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四十多岁了,俺仍然是个军迷,尤其是一个枪迷。

还是在孩提时,俺就崇尚当一名挎枪骑马打天下军人。记得小那年父亲收了一个徒弟,是刚复员的战士。俺天天缠着他给俺讲部队里的故事,问他都打过什么枪。

命运之神不作美,这辈子虽痴迷枪械,却与军旅无缘。可另一方面,虽说没有兵史,但俺一生却与枪多次结缘。

文革后期,全民皆兵的时代,俺们刚上初中就开始军训。那时候军训比现在可神气多喽!每个班发三支五四式冲锋枪,每个同学都能轮着背上几回。记得第一次背枪的时候,俺是相当的激动。把枪擦了又擦,生怕有一丝灰尘。但到底是孩子,玩枪失谨慎。有一次枪栓拉上后没关保险,把俺的手夹出了血泡。但俺依旧是乐此不疲,抢着去背。后来,在军训结束,枪上交入库的时候,俺主动把擦枪的任务要了过来,把三支冲锋枪擦了个干干净净。

十八岁,俺初中毕业,到煤矿当了一名井下工人,这当兵的梦就彻底熄灭了。没办法玩真枪,就自己掏钱买了把汽枪过瘾。九0年,俺被抽调到单位的武装部当应急分队的队员,才又有机会摸到了枪,而且第一次真正的打了枪。大概是因为对枪的痴迷感动了“枪神”,俺第一次打靶就干了个优秀。弄的武装部长一直莫名其妙:“你一天兵没当过,枪咋打得恁好?”

后来,因为自己的努力工作,刻苦学习,加上组织的培养,俺的工作岗位的被调整了几次,逐步从一个普通的煤矿工人,走上了中层领导的岗位。终于有一天,因为所学专业对口,俺被任命为单位的公安科长。从那时起,俺终于有了一支属于自己的枪。当领导把小巧可人的六四式手枪递到我手里的时候,俺虽然表面上没表现出过份的激动,但心里还是呯呯地跳,毕竟自己半生的梦想变成了现实。回到单位后,俺把枪擦了又擦。为了带着方便,俺还背着同事,买了一支腋下枪套儿,经常把枪带在身上。最初几天,俺开着车到处找同行要子弹。半夜时分,自己带着两个民警,到矿外没人的地方,让他们教我打手枪的技巧。别看手枪拿着挺好看,打起来却不是那么回事,特别难以掌握……

当公安科长的那几年,俺每年都会同单位的武装部组织几次打靶,目的就是为了过枪瘾。那段时间,俺打过当时武装部拥有的一切武器。什么五四式手枪、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班用轻机枪、高射机枪……着实过了几次枪瘾。甚至有一次,俺还学了一回李向阳,用五四式来了个左右开弓。不过子弹打哪儿了,就难说喽!

干公安时,虽说自己有了专用枪,但真正使用它却没有几次。在俺的印象里,除了几次抓捕外,几乎没有真正使用过。后来,我因为工作调整,到检察机关工作了,手枪也随之交回公安处。临别之时,俺最后一次把枪擦了又擦,用红丝绸把它包好,郑重地放进枪套。

现在回想起来,许多没当过兵的军迷们,谈起AK47、M16、八一杠、五四式等枪械,可能会如数家珍,但真正摸过枪、打过枪的又有多少呢?作为一个从没当过兵的人,有如此多的机会和枪亲近,甚至还一度有过自己的专用枪支,难倒不是一种幸福的经历吗?

本文内容于 2008-4-1 12:43:06 被快乐小兵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