纠纠,气昂昂,

跨过鸭绿江!

……"

歌是这么唱的,但当时过江却是静悄悄的。10月19日,洪学智和他的战士们趁着夜色踏上了朝鲜的国土。

志愿军司令部进行了分工。彭德怀司令员兼政委抓总,分管作战;邓华为第一副司令兼副政委,分管干部和政工;第二副司令为洪学智,分管司令部、特种兵和后勤;韩先楚为第三副司令,解沛然为参谋长,杜平为政治部主任。

在这里,我们不必详细叙述战争的进程,也可以看到一代战将的风采。

10月25日,我军同敌军遭遇,第一次战役打响了。

凌晨,作战室的电话铃响起来。

"谁的电话?"参谋长解沛然问。

118师的司令部报告说,他们的正面发现了敌人!

"你们在位置在哪里?"

"在北镇至温井的公路上,刚刚离开北镇不远。"

"敌人有多少?"

"不清楚。"

"是美国人还是伪军?"

"不知道。"

情况紧急,解沛然把洪学智叫了起来。

这里电话又响了,洪学智接过电话问:"是谁?"

"118师长邓岳。"

"我是洪学智,你们前面到底是美国人还是朝鲜人?"

邓岳说:"看起来不像美国鬼子,我们的侦察人员已听见他们说话了,都讲朝鲜话。"

"多往里放一放,等敌人钻进口袋再坚决消灭它!"

……

此时,无论是美军还是伪军,都很狂妄。他们并不知道我志愿军主力已经过江,还在声称马上可以"饮马鸭绿江"呢。

25日上午9时,40军120师来电称他们已和伪军正式交火。

到12时,118师邓岳来电话报告他们与敌作战的经过。"伪6师2团的一加强营进到我伏击圈内以后,我军采取拦头、截尾、斩腰的战法,突然发起猛烈攻击,敌人大部被歼,活捉了好几百人,还有3名美国顾问。"

洪学智一拍手说:"好,先敲了他一下子!"

战争中,情况瞬息万变,要认真分析敌情,才能果断下决心。那些日子,他们经常是在油灯下,绞尽脑汁,反复权衡,因为他们知道,这时的决策,将牵动着整个世界的神经。

第一次战役的时候,彭总曾想用38军和40军的两个师再加上42军的125师,重点攻击熙川之敌。38军未能按计划插到指定位置。彭老总在作战室发了火:

"这个梁兴初(38军军长)怎么这样慢慢腾腾的?"

参谋长说:"三个方向的敌人正向温井运动,想合击我温井部队,熙川的敌人好象已撤出了。"

彭德怀的眼睛瞪起老大:"你看看,要跑了不是?"

洪学智正盯着地图,他意识到如果不随机应变,很可能会造成军事上的被动。他说:"彭总,计划要马上改变。"

"怎么个变法?"

"放弃首歼熙川之敌的计划,用40军坚决阻住向温井进攻的敌人,把伪6师7团围住,诱使熙川、云山的敌人出来,我们集中38、39、40军吃它六七个团。"

洪学智的这个想法是深思熟虑的,也来得很快。

彭德怀思忖了一下,问邓华和韩先楚:"你们二位的意见呢?"

"老洪的主意好!"邓华和韩先楚也都表了态。

彭德怀一锤定音:"就这样定了,马上给各军师发报!"

……

然而,第一次战役38军还是没有按时赶到指定地点,没有很好地完成任务。在总结经验教训的会上,彭老总指着梁兴初问:"梁兴初,我让你往熙川插,你为什么插不下去,你是怎么搞的?"

梁兴初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你还是主力呢,什么主力?这是第一仗,39军在云山打美军骑兵第一师打得好,40军包围伪六师也不错,你38军怎么就不给我插下去?你说,为什么?"

梁兴初只好低着头挨骂。

第二次战役开始时,窝了一肚子火的38军军长梁兴初,动员部队时就强调:"要不惜一切代价,克服一切困难,保证完成迁回任务。"

当时给他们的任务是一定要插到三所里,切断平壤与价川的联系。

战役打响后,洪学智跟彭德怀、邓华守在作战室,等着113师的消息。别的部队不断有消息传来,唯独38军113师一直没有音信。

他们一夜没有睡,一直等着113师的消息,直到第二天清晨,电台里传来了113师的信号。一对坐标,他们到了指定地点--三所里。

洪学智心里这才一块石头落了地。他来到彭总的作战室,彭总也长出了一口气说:"总算是出来了,总算是到了。"

原来,113师为了保证插到预定地点,实行了无线电静默,他们14个小时赶了140里路!

他们的电台一打开,美军就知道了刚刚展开没有几分钟,敌人的骑兵第一师一个团就赶到了,激战马上开始。113师击退了敌人的十多次冲击,牢牢地守住了三所里,切断了敌人的退路。

这里,敌人又想从北面的龙源里退走,113师不怕疲劳,连续作战,先敌占领了龙源里。保证了战役的全面胜利。

……

战报送到了志愿军司令部,彭德怀只说了3个字:"打得好!"

洪学智说:"老总啊,他们上次没打好,受到了批评,这次就是要打出样子来,他们就是有股不服输的劲头!"

彭总说:"要嘉奖他们!我来写嘉奖令!"

写完嘉奖令,彭德怀觉得意犹未尽,大笔一挥写下一行大字:

"中国人民解放军万岁!38军万岁!"

这就是彭德怀的风格,没有完成任务,他骂你;完成任务好,他就这样奖励你!

不过这个评价还是出乎洪学智的预料,还从来没有人说过一个军万岁啊,彭德怀就这么说了。

"怎么样?"他问邓华和洪学智。

他俩都不好表态,他们曾经都是这支部队的老领导,不好说自己的部队好话呀!

彭总说:"不表态就是同意了,马上通报全军,上报军委!"

彭德怀的住处变成一片火海,他对洪学智说:"今日不是你,老夫休矣!"

后来人说是奇迹--抗美援朝时,我们没有制空权,但我们硬是把美国人打败了,打到了谈判桌上。由于空中是人家的,敌人的飞机可以随时来轰炸。司令部的安全都受到严重威胁,中央几次发电报,要注意防空,特别要保证彭德怀的安全。

洪学智和邓华商议,先给彭德怀总搞一个防空洞。于是,工兵连在彭老总住处不远的地方开始施工了。

要施工就要放炮,炮声惊动了彭德怀。听说是给他挖防空洞,他很不高兴,把部队撵车了。

第二天,洪学智不见部队施工,就叫人把那个连长找了来。

连长很是委屈,说彭老总不高兴,叫他们走。

洪学智说:"他说他的,你们挖你们的,继续施工。"

"彭老总要怪下来可怎么办?"

"你们就说是洪副司令叫挖的。你们放炮可以多打几个眼,集中放炮,放炮前告诉彭总的警卫一下。"

工兵连又开始了施工。这下,彭老总生气了,问那个连长:"谁叫你们来的?"

"洪副司令,"

"马上给我停了!"

彭德怀对警卫员说:"去把洪学智叫来。"

洪学智来了。彭德怀指着他说:"你个洪学智,是不是没有事干了?在山下瞎鼓捣什么!"

洪学智解释说:"这不是瞎搞,这是为防空,要保证的你的安全!"

"那玩艺儿没有用!"

彭老总有时候是很固执。

洪学智说:"怎么能说没用,敌机来了再挖就来不及了。"

彭总说:"我的防空不要你管!"

"彭总,这话就不对了,我是执行中央的命令,中央要管的。"

彭德怀不好再说什么,防空洞也就挖成了。

不久,这里发生了被炸事件。

那天下午,4架美国飞机在大榆洞上空转了一圈,炸坏了山坡上的变电所。天快黑时,又来侦察,这使洪学智很是警觉--平时总是先侦察,后轰炸的,明天会不会挨炸哟?他找到邓华,说:"伙计,我看情况不对,闹不好明天要出事。"

邓华说:"那咱们就研究一下明天防空的事情,得想法让彭总参加。"

他不来,他工作起来向来是不顾个人安危的。洪学智和他说,他脖子一硬:"我不怕美国飞机,用不着躲。"

没有办法,邓华和洪学智他们开会研究了防空方案。

第二天,要研究下一步的作战方案,洪学智想了一着--把彭总屋里的地图给摘下,挂进了防空洞。他是不能一日无地图的,更何况是在特殊时期。

人都进了洞子,就是彭总不来。参谋去叫了几次,他还是不肯出来。再去叫,说不定他又要发火了。邓华说:"老洪还是你去叫吧。"

洪学智走进了彭德怀的办公室。

彭德怀一见洪学智,火气不打一处来,吼道:"洪学智,你把我的作战地图弄到哪里去了?"

"老总,拿到防空洞里去了,我们都在那里等着你去研究作战方案呢。"

"我不去,要开会就在这里开?"

"这里太危险,老总快走吧。"

"你怕危险,你走;我不怕,我就在这里,我哪里也不去!"

洪学智也有些着急,说:"老总,那边地图都挂好了,火也烧起来了,大家就等你一个……"

"我说你这个洪学智就是爱多管闲事!"

"这不是闲事,这是该我管的。"

见他不再说话,洪学智推着他说:"彭总,快走吧,你就听我这一次!"

连推带拉,总算把他拉出来了。洪学智又叫警卫员:"把彭总的铺盖也拿到洞里去。"

彭总说:"不要弄,那没有事!"

……

他们的作战会议没有开多久,敌人的飞机就来了。朝彭德怀住的房子一阵狂轰滥炸,一枚汽油弹正好落在了他住室的顶上,房子很快烧掉了。已经撤出后,又进去取东西的毛岸英和另外一位参谋牺牲了……

那天,彭德怀一天没有说话,坐在防空洞里像是一尊雕塑。晚上,洪学智去叫他吃饭,他才抬起头来,说:"洪大个子,我看你这个人还是个好人哪!"

洪学智见他说话了,就说:"我当然是个好人,不是坏人了!"

"今日不是你,老夫休矣!"

"我要警卫员搬你的被子,你不搬,要是不搬出来,今晚哪有被子盖。"

"老夫今天算是捡了一条命。"

停了好半天,他又说,"唉,为什么偏偏把岸英给炸死了呢?"语气中充满了惋惜。

……

有人说,要不是那天洪学智把彭总拉了出来,整个朝鲜战争的战史还不知是怎么个写法。这话不无道理。

洪学智回国汇报,面见周恩来,天安门城楼上,毛泽东召见

五次战役开始后不久,正在检查工作的洪学智接到彭德怀的电话,要他马上赶到志愿军司令部。

走进彭德怀的办公室,天已经擦黑了。

"老洪,你马上回国。"

"回国?"洪学智怔了。

"党中央和军委对后勤工作都很关心,你回去向总理汇报一下我们前线后方的供应情况。"

回到北京,洪学智先到帅府园中央军委驻地,聂荣臻代总长说:"周副主席正等着你呢,快去吧!"

当时,洪学智穿了志愿军的单军装,由于日夜兼程,浑身泥污,但是也顾不了许多,就急急忙忙赶到了中南海周副主席的办公室。

周恩来已经站在门口等了,"洪学智同志,你一路辛苦了!"

"周副主席辛苦!"

"前线作战情况怎么样?"

洪学智说:"几次战役打下来,我们吃亏就吃在没有制空权,敌机的轰炸破坏,使我军受到了很大损失。敌机经常一折腾就是一天,见到人就猛冲下来扫射,扔汽油弹、化学地雷、定时炸弹、三角钉……晚上是夜航机,战士们叫'黑寡妇',也不盘旋,炸弹便纷纷落下,到处是大火,主要是阻滞我军行动。"

周副主席十分严肃地说:"美帝国主义欺负我们,疯狂到了极点。但是他们没有想到在他们的海空优势下,我们却打到了三八线。美军这是第一次在世界上吃败仗。不过志愿军要想不吃亏,就得研究对付敌机的办法。"

"志司在后方的支援下,已经加强了高炮部队,并已在关键点上增设了防空哨。现在我军主要是靠勇敢精神。比如运输车遇到敌机轰炸时,有的就开足马力,猛跑一阵,带起数百米的尘土,搞的敌人不知是怎么回事,惊呼共军的汽车施放了烟雾弹。"

也正是在这次汇报结束的时候,周恩来说:"快五一了,你准备一下,上天安门吧。"

洪学智拍拍自己的旧军装,说:"总理呀,我就这个样子,怎么上天安门?"

周恩来说:"没有关系,穿这衣服好啊,你代表我们的志愿军嘛。"

"还是不上了吧……"

周恩来又说:"这样吧,我告诉杨立三,给你做一套新军装。"

五一那天,洪学智穿了新军装,走上了天安门。忽然有人来通知,说是毛主席要接见,这叫洪学智又有点紧张。

不一会儿,他被带到了休息室。

毛泽东、刘少奇、朱德等中央领导人都在。毛泽东拉着洪学智的手说:"这是我们志愿军的副司令员,从朝鲜前线回来的。是志愿军的代表。"

毛泽东坐下来,问彭老总的身体情况,又问了一些战场上的情况。他说:"你们打的敌人,有飞机、大炮和海军优势,是武装到牙齿的敌人。"

朱德说:"你们打的是一场现代化的战争。"

毛泽东关切地问:"你回来汇报的问题解决了没有?"

"已经给总理汇报了,总理做了安排。"

……

彭德怀发火、洪学智兼任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司令

当中央军委关于成立志愿军后方勤务司令部的电报到达以后,洪学智还真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他有一种预感,这个司令可能要自己兼任了。他思前想后,觉得不能兼,这不是患得患失,是有原因的。一是自己对军事工作更熟悉,二是这里的后勤工作太难搞了,怕自己不能胜任。

所以当邓华、韩先楚、解方、杜平等人都说还是老洪兼任好的时候,他说话了:"我兼不了这个后勤司令!"

"前一段让我管没有管好,现在兼任这个司令,还是搞不好呀。别的什么事情都可以干,这个司令还请别人干吧。"

彭德怀不高兴了,他说:"你不干,谁干?"

"要邓华兼,他水平高。"

邓华说:"不成,我协助彭总管作战,又兼着副政委,我有分身法好了。"

"那就请韩先楚同志兼!"

韩先楚也有他的理由:"我老往前面跑,到一线去督促部队,你叫我怎么兼嘛?"

洪学智说:"彭总,让后面派人来嘛!"

"李聚奎、周纯全都可以。"

彭德怀听了直摇头,说:"他们后面的任务也很重呀。"

洪学智说:"那还可以让杨立三派人来,我可以给他当副手。"

彭德怀火了,手往桌子上重重一拍,墨水瓶跳起老高:"你不干,你不用干了!"

说完,他又站起来,在屋里转一个圈,说:"你们不干我干!你去当怀念员吧!"

洪学智见彭德怀发了这么大的脾气,就说:"老总,你这么说可是将军的话了。"

"将军?是我将你的军,还是你将我的军?啊?"

邓华又出来打圆场了,他说:"老洪,还是你干吧,一来就兼管这事,现在让别人管也插不上手啊。"

"我是管过,可我管得并不好呀!"

"你没有管好,别人就一定能管好?"邓华说,"你就干吧。"

别人也出来劝洪学智。洪学智坐在那里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才说:"如果非要我兼,得让我讲个条件。"

过时彭德怀的气也小了一点儿,说:"什么条件呀?"

"第一个条件是,干不好早点撤我的职、早点换比我能干的同志;第二个,我是个军事干部,愿做军事工作,抗美援朝完了,回国后不要再让我搞后勤了,我还搞军事。"

彭德怀一听,说:"我当是什么条件呢,行,答应你,同意你的意见。"

当天,志愿军党委作出了决定,洪学智兼任后方勤务司令。

彭德怀对洪学智说:"前方是我的,后方是你的……"

1951年7月,美国方面趁朝鲜北方发大水的机会,对我后方发动了一场绞杀战--"空中封锁战役",想把我们的后方运输线彻底切断。

得知这一情报后,彭德怀特意把洪学智叫到桧仓。一见面彭德怀说:"洪大个儿,敌人要把战争转到后方了,这是一场破坏与反破坏,绞杀与反绞杀的残酷斗争,前方是我的,后方是你的,你一定要打赢它!"

洪学智深知肩上这副担子有多重。那些日子,他吃不好睡不安,今天在这里隐蔽物资,明天在那里布置假目标,后天检查防空哨的情况……

他经常是上午在高炮部队,下午就到了工兵部队,晚上可能又是和铁道部队的领导同志研究工作。

一天,他又要到部队去检查,刚上路就碰上了敌人的B26飞机。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一个隐蔽的地方都没有。司机和警卫员都吓坏了。洪学智说:"别急!"

但他的心里可是很着急,这下不麻烦了?

他抬头看看飞机,嘿,怪了,B26怎么飞回去了?

再一看,原来是我们的飞机迎面冲上来了。洪学智一拍手说:"快走,我们的飞机掩护呢!"

为了打断我们的运输线,敌人绞尽了脑汁,不断改变战略战术。但敌变我变,他变重点突击,洪学智命令高炮部队变"集中兵力重点保卫"为"重点保卫,机动作战";你炸桥梁,我把桥藏起来,变成水中桥,潜水桥……

人们都说,我们后勤有人有物的地方,都会有洪副司令的身影;只要是有一种新的对付鬼子的办法,洪副司令准会去那里开会。

打到后来,美国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也不得不对记者说:"虽然联军的空军和海军尽了一切力量,企图阻断共产党的供应,然而共产党仍然以令人难以致信的顽强毅力,把物资运到了前线,创造了惊人的奇迹。"

这场战争中国打胜了。停战协定签字后,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给志愿军高级干部授勋。授予彭德怀"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和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勋章。彭老总在授勋后,深情地说:"要授勋的话,我说应该授给两个麻子前方授给洪学智,后方授给高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