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英雄传 第四卷 保卫黑龙江 第八十二节  关门落锁(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7/


第八十二节 关门落锁(3)

屠夫之所以给了瓦西理一个脸色,就是因为他没有遵照自己的命令办。油箱比人头目标要大多了。狙击起来很容易。而且很有可能,一枪就解决了一车的鬼子。问题是,这样一来,汽车也跟着完蛋了。义勇军严重缺乏汽车,汽车的重要性,不用多说吧。再者,独立师能够抢下汽车的多少,从很大程度上,决定着这次战役的最终成败。因为第一旅攻占了沈阳之后,需要大批运输武器弹药。给各个支撑点。由于鬼子有飞机,铁路运输是不可靠的。到那时,汽车就成了最理想的工俱。如果汽车不足,就只能依靠肩挑人扛了。效率不可同日而语啊。战斗之前,屠会就反复讲过,要尽可能的保存汽车,所以,连机枪都不许扫射。而这位大咧咧的瓦西里,非常痛快的打爆了油箱。未了,还向屠夫夸耀他们的战迹。

枪声一响,鬼子的反应也够快的,汽车猛的一停,鬼子兵们纷纷跳下车来。但他们的速度,哪比得上子弹的速度快啊。屠夫带的这些人,可是独立师当中最优秀的,个个枪法如神,百步穿杨不在话下。这些鬼子,跳出车护栏时,还是活人,当他们落地时,一半的人就变成了尸体。有的甚至连跳车的动作还没有做出来,就倒在车箱里了。

鬼子的中队长坐在第二辆车的副驾上,他穿着一身笔挺、崭新军官服,肩章上的星星那叫闪闪啊。当汽车停下,他推开车门时,露出的那一双皮靴,那真叫锃亮。这样的一位崭新、锃亮的的军官,实在是一只大菜鸟,连在战场上不应佩戴军衔都不知道。结果受到十名以上狙击手的重点照顾,他的手刚推开车门,十多发子弹就一齐冲过去,和他作了一次亲情的拥抱。

脑袋上中了十一发,出现了二十二个洞,胸口心脏位置中了一发。他带着共计二十四个洞的光辉战绩,飘上了天空,到日照大神那里报道去了。只是不晓得日照大神,还认不认得他。这只中队长,那猪头,都成爆酱了。

相比野战用的近卫师团来说,这些守备队,的确是一群菜鸟。不过,尽管长官是菜鸟,士兵也是菜鸟,那不怕死的精神,却是一定也不比近卫师团差。只见紧剩不到一百的鬼子,在死了中队长的情况下,仍在几名曹长的率领下(三名小队长也死了),向着有一千多人义勇军发起了决死冲锋。

呯呯呯——炒豆似的枪声。

曹长们全都成了酱瓜。

鬼子在班长的带领下,继续冲锋。

呯呯呯——不紧不慢的枪声。

鬼子班长、组长、士兵,一齐倒下。

世界终于安静了。

战士们从战壕中跃起来,正当要欢庆胜利的时候,一名胸部中了一枪,腹部中了数枪的鬼子,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

他一只手扶着步枪,拿步枪当拐仗,另一只手,捂住肚子,以防止肠了流出来。他两眼透出绝望的神情。但这绝望一闪而过,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疯狂。只见他,放开捂住肚子的左手,双手奋力端起枪,脸上的肌肉全都挤到一堆去了。用尽全身的力量,奋力喊了一声。

“攻め寄せる!”

战士们惊叹于鬼子兵的顽强,上千支枪指着他,却没有人开枪。

屠夫问旁的一位懂日语的战士,“鬼子在吼什么?”

“他说,进攻。”

“给他一个痛快吧。”屠夫叹了一口气。

数百支枪同时响起,数百发子弹,一齐钻进这名鬼子的身体之内。将他霎间打成一片血雾。

鬼子长长的失踪者名单中,又多了一个名字。与别的不同的时,他是唯一的一个被子弹打得失踪的。

没有打扫战场的必要,战士们欢天喜地的扒下鬼子军服,套在自己身上。然后上了车,往凤凰城开去。

义勇军独立师,大概是义勇军作战序列中,最“无耻”的部队。她没有自己的军服,却十分喜欢鬼子的军服,依靠着部队里有大量懂日语的战士,冒充鬼子,混进城去。最后,突然袭击。经常让鬼子,吃尽了苦头。

如果偶尔为之,还能够愿谅,经常这么干,那简直不可愿谅,简直到了无耻的极限。

不管,日本人怎么骂,独立师的战士们,就是喜欢这样做,并且还将这当成了家常便饭,且人人奋勇。

不过,这一次,独立师的特种兵们要失算了,鬼子也不是傻瓜,当他们看到干奴中队,去而复返。鬼子大队长,正在城门楼子上眺望,他感到奇怪:我没叫你们撤回来啊。违抗军令,可不是皇军的作风。他派人下去看。鬼子兵近距离一看,见上面的人,人人血染军服,却个个精神抖擞,且其中没有一个是自己所熟悉的。大喊一声,“什么的干活。”然后,开始拉枪栓。

这个鬼子,不傻却太笨,如果足够聪明的话,应该先不动声色,悄悄的将疑点报告给长官。然后由长官悄悄的布置,等中国军队进入陷阱后再一齐发难。如果计划成功,全歼这一百多人,都有可能。

战士们一看,暴露了,那没办法了,只得开打。抢在鬼子之前,让轻重机枪吼了起来。密集的子弹,如狂风一样的扫过,守卫城门的十来个鬼子,眨眼间就变成了烂肉。接着汽车发动,载着满车的人,直冲进城里。进城之后,各有任务,有的去枪占制高点,有的去攻击鬼子兵营,有的去冲击鬼子军火库。最后进城的那二辆车,则靠路边停了下来,车上的战士跳下,交替掩护着,从背后攻击城门楼子。

这边枪声一响,隐藏在树林和高梁地里的特种兵们开始发难,精准的枪法,让鬼子明白,什么叫狙击手,什么叫一颗子弹,一条命。

城门楼子上的鬼子大队长,要不是隐身在玻璃窗后面(白天的时候,由于室外光线比室内要亮,再加上反光,所以,从外面看里面是看不清楚的,而里面看外面却很清楚。)他会被第一发子弹就夺去爆了头。这会儿,枪声一响,他就发现,下面站在城垛后面几十个帝国勇士,倒在地上。一个个全都是眉心爆破,脑浆飞溅。

“狙击手!”大队长伏下了身体,“大量的狙击手!”

在大量的狙击手面前,任何钉点的暴露都是致命的。大队长将身体尽可能的贴紧地板,那架势恨不得,变成土行孙钻进去!

其他的帝国勇士,没有这位大队长那么的精明,听到枪声后,一齐往外涌……大队长只听见惨号声连续不断。尸体倒地时发出来的沉闷声响,犹如在御火车皮时,向下狂扔麻袋。

十几秒之后,大队长才明白过来,自己该干一些什么。他左前腿向后一缩,接着右后腿向后一缩,身体就向后缩了一半个身位,然后,右前腿往后缩,最后左后腿向后缩。终于完成一个“后退狗爬式”的全部动作。整个身体,向后至少退了一点五米。当然,这个一点五米,已经是他的一个身长了。

如此反复,数次,当他缩到城门楼子中央时。雕梁画栋的木门被一脚踹开了。冲进来的特种兵小队长张民,他端着枪,将刺刀顶在鬼子大队长的后背上。他瞪大了眼睛,乐开了怀:“哈哈,逮到一只大黄狗。”

听到声音,大队长反过头来,看到刺刀上,一片耀眼的白光。

他想跳起来反抗,却被随后冲进来的两名战士,摁住了手脚。

争夺城门的战斗一转眼就结束。特种兵大队得以冲进城中。

“报告,活捉了鬼子大队长。”

“带上来!”这还是义勇军独立师自成立以来,活捉到的日军最高军官。有必要好好欣赏一下他的尊容。

两名战士,连拖带拽的将大队长给带了上来。瞧这人生得什么模样?五短身体,肥头大耳,脖子又短又粗与脑袋平齐,如果不仔细分辨,让人还以为他是没有脖子的。整个看上去,就像一发大号猎枪子弹。

“你是什么人?”

“手下败将,独立守备第四大队长板津中佐。”板津看出了这人是义勇军的大官,所以收敛了他的凶性,低下了头。日本人,特别是军人,是非常尊警打败他的对手的。

这位板津中佐,可是大大的有名啊。918时,他的部队驻扎在连山关。19日凌晨2时许,他带着第四大队向凤城进犯。上午7时,日军进入城内,将驻军各机关、县政府、县公安局及公安大队等包围。上午8时半,日军完全占领了凤城。

当时凤城(凤凰城)驻有一个团的东北军,既便不加上公安部队,人数也是他的数倍。而这位大队长,却兵不血刃,光靠逼迫,前前后后,连同行军在内,仅花了6个半小时,就占领了若大一座凤城。此等英勇行为,甚称关东军大队长中的“模范”。

当然,日军之所以这么顺利,与团长姜全我的亲日倾向,和少帅下令不许抵抗的命令有关。

看到这位,后腿爬行模范大队长,屠夫自然而然的就想到了姜全我,他命令将板津的裤子脱光了,游街到伪军驻地去。以便快速解决战斗。

于是,上身穿着笔挺军服,配戴着闪亮中佐军衔,下身光不溜的板津,被反绑着手,骑在高头大马上,一路“风光无限”的朝皇协军营地走去。

那情景,真叫“敲锣打鼓,万人空巷”啊。老百姓手中的烂菜叶子,像鲜花一样,落在了板津身上。

这份“光荣”,恐怕是见到了倭皇,还要强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