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军团大院纪事

扳着手指头数、扳着脚指头继续数、拿来纸笔排列着计算,一小时下来,偶是冷汗淋漓-------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整个蓝剑军团,除了偶是借着“特招”蒙混过关、滥竽充数外,其他众人无不是有着明显的专长。话说军团参谋长树木,性情忠厚,擅长分析时事和其他杂七杂八的事,而其现实生活的主要业余爱好则是炒股。

今晚因工作应酬,赶到军团大院已是九点多钟。偶还木来得及梳妆打扮一番闪亮登场,就听到树木的低沉浑厚的声音“你们太夸张了,其实股票这东西只是偶的业余爱好,根本谈不上什么专业。不过呢,去年偶倒没亏……”

“那你今年肯定也木亏,赚了不少吧?”一个女中音打断了树木的话。不用看也知道,说话的女人该是学院的创作处长心约了。

“树参快请客,别的不用多说了,就知道今年你会大赚特赚的。”蹈海的声音不仅大,而且可以听出这小子肯定是边说边在流口水:“也不要你多铺张浪费地请我们了。下月放假,我去南京,你只要带我去南京最豪华的宾馆住两天、吃两天就成了。听说南京的板鸭味道好极了,偶昨晚做梦还梦见了呢。”

“就知道吃,就知道吃,你快成逆鳞在天的师傅了。”因蹈海打断了她的打劫阴谋,心约立即拉开架式,准备给蹈海上减肥课了。

“逆鳞在天的师傅?哈哈,心约,在天的师傅很肥吗?你见过?”

“不好意思,偶说错了。偶本想说,你快成逆鳞在天的师弟的。他师傅不肥,一点也不肥,而是很瘦,风一吹就能把他吹得比放飞的风筝还要高的……他师傅,他师傅是谁偶可不方便说,树参知道,你问他吧。”心约不好意思地解释着.

“你不用猜了,小海子,他师傅从照片看,虽然不象心约说的那样是高飞的风筝,但依据偶的分析,风吹一下,飞地也比风筝矮不了多少。”树木立即拿起他的分析论准备开讲了:“你没看过那照片,不知道他师傅确实确实很瘦。依偶目测的功夫,一般情况下误差不会大于2%的,也就是说,如果风筝飞了100米高空上,那他师傅决不会……”

NND,偶竟然被他们形容地连排骨也不如,成了纸质的风筝了,有这么形容人的吗?排骨排骨,至少还有骨,多少也有点斤两哪......

“兄弟们好啊,都在说什么呢?气氛很热烈啊。”偶是再也忍不住了,强压怒火和大家打招呼。

现场立即哑了,树木把到了舌头上的话硬生生地“咕咚咕咚”吞了下去,嘴大张着;心约的反应是象看到鬼一样,尖叫一声,双手捂面;而蹈海则莫名其妙地看看树木和心约,与偶打了招呼。

“政委,听说你本月的原创还有三篇没完成。今天是本月最后一天了,你怎么还有时间来军团大院检查啊?”三秒后,心约反应过来,立即转移了话题。还木等偶回话,她又随即讨好地说道:“哦,政委,偶忘了,你可以写诗歌的,按你的速度和水平,完全可以在半小时,不,十分钟就搞定一首诗歌的,当然不用急三篇原创没写了。树参,你说是不是啊?”

人在尴尬的时候,其反应和平时截然不同的。树木不仅连声地附和着心约的话,同时竟然肉麻地吹捧起来:“偶听说政委写诗那都不叫写了,叫说。按偶的分析,说的意思就是说人家写诗是想着写出来的,而政委你一高兴,随便说几句话就是诗了。我和心约、破布上次在南京聚会时还说到你呢,说如果你当时要在场就好了,我们可以瞻仰你的绝世说诗风采了………”(省略2000字)

“NND!”偶大叫一声,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随即跳了起来,深呼吸几口恢复了平时的镇静:“呵呵,树木,你又不喜欢诗,怎么现在对诗有兴趣了啊?这样吧,我昨晚看了一首被一家报纸评为07年有艺术性和原生态的诗,你记下来,回去好好揣摩揣摩。等你完全理解了,那就可以不用为原创辛苦地写时事分析了,改行写诗歌吧。”

“嗯,好的好的。”树木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听好了啊------NND,长城啊/你真他妈的长啊。”

“啊?”树木的嘴又张成了O型:“政委,你不是开玩笑吧?这是07年最有艺术性和原生态的诗?”

“开玩笑?虽然偶和大家都开过玩笑,但什么时候与你开过玩笑?”偶板着脸怒道,随即平静下来,决定用一套逻辑来搅乱他的思维,让他发急去。于是笑着对树木道:“原生态就是生活的本原状态,是不经过任何艺术加工的状态。因其原生态,所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又是最有艺术性的。原与源同音,而艺术又是源于生活的。你擅长分析,你想想看是不是这道理?”

树木两眼不停地转着,大概又在用他的逻辑分析功夫了。过了几分钟后,点了点头:“这倒是真的。你知道偶是老实人,从不与偶开玩笑的。政委,那偶回去揣摩诗歌了啊。说实话,写时事分析弄原创确实辛苦啊,等偶把这诗揣摩得差不多了,再来和你讨论诗歌啊。”树木边说边自言自语地咕哝着:“NND,长城啊/你真他妈的长啊”……

(另:本故事是全加工而成。)


本文内容于 2008-4-1 0:10:11 被江南疯子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